Latin

周禮 - 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84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059
13.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9.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ads place
禁殺戮:掌司斬殺戮者、凡傷人見血而不以告者、攘獄者、遏訟者,以告而誅之


禁暴氏:掌禁庶民之亂暴力正者、撟誣犯禁者、作言語而不信者,以告而誅之。
凡國聚眾庶,則戮其犯禁者以徇。凡奚隸聚而出入者,則司牧之,戮其犯禁者。

野廬氏:掌達國道路,至於四畿;比國郊及野之道路、宿息、井、樹。若有賓客
,則令守塗地之人聚柝之,有相翔者則誅之。凡道路之舟車轚互者,敘而行之。
凡有節者及有爵者至,則為之闢。禁野之橫行徑逾者。凡國之大事,比修除道路
者。掌凡道禁。邦之大師,則令埽道路,且以幾禁行作不時者、不物者。

蠟氏:掌除骴。凡國之大祭祀,令州里除不蠲,禁刑者、任人及兇服者,以及郊
野;大師、大賓客,亦如之。若有死於道路者,則令埋而置楬焉,書其日月焉,
縣其衣服、任器於有地之官,以待其人。掌凡國之骴禁。

雍氏:掌溝瀆澮池之禁,凡害於國稼者。春令為阱擭溝瀆之利於民者,秋令塞阱
杜擭。禁山之為苑、澤之沈者。

萍氏:掌國之水禁。幾酒,謹酒。禁川游者。

司寤氏:掌夜時。以星分夜,以詔夜士夜禁。御晨行者,禁宵行者、夜游者。

司烜氏:掌以夫遂取明火於日,以鑒取明水於月,以共祭祀之明粢、明燭,共明
水。凡邦之大事,共墳燭庭燎。中春,以木鐸修火禁於國中。軍旅,修火禁。邦
若屋誅,則為明竁焉。

條狼氏:掌執鞭以趨闢。王出入,則八人夾道,公則六人,侯伯則四人,子男則
二人。凡誓,執鞭以趨於前,且命之。誓僕右曰「殺」,誓馭曰「車轘」,誓大
夫曰「敢不關,鞭五百」,誓師曰「三百」,誓邦之大史曰「殺」,誓小史曰「
墨」。

修閭氏:掌比國中宿互柝者與其國粥,而比其追胥者而賞罰之。禁徑逾者,與以
兵革趨行者,與馳聘於國中者。邦有故,則令守其閭互,唯執節者不幾。

冥氏:掌設弧張。為阱擭以攻猛獸,以靈鼓驅之。若得其獸,則獻其皮、革、齒
、須、備。

庶氏:掌除毒蠱,以攻說禬之,嘉草攻之。凡驅蠱,則令之,比之。

穴氏:掌攻蟄獸,各以其物火之。以時獻其珍異皮革。

翨氏:掌攻猛鳥,各以其物為媒而掎之。以時獻其羽翮。

柞氏:掌攻草木及林麓。夏日至,令刊陽木而火之。冬日至,令剝陰木而水之。
若欲其化也,則春秋變其水火。凡攻木者,掌其政令。

薙氏:掌殺草。春始生而萌之,夏日至而夷之,秋繩而芟之,冬日至而耜之。若
欲其化也,則以水火變之。掌凡殺草之政令。

硩蔟氏:掌覆夭鳥之巢。以方書十日之號、十有二辰之號、十有二月之號、十有
二歲之號、二十有八星之號,縣其巢上,則去之。

翦氏:掌除蠹物——以政萗攻之,以莽草熏之——凡庶蠱之事。

赤犮氏:掌除墻屋,以蜃炭攻之,以灰灑毒之。凡隙屋,除其貍蟲。

蟈氏:掌去蛙黽,焚牡蘜。以灰灑之,則死。以其煙被之,則凡水蟲無聲。

壺涿氏:掌除水蟲。以炮土之鼓驅之,以焚石投之。若欲殺其神,則以牡橭午貫
象齒而沈之,則其神死,淵為陵。

庭氏:掌射國中之夭鳥。若不見其鳥獸,則以救日之弓與救月之矢夜射之。若神
也,則以大陰之弓與枉矢射之。

銜枚氏:掌司囂。國之大祭祀,令禁無囂。軍旅、田役,令銜枚。禁叫呼嘆鳴於
國中者、行歌哭於國中之道者。

伊耆氏:掌國之大祭祀,共其杖咸。軍旅,授有爵者杖。共王之齒杖。

大行人:掌大賓之禮及大客之儀,以親諸侯。春朝諸侯而圖天下之事,秋覲以比
邦國之功,夏宗以陳天下之謨,冬遇以協諸侯之慮。時會以發四方之禁,殷同以
施天下之政;時聘以結諸侯之好,殷覜以除邦國之慝;間問以諭諸侯之志,歸脤
以交諸侯之福,賀慶以贊諸侯之喜,致禬以補諸侯之災。

以九儀辨諸侯之命,等諸臣之爵,以同邦國之禮而待其賓客。上公之禮:執桓圭
九寸,繅藉九寸,冕服九章,建常九斿,樊纓九就,貳車九乘,介九人,禮九牢
;其朝位,賓主之間九十步,立當車軹;擯者五人;廟中將幣,三享。王禮再祼
而酢,饗禮九獻,食禮九舉,出入五積,三問三勞。諸侯之禮:執信圭七寸,繅
藉七寸,冕服七章,建常七斿,樊纓七就,貳車七乘,介七人,禮七牢;朝位,
賓主之間七十步,立當前疾;擯者四人;廟中將幣,三享。王禮壹祼而酢,饗禮
七獻,食禮七舉,出入四積,再問再勞。諸伯執躬圭,其他皆如諸侯之禮。

諸子:執穀璧五寸,繅藉五寸,冕服五章,建常五斿,樊纓五就,貳車五乘,介
五人,禮五牢;朝位,賓主之間五十步,立當車衡;擯者三人;廟中將幣,三享
。王禮壹祼不酢,饗禮五獻,食禮五舉,出入三積,壹問壹勞。諸男執蒲璧,其
他皆如諸子之禮。

凡大國之孤,執皮帛以繼小國之君。出入三積,不問,壹勞。朝位當車前。不交
擯,廟中無相。以酒禮之。其他皆視小國之君。凡諸侯之卿,其禮各下其君二等
以下;及其大夫、士,皆如之。

邦畿方千里。其外方五百裡謂之侯服,歲壹見,其貢祀物。又其外方五百裡謂之
甸服,二歲壹見,其貢嬪物。又其外方五百裡謂之男服,三歲壹見,其貢器物。
又其外方五百裡謂之採服,四歲壹見,其貢服物。又其外方五百裡謂之衛服,五
歲壹見,其貢材物。又其外方五百裡謂之要服,六歲壹見,其貢貨物。九州之外
謂之蕃國,世壹見,各以其所貴寶為摯。

王之所以撫邦國諸侯者,歲遍存,三歲遍覜,五歲遍省;七歲,屬象胥、諭言語
、協辭命;九歲,屬瞽史、諭書名、聽聲音;十有一歲,達瑞節、同度量、成牢
禮、同數器、修法則;十有二歲,王巡守、殷國。

凡諸侯之王事,辨其位,正其等,協其禮,賓而見之。若有大喪,則詔相諸侯之
禮。若有四方之大事,則受其幣,聽其辭。凡諸侯之邦交,歲相問也,殷相聘也
,世相朝也。

小行人:掌邦國賓客之禮籍,以待四方之使者。令諸侯春入貢,秋獻功;王親受
之,各以其國之籍禮之。凡諸侯入王,則逆勞於畿。及郊勞、視館、將幣,為承
而擯。凡四方之使者,大客則擯,小客則受其幣而聽其辭。

使適四方,協九儀賓客之禮。朝、覲、宗、遇、會、同,君之禮也。存、覜、省
、聘、問,臣之禮也。達天下之六節:山國用虎節,土國用人節,澤國用龍節,
皆以金為之。道路用旌節,門關用符節,都鄙用管節,皆以竹為之。

成六瑞:王用瑱圭,公用桓圭,侯用信圭,伯用躬圭,子用穀璧,男用蒲璧。

合六幣:圭以馬,璋以皮,璧以帛,琮以錦,琥以繡,璜以黼;此六物者,以和
諸侯之好故。

若國札喪,則令賻補之。若國兇荒,則令賙委之。若國師役,則令槁禬之。若國
有福事,則令慶賀之。若國有禍災,則令哀弔之。凡此五物者,治其事故。

及其萬民之利害為一書,其禮俗、政事、教治、刑禁之逆順為一書,其悖逆、暴
亂、作慝、猶犯令者為一書,其札喪、兇荒、厄貧為一書,其康樂、和親、安平
為一書。凡此五物者,每國辨異之,以反命於王,以周知天下之故。

司儀:掌九儀之賓客擯相之禮,以詔儀容、辭令、揖讓之節。

將合諸侯,則令為壇三成,宮,旁一門。詔王儀:南鄉見諸侯,土揖庶姓,時揖
異姓,天揖同姓。及其擯之,各以其禮:公於上等,侯伯於中等,子男於下等。
其將幣亦如之,其禮亦如之。王燕,則諸侯毛。

凡諸公相為賓:主國五積,三問;皆三辭,拜受;皆旅擯,再勞;三辭,三揖;
登,拜受,拜送。主君郊勞,交擯,三辭;車逆,拜辱;三揖,三辭;拜受,車
送,三還,再拜。致館亦如之。致飧,如致積之禮。及將幣,交擯,三辭;車逆
,拜辱;賓車進,答拜;三揖,三讓;每門止一相,及廟,唯上相入;賓三揖三
讓,登,再拜授幣;賓拜受幣——每事如初,賓亦如之——及出,車送,三請三
進,再拜;賓三還三辭,告闢。致饔餼,還圭,饗食,致贈,郊送,皆如將幣之
儀。賓之拜禮,拜饔餼,拜饗食。賓繼主君,皆如主國之禮。諸侯、諸伯、諸子
、諸男之相為賓也,各以其禮;相待也,如諸公之儀。

諸公之臣相為國客,則三積,皆三辭,拜受。及大夫效勞,旅擯,三辭,拜辱;
三讓,登,聽命;下拜,登受;賓使者,如初之儀;及退,拜送。致館,如初之
儀。及將幣,旅擯,三辭;拜逆,客闢;三揖,每門止一相,及廟,唯君相入;
三讓,客登;拜,客三闢;授幣,下出。每事如初之儀。及禮,私面,私獻,皆
再拜稽首,君答拜;出,及中門之外,問君;客再拜,對君拜,客闢而對;君問
大夫,客對;君勞客,客再拜稽首,君答拜,客趨闢。致饔餼,如勞之禮。饗食
,還圭,如將幣之儀。君館客,客闢,介受命;遂送,客從拜辱於朝。明日,客
拜禮賜,遂行,如入之積。凡諸伯子男之臣,以其國之爵相為客而相禮,其儀亦
如之。

凡四方之賓客,禮儀、辭命、餼牢、賜獻以二等,從其爵而上下之。凡賓客,送
逆同禮。凡諸侯之交,各稱其邦而為之幣,以其幣為之禮。凡行人之儀,不朝不
夕,不正其主面,亦不背客。

行夫:掌邦國傳遽之小事、媺惡而無禮者。凡其使也,必以旌節。雖道有難而不
時,必達。居於其國,則掌行人之勞辱事焉,使則介之。

環人:掌送邦國之通賓客,以路節達諸四方。舍則授館,令聚柝;有任器,則令
環之。凡門關無幾,送逆及疆。

象胥:掌蠻夷、閩貉、戎狄之國使,掌傳王之言而諭說焉,以和親之。若以時入
賓,則協其禮與其辭,言傳之。凡其出入送逆之禮節、幣帛、辭令而賓相之。凡
國之大喪,詔相國客之禮儀而正其位。凡軍旅、會同,受國客幣而賓禮之。凡作
事:王之大事,諸侯;次事,卿;次事,大夫;次事,上士;下事,庶子。

掌客:掌四方賓客之牢禮、餼獻、飲食之等數與其政治。王合諸侯而饗禮,則具
十有二牢,庶具百物備;諸侯長,十有再獻。王巡守、殷國,則國君膳以牲犢,
令百官百牲皆具,從者三公視上公之禮,卿視侯伯之禮,大夫視子男之禮,士視
諸侯之卿禮,庶子壹視其大夫之禮。

凡諸侯之禮:上公五積,皆餼飧牽,三問皆修。群介、行人、宰、史皆有牢。飧
五牢,食四十,簠十,豆四十,鉶四十有二,壺四十,鼎、簋十有二,牲三十有
六,皆陳。饔餼九牢,其死牢如飧之陳。牽四牢,米百有二十筥,醯醢百有二十
甕,車皆陳。車米視生牢,牢十車,車秉有五籔;車禾視死牢,牢十車,車三秅
;芻薪倍禾:皆陳。乘禽日九十雙,殷膳大牢;以及歸,三饗、三食、三燕;若
弗酌,則以幣致之。凡介、行人、宰、史,皆有飧、饔餼,以其爵等為之牢禮之
陳數,唯上介有禽獻。夫人致禮:八壺,八豆,八籩,膳大牢,致饗大牢,食大
牢。卿皆見以羔,膳大牢。

侯伯四積,皆視飧牽,再問皆修。飧四牢,食三十有二,簠八,豆三十有二,鉶
二十有八,壺三十有二,鼎、簋十有二,腥二十有七,皆陳。饔餼七牢,其死牢
如飧之陳。牽三牢,米百筥,醯醢百甕,皆陳。米三十車,禾四十車,芻新倍禾
,皆陳。乘禽日七十雙,殷膳大牢,三饗、再食、再燕。凡介、行人、宰、史,
皆有飧、饔餼,以其爵等為之禮,唯上介有禽獻。夫人致禮:八壺,八豆,八籩
,膳大牢,致饗大牢。卿皆見以羔,膳特牛。

子男三積,皆視飧牽,壹問以修。飧三牢,食二十有四,簠六,豆二十有四,鉶
十有八,壺二十有四,鼎、簋十有二,牲十有八,皆陳。饔餼五牢,其死牢如飧
之陳。牽二牢,米八十筥,醯醢八十甕,皆陳。米二十車,禾三十車,芻薪倍禾
,皆陳。乘禽日五十雙,壹饗,壹食,壹燕。凡介、行人、宰、史,皆有飧、饔
餼,以其爵等為之禮,唯上介有禽獻。夫人致禮:六壺,六豆,六籩,膳視致饔
。親見卿,皆膳特牛。

凡諸侯之卿、大夫、士為國客,則如其介之禮以待之。凡禮賓客,國新殺禮,兇
荒殺禮,札喪殺禮,禍災殺禮,在野在外殺禮。凡賓客死,致禮以喪用。賓客有
喪,唯芻稍之受。遭主國之喪,不受饗食,受牲禮。

掌訝:掌邦國之等籍以待賓客。若將有國賓客至,則戒官修委積,與士逆賓於疆
,為前驅而入。及宿,則令聚柝。及委,則致積。至於國,賓入館,次於舍門外
,待事於客。及將幣,為前驅。至於朝,詔其位,入復;及退,亦如之。凡賓客
之治,令訝,訝治之。凡從者出,則使人道之。及歸,送亦如之。凡賓客,諸侯
有卿訝,卿有大夫訝,大夫有士訝,士皆有訝。凡訝者,賓客至而往,詔相其事
而掌其治令。


掌交:掌以節與幣巡邦國之諸侯,及其萬民之所聚者,道王之德意志慮,使咸知
王之好惡,闢行之。使和諸侯之好,達萬民之說。掌邦國之通事而結其交好,以
諭九稅之利、九禮之親、九牧之維、九禁之難、九戎之威。

掌察:闕。

掌貨賄:闕。

朝大夫:掌都家之國治。日朝,以聽國事故,以告其君長。國有政令,則令其朝
大夫。凡都家之治於國者,必因其朝大夫,然後聽之;唯大事弗因。凡都家之治
有不及者,則誅其朝大夫;在軍旅,則誅其有司。

都則:闕。

都士:闕。

家士:闕。

冬官考工記

國有六職,百工與居一焉。

或坐而論道;或作而行之;或審曲面勢,以飭五材,以辨民器;或通四方之珍異
以資之;或飭力以長地財;或治絲麻以成之。

坐而論道,謂之王公;作而行之,謂之士大夫;審曲面勢,以飭五材,以辨民器
,謂之百工;通四方之珍異以資之,謂之商旅;飭力以長地財,謂之農夫;治絲
麻以成之,謂之婦功。

粵無鎛,燕無函,秦無廬,胡無弓車。粵之無鎛也,非無鎛也,夫人而能為鎛也
。燕之無函也,非無函也,夫人而能為函也。秦之無廬也,非無廬也,夫人而能
為廬也。胡之無弓車也,非無弓車也,夫人而能為弓車也。

知者創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謂之工。百工之事,皆聖人之作也。爍金以為刃,
凝土以為器,作車以行陸,作舟以行水,此皆聖人之所作也。

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後可以為良。材美工巧,然而
不良,則不時、不得地氣也。橘逾淮而北為枳,鴝鵒不逾濟,貉逾汶則死,此地
氣然也。鄭之刀,宋之斤,魯之削,吳粵之劍,遷乎其地而弗能為良,地氣然也
。燕之角,荊之乾,妢胡之笴,吳粵之金錫,此材之美者也。天有時以生,有時
以殺;草木有時以生,有時以死;石有時以泐;水有時以凝,有時以澤:此天時
也。

凡攻木之工七,攻金之工六,攻皮之工五,設色之工五,刮摩之工五,搏埴之工
二。

攻木之工:輪、輿、弓、廬、匠、車、梓。攻金之工:築、冶、鳧、慄、段、桃
。攻皮之工:函、鮑、韗、韋、裘。設色之工:畫、繢、鐘、筐、幌。刮摩之工
:玉、櫛、雕、矢、磬。搏埴之工:陶、旊。


有虞氏上陶,夏後氏上匠,殷人上梓,周人上輿。故一器而工聚焉者,車為多。

車有六等之數:車軫四尺,謂之一等;戈柲六尺有六寸,既建而迤,崇於軫四尺
,謂之二等;人長八尺,崇於戈四尺,謂之三等。殳長尋有四尺,崇於人四尺,
謂之四等。車戟常,崇於殳四尺,謂之五等。酋矛常有四尺,崇於戟四尺,謂之
六等。車謂之六等之數。

凡察車之道,必自載於地者始也,是故察車自輪始。凡察車之道,欲其樸屬而微
至。不樸屬,無以為完久也;不微至,無以為戚速也。輪已崇,則人不能登也。
輪已庳,則於馬終古登阤也。

故兵車之輪六尺有六寸,田車之輪六尺有三寸,乘車之輪六尺有六寸。六尺有六
寸之輪,軹崇三尺有三寸也;加軫與轐焉,四尺也;人長八尺,登下以為節。

輪人為輪。

斬三材必以其時,三材既具,巧者和之。轂也者,以為利轉也。輻也者,以為直
指也。牙也者,以為固抱也。輪敝,三材不失職,謂之完。

望而視其輪,欲其幎爾而不迤也。進而視之,欲其微至也。無所取之,取諸圜也


望其輻,欲其揱爾而纖也。進而視之,欲其肉稱也。無所取之,取諸易直也。

望其轂,欲其眼也。進而視之,欲其幬之廉也。無所取之,取諸急也。

視其綆,欲其蚤之正也。察其菑蚤不齲,則輪雖敝不匡。

凡斬轂之道,必矩其陰陽。陽也者,稹理而堅;陰也者,疏理而柔。是故以火養
其陰,而齊諸其陽,則轂雖敝不藃。轂小而長則柞,大而短則摯。是故六分其輪
崇,以其一為之牙圍;參分其牙圍而漆其二,槨其漆內而中詘之,以為之轂長,
以其長為之圍,以其圍之阞捎其藪;五分其轂之長,去一以為賢,去三以為軹。
容轂必直,陳篆必正,施膠必厚,施筋必數,幬必負乾。既摩,革色青白,謂之
轂之善。

參分其轂長,二在外,一在內,以置其輻。凡輻,量其鑿深以為輻廣。輻廣而鑿
淺,則是以大扤,雖有良工,莫之能固。鑿深而輻小,則是固有餘而強不足也。
故竑其輻廣以為之弱,則雖有重任,轂不折。參分其輻之長而殺其一,則雖有深
泥,亦弗之溓也。參分其股圍,去一以為骹圍。揉輻必齊,平沈必均。直以指牙
,牙得,則無槷而固;不得,則有槷必足見也。

六尺有六寸之輪,綆參分寸之二,謂之輪之固。凡為輪,行澤者欲杼,行山者欲
侔。杼以行澤,則是刀以割塗也,是故塗不附。侔以行山,則是摶以行石也,是
故輪雖敝,不甐於鑿。

凡揉牙,外不廉而內不挫、旁不腫,謂之用火之善。是故規之以視其圜也,矩之
以視其匡也,縣之以視其輻之直也,水之以視其平沈之均也,量其藪以黍,以視
其同也,權之以視其輕重之侔也。故可規、可矩、可水、可縣、可量、可權也,
謂之國工。

輪人為蓋,達常圍三寸。桯圍倍之,六寸。信其桯圍以為部廣,部廣六寸。部長
二尺。桯長倍之四尺者二。十分寸之一謂之枚。部尊一枚。弓鑿廣四枚,鑿上二
枚,鑿下四枚。鑿深二寸有半,下直二枚,鑿端一枚。弓長六尺謂之庇軹,五尺
謂之庇輪,四尺謂之庇軫。參分弓長而揉其一。參分其股圍,去一以為蚤圍。參
分弓長,以其一為之尊。上欲尊而宇欲卑。上尊而宇卑,則吐水疾而溜遠。蓋已
崇,則難為門也;蓋已卑,是蔽目也。是故蓋崇十尺。良蓋弗冒弗紘,殷畝而馳
,不隊,謂之國工。

輿人為車。

輪崇,車廣,衡長,參如一,謂之參稱。參分車廣,去一以為隧。參分其隧,一
在前,二在後,以揉其式。以其廣之半為之式崇,以其隧之半為之較崇。六分其
廣,以一為之軫圍。參分軫圍,去一以為式圍。參分式圍,去一以為較圍。參分
較圍,去一以為軹圍。參分軹圍,去一以為轛圍。

圜者中規,方者中矩,立者中縣,衡者中水,直者如生焉,繼者如附焉。

凡居材,大與小無並。大倚小則摧,引之則絕。

棧車欲弇,飾車多侈。

輈人為輈。

輈有三度,軸有三理。國馬之輈,深四尺有七寸。田馬之輈,深四尺。駑馬之輈
,深三尺有三寸。軸有三理,一者以為媺也,二者以為久也,三者以為利也。軓
前十尺而策半之。

凡任木:任正者,十分其輈之長,以其一為之圍。衡任者,五分其長,以其一為
之圍。小於度,謂之無任。五分其軫間,以其一為之軸圍。十分其輈之長,以其
一為之當兔之圍。參分其兔圍,去一以為頸圍。五分其頸圍,去一以為踵圍。

凡揉輈,欲其孫而無弧深。今夫大車之轅摯,其登又難;既克其登,其覆車也必
易。此無故,唯轅直且無橈也。是故大車平地既節軒摯之任,及其登阤,不伏其
轅,必縊其牛。此無故,唯轅直且無橈也。故登阤者,倍任者也,猶能以登;及
其下阤也,不援其邸,必緧其牛後。此無故,唯轅直且無橈也。

是故輈欲頎典。輈深則折,淺則負。輈註則利準,利準則久,和則安。輈欲弧而
無折,經而無絕;進則與馬謀,退則與人謀;終日馳騁,左不楗;行數千里,馬
不契需;終歲御,衣衽不敝。此唯輈之和也。勸登馬力,馬力既竭,輈猶能一取
焉。

良輈環灂,自伏兔不至軓七寸,軓中有灂,謂之國輈。軫之方也,以象地也。蓋
之圜也,以象天也。輪輻三十,以象日月也。蓋弓二十有八,以象星也。龍旗九
斿,以象大火也。鳥旟七斿,以象鶉火也。熊旗六斿,以象伐也。龜蛇四斿,以
象營室也。弧旌枉矢,以象弧也。

攻金之工,築氏執下齊,冶氏執上齊,鳧氏為聲,慄氏為量,段氏為鎛器,桃氏
為刃。

金有六齊。六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鐘鼎之齊。五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斧斤之
齊。四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戈戟之齊。參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大刃之齊。五
分其金而錫居二,謂之削殺矢之齊。金錫半,謂之鑒遂之齊。

築氏為削。

長尺博寸,合六而成規。欲新而無窮,敝盡而無惡。

冶氏為殺矢。

刃長寸,圍寸,鋌十之,重三垸。戈廣二寸,內倍之,胡三之,援四之。已倨則
不入,已句則不決。長內則折前,短內則不疾。是故倨句外博。重三鋝。戟廣寸
有半寸,內三之,胡四之,援五之。倨句中矩,與剌重三鋝。

桃氏為劍。

臘廣二寸有半寸,兩從半之。以其臘廣為之莖圍,長倍之。中其莖,設其後。參
分其臘廣,去一以為首廣而圍之。

身長五其莖長,重九鋝,謂之上制,上士服之。身長四其莖長,重七鋝,謂之中
制,中士服之。身長三其莖長,重五鋝,謂之下制,下士服之。

鳧氏為鐘。

兩欒謂之銑,銑間謂之於,於上謂之鼓,鼓上謂之鉦,鉦上謂之舞,舞上謂之甬
,甬上謂之衡。鐘縣謂之旋,旋蟲謂之斡。鐘帶謂之篆,篆間謂之枚,枚謂之景
。於上之攠之遂。

十分其銑,去二以為鉦,以其鉦為之銑間,去二分以為之鼓間。以其鼓間為之舞
修,去二分以為舞廣。以其鉦之長為之甬長,以其甬長為之圍。參分其圍,去一
以為衡圍。參分其甬長,二在上,一在下,以設其旋。

薄厚之所震動,清濁之所由出,侈弇之所由興,有說。鐘已厚則石,已薄則播,
侈則柞,弇則鬱,長甬則震。是故大鐘十分其鼓間,以其一為之厚;小鐘十分其
鉦間,以其一為之厚。鐘大而短,則其聲疾而短聞;鐘小而長,則其聲舒而遠聞
。為遂,六分其厚,以其一為之深而圜之。

慄氏為量。

改煎金錫則不耗,不耗然後權之,權之然後準之,準之然後量之。量之以為釜,
深尺,內方尺而圜其外,其實一釜。其臀一寸,其實一豆;其耳三寸,其實一升
。重一鈞。其聲中黃鐘之宮。概而不稅。

其銘曰:「時文思索,允臻其極。嘉量既成,以觀四國。永啟厥後,茲器維則。


凡鑄金之狀:金與錫黑濁之氣竭,黃白次之;黃白之氣竭,青白次之;青白之氣
竭,青氣次之。然後可鑄也。

段氏:闕。

函人為甲。

犀甲七屬,兕甲六屬,合甲五屬。犀甲壽百年,兕甲壽二百年,合甲壽三百年。

凡為甲,必先為容然後製革。權其上旅與其下旅,而重若一。以其長為之圍。

凡甲,鍛不摯則不堅,已敝則橈。凡察革之道:視其鉆空,欲其惌也;視其里,
欲其易也;視其朕,欲其直也;橐之,欲其約也;舉而視之,欲其豐也;衣之,
欲其無齘也。視其鉆空而惌,則革堅也。視其里而易,則材更也。視其朕而直,
則制善也。橐之而約,則周也。舉之而豐,則明也。衣之無齘,則變也。

鮑人之事:望而視之,欲其荼白也;進而握之,欲其柔而滑也;引而信之,欲其
直也;捲而摶之,欲其無迤也;視其著,欲其淺也;察其線,欲其藏也。

革欲其荼白而疾浣之,則堅;欲其柔滑而腛脂之,則需。信之而直,則取材正也
。信之而枉,則是一方緩、一方急也。若茍一方緩、一方急,則及其用之也,必
自其急著先裂;若茍自急者先裂,則是以博為帴也。捲而摶之而不迤,則厚薄序
也。視其著而淺,則革信也。察其線而藏,則雖敝不甐。

韗人為皋陶。

長六尺有六寸,左右端廣六寸,中尺,厚三寸。穹者三之一。上三正。

鼓長八尺,鼓四尺,中圍加三之一,謂之鼖鼓。為皋鼓,長尋有四尺,鼓四尺,
倨句,磬折。凡冒鼓,必以啟蟄之日。

良鼓瑕如積環。鼓大而短,則其聲疾而短聞。鼓小而長,則其聲舒而遠聞。

韋氏:闕。

裘氏:闕。

畫繢之事:雜五色。東方謂之青,南方謂之赤,西方謂之白,北方謂之黑,天
謂之玄,地謂之黃。青與白相次也,赤與黑相次也,玄與黃相次也。

青與赤謂之文,赤與白謂之章,白與黑謂之黼,黑與青謂之黻,五採備謂之繡


土以黃,其象方,天時變;火以圜,山以章,水以龍;鳥,獸,蛇。

雜四時五色之位以章之,謂之巧。凡畫繢之事,後素功。

鍾氏染羽。

以朱湛丹秫,三月而熾之,淳而漬之。三入為纁,五入為緅,七入為緇。

筐人:闕。

*(左巾右荒)氏湅絲,以涚水漚其絲,七日,去地尺,暴之。晝暴諸日,夜宿
諸井,七日七夜,是謂水涚。涚帛,以欄為灰,渥淳其帛,實諸澤器,淫之以蜃
。清其灰而淥之,而揮之;而沃之,而淥之;而塗之,而宿之。明日,沃而淥之
。晝暴諸日,夜宿諸井,七日七夜,是謂水涚。玉人之事:鎮圭尺有二寸,天子
守之。命圭九寸,謂之桓圭,公守之。命圭七寸,謂之信圭,侯守之。命圭七寸
,謂之躬圭,伯守之。天子執瑁四寸,以朝諸侯。天子用全,上公用龍,侯用瓚
,伯用將。繼子男,執皮帛。天子圭中必。四圭尺有二寸,以祀天。大圭長三尺
,杼上終葵首,天子服之。土圭尺有五寸,以致日,以土地。祼圭尺有二寸,有
瓚,以祀廟。琬圭九寸而繅,以象德。琰圭九寸,判規,以除慝,以易行。璧羨
度尺,好三寸,以為度。圭璧五寸,以祀日月星辰。

璧琮九寸,諸侯以享天子。穀圭七寸,天子以聘女。大璋亦如之,諸侯以聘女。
大璋、中璋九寸,邊璋七寸。射四寸,厚寸。黃金勺,青金外,朱中。鼻寸,衡
四寸。有繅。天子以巡守,宗祝以前馬。瑑圭璋八寸,璧琮八寸,以覜、聘。牙
璋、中璋七寸,射二寸,厚寸,以起軍旅,以治兵守。駔琮五寸,宗後以為權。
大琮十有二寸,射四寸,厚寸,是謂內鎮,宗後守之。駔琮七寸,鼻寸有半寸,
天子以為權。兩圭五寸,有邸,以祀地,以旅四望。瑑琮八寸,諸侯以享夫人。
案十有二寸,棗、慄十有二列,諸侯純九,大夫純五,夫人以勞諸侯。璋邸射,
素功;以祀山川,以致稍餼。

櫛人:闕。

雕人:闕。

磬氏為磬。倨句一矩有半。其博為一,股為二,鼓為三。參分其鼓博,去一以為
鼓博,參分其鼓博,以其一為之厚。已上則摩其旁,已下則摩其端。矢人為矢。
鍭矢參分,茀矢參分,一在前,二在後。兵矢、田矢五分,二在前,三在後。殺
矢七分,三在前,四在後。參分其長而殺其一,五分其長而羽其一,以其笴厚為
之羽深。水之,以辨其陰陽。夾其陰陽以設其比,夾其比以設其羽,參分其羽以
設其刃,則雖有疾風,亦弗之能憚矣!刃長寸、圍寸,鋌十之,重三垸。前弱則
俯,後弱則翔;中弱則紆,中強則揚;羽豐則遲,羽殺則躁。是故夾而搖之,以
視其豐殺之節也;橈之,以視其鴻殺之稱也。凡相笴,欲生而摶;同摶,欲重;
同重,節欲疏;同疏,欲慄。陶人為甗,實二釜,厚半寸,唇寸。盆,實二釜,
厚半寸,唇寸。甑,實二釜,厚半寸,唇寸,七穿。鬲,實五觳,厚半寸,唇寸
。庾,實二觳,厚半寸,唇寸。旊人為簋,實一觳,崇尺,厚半寸,唇寸。豆,
實三而成觳,崇尺。凡陶旊之事:髻墾薜暴不入市,器中䏝,豆中縣。䏝崇四尺,
方四寸。梓人為筍虡。天下之大獸五:脂者,膏者,裸者,羽者,鱗者。宗廟之
事,脂者、膏者以為牲,裸者、羽者、鱗者以為筍虡。外骨、內骨,卻行、仄行
,連行、紆行,以脰鳴者,以註鳴者,以旁鳴者,以翼鳴者,以股鳴者,以胸鳴
者,謂之小蟲之屬,以為雕琢。厚唇弇口,出目短耳,大胸燿後,大體短脰:若
是者謂之裸屬,恆有力而不能走,其聲大而宏。有力而不能走,則於任重宜;大
聲而宏,則於鐘宜。若是者以為鐘虡,是故擊其所縣而由其虡鳴。銳喙決吻,數
目顅脰,小體騫腹:若是者謂之羽屬,恆無力而輕,其聲清陽而遠聞。無力而輕
,則於任輕宜,其聲清陽而遠聞,於磬宜。若是者以為磬虡,故擊其所縣而由其
虡鳴。小首而長,摶身而鴻,若是者謂之鱗屬,以為筍。 冬官考工記第六

凡攫殺、援噬之類,必深其爪,出其目,作其鱗之而。深其爪,出其目,作其鱗
之而,則於視必撥爾而怒。茍撥爾而怒,則於任重宜,且其匪色必似鳴矣!爪不
深,目不出,鱗之而不作,則必頹爾如委矣!茍頹爾如委,則加任焉,則必如將
廢措,其匪色必不似鳴矣!梓人為飲器。勺一升,爵一升,觚三升。獻以爵而酬
以觶。一獻而三酬,則一豆矣。食一豆肉,飲一豆酒,中人之食也。凡試梓,飲
器鄉衡而實不盡,梓師罪之。梓人為侯。廣與崇方,參分其廣,而鵠居一焉。上
兩個與其身三,下兩個半之。上綱與下綱出舌尋,縜寸焉。張皮侯而棲鵠,則春
以功。張五採之侯,則遠國屬。張獸侯,則王以息燕。祭侯之禮,以酒、脯、醢
。其辭曰:「惟若寧侯。毋或若女不寧侯,不屬於王所,故抗而射女。強飲強食
,詒女曾孫諸侯百福。」廬人為廬器。戈柲六尺有六寸。殳長尋有四尺。車戟常
。酋矛常有四尺,夷矛三尋。凡兵無過三其身,過三其身,弗能用也;而無已,
又以害人。故攻國之兵欲短,守國之兵欲長。,攻國之人眾,行地遠,食飲饑,
且涉山林之阻,是故兵欲短;守國之人寡,食飲飽,行地不遠,且不涉山林之阻
,是故兵欲長。凡兵,句兵欲無彈,刺兵欲無蜎。是故句兵椑,刺兵摶。擊兵同
強,舉圍欲細,細則校。刺兵同強,舉圍欲重,重欲傅人;傅人則密,是故侵之
。凡為殳,五分其長,以其一為之被而圍之。參分其圍,去一以為晉圍。五分其
晉圍,去一以為首圍。凡為酋矛,參分其長,二在前、一在後而圍之。五分其圍
,去一以為晉圍。參分其晉圍,去一以為刺圍。凡試廬事:置而搖之,以視其蜎
也;灸諸墻,以視其橈之均也;橫而搖之,以視其勁也。六建既備,車不反覆,
謂之國工。匠人建國,水地以縣。置槷以縣,視以景。為規,識日出之景,與日
入之景。晝參諸日中之景,夜考之極星,以正朝夕。

匠人營國。方九里,旁三門。國中九經九緯,經塗九軌。左祖右社,面朝後市,
市朝一夫。夏後氏世室,堂修二七,廣四修一。五室,三四步,四三尺。九階。
四旁兩夾,窗白盛。門堂三之二,室三之一。殷人重屋,堂修七尋,堂崇三尺,
四阿,重屋。周人明堂,度九尺之筵,東西九筵,南北七筵,堂崇一筵。五室,
凡室二筵。室中度以幾,堂上度以筵,宮中度以尋,野度以步,塗度以軌。廟門
容大扃七個,闈門容小扃參個,路門不容乘車之五個,應門二徹參個。內有九室
,九嬪居之;外有九室,九卿朝焉。九分其國以為九分,九卿治之。王宮門阿之
制五雉,宮隅之制七雉,城隅之制九雉。經塗九軌,環塗七軌,野塗五軌。門阿
之制,以為都城之制。宮隅之制,以為諸侯之城制。環塗以為諸侯經塗,野塗以
為都經塗。

匠人為溝洫。耜廣五寸,二耜為耦。一耦之伐,廣尺深尺謂之畎。田首倍之,廣
二尺、深二尺謂之遂。九夫為井,井間廣四尺、深四尺謂之溝。方十里為成,成
間廣八尺、深八尺謂之洫。方百裡為同,同間廣二尋、深二仞謂之澮。專達於川
,各載其名。凡天下之地勢,兩山之間必有川焉,大川之上必有塗焉。凡溝逆地
阞,謂之不行;水屬不理孫,謂之不行。梢溝三十里而廣倍。凡行奠水,磬折以
參伍。欲為淵,則句於矩。凡溝必因水勢,防必因地勢,善溝者水漱之,善防者
水淫之。凡為防,廣與崇方,其殺參分去一。大防外殺。凡溝防,必一日先深之
以為式,里為式然後可以傅眾力。凡任,索約大汲其版,謂之無任。葺屋參分,
瓦屋四分。囷窖倉城,逆墻六分。堂塗十有二分。竇,其崇三尺。墻厚三尺,崇
三之。

車人之事:半矩謂之宣,一宣有半謂之欘,一欘有半謂之柯,一柯有半謂之磬折
。車人為耒,疵長尺有一寸,中直者三尺有三寸,上句者二尺有二寸。自其庛,
緣其外,以至於首,以弦其內,六尺有六寸,與步相中也。堅地欲直庛,柔地欲
句庛。直庛則利推,句庛則利發。倨句磬折,謂之中地。

車人為車,柯長三尺,博三寸,厚一寸有半。五分其長,以其一為之首。轂長半
柯,其圍一柯有半。輻長一柯有半,其博三寸,厚三之一。渠三柯者三——行澤
者欲短轂,行山者欲長轂;短轂則利,長轂則安。行澤者反輮,行山者仄輮;反
輮則易,仄輮則完——六分其輪崇,以其一為之牙圍。柏車轂長一柯,其圍二柯
,其輻一柯,其渠二柯者三。五分其輪崇,以其一為之牙圍。大車崇三柯,綆寸
,牝服二柯有參分柯之二。羊車二柯有參分柯之一。柏車二柯。凡為轅,三其輪
崇。參分其長,二在前,一在後,以鑿其鉤。徹廣六尺,鬲長六尺。

弓人為弓。取六材必以其時。六材既聚,巧者和之。乾也者,以為遠也;角也者
,以為疾也;筋也者,以為深也;膠也者,以為和也;絲也者,以為固也;漆也
者,以為受霜露也。凡取乾之道七:柘為上,檍次之,檿桑次之,橘次之,木瓜
次之,荊次之,竹為下。

凡相干,欲赤黑而陽聲,赤黑則鄉心,陽聲則遠根。凡析乾,射遠者用勢,射深
者用直。居乾之道,葘慄不迤,則弓不發。凡相角,秋殺者厚,春殺者薄;稚牛
之角直而澤,老牛之角紾而昔;疢疾險中,瘠牛之角無澤。角欲青白而豐末。夫
角之本,蹙於腦而休於氣,是故柔;柔故欲其勢也。白也者,勢之徵也。夫角之
中,恆當弓之畏;畏也者必橈,橈故欲其堅也。青也者,堅之徵也。夫角之末,
遠於腦而不休於氣,是故脆,脆故欲其柔也。豐末也者,柔之徵也。角長二尺有
五寸,三色不失理,謂之牛戴牛。凡相膠,欲硃色而昔——昔也深,深瑕而澤,
紾而摶廉——鹿膠青白,馬膠赤白,牛膠火赤,鼠膠黑,魚膠餌,犀膠黃。凡昵
之類不能方。凡相筋,欲小簡而長,大結而澤。小簡而長,大結而澤,則其為獸
必剽;以為弓,則豈異於其獸?筋欲敝之敝。漆欲測,絲欲沈。得此六材之全,
然後可以為良。凡為弓,冬析乾而春液角,夏治筋,秋合三材,寒奠體,冰析灂
。冬析乾則易,春液角則合,夏治筋則不煩,秋合三材則合,寒奠體則張不流,
冰析灂則審環,春被弦則一年之事。析乾必倫。析角無邪。斫木必荼。斫木不荼
,則及其大修也,筋代之受病。夫目也者必強,強者在內而摩其筋,夫筋之所由
幨,恆由此作。故角三液而乾再液,厚其帤則木堅,薄其帤則(需)(耎),是
故厚其液而節其帤。約之不皆約,疏數必侔。斫摯必中,膠之必均。斫摯不中,
膠之不均,則及其大修也,角代之受病。夫懷膠於內而摩其角,夫角之所由挫,
恆由此作。凡居角,長者以次(需)(耎)。恆角而短,是謂逆橈。引之則縱,
釋之則不校。恆角而達,譬如終紲,非弓之利也。今夫茭解中有變焉,故校;於
挺臂中有柎焉,故剽。恆角而達,引如終紲,非弓之利也。撟乾欲孰於火而無贏
,撟角欲孰於火而無燂,引筋欲盡而無傷其力,煮膠欲孰而水火相得,然則居旱
亦不動,居濕亦不動。茍有賤工,必因角乾之濕以為之柔,善者在外,動者在內
;雖善於外,必動於內,雖善亦弗可以為良矣!凡為弓:方其峻而高其柎,長其
畏而薄其敝;宛之無已,應。下柎之弓,末應將興。為柎而發,必動於殺。弓而
羽殺,末應將發。弓有六材焉,維乾強之,張如流水。維體防之,引之中參。維
角撐之,欲宛而無負弦。引之如環,釋之無失體,如環。材美,工巧,為之時,
謂之參均。角不勝乾,乾不勝筋,謂之參均。量其力有三均,均者三,謂之九和
。九和之弓,角與乾權,筋三侔,膠三鋝,絲三邸,漆三斞。上工以有餘,下工
以不足。為於子之弓,合九而成規。為諸侯之弓,合七而成規。大夫之弓,合五
而成規。士之弓,合三而成規。弓長六尺有六寸,謂之上制,上士服之。弓長六
尺有三寸,謂之中制,中士服之。弓長六尺,謂之下制,下士服之。凡為弓,各
因其君之躬,志盧血氣。豐肉而短,寬緩以荼,若是者為之危弓,危弓為之安矢
。骨直以立,忿勢以奔,若是者為之安弓,安弓為之危矢。其人安,其弓安,其
矢安,則莫能以速中,且不深。其人危,其弓危,其矢危,則莫能以願中。往體
多,來體寡,謂之夾臾之屬,利射侯與弋。往體寡,來體多,謂之王弓之屬,利
射革與質。往體、來體若一,謂之唐弓之屬,利射深。大和無灂,其次筋角皆有
灂而深,其次有灂而疏,其次角無灂。合灂若背手文。角環灂,牛筋蕡灂,麋筋
斥蠖灂。和弓擊摩。覆之而角至,謂之句弓。覆之而乾至,謂之侯弓。覆之而筋
至,謂之深弓。
Sez Kıtay ädäbiyättän 1 tekst ukıdıgız.
  • Büleklär
  • 周禮 - 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126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27
    9.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5.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8.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周禮 - 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125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359
    10.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5.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8.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周禮 - 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84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059
    13.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9.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