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in

天工開物 - 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20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2170
15.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8.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ads place
無幸。此為守城第一器。而能通火藥之性、火器之方者,聰明用人。作者不上十
年,守土者留心可也。




丹青第十六



宋子曰:斯文千古之不墜也,註玄尚白,其功孰與京哉!離火紅而至黑孕其中,
水銀白而至紅呈其變。造化爐錘,思議何所容也!五章遙降,朱臨墨而大號彰;
萬捲橫披,黑得朱而天章煥。文房異寶,珠玉何為?至畫工肖象萬物,或取本姿
,或從配合,而色色鹹備焉。夫亦依坎附離,而共呈五行變態,非至神孰能與於
斯哉?








凡硃砂、水銀、銀朱,原同一物,所以異名者,由精粗老嫩而分也。上好硃砂,
出辰、錦(今名麻陽)與西川者,中即孕汞,然不以升煉,蓋光明、箭鏃、鏡而
等砂,其價重於水銀三倍,故擇出為硃砂貨鬻;若升永,反降賤值。唯粗次硃砂
,方以升煉水銀,而水銀又升銀朱也。

凡硃砂上品者,穴土十餘丈乃得之。始見其苗,磊然白石,謂之硃砂床。近床之
砂,有如雞子大者。其次砂不入藥,只為研供畫用與升煉水銀者。其苗不必白石
,其深數丈即得。外床或雜青黃石,或間沙土,土中孕滿,則其外沙石多自折裂
。此種砂貴州思、印、銅仁等地最繁,而商州、秦州出亦廣也。

凡次砂取來,其通坑色帶白嫩者,則不以研朱,盡以升汞。若砂質即嫩而煉視欲
丹者,則取來時,入巨鐵輾槽中,軋碎如微塵,然後入缸,註清水澄浸。過三日
夜,跌取其上浮者,傾入別缸,名曰二朱;其下沉結者,曬乾,即名頭朱也。

凡升水銀,或用嫩白次砂,或用缸中跌出浮面二朱,水和槎成大盤條,每三十斤
入一釜內升汞,其下炭質亦用三十斤。凡升汞,上蓋一釜,釜當中留一小孔,釜
傍鹽泥緊固。釜上用鐵打成一曲弓溜管,其管用麻繩密纏通梢,仍用鹽泥深固。
煆火之時,曲溜一頭插入釜中通氣(插處一絲固密),一頭以中罐註水兩瓶,插
曲溜尾於內,釜中之氣達於罐中之水而止。共煆五個時辰,其中砂末盡化成汞,
布於滿釜。冷定一日,取出掃下。此最妙玄,化全部天機也。(《本草》胡亂註
:鑿地一孔,放碗一個盛水。)

凡將水銀再升朱用,故名曰銀朱。其法或用磬口泥罐,或用上下釜。每水銀一斤
,入石亭脂(即硫黃製造者)二斤,同研不見星,炒作青砂頭,裝於罐內。上用
鐵盞蓋定,盞上壓一鐵尺。鐵線兜底捆縛,鹽泥固濟口縫,下用三釘插地鼎足盛
罐。打火三炷香久,頻以廢筆蘸水擦盞,則銀自成粉,貼於罐上。其貼口者朱更
鮮華。冷定揭出,刮掃取用。其石亭脂沉下罐底,可取再用也。每升水銀一斤,
得朱十四兩、次朱三兩五錢。出數借硫質而生。

凡升朱與研朱,功用亦相仿。若皇家貴家畫採,則即同辰錦丹砂研成者,不用此
朱也。凡朱,文房膠成條塊,石硯則顯,若磨於錫硯之上,則立成皂汁。即漆工
以鮮物採,唯入桐油調則顯,入漆亦晦也。凡水銀與朱,更無他出。其汞海、草
汞之說,無端狂妄,耳食者信之。若水銀已升朱,則不可複還為汞,所謂造化之
巧已盡也。











凡墨,燒煙凝質而為之。取桐油、清油、豬油煙為者,居十之一;取松煙為者,
居十之九。凡造貴墨者,國朝推重徽郡人。或以載油之艱,遣人僦居荊襄、辰沅
,就其賤值桐油點煙而歸。其墨他日登於紙上,日影橫射,有紅光者,則以紫草
汁浸染燈心而燃炷者也。

凡爇油取煙,每油一斤,得上煙一兩餘。手力捷疾者,一人供事燈盞二百副。若
刮取怠緩則煙老,火燃、質料並喪也。其餘尋常用墨,則先將松樹流去膠香,然
後伐木。凡松香有一毛淨盡,其煙造墨,終有滓結不解之病。凡松樹流去香,木
根鑿一小孔,炷燈緩炙,則通身膏液,就曖傾流而出也。

凡燒松煙,伐松,斬成尺寸;鞠篾為圓屋,如舟中雨篷式,接連十餘丈。內外與
介面皆以紙及席糊固完成。隔位數節,小孔出煙,其下掩土砌磚先為通煙道路。
燃薪數日,歇冷入中掃刮。凡燒松煙,放火通煙,自頭徹尾。靠尾一、二節者為
清煙,取入佳墨為料。中節者為混煙,取為時墨料。若近頭一、二節,只刮取為
煙子,貨賣刷印書文家,仍取研細用之。其餘則供漆工堊工之塗玄者。

凡松煙造墨,入水久浸,以浮沉分精愨。其和膠之後,以捶敲多寡分脆堅。其增
入珍料與漱金、街麝,則松煙、油煙增減聽人。其餘,《墨經》、《墨譜》,博
物者自詳,此不過粗記質料原因而已。




附:胡粉 黃丹 澱花 紫粉 大青 銅綠 石綠 代赭石 石黃



胡粉(至白色。詳《五金》捲)。

黃丹(紅黃色。詳《五金》捲)。

澱花(至藍黃色。詳《五金》捲)。

紫粉(縟紅色。責〔貴〕重者用胡粉、銀朱對和,粗者用染家紅花滓汁為之)。

大青(至青色。詳《珠玉》捲)。

銅綠(至綠色。黃銅打成扳片,醋塗其上,裹藏糠內,微借暖火氣,逐日刮取)。

石綠(詳《珠玉》捲)。

代赭石(殷紅色。處處山中有之,以代郡者為最佳)。

石黃(中黃色,外紫色,石皮內黃,一名石中黃子)。

曲櫱第十七



宋子曰:獄訟日繁,酒流生禍,其源則何辜?祀天追遠,沉吟《商頌》、《周雅》
之間,若作酒醴之資曲櫱也,殆聖作而明述矣。惟是五穀菁華變幻,得水而凝,感
風而化。供用歧黃者神其名,而堅固食羞者丹其色。君臣自古配合日新,眉壽介而
宿痼怯,其功不可殫述。自非炎黃作祖、末流聰明,烏能竟其方術哉?




酒母



凡曲,麥、米、面隨方土造,南北不同,其義則一。凡麥曲,大、小麥皆可用。
造者將麥連皮,井水淘淨,曬乾,時宜盛署天,磨碎,即以淘麥水和,作塊,用
楮葉包紮,懸風處,或用稻秸罨黃,經四十九日取用。

造面曲,用白麵五斤、黃豆五升,以蓼汁煮爛,再用辣蓼末五兩、杏仁泥十兩,
和踏成餅,楮葉包懸與稻秸罨黃,法亦同前。其用糯米粉與自然蓼汁溲和成餅、
生黃收用者,罨法與時日,亦無不同也。其入諸般君臣與草藥,少者數味,多者
百味,則各土各法,亦不可殫述。近代燕京,則以薏苡仁為君,入曲造薏酒。浙
中寧、紹,則以綠豆為君,入曲造豆酒。二酒頗擅天下佳雄(別載《酒經》)。

凡造酒母家,生黃未足,視候不勤,盥拭不潔,則疵藥數丸,動輒敗人石米。故
市曲之家,必信著名聞,而後不負釀者。凡燕、齊黃酒麴藥,多從淮郡造成,載
於舟車北市。南方曲酒,釀出即成紅色者,用曲與準郡所造相同,統名大麯,但
淮郡市者打成磚片,而南方則用餅團。其曲一味,蓼身為氣脈,而米、麥為質料
,但必用己成曲酒槽為媒合。此糟不知相承起自何代,猶之燒礬之必用舊礬滓雲





神曲



凡造神曲所以入藥,乃醫家別於酒母者。法起唐時。其曲不通釀用也。造者專用
白麵,每百斤入青蒿自然汁、馬蓼、蒼耳自然汁,相和作餅,麻葉或楮葉包罨,
如造醬黃法。待生黃衣,即曬收之。其用他藥配合,則聽充醫者增入,苦無定方
也。




丹曲



凡丹曲一種,法出近代。其義臭腐神奇,其法氣精變化。世間魚肉最朽腐物,而
此物薄施塗抹,能固其質於炎署之中,經歷旬日,蛆蠅不敢近,色味不離初,蓋
奇藥也。

凡造法,用秈稻米,不拘早晚,舂杵極其精細,水浸一七日,其氣臭惡不可聞,
則取入長流河水漂淨(必用山流水,大江者不可用)。漂後惡臭猶不可解,入甑
蒸飯則轉成香氣,其香芬甚。凡蒸此米成飯,初一蒸半生即止,不及其熟,出離
釜中,以冷水一沃,氣冷再蒸,則令極熟矣。熟後,數石共積一堆,拌信。

凡曲信,必用絕佳紅酒糟為料。每糟一鬥,入馬蓼自然汁三升,明礬水和化。每
曲飯一石,入信二斤,乘飯熱時,數人捷手拌勻,初熱拌至冷。候視曲信入飯,
久複微溫,側信至矣。凡飯拌信後,傾入籮內,過礬水一次,然後分散入篾盤,
登架乘風。後此,風力為政,水火無功。

凡曲飯入盤,每盤約載五升。其屋室宜高大,妨瓦上暑氣侵逼。室面宜向南,妨
西曬。一個時中翻拌約三次。候視者七日之中,即坐臥盤架之下,眠不敢安,中
宵數起。其初時雪白色,經一、二日成至黑色,黑轉褐,褐轉代赭,赭轉紅,紅
極複轉微黃。目擊風中變幻,名曰“生黃曲”。則其價與入物之力,皆倍於凡曲
也。凡黑色轉褐,褐轉紅,皆過水一度,紅則不復入水。凡造此物,曲工盥手與
洗淨盤簟,皆令極潔。一毫滓穢,則敗乃事也。




珠玉第十八



宋子曰:玉韞山輝,珠涵水媚。此理誠然乎哉,抑意逆之說也?大凡天地生物,
光明者昏濁之反,滋潤者枯澀之仇,貴在此則賤在彼矣。合浦、於闐,行程相去
二萬里,珠雄於此,玉峙於彼,無脛而來,以寵愛人寰之中,而輝煌廊廟之上,
使中華無端寶藏折節而推上坐焉。豈中國輝山媚水者,萃在人身,而天地菁華止
有此數哉?








凡珍珠必產蚌腹,映月成胎,經年最久,乃為至寶其雲蛇腹、龍頷、鮫皮有珠者
,妄也。凡中國珠必產雷、廉二池。三代以前,淮揚亦南國地,得珠稍近《禹頁
》“淮夷鑌珠”,或後互市之便,非必責其土產也。金採蒲裡路,元採楊村直沽
口,皆傳記相承妄,何嘗得珠。至雲忽呂古江出珠,則夷地,非中國也。

凡蚌孕珠,乃無質而生質。他物形小而居水族者,吞噬弘多,壽以不永。蚌則環
包堅甲,無隙可投,即吞腹,囫圇不能消化,故獨得百年千年,成就無價之寶也
。凡蚌孕珠,即千仞水底,一逢圓月中天,即開甲仰照,取月精以成其魄。中秋
月明,則老蚌猶喜甚。若徹曉無雲,則隨月東升西沒,轉側其身而映照之。他海
濱無珠者,潮汐震撼,蚌無安身靜存之地也。

凡廉州池,自烏泥、獨攬沙至於青鶯,可百八十裡。雷州池,自對樂島斜望石城
界,可百五十裡。疍戶採珠,每歲必以三月,時牲殺祭海神,極其虔敬,蛋戶生
啖海腥,入水能視水色,知蛟龍所在,則不敢侵犯。

凡採珠舶,其制視他舟橫闊而圓,多載草薦於上。經過水漩,則擲薦投之,舟乃
無恙。舟中以長繩系沒人腰,攜籃投水。凡沒人,以錫造彎環空管,其本缺處,
對掩沒人口鼻,令舒透呼於中,別以熟皮包絡耳項之際。極深者至四、五百尺,
拾蚌籃中。氣逼則撼繩,其上急提引上。無命者或葬魚腹。凡沒人出水,煮熱毳
急覆之,緩則寒慄死。宋朝李招討設法以鐵為耙,最後木柱扳口,兩角墜石,用
麻繩作兜如囊狀,繩系舶兩傍,乘風揚帆而兜取之。然亦有漂溺之患。今疍戶兩
法並用之。

凡珠在蚌,如玉在璞。初不識其貴賤,剖取而識之。自五分至一寸五分經者為大品
。小平似覆釜,以便光彩微似鍍金者,此名璫珠,其值一顆千金矣。古有“明月”
、“夜光”,即此便是。白晝晴明,簷下看有光一線閃爍不定。“夜光”乃其美名
,非真有昏夜放光之珠也。此則走珠,置平地盤中,圓轉無定歇,價亦與璫珠相仿
(化者之身受含一粒則不復朽壞,故帝王之家重價購此)。次則滑珠,色光而形不
甚圓。次者螺蚵珠,此官雨珠,次稅珠,次蔥符珠。幼珠如梁粟,常珠如豌豆。琕
而碎者曰璣,自夜光至於碎璣,譬均一人身而王公至於氓隸也。

凡珠生止有此數,採取太頻,則其生不繼。經數十年不採,則蚌乃安其身,繁其
子孫而廣孕寶質。所謂“珠徙珠還”,此煞定死譜,非真有清官感召也(我朝,
弘治中一採得二萬八千兩;萬曆中一採止的三千兩,不償所費)。








凡寶石皆出井中。西番諸域最盛,中國惟出雲南金齒衛與麗江兩處。

凡寶石,自大至小,皆有石床包其外,如玉之有璞。金銀必積土其上,韞結乃成
。而寶則不然,從井底直透上空,取日精月華之氣而就,故生質有關明。如玉產
峻湍,珠孕水地。其義一也。

凡產寶之井,即極深無水,此乾坤派設機關,但其中寶氣如霧,氤氳井中,人久
食其氣多致死。故採寶之人,或結十數為群,入井者得其半,而井上眾人共得其
半也。下井人以長繩系腰,腰帶叉口袋兩條,及泉近寶石,隨手疾拾入袋(寶井
內不容蛇蟲)。腰帶一巨鈴,空氣逼不得過,則急搖其鈴,井上人引緪提上。其
人即無恙,然已昏瞢。止與白滾湯入口解散,三日之內不得進食糧,然後調理平
復。其袋內石,大者如碗,中者如拳,小者如豆,總不曉其中何等色。付與琢工
[金慮] 錯解開,然後知其為何等色也。

屬紅、黃種類者,為貓精、靺鞨芽、星漢砂、琥珀、木難、酒黃、喇子。貓精黃
而微帶紅。琥珀最貴者名曰瑿(音依,此值黃金五倍價),紅而微帶黑,然晝見
則黑,燈光下則紅甚也。木難純黃色。喇叭純紅。前代何妄人,於松樹註茯苓,
又註琥珀,可笑也。

屬青、綠種類者,為瑟瑟珠、珇坶綠、鴉鶻石、空青之類(空青既取內質,其膜
升打為曾青)。至玫瑰一種,如黃豆、綠豆大者,則紅、碧、青、黃數色皆具。
寶石有玫瑰,如珠之有璣也。星漢砂以上,猶有煮海金丹。此等皆西番產,亦間
氣出,滇中井所無。

時人偽造者,唯琥珀易假,高者煮化硫黃,敵者以殷紅汁料煮入牛羊明角,映照
紅赤隱然,今亦最易辨認(琥珀磨之有漿)。至引草,原惑人之說。凡物借人氣
能引拾輕芥也。自來《本草》陋妄,刪去毋使災木。








凡玉入中國貴重用者,盡出於闐(漢時西國號,後代或名別失八裡,或統服赤斤
蒙古,定名未詳)蔥嶺。所謂藍田,即蔥嶺出玉別地名,而後世誤以為西安之藍
田也。其嶺水發源名阿耨山,至蔥嶺分界兩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綠玉河。晉人
張匡鄴作《西域行程記》,載有烏玉河,此節則妄也。

玉璞不藏深土,源泉峻急激映而生。然取者不於生處,以急湍無著手。俟其夏月
水漲,璞隨湍流徒,或百裡,或二、三百裡、取之河中。凡玉映月精光而生,故
國人沿河取玉者,多於秋間明月夜,望河候視。玉璞堆聚處,其月色倍明亮。凡
璞隨水流,仍錯雜石淺流之中,提出辨認而後知也。


白玉河流向東南,綠玉河流向西北。亦力把力地,其地有名望野者,河水多聚玉
。其俗以女人赤身沒水而取者,雲陰氣相召,則玉留不逝,易於撈取。此或夷人
之遇也(夷中不貴此物,更流數百裡,途遠莫貨,則棄而不用)。

凡玉,唯白與綠兩色。綠者,中國名菜玉。其赤玉、黃玉之說,皆奇石琅玕之類
,價即不下於玉,然非玉也。凡玉璞根系山石流水,未推出位時,璞中玉軟如棉
絮,推出位時則已硬,入塵見風則愈硬。謂世間琢磨有軟玉,則又非也。凡璞藏
玉,其外者曰玉皮,取為硯托之類,其值無幾。璞中之玉,有縱橫尺餘無瑕玷者
,古者帝王取以為璽。所謂連城之璧,亦不易得。其縱橫五、六寸無瑕者,治以
為杯斝,此己當世重寶也。

此外,惟西洋瑣裡有異玉,平時白色,晴日下看映出紅色,陰雨時又為青色,此
可謂之玉妖,尚方有之。朝鮮西北太尉山,有千年璞,中藏羊脂玉。與蔥嶺美者
無殊異。其他雖有載志,聞見則未經也。凡玉,由彼地纏頭回(其俗人首一歲裹
布一層,老則臃腫之甚,故名纏頭回子。其國王亦謹不見發。問其故,則雲見發
則歲凶荒。可笑之甚),或溯河舟,或駕橐駝,經莊浪入嘉峪,而至於甘州與肅
州。中國販玉者,至此互市而得之,東入中華,卸萃燕京。玉工辨璞高下,定價
,而後琢之(良玉雖集京師,工巧則推蘇郡)。

凡玉初剖時,冶鐵為圓盤,以盆水盛砂,足踏圓盤使轉,添沙剖玉逐忽劃斷。中
國解玉沙,出順天玉田與真定邢臺兩邑。其砂非出河中,有泉流出,精粹如面,
藉以攻玉,永無耗折。即解之後,別施精巧工夫,得鑌鐵刀者,則為利器也(鑌
鐵亦出西番哈密衛礪石中,剖之乃得)。凡玉器琢餘碎,取入鈿花用;又碎不堪
者,碾篩和灰塗琴瑟,琴有玉音,以此故也。凡鏤刻絕細處,難施錐刃者,以蟾
酥填畫而後鍥之。物理制服,殆不可曉。凡假玉以砆碔充者,如錫之於銀,昭然
易辨。近則搗舂上料白瓷器,細過微塵,以白斂諸汁調成為器,乾燥,玉色燁然
,此偽最巧雲。

凡珠玉、金銀,胎性相反。金銀受日精,必沉埋深土結成。珠玉、寶石受月華,
不受土寸掩蓋。寶石在井,上透碧空;珠在重淵,玉在峻灘,但受空明水色蓋上
。珠有螺城,螺母居中,龍神守護,人不敢犯。數應入世用者,螺母推出人取。
玉初孕處,亦不可得。玉神推徒入河,然後恣取。與珠宮同神異雲。




附:瑪瑙 水晶 琉璃



凡瑪瑙,非石非玉。中國產處頗多,種類以十餘計。得者多為簪 ,鉤(音扣)
結之類,或為棋子,最大者為屏風及卓面。上品者產寧夏外徼羌地砂磧中,然
中國即廣有,商販者亦不遠涉也。今京師貨者,多是大同、蔚州九空山、宣府
四角山所產,有夾胎瑪瑙、截子瑪瑙、錦紅瑪瑙,是不一類。而神木、府谷出
漿水瑪瑙、錦纏瑪瑙,隨方貨鬻。此其大端雲。試法,以砑木不熱者為真。偽
者雖易為,然真者質原不甚貴,故不樂售其技也。

凡中國產水晶,視瑪瑙少殺。今南方用者多福建章浦產(山名銅山),北方用
者多宣府黃尖山產,中土用者多河南信陽州(黑色者最美)與湖廣興國州(潘
家山)產。黑色者產北不產南。其他山穴本有之而採識未到,與已經採識而官
司厲禁封閉(如廣信懼中官開採之類)者尚多也。凡水晶出深山穴內瀑流石罅
之中,其水經晶流出,晝夜不斷,流出洞門半裡許,其面尚如油珠滾沸。凡水
晶未離穴時如棉軟,見風方堅硬。琢工得宜者,就山穴成粗坯,然後持歸加功
,省力十倍雲。

凡琉璃石,與中國水精、占城火齊,其類相同,同一精光明透之義,然不產中
國,產於西域。其石五色皆具,中華人豔之,遂竭人巧以肖之。於是燒瓴甋轉
鏽成黃、綠色者,曰琉璃瓦;煎化羊角為盛油與籠燭者,為琉璃碗;合化硝鉛
寫珠銅線穿合者,為琉璃燈;捏片為琉璃瓶袋(硝用煎煉上結馬牙者)。各色
顏料汁,任從點染。凡為燈、珠,皆淮北齊地人,以其地產硝之故。

凡硝見火還空,其質本無,而黑鉛為重質之物。兩物假火為媚,硝欲引鉛還空
,鉛欲留硝住世,和同一釜之中,透出光明形象。此乾坤造化,隱現於容易地
面。《天工》捲末,著而出之。
Sez Kıtay ädäbiyättän 1 tekst ukıdıgız.
  • Büleklär
  • 天工開物 - 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72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843
    9.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5.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8.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天工開物 - 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45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656
    9.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5.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9.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天工開物 - 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20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2170
    15.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8.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