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in

三俠五義 - 0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88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760
22.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ads place
此鈔一發,如星飛電轉,迅速之極。不一日,便將包三公子押解來京。剛到城中熱鬧叢中,見壁廂一騎馬飛也似跑來,相離不遠,將馬收住,滾鞍下來,便在旁邊屈膝道:「小人包興奉相爺鈞諭,求眾押解老爺略留情面,容小人與公子微述一言,再不能久停。」押解的官員聽是包太師差人前來,誰也不好意思的,只得將馬勒住,道:「你就是包興麼?既是相爺有命,容你與公子見面就是了。但你主僕在那裡說話呢?」那包興道:「就在這邊飯鋪罷。不過三言兩語而已。」這官員便吩咐將閒人逐開。此時看熱鬧的人山人海,誰不知包相爺的人情到了。又見這包三公子人品卻也不俗,同定包興進鋪。自有差役暗暗跟隨。不多會,便見出來。包興又見了那位老爺,屈膝跪倒,道:「多承老爺厚情,容小子與公子一見。小人回去必對相爺細稟。」那官兒也只得說:「給相爺請安。」包興連聲答應,退下來,抓鬃上馬,如飛的去了。
這裡押解三公子的先到兵馬司掛號,然後到大理寺聽候綸音。誰知此時龐吉已奏明聖上,就交大理寺,額外添派兵馬司都察院三堂會審。聖上准奏。
你道此賊又添此二處為何?只因兵馬司是他女婿孫榮,都察院是他門生廖天成,全是老賊心腹。惟恐交文彥博審的袒護,故此添派二處。他那裡知道文老大人忠正辦事,毫無徇私呢。
不多時,孫榮廖天成來到大理寺與文大人相見。皆係欽命,難分主客。仍是文大人居了正位,孫廖二人兩旁側坐。喊了堂威,便將包世榮帶上堂來。便問他如何進香,如何勒索州縣銀兩。包三公子因在飯鋪聽了包興之言,說相爺已在各處托囑明白,審訊之時不必推諉,只管實說,相爺自有救公子之法;因此三公子便道:「生員奉祖母之命太原進香,聞得蘇杭名山秀水極多,莫若趁此進香就便遊玩。只因路上盤川缺少,先前原是在州縣借用。誰知後來他們俱送程儀,並非有意勒索。」文大人道:「既無勒索,那趙顯謨如何休致?」包世榮道:「生員乃一介儒生,何敢妄干國政。他休致不休致,生員不得而知。想來是他才力不佳。」孫榮便道:「你一路逢州遇縣,到底勒索了多少銀兩?」包世榮道:「隨來隨用,也不記得了。」
正問至此,只見進來一個虞候,卻是龐太師寄了一封字兒,叫面交孫姑老爺的。孫榮接來看了,道:「這還了得!竟有如此之多。」文大人便問道:「孫大人,卻是何事?」孫榮道:「就是此子在外勒索的數目。家岳已令人暗暗查來。」文大人道:「請借一觀。」孫榮便道:「請看。」遞將過去。文大人見上面有各州縣的消耗數目,後面又見有龐吉囑托孫榮極力參奏包公的話頭。看完了也不遞給孫榮,便籠入袖內。望著來人說道:「此係公堂之上,你如何擅敢妄傳書信,是何道理?本當按攪亂公堂辦理,念你是太師的虞候,權且饒恕。左右與我用棍打出去!」虞候嚇了個心驚膽怕。左右一喊,連忙逐下堂去。文大人將孫榮道:「令岳做事太率意了。此乃法堂,竟敢遣人送書,於理說不過去罷?」孫榮連連稱「是」,字柬兒也不敢往回要了。
廖天成見孫榮理曲,他卻搭訕著問包世榮道:「方才押解回稟,包太師曾命人攔住馬頭要見你說話,可是有的?」包世榮道:「有的。無非告訴生員不必推諉,總要實說,求眾位大人庇佑之意。」廖天成道:「那人叫甚麼名字?」包世榮道:「叫包興。」廖天成立刻吩咐差役,傳包興到案,暫將包世榮帶下去。
不多時,包興傳到。孫榮一肚子悶氣無處發揮,如今見了包興,卻做起威來,道:「好狗才!你如何擅敢攔住欽犯,傳說信息!該當何罪?講!」包興道:「小人只知伺候相爺,不離左右,何嘗攔住欽犯,又膽敢私傳信息?此事包興實實不知。」孫榮一聲斷喝,道:「好狗才!還敢強辯!拉下去,重打二十。」可憐包興無故遭此慘毒,二十板打得死而復甦。心中想道:「我跟了相爺多年,從來沒受過這等重責。相爺審過多少案件,也從來沒有這般的蠻打。今日活該,我包興遇見對頭了。」早已橫了心,再不招認此事。孫榮又問道:「包興,快快招上來。」包興道:「實實沒有此事,小人一概不知。」孫榮聽了,怒上加怒。吩咐:「左右,請大刑。」只見左右將三根木往堂上一撂。包興雖是懦弱身軀,他卻是雄心豪氣,早已把死付於度外。何況這樣刑具,他是看慣的了,全然不懼,反冷笑道:「大人不必動怒。大人既說小人攔住欽犯,私傳信息,似乎也該把我家公子帶上堂來,質對質對才是。」孫榮道:「那有工夫與你閒講。左右與我夾起來。」
文大人在上實實看不過,聽不上,便叫左右,把包世榮帶上,當面對證。包世榮上了堂,見了包興,看了半天,道:「生員見的那人,雖與他相仿,只是黑瘦些,卻不是這等白胖。」孫榮聽了自覺有些不妥。
忽見差役稟道:「開封府差主簿公孫策齎有文書,當堂投遞。」文大人不知何事,便叫領進來。公孫策當下投了文書,在一旁站立。文大人當堂開封,將來文一看,笑容滿面,對公孫策道:「他三個俱在此麼?」公孫策道:「是。現在外面。」文大人道:「著他們進來。」公孫策轉身出去。文大人方將來文與孫廖二人看了,兩個賊登時就目瞪癡呆,面目更色,竟不知如何是好。
不多時,只見公孫策領進了三個少年,俱是英俊非常,獨有第三個尤覺清秀。三個人向上打恭。文大人立起身來,道:「三位公子免禮。」大公子包世恩,二公子包世勛卻不言語。獨有三公子包世榮道:「家叔多多上覆文老伯。叫晚生親至公堂,與假冒名的當堂質對。此事關係生員的名分,故敢冒昧直陳,望乞寬宥。」
不料大公子一眼看見當堂跪的那人,便問道:「你不是武吉祥麼?」誰知那人見了三位公子到來,已然嚇得魂不附體,如今又聽大爺一問,不覺抖衣而戰,那裡還答應的出來呢。文大人聽了,問道:「怎麼,你認得此人麼?」大公子道:「他是弟兄兩個,他叫武吉祥,他兄弟叫武平安。原是晚生家的僕從,只因他二人不守本分,因此將他二人攆出去了。不知他為何又假冒我三弟之名前來?」文大人又看了看武吉祥,面貌果與三公子有些相仿,心中早已明白,便道:「三位公子請回衙署。」又向公孫策道:「主簿回去,多多上覆閣臺,就說我這裡即刻具本覆奏,並將包興帶回,且聽綸音便了。」三位公子又向上一躬,退下堂來,公孫策扶著包興,一同回開封府去了。
且說包公自那日被龐吉參了一本,始知三公子在外胡為。回到衙中,又氣又恨又慚愧。氣的是大老爺養子不教;恨的是三公子年少無知,在外闖此大禍,恨不能自己把他拿住,依法處治;所愧者自己勵精圖治為國忘家,不想後輩子姪不能恪守家訓,以致生出事來,使他在大廷之上碰頭請罪,真真令人羞死。從此後,有何面目忝居相位呢?越想越煩惱。這些日子連飲食俱各減了。
後來又聽得三公子解到,聖上派了三堂會審,便覺心上難安。偏偏又把包興傳去,不知為著何事。正在跼蹐不安之時,忽見差役帶進一人,包公雖然認得,一時想不起來。只見那人朝上跪倒,道:「小人包旺,與老爺叩頭。」包公聽了,方想起果是包旺。心中暗道,他必是為三公子之事而來。暫且按住心頭之火,問道:「你來此何事?」包旺道:「小人奉了太老爺太夫人之命,帶領三位公子前來與相爺慶壽。」包公聽了,不覺詫異,道:「三位公子在那裡?」包旺道:「少刻就到。」包公便叫李才同定包旺在外立等:「三位公子到了,急刻領來。」二人領命去了包公此時早已料到此事有些蹊蹺了。
少時,只見李才領定三位公子進來。包公一見,滿心歡喜。三位公子參見已畢。包公攙扶起來,請了父母的安好,候了兄嫂的起居。又見三人中,惟有三公子相貌清奇,更覺喜愛。便叫李才帶領三位公子進內,給夫人請安。包公既見到了三公子,便料定那個是假冒的了。立刻請公孫先生來,告訴了此事,急辦文書,帶領三位公子到大理寺當面質對。
此時展爺與三義士四勇士俱各聽見了。惟有趙虎暗暗更加歡喜。展南俠便帶領三義四勇來到書房,與相爺稱賀。包公此時把連日悶氣登時消盡,見了眾人進來,更覺歡喜暢快,便命大家坐了。就此將此事測度了一番。然後又問了問這幾日訪查的光景,俱各回言並無下落。還是盧方忠厚的心腸,立了個主意,道:「恩相為此事甚是焦心,而且欽限又緊,莫若恩相再遇聖上追問之時,且先將盧方等三人奏知聖上;一來且安聖心,二來理當請罪。如能彀討下限來,豈不又緩一步麼?」包公道:「盧義士說的也是,且看機會便了。」正說間,公孫策帶領三位公子回來,到了書房參見。
未知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第四十八回 訪奸人假公子正法 貶佞黨真義士面君


且說公孫策與三位公子回來,將文大人之言一一稟明。大公子又將認得冒名的武吉祥也回了。惟有包興一瘸一拐,見了包公,將孫榮蠻打的情節說了一遍。包公安慰了他一番,叫他且自歇息將養。眾人彼此見了三位公子,也就告別了。來至公廳,大家設席與包興壓驚。裡面卻是相爺與三位公子接風撢塵,就在後面同定夫人三位公子,敘天倫之樂。
單言文大人具了奏折,連龐吉的書信與開封府的文書,俱各隨折奏聞,天子看了,又喜又惱。喜的是包卿子姪並無此事,惱的是龐吉屢與包卿作對,總是他的理虧。如今索性與孫榮等竟成群黨,全無顧忌,這不是有意要陷害大臣麼?便將文彥博原折案卷人犯,俱交開封府問訊。
包公接到此旨,看了案卷,升堂。略問了問趙慶,將武吉祥帶上堂來,一鞫即服。又問他:「同事者有多少人?」武吉祥道:「小人有個兄弟名叫武平安,他原假充包旺,還有兩個伴當。不想風聲一露,他們就預先逃走了。」包公因龐吉私書上面,有查來各處數目,不得不問,果然數目相符。又問他:「有個包興曾給你送信,卻在何處?說的是何言語?」武吉祥便將在飯鋪內說的話一一回明。包公道:「若見了此人,你可認得麼?」武吉祥道:「若見了面,自然認得。」包公叫他畫招,暫且收監。包公問道:「今日值班的是誰?」只見下面上來二人,跪稟道:「是小人江樊黃茂。」包公看了,又添派了馬步快頭耿春鄭平二人,吩咐道:「你四人前往龐府左右細細訪查。如有面貌與包興相彷的,只管拿來。」四個人領命去了。包公退堂來至書房,請了公孫先生來,商議具折覆奏,並定罪名處分等事不表。
且言領了相諭的四人,暗暗來到龐府,分為兩路細細訪查。及至兩下裡四個人走到對頭,俱各搖頭。四人會意,這是沒有的緣故。彼此納悶,可往那裡尋呢?真真事有湊巧,只見那邊來了個醉漢,旁邊有一人用手相攙,恰恰的彷彿包興。四人喜不自勝,就迎了上來。只聽那醉漢道:「老二呀!你今兒請了我了,你算包興兄弟了,你要是不請我呀,你可就是包興的兒子了。」說罷,哈哈大笑。又聽那人道:「你滿嘴裡說的是甚麼?喝點酒兒混鬧。這叫人聽見是甚麼意思。」說話之間,四人已來到跟前,將二人一同獲住,套上鐵鏈,拉著就走。這人嚇得面目焦黃,不知何事。那醉漢還胡言亂語的講交情過節兒,四個人也不理他。
及至來到開封府,著二人看守,二人回話。包公正在書房與公孫先生商議奏折,見江樊耿春二人進來,便將如何拿的一一稟明。包公聽了,立刻升堂,先將醉漢帶上來,問道:「你叫甚麼名字?」醉漢道:「小人叫龐明,在龐府帳房裡寫帳。」包公問道:「那一個他叫甚麼?」龐明道:「他叫龐光,也在龐府帳房裡。我們倆是同手兒伙計。」包公道:「他既叫龐光,為何你又叫他包興呢?講!」龐明說:「這個……那個……他是甚麼件事情。他是那末……這末件事情呢。」包公吩咐:「掌嘴。」龐明忙道:「我說,我說。他原當過包興,得了十兩銀子。小人才嘔著他,喝了他個酒兒。就是說兄弟咧,兒子咧,我們原本頑笑,並沒有打架拌嘴,不知為甚麼就把我們拿來了?」
包公吩咐,將他帶下去,把龐光帶上堂來。包公看了,果然有些彷彿包興,把驚堂木一拍,道:「龐光,你把假冒包興情由,訴上來。」龐光道:「並無此事呀。龐明是喝醉了,滿口胡說。」包公叫提武吉祥上堂當面認來。武吉祥見了龐光道:「合小人在飯鋪說話的,正是此人。」龐光聽了,心下慌張。包公吩咐:「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打得他叫苦連天,不能不說。便將龐吉與孫榮廖天成在書房如何定計:「恐包三公子不應,故此叫小人假扮包興,告訴三公子只管應承,自有相爺解救。別的小人一概不知。」包公叫他畫了供,同武吉祥一並寄監,俟參奏下來再行釋放。龐明無事,叫他去了。
包公仍來至書房,將此事也敘入折內。定了武吉祥御刑處死:「至於龐吉與孫榮廖天成定陰謀,攔截欽犯,傳遞私信,皆屬挾私陷害。臣不敢妄擬罪名,仰乞聖聽明示,睿鑒施行。」此本一上,仁宗看畢,心中十分不悅,即明發上諭:「龐吉屢設奸謀,頻施毒計,挾制首相,讒害大臣,理宜貶為庶民,以懲其罪;姑念其在朝有年,身為國戚,著仍加恩賞太師銜,賞食全俸,不淮入朝從政。倘再不知自勵,暗生事端,即當從重治罪。孫榮廖天成阿附龐吉結成黨類,實屬不知自愛,俱著降三級調用。餘依議。欽此。」此旨一下,眾人無不稱快。包公奉旨,用狗頭鍘將武吉祥正法。龐光釋放。趙慶也著他回去,額外賞銀十兩。立刻行文到管城縣,趙慶仍然在役當差。
此事已結。包公便慶壽辰。聖上與太后俱有賞賚。至於眾官祝賀,凡送禮者俱是璧回。眾官也多有不敢送者,因知相爺為人忠梗無私。不必細述。
過了生辰,即叫三位公子回去。惟有三公子包公甚是喜愛,叫他回去稟明瞭祖父母與他父母,仍來開封府在衙內讀書,自己與他改正詩文,就是科考也甚就近。打發他等去後,辦下謝恩折子,預備明日上朝呈遞。
次日入內,遞折請安。聖上召見,便問訪查的那人如何。包公趁機奏道:「那人雖未拿獲,現有他同伙三人自行投到。臣已訊明,他等是陷空島盧家莊的五鼠。」聖上聽了,問道:「何以謂之五鼠?」包公奏道:「是他五個人的綽號:第一鼠盤桅鼠盧方,第二是徹地鼠韓彰。第三是穿山鼠徐慶,第四鼠是混江鼠蔣平,第五是錦毛鼠白玉堂。」聖上聽了,喜動天顏,道:「聽他們這些綽號,想來就是他們本領了。」包公道:「正是。現今惟有韓彰白玉堂不知去向,其餘三人俱在臣衙內。」仁宗道:「既如此,卿明日將此三人帶進朝內。朕在壽山福海御審。」包公聽了,心下早已明白。這是天子要看看他們的本領,故意為此籌畫已久,恐說出「鑽天」、「翻江」,有犯聖忌,故此改了。這也是憐才的一番苦心。
當日早朝已畢,回到開封,將此事告訴了盧方等人;並著展爺與公孫先生等明日俱隨入朝,為照應他們三人。又囑咐了他三人多少言語,無非是小心敬謹而已。
到了次日,盧方等絕早的,就披上罪衣罪裙。包公見了,吩咐不必,俟聖旨召見時再穿不遲。盧方道:「罪民等今日朝見天顏,理宜奉公守法。若臨期再穿,未免簡慢,不是敬君上之理。」包公點頭,道:「好。所論極是。若如此,本閣可以不必再囑咐了。」便上轎入朝。展爺等一群英雄跟隨來至朝房,照應盧方等三人,不時的問問茶水等項。盧方到了此時,惟有低頭不語。蔣平也是暗自沉吟。獨有那楞爺徐慶東瞧西望,問了這裡,又打聽那邊,連一點安頓氣兒也是沒有。忽見包興從那邊跑來,口內打哧,又點手兒。展爺已知是聖上過壽山福海那邊去了,連忙同定盧方等,隨著包興,往內裡而來。包興又悄悄囑咐盧方道:「盧員外不必害怕。聖上要問話時,總要據實陳奏。若問別的,自有相爺代奏。」盧方連連點頭。
剛來到壽山福海,只見宮殿樓閣,金碧交輝,寶鼎香煙,氤氳結綵,丹墀之上,文武排班。忽聽鐘磬之聲嘹亮,一對對提爐,引著聖上,升了寶殿。頃刻,肅然寂靜。卻見包公牙笏上捧定一本,卻是盧方等的名字,跪在丹墀。聖上宣到殿上,略問數語。出來了老伴伴陳林,來到丹墀之上,道:「旨意帶盧方徐慶蔣平。」此話剛完,早有御前侍衛將盧方等一邊一個架起胳膊,上了丹墀。兩邊的侍衛又將他等一按,悄悄說道:「跪下。」三人匍匐在地。侍衛往兩邊一閃。聖上叫盧方抬起頭來。盧方秉正向上。仁宗看了,點了點頭,暗道:「看他相貌出眾,武藝必定超群。」因問道:「居住何方?結義幾人?作何生理?」盧方一一奏罷。聖上又問他因何投到開封府。盧方連忙叩首,奏道:「罪民因白玉堂年幼無知,惹下滔天大禍。全是罪民素日不能規箴,忠告善導,致令釀成此事。惟有仰懇天恩,將罪民重治其罪。」奏罷叩頭。
仁宗見他情甘替白玉堂認罪,真不愧結盟的義氣。聖心大悅。忽見那邊忠烈祠旗桿上黃旗,被風刮的忽喇喇亂響;又見兩旁的飄帶,有一根繞在桿上,一根卻裹住滑車。聖上卻借題發揮道:「盧方,你為何叫作盤桅鼠?」盧方奏道:「只因罪民船上篷索斷落,罪民曾爬桅結索;因此叫為盤桅鼠,實乃罪民末技。」聖上道:「你看那旗桿上飄帶纏繞不清,你可能彀上去解開麼?」盧方跪著,扭項一看,奏道:「罪民可以勉力巴結。」聖上命陳林將盧方領下丹墀,脫去罪衣罪裙,來到旗桿之下。他便挽掖衣袖將身一縱,蹲在夾桿石上。只用手一扶旗桿,兩膝一拳,只聽「哧」「哧」「哧」「哧」,猶如猿猴一般,迅速之極,早已到了掛旗之處。先將繞在旗桿上的飄帶解開;只見他用腿盤旗桿,將身形一探,卻把滑車上的飄帶也就脫落下來。此時聖上與群臣看得明白,無不喝采。忽又見他伸開一腿,只用一腿盤住旗桿,將身體一平,雙手一伸,卻在黃旗一旁,又添了一個順風旗。眾人看了,誰不替他耽驚。忽又用了個撥雲探月架式,將左手一甩,將那一條腿早離了桿。這一下把眾人嚇了一跳。及至看時,他早用左手單挽旗桿,又使了個單展翅。下面自聖上以下,無不喝采連聲。猛見他把頭一低,滴溜溜順將下來,彷彿失手的一般。卻把眾人嚇著了,齊說:「不好!」再一看時,他卻從夾桿石上跳將下來。眾人方才放心。天子滿心歡喜,連聲贊道:「真不愧「盤桅」二字。」陳林仍帶盧方,上了丹墀,跪在旁邊。
看第二的名叫徹地鼠韓彰,不知去向。聖上即看第三的名叫穿山鼠徐慶,便問道:「徐慶……」徐慶抬起頭來,道:「有。」他連聲答應得極其脆亮。天子把他一看,見他黑漆漆的一張面皮,光閃閃兩個環睛,魯莽非常,毫無畏懼。
不知仁宗看了,問出甚麼話來,下回分解。


第四十九回 金殿試藝三鼠封官 佛門遞呈雙烏告狀


話說天子見那徐慶鹵莽非常,因問他如何穿山。徐慶道:「只因我……」蔣平在後面悄悄拉他,提拔道:「罪民;罪民。」徐慶聽了,方說道:「我罪民在陷空島連鑽十八孔,故此人人叫我罪民穿山鼠。」聖上道:「朕這萬壽山也有山窟,你可穿得過去麼?」徐慶道:「只要是通的,就鑽的過去。」聖上又派了陳林,將徐慶領至萬壽山下。徐慶脫去罪衣罪裙。陳林囑咐他道:「你只要穿山窟過去,應個景兒即便下來,不要耽延工夫。」徐慶只管答應。誰知他到了半山之間,見個山窟,把身子一順,就不見了.足有兩盞茶時,不見出來。陳林著急道:「徐慶,你往那裡去了?」忽見徐慶在南山尖之上,應道:「唔!俺在這裡。」這一聲連聖上與群臣俱各聽見了。盧方在一旁跪著,暗暗著急,恐聖上見怪。誰知徐慶應了一聲,又不見了。陳林更自著急,等了多回,方見他從山窟內穿山。陳林連忙招手,叫他下來。此時徐慶已不成模樣,渾身青苔滿頭尖垢。陳林仍把他帶至丹墀,跪在一旁。聖上連連誇獎:「果真不愧『穿山』二字。」
又見單上第四名混江鼠蔣平。天子往下一看,見他匍匐在地,身材渺小。及至叫他抬起頭來,卻是面黃肌瘦,形如病夫。仁宗有些不悅,暗想道:「看他這光景,如何配稱混江鼠呢?」無奈何,問道:「你既叫混江鼠,想來是會水了?」蔣平道:「罪民在水中能開目視物,能在水中整個月住宿,頗識水性,因此喚作混江鼠。這不過是罪民小巧之技。」仁宗聽說「頗識水性」四字,更不及悅,立刻吩咐備船,叫陳林進內;「取朕的金蟾來。」少時,陳伴伴取到。天子命包公細看。只見金漆木桶之中,內有一個三足蟾,寬有三寸,長有五寸,兩個眼睛如琥珀一般,一張大口恰似胭脂,碧綠的身子,雪白的肚兒,更襯著兩個金眼圈兒,週身的金點兒,實實好看,真是稀奇之物.包麼看了,贊道:「真乃奇寶!」天子命陳林帶著落平上一隻小船。卻命太監提了水桶,聖上帶領首相及諸大臣,登在大船之上。
此時陳林看蔣平光景,惟恐地不能捉蟾,悄悄告訴他道:「此蟾乃聖上心愛之物;你若不能捉時,趁早言語,我與你奏明聖上,省得吃罪不起。」蔣平笑道:「公公但請放心,不要多慮。有水靠求借一件。」陳林道:「有,有。」立刻叫小太監拿幾件來。蔣平挑了一身很小的,脫了罪衣黑裙,穿卜水靠剛剛合體。只聽聖上那邊大船上太監手提水桶,道:「蔣平,咱家這就放蟾了。」說罷,將木桶口兒向下,底兒向上,連蟾帶水俱各倒在海內.只見那蟾在水皮之上發楞。陳林這裡緊催蔣平:「下去,下去,快下去!」蔣平他卻不動。不多時,那蟾靈性清醒,三足一晃,就不見了。蔣平方向船頭,將身一順,連個聲息也無,也不見了。
天子那邊看的真切,暗道;「看他入水勢,頗有能為。只是金蟾惟恐遺失。」眼睜睜往水中觀看,半天不見影響。天子暗說;「不好,朕看他懦弱身軀,如何禁的住在水中許久?別是他捉不住金蟾,畏罪自溺死了罷?這是怎麼說!朕為一蟾,要人一命,豈是為君的道理!」正在著急,忽見水中咕嘟嘟翻起泡來。此泡一翻,連眾人俱各猜疑了,這必是沉了底兒了。仁宗好生難受。君臣只顧遠處觀望,未想到船頭以前,忽然水上起波,波紋往四下一開,發了一個極大的圈兒,從當中露出人來,卻是面向下,背朝上。聖上看了,不由的一怔。猛見他將腰一拱,仰起頭來,卻是蔣平在水中跪著,兩手上下合攏。將手一張,只聽金蟾在掌中呱呱的亂叫。天子大喜,道:「豈但頗識水性,竟是水勢精通了。真是好混江鼠,不愧其稱!」忙吩咐太監將木桶另注新水。蔣平將金蟾放在裡面,跪在水皮上,恭恭敬敬向上叩了三個頭。聖上及眾人無不誇贊。見他仍然踏水奔至小船,脫了衣靠。陳林更喜。仍把他帶往金鑾殿來。
此時聖上已回轉殿內,宣包公進殿,道:「朕看他等技藝超群,豪俠尚義。國家總以鼓勵人材為重,朕欲加封他等職銜,以後也令有本領的各懷慕上之心。卿家以為何如?」包公原有此心,恐聖上設疑,不敢啟奏。今一聞此旨,連忙跪倒,奏過:「聖上神明,天恩浩蕩,從此大開進賢之門,實國家之大幸也。」仁宗大悅.立刻傳旨,賞了盧方等三人也是六品校尉之職,俱在開封供職。又傳旨,務必訪查白玉堂、韓彰二人,不拘時日。包公帶領盧方等謝恩。天子駕轉回宮。
包分散朝,來到衙署。盧方等三人重新又叩謝了包公。包公甚喜,卻又諄諄囑咐:「務要訪查二義上、五義士,莫要辜負聖思。」公孫策與展爺、王、馬、張、趙俱備與三人賀喜。獨有趙虎心中不樂,暗自思道:「我們辛苦了多年,方才掙得個校尉。如今他三人不發一刀一槍,便也是校尉,竟自與我等為伍。若論盧大哥,他的人品軒昂,為人忠厚,武藝超群,原是好的。就是徐三哥直直爽爽,就合我趙虎的脾氣似的,也還可以。獨有那姓蔣的三分不像人,七分倒象鬼,瘦的那個樣兒,眼看著成了乾兒了,不是筋連著也就散了。他還說動話兒,尖酸刻薄,怎麼配與我老趙同堂辦事呢?」心中老大不樂。因此每每聚談飲酒之間,趙虎獨獨與蔣平不對。蔣爺毫不介意。
他等一壁裡訪查正事,一壁裡彼此聚會,又耽延了一個月的光景。這一天,包公下朝,忽見兩個烏鴉隨著轎呱呱亂叫,再不飛去。包公心中有些疑惑。又見有個和尚迎轎跪倒,雙手舉呈,口呼「冤枉」。包興接了呈子,隨轎進了衙門。包公立刻升堂,將訴呈看畢,把和尚帶上來,問了一堂。原來此僧名叫法明,為替他師兄法聰辨冤。即刻命將和尚暫帶下去。忽聽烏鴉又來亂叫。及至退堂,來到書房,包興遞了一盞茶,剛然接過,那兩個烏鴉又在簷前呱呱亂叫。包公放下茶杯,出書房一章,仍是那兩個烏鴉。包公暗暗道:「這烏鴉必有事故。」吩咐李才,將江樊、黃茂二人喚進來。李才答應。不多時二人跟了李才進來,到書房門首。包公就差他二人跟隨烏鴉前去,看有何動靜。江、黃二人忙跪下,稟道:「相爺叫小人跟隨烏鴉往那裡去?請即示下。」包公一聲斷喝,道:「徒!好狗才!誰許你等多說?派你二人跟隨,你就跟隨。無論是何地方,但有形跡可疑的,即便拿來見我。」說罷,轉身進了書房。
江、黃二人彼此對瞧了瞧,不敢多言,只得站起,對烏鴉道:「往那裡去?走呀!」可煞作怪,那烏鴉便展翅飛起,出衙去了。二人那敢怠慢,趕出了衙門,卻見馬鴉在前。二人不管別的,低頭看看腳底下,卻又仰面瞧瞧烏鴉,不分高低,沒有理會,已到城外曠野之地。二人吁吁帶喘,江樊道:「好差使!兩條腿跟著帶翅兒的跑。」黃茂道:「我可頑不開了,再要跑,我就要暴脫了。你瞧我這渾身汗都透了。」忽見那邊飛了一群烏鴉來,連這兩個裹住。江樊道:「不好咧!完了,咱們這兩個呀呀兒喲了,好漢打不過人多。」說著話,兩個便坐在地下,仰面觀瞧,只見左旋右舞,飛騰上下,如何分得出來呢?江、黃二人為難:「這可怎麼樣呢?」猛聽得那邊樹上呱呱亂叫。江樊立起身來一看,道:「伙計,你在這裡呢。好呀!他兩個會頑呀,敢則躲在樹裡藏著呢。」黃茂道:「知道是不是呢?」江樊道:「咱們叫他一聲兒,老鴉呀!該走咧!」只見兩個烏鴉飛起;向著二人亂叫,又往南飛去了。江樊道:「真奇怪。」黃茂道:「別管他,咱們且跟他到那裡。」二人趕步向前,剛剛來至寶善莊,烏鴉卻不見了。見有兩個穿青衣的,一個大漢。一個後生。江樊猛然省悟,道:「伙計,二青呀。」黃街道:「不錯,雙皂呀。」二人說完,尚在游疑。
只見那二人從小路上岔走。大漢在前;後生在後,趕不上大漢,一著急卻跌倒了,把靴子脫落了一隻,卻露出尖尖的金蓮來。那大漢省見,轉回身來將他扶起,又把靴子拾起叫他穿上。黃茂早趕過來,道:「你這漢子,要拐那好人往那裡去計。」伸手就要拿人。那知大漢眼快,反把黃茂碗子攏住,往懷裡一領,黃茂難以掙扎,就順水推舟的爬下了。江樊過來嚷道:「故意的女扮男裝,必有事故。反將我們伙計摔倒,你這廝有多大膽?」說罷,才要動手,只見那大漢將手一晃,一轉眼間右脅裡就是一拳。江樊往後倒退了幾步,身不由己的也就仰面朝天的躺下了。他二人卻好,雖則一個爬著,一個躺著,卻罵不絕口,又不敢起來合他較量。只聽那大漢對後生說:「你順著小路過去;有一樹林;過了樹林.就看見莊門了.你告訴莊丁們,叫他等前來綁人。」那假後生忙忙順著小路去了.不多時,果見來了幾個莊丁,短棍鐵尺,口稱;「主管,拿什麼人?」大漢用手往地下一指,道:「將他二人捆了,帶至莊中,見員外去。」莊丁聽了,一齊上前,掃了就走。繞過樹林,果見一個廣梁大門。江、黃二人正要探聽探聽。一直進了莊門大漢將他二人帶至群房,道:「我回員外去。」不多時,員外出來,見了公差江樊,只嚇得驚疑不止.不知為了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十回 徹地鼠恩救二公差 白玉堂智偷三件寶


且說那員外迎面見了兩個公差。誰知他卻認得江樊,連忙吩咐家丁快快鬆了綁縛,請到裡面去坐。
你道這員外卻是何等樣人?他姓林單名一個春字,也是個不安本分的。當初同江樊他兩個人原是破落戶出身,只因林春發了一注外財,便與江樊分手。江樊卻又上了開封府當皂隸,暗暗的熬上了差役頭目。林春久已聽得江樊在開封府當差,就要仍然結識於他。誰知江樊見了相爺秉正除奸,又見展爺等英雄豪俠,心中羨慕,頗有向上之心。他竟改邪歸正。將夙日所為之事一想,全然不是在規矩之中,以後總要做好事當好人才是。不想今日被林春主管雷洪拿來,見了員外,卻是林春。
林春連稱「恕罪」,即刻將江樊黃茂讓至待客廳上。獻茶已畢,林春欠身道:「實實不知是二位上差,多有得罪。望乞看當初的分上,務求遮蓋一二。」江樊道:「你我原是同過患難的,這有甚麼要緊。但請放心。」說罷,執手。別過頭來,就要起身。這本是個脫身之計。不想林春更是奸滑油透的,忙攔道:「江賢弟,且不必忙。」便向小童一使眼色。小童連忙端出一個盤子,裡面放定四封銀子。林春笑道:「些須薄禮,望乞笑納。」江樊道:「林兄,你這就錯了。似這點事兒有甚要緊,難道用這銀子買囑小弟不成?斷難從命。」林春聽了,登時放下臉來,道:「江樊,你好不知時務。我好意念昔日之情,賞臉給你銀兩,你竟敢推托。想來你是仗著開封府藐視於我。好,好!」回頭叫聲:「雷洪,將他二人吊起來,給我著實拷打。立刻叫他寫下字樣,再回我知道。」
雷洪即刻吩咐莊丁捆了二人,帶至東院三間屋內。江樊黃茂也不言語,被莊丁推到東院,甚是寬闊。卻有三間屋子,是兩明一暗。正中柁上有兩個大環。環內有煉,煉上有鉤。從背縛之處伸下鉤來,鉤住腰間絲?,往上一拉,弔的腳剛沾地,前後並無倚靠。雷洪叫莊丁搬個座位坐下。又吩咐莊丁用皮鞭先抽江樊。江樊到了此時,便把當初的潑皮施展出來,罵不絕口。莊丁連抽數下。江樊談笑自若,道:「鬆小子!你們當家的慣會打算盤,一點葷腥兒也不給你們吃,盡與你們豆腐。吃的你們一點囊勁兒也沒有。你這是打人呢,還是與我去癢癢呢?」雷洪聞聽,接過鞭子來,一連抽了幾下。江樊道:「還是大小子好。他到底兒給我抓抓癢癢,孝順孝順我呀。」雷洪也不理他,又抽了數下。又叫莊丁抽黃茂。黃茂也不言語,閉眼合睛,惟有咬牙忍疼而已。江樊見黃茂挨死打,惟恐他一哼出來,就不是勁兒了。他卻拿話往這邊領著,說:「你們不必抽他了。他的困大,抽著抽著,就睡著了。你們還是孝順我罷。」雷洪聽了,不覺怒氣填胸,向莊丁手內接過皮鞭子來,又打江樊。江樊卻是嘻皮笑臉,鬧得雷洪無法,只得歇息歇息。
此時日已銜山,將有掌燈時候,只聽小童說道:「雷大叔,員外叫你老吃飯呢。」雷洪叫莊丁等皆吃飯去。自己出來,將門帶上,扣了弔兒,同小童去了。這屋內江黃二人,聽了聽外面寂靜無聲,黃茂悄悄說道:「江大哥,方才要不是你拿話兒領過去,我有點頑不開了。」江樊道:「你等著罷。回頭他來了,這頓打那才彀駝的呢。」黃茂道:「這可怎麼好呢?」忽見從裡間屋內出來一人,江樊問道:「你是甚麼人?」那人道:「小老兒姓豆。只因同小女上汴梁投親去,就在前面寶善莊打尖。不想這員外由莊上回來,看見小女就要搶掠。多虧了一位義士姓韓名彰,救了小老兒父女二人,又贈了五兩銀子。不料不識路徑,竟自走進莊內,卻就是員外這裡。因此被他仍然搶回,將我拘禁在此。尚不知我女兒性命如何?」說著,說著,就哭了。江黃二人聽了,說是韓彰,滿心歡喜道:「咱們倘能脫了此難,要是找到韓彰,這才是一件美差呢。」
正說至此,忽聽了弔兒一響,將門閃開一縫,卻進來了一人。火扇一晃,江黃二人見他穿著夜行衣靠,一色是青。忽聽豆老兒說:「這原來是恩公到了。」江黃一聽此言,知是韓彰,忙道:「二員外爺,你老快救我們才好!」韓彰道:「不要忙。」從背後抽出刀來,將繩縛割斷,又把鐵鉤子摘下。江黃二人已覺痛快。又放了豆老兒。那豆老兒因捆他的工夫大了,又有了年紀,一時血脈不能周流。韓彰便將他等領出屋來,悄悄道:「你們在何處等等?我將林春拿住,交付你二人,好去請功。再找找豆老的女兒在何處。只是這院內並無藏身之所。你們在何處等呢?」忽見西牆下有個極大的馬槽,扣在那裡。韓彰道:「有了。你們就藏在馬槽之下。如何呢?」江樊道:「叫他二人藏在裡面罷。我是悶不慣的。我一人好找地方,另藏在別處罷。」說著,就將馬槽一頭掀起,黃茂與豆老兒跑進去,仍然扣好。
二義士卻從後面上房,見各屋內燈光明亮。他卻伏在簷前往下細聽。有一個婆子說道:「安人,你這一片好心,每日燒香念佛的,只保佑員外平安無事罷。」安人道:「但願如此。只是再也勸不過來的。今日又搶了一個女子來,還鎖在那邊屋子裡呢。不知又是甚麼主意?」婆子道:「今日不顧那女子了。」韓彰暗喜,幸而女子尚未失身。又聽婆子道:「還有一宗事最惡呢。原來咱們莊南有個錫匠叫甚麼季廣,他的女人倪氏合咱們員外不大清楚。只因錫匠病才好了。咱們員外就叫主管雷洪定下一計,叫倪氏告訴他男人,說他病時曾許下在寶珠寺燒香。這寺中有個後院,是一塊空地,並坵著一口棺材,牆卻倒塌不整。咱們雷洪就在那兒等他。……」安人問道:「等他作甚麼?」婆子道:「這就是他們定的計策。那倪氏燒完了香,就要上後院小解。解下裙子來,搭在坵子上。及至小解完了,就不見了。因此他就回了家了。到了半夜裡,有人敲門,嚷道:「送裙子來了!」倪氏叫他男人出去,就被人割了頭去了。這倪氏就告到祥符縣說,廟內昨日失去裙子,夜間主人就被殺了。縣官聽罷,就疑惑廟內和尚身上,即派人前去搜尋,卻於廟內後院坵子旁邊,見有浮土一堆。刨開看時,就是那條裙子,包著季廣的腦袋呢。差人就把本廟的和尚法聰捉去,用酷刑審問。他如何能招呢?誰知法聰有個師弟名叫法明,募化回來,聽見此事,他卻在開封府告了。咱們員外聽見此信,恐怕開封府問事利害,萬一露出馬腳來,不大穩便;因此又叫雷洪拿了青衣小帽,叫倪氏改妝藏在咱們家裡──就在東跨所,聽說今晚成親。你老人家想想,這是甚麼事?平白無故的生出這等毒計。」
韓爺聽畢,便繞到東跨所,輕輕落下,只聽屋內說道:「那開封府斷事如神。你若到了那裡,三言兩語包管露出馬腳來,那還了得!如今這個法子,誰想得到你在這裡呢?這才是萬年無憂呢。」婦人說道:「就只一宗,我今日來時遇見兩個公差,偏偏的又把靴子掉了,露出腳來,喜的好在拿住了。千萬別把他們放走了。」林春道:「我已告訴雷洪,三更時把他們結果了就完了。」婦人道:「若如此,事情才得乾淨呢。」韓二爺聽至此,不由氣往上撞,暗道:「好惡賊!」卻用手輕輕的掀起簾櫳,來到堂屋之內。見那邊放著軟簾,走至跟前。猛然將簾一掀,口中說道:「嚷,就是一刀。」卻把刀一晃,滿屋明亮。林春這一嚇不小,見來人身量高大,穿著一身青靠,手持明亮亮的刀,借燈光一照,更覺難看。便跪倒哀告道:「大王爺饒命!若用銀兩,我去取去。」韓彰道:「俺自會取,何用你去。且先把你捆了再說。」見他穿著短衣,一回頭看見絲?放在那裡,就一伸手拿來,將刀咬在口中,用手將他捆了個結實,又見有一條絹子,叫林春張開口給他塞上。再看那婦人時,已經哆嗦在一堆,順手提將過來,卻把拴帳鉤的?子割下來,將婦人捆了。又割下了一副飄帶,將婦人的口也塞上。
正要回身出來找江樊時,忽聽一聲嚷;卻是雷洪到東院持刀殺人去了,不見江黃豆老,連忙呼喚莊丁搜尋,卻在馬槽下搜出黃茂豆老,獨獨不見了江樊,只見來稟員外。韓爺早迎至院中,劈面就是一刀,雷洪眼快,用手中刀盡力一磕,幾乎把韓爺的刀磕飛。韓彰暗道:「好力量!」二人往來多時。韓爺技藝雖強,吃虧了力軟;雷洪的本領不濟,便宜力大,所謂「一力降十會」。韓爺看看不敵。猛見一塊石頭飛來,正打在雷洪的脖項之上,不由得往前一栽。韓爺手快,反背就是一刀背,打在脊梁骨上。這兩下才把小子鬧了個嘴吃屎。韓爺剛要上前,忽聽道:「二員外,不必動手。待我來。」卻是江樊,上前將雷洪綁了。
原來江樊見雷洪喚莊丁搜查,他卻隱在黑暗之處。後見拿了黃茂豆老,雷洪吩咐莊丁:「好生看守,待我回員外去。」雷洪前腳走,江樊卻後邊暗暗跟隨。因無兵刃,走著,就便揀了一塊石頭子兒在手內拿著。可巧遇韓爺同雷洪交手。他卻暗打一石,不想就在此石上成功。韓爺又搜出豆女,交付與林春之妻,吩咐候此案完結時,好叫豆老兒領去。復又放了黃茂豆老。江樊等又求韓爺護送,韓爺便把竊聽設計謀害季廣,法聰含冤之事,一一敘說明白。江樊又說:「求二員外親至開封府去。」並言盧方等已然受職。韓爺聽了,卻不言語。轉眼之間,就不見了。
江黃二人卻無奈何,只得押解三人來到開封,把二義士解救以及拿獲林春倪氏雷洪,並韓彰說的謀害季廣,法聰冤枉之事俱各稟明瞭。包公先差人到祥符縣提法聰到案,然後立刻升堂,帶上林春倪氏雷洪等一干人犯,嚴加審訊。他三人皆知包公斷事如神,俱各一一招認。包公命他們俱畫招具結收禁,按例定罪。仍派江樊黃茂帶了豆老兒到寶善莊,將他女兒交代明白。
及至法聰提到,又把原告法明帶上堂來,問他等烏鴉之事,二人發怔。想了多時,方才想起。原來這兩個烏鴉是寶珠寺廟內槐樹上的,因被風雨吹落,兩個烏鴉將翎摔傷。多虧法聰好好裝在笸籮內將養,任其飛騰自去,不意竟有鳴冤之事。包公聽了點頭,將他二人釋放無事。
此案已結。包公來到書房,用畢晚飯。將有初鼓之際,江黃二人從寶善莊回來,將帶領豆老兒將他女兒交代明白的話,回了一遍。包公念他二人勤勞辛苦,每人賞銀二十兩。二人叩謝,一齊立起。剛要轉身,又聽包公喚道:「轉來。」二人連忙止步,向上侍立。包公又細細詢問韓彰,二人從新細稟一番,方才出來。
包公細想:「韓彰不肯來,是何緣故?並且告訴他盧方等聖上並不加罪,已皆受職。他聽了此言應當有向上之心,為何又隱避而不來呢?」猛然省悟道:「哦!是了,是了。他因白玉堂未來,他是決不肯先來的。」正在思索之際,忽聽院內拍的一聲,不知是何物落下。包興連忙出去,卻拾進一個紙包兒來,上寫著「急速拆閱」四字。包公看了,以為必是匿名帖子,或是其中別有隱情。拆開看時,裡麵包定一個石子,有個字柬兒,上寫著:「我今特來借三寶,暫且攜回陷空島。南俠若到盧家莊,管叫御貓跑不了。」包公看罷,便叫包興前去看視三寶,又令李才請展護衛來。
不多時,展爺來到書房,包公即將字柬與展爺看了。展爺忙問道:「相爺可曾差人看三寶去了沒有?」包公道:「已差包興看視去了。」展爺不勝驚駭,道:「相爺中了他「拍門投石問路」之計了。」包公問道:「何以謂之「投石問路」呢?」展爺道:「這來人本不知三寶在於何處,故寫此字令人設疑。若不使人看視,他卻無法可施;如今已差人看視,這是領了他去了。此三寶必失無疑了。」正說到此,忽聽那邊一片聲喧。展爺吃了一驚。
不知所嚷為何,下回分解。


第五十一回 尋猛虎雙雄陷深坑 獲凶徒三賊歸平縣


且說包公正與展爺議論石子來由,忽聽一片聲喧,乃是西耳房走火,展爺連忙趕至那裡,早已聽見有人嚷道:「房上有人。」展爺借火光一看,果然房上站立一人,連忙用手一指,放出一枝袖箭,只聽噗哧一聲。展爺道:「不好!又中計了。」一眼卻瞧見包興在那裡張羅救火,急忙問道:「印官看視三寶如何?」包興道:「方才看了,紋絲沒動。」展爺道:「你再看看去。」正說間,三義四勇俱各到了。
此時耳房之火已然撲滅,原是前面窗戶紙引著,無甚要緊。只見包興慌張跑來,說道:「三寶果真是失去不見了!」展爺即飛身上房,盧方等聞聽也皆上房。四個人四下搜尋,並無影響。下面卻是王馬張趙,前後稽查也無下落。展爺與盧爺等仍從房上回來,卻見方才用箭射的,乃是一個皮人子,腳上用雞爪丁扣定瓦攏,原是吹臌了的。因用袖箭打透,冒了風,也就攤在房上了。愣爺徐慶看了,道:「這是老五的。」蔣爺捏了他一把。展爺卻不言語。盧方聽了,好生難受,暗道:「五弟做事太陰毒了。你知我等現在開封府,你卻盜去三寶,叫我等如何見相爺?如何對得起眾位朋友?」他那裡知道相路爺處還有個知照帖兒呢。四人下得房來,一同來至書房。
此時包興已回稟包公,說三寶失去。包公叫他不用聲張,恰好見眾人進來參見包公,俱各認罪。包公道:「此事原是我派人瞧得不好了。況且三寶也非急需之物,有甚稀罕。你等莫要聲張,俟明日慢慢查訪便了。」
眾英雄見相爺毫不介意,只得退出,來到公所之內。依盧方還要前去追趕。蔣平道:「知道五弟向何方而去?不是望風撲影麼?」展爺道:「五弟回了陷空島了。」盧方問道:「何以知之?」展爺道:「他回明了相爺,還要約小弟前去,故此知之。」便把方才字柬上的言語念出。盧方聽了,好不難受,慚愧滿面。半晌,道:「五弟做事太任性了!這還了得!還是我等趕了他去為是。」展爺知道盧方乃是忠厚熱腸,忙攔道:「大哥是斷斷去不得的。」盧方道:「卻是為何?」展爺道:「請問大哥趕上五弟,合五弟要三寶不要?」盧方道:「焉有不要之理。」展爺道:「卻又來。合他要,他給了便罷;他若不給,難道真要翻臉拒捕,從此就義斷情絕了麼?我想此事,還是小弟去的是理。」蔣平道:「展兄,你去了恐有些不妥,五弟他不是好惹的。」展爺聽了不悅,道:「難道陷空島是龍潭虎穴不成?」蔣平道:「雖不是龍潭虎穴,只是五弟做事令人難測,陰毒得狠。他這一去必要設下埋伏。一來陷空島大哥路徑不熟,二來知道他設下什麼圈套。莫若小弟明日回稟了相爺,先找我二哥。我二哥若來了;還是我等回到陷空島將他穩住,做為內應,大哥再去,方是萬全之策。」展爺聽了才待開言。只聽公孫策道:「四弟言之有理。展大哥莫要辜負四弟一番好意。」展爺見公孫先生如此說,只得將話咽住,不肯往下說了,惟有心中暗暗不平而已。
到了次日,蔣平見了相爺,回明要找韓彰去。並因趙虎每每有不合之意,要同張龍趙虎同去。包公聽說要韓彰,甚合心意,因問向何方去找。蔣平回道:「就在平縣翠雲峰。因韓彰的母親墳墓在此峰下,年年韓彰必於此時拜掃,故此要到那裡尋找一番。」包公甚喜,就叫張趙二人同往。張龍卻無可說。獨有趙虎一路上合蔣平鬧了好些閒話,蔣爺只是不理。張龍在中間勸阻。
這一日打尖吃飯,剛然坐下,趙虎就說道:「咱們同桌兒吃飯,各自會錢,誰也不要擾誰。你道好麼?」蔣爺笑道:「很好。如此方無拘束。」因此各自要的各自吃,我也不吃你的,你也不吃我的。幸虧張龍惟恐蔣平臉上下不來,反在其中周旋打和兒。趙虎還要說閒話,蔣爺只有笑笑而已。及至吃完,堂官算帳。趙虎必要分帳。張龍道:「且自算算,櫃上再分去。」到櫃上問時,櫃上說蔣老爺已然都給了。卻是跟蔣老爺的伴當,進門時就把銀包交付櫃上,說明了如有人問,就說蔣老爺給了。天天如此,張龍好覺過意不去。蔣平一路上聽閒話,受作踐,不一而足。
好容易到了翠雲峰,半山之上有個靈佑寺。蔣平卻認得廟內和尚,因問道:「韓爺來了沒有?」和尚答道:「卻未到此掃墓。」蔣平聽了滿心歡喜,以為必遇韓彰無疑。就與張趙二人商議,在此廟內居住等候。趙虎前後看了一回,見雲堂寬闊豁亮,就叫伴當將行李安放在雲堂,同張龍住了。蔣平就在和尚屋內同居。偏偏的廟內和尚俱各吃素。趙虎他卻耐不得,向廟內借了碗盞傢伙,自己起灶,叫伴當打酒買肉,合心配口而食。
伴當這日提了竹筐,拿了銀兩,下山去了。不多時,卻又轉來。趙虎見他空手回來,不覺發怒,道:「你這廝向何方去了多時,酒肉尚未買來?」輪掌就要打。伴當連忙往後一退,道:「小事有事回爺。」張龍道:「賢弟且容他說。」趙虎掣回拳來,道:「快講!說的不是,我再打。」伴當道:「小人方才下山,走到松林之內,見一人在那裡上吊。見了是救呀,是不救呢?」趙虎道:「那還用問嗎?快些救去,救去!」伴當道:「小人已救下來,將他帶來了。」趙虎道:「好小子!這才是。快買酒肉去罷。」伴當道:「小人還有話回呢。」趙虎道:「好嘮叨!還說甚麼!」張龍道:「賢弟且叫他說明,再買不遲。」趙虎道:「快,快快的!」伴當道:「小人問他為何上吊,他就哭了。他說他叫包旺。」趙虎聽了,連忙站起身來,急問道:「叫甚麼?」伴當道:「叫包旺。」趙虎道:「包旺怎麼樣?講,講,講!」伴當說:「他奉了太老爺太夫人大老爺大夫人之命,特送三公子上開封府衙內攻書。昨晚就在山下前面客店之中住下。因月色頗好,出來玩賞,行到松林,猛然出來了一隻猛虎,就把相公背了走了。」趙虎聽到此,不由怪叫吆喝,道:「這還得了!這便怎麼處?」張龍道:「賢弟不必著急,其中似有可疑。既是猛虎,為何不用口刁呢,卻背了他去?這個光景必然有詐。」叫伴當將包旺讓進來。
不多時,伴當領進,趙虎一看果是包旺。彼此見了讓坐,道受驚。包旺因前次在開封府見過張趙二人,略為謙讓,即便坐了。張趙又細細盤問了一番,果是虎背了去了,此時包旺便說:「自開封府回家,一路平安。因相爺喜愛三公子,稟明太老爺太夫人大老爺大夫人,就命我護送赴署。不想昨晚住在山下店裡,公子要踏月,走至松林,出來一隻猛虎把公子背了去。我今日尋找一天,並無下落,因此要尋自盡。」說罷,痛哭。張趙二人聽畢,果是猛虎背人,事有可疑。他二人便商議晚間在松林搜尋。倘然拿獲,就可以問出公子的下落來了。
此時伴當已將酒肉買來,收拾妥當。叫包旺且免愁煩,他三人一處吃畢飯。趙虎喝得醉醺醺的要走。張龍道:「你我也須裝束伶便,各帶兵刃。倘然真有猛虎,也可除此一方之害。咱們這個樣兒如何與虎鬥呢?」說罷,脫去外面衣服,將搭包勒緊。趙虎也就紮縛停當。各持了利刃。叫包旺同伴當在此等候。他二人上了山峰,來到松林之下,趁著夜色,趙虎大呼小叫道:「虎在那裡?虎在那裡?」左一刀,右一晃,混砍亂晃。忽見那邊樹上跳下二人,咕嚕嚕的就往西飛跑。
原來有二人在樹上隱藏,遠遠見張趙二人奔入林中,手持利刃,口中亂嚷:「虎在那裡?」又見明亮亮的鋼刀,在月光之下一閃一閃,光芒冷促。這兩個人害怕,暗中計較道:「莫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因此跳下樹來,往西飛跑。張趙二人見了,緊緊追來。卻見前面有破屋二間,牆垣倒塌,二人奔入屋內去了。張趙也隨後追來。愣爺不管好歹,也就進了屋內,又無門窗戶壁,四角俱空,那裡有個人影。趙虎道:「怪呀!明明進了屋子,為何不見了呢?莫不是見了鬼咧?或者是甚麼妖怪?豈有此理!」東瞧西望,一步湊巧,忽聽嘩啷一聲。蹲下身一摸,卻是一個大鐵環釘在木板上邊。張龍也進屋內,覺得腳下咕咚咕咚的響,就有些疑惑。忽聽趙虎道:「有了,他藏在這下邊呢。」張龍道:「賢弟如何知道?」趙虎說:「我掀住鐵環了。」張龍道:「賢弟千萬莫揭此板。你就在此看守。我回到廟內將伴當等喚來,多拿火亮,豈不拿個穩當的。」趙虎卻耐煩不得,道:「兩個毛賊有甚麼要緊。且自看看再做道理。」說罷,一提鐵環,將板掀起,裡面黑洞洞任什麼看不見。用刀往下一試探,卻是土基臺階:「哼!裡面必有蹊蹺,待俺下去。」張龍道:「賢弟且慢!……」此話未完,趙虎已然下去。張龍惟恐有失,也就跟將下去。誰知下面臺階狹窄,而且趙爺勢猛,兩腳收不住,咕嚕嚕竟自下去了。口內連說:「不好,不好!」裡面的人早已備下繩索,見趙虎滾下來,那肯容情,兩人服侍一個人,登時捆了個結實。張爺在上面聽見趙虎連說:「不好,不好,」不知何故,一時不得主意,心內一慌,腳下一跐,也就溜下去了。裡面二人早已等候,又把張爺捆縛起來。
這且不言,再說包旺在廟內,自從張龍趙虎二人去後,他方細細問明伴當,原來還有蔣平,他三人是奉相爺之命前來訪查韓二爺的。因問:「蔣爺現在那裡?」伴當便說:「趙爺與蔣爺不睦,一路上把蔣爺欺負苦咧。到此還不肯同住。幸虧蔣爺有涵容,全不計較;故此自己在和尚屋內住了。」包旺聽了,心下明白。看等到天有三更,未見張趙回來,不由滿腹狐疑,對伴當說:「你看已交半夜,張趙二位還不回來。其中恐有差池。莫若你等隨我同見蔣爺去。」伴當也因夜深不得主意,即領了包旺來見蔣爺。
此時蔣爺已然歇息。忽聽說包旺來到,又聽張趙二人捉虎未回,連忙起來,細問一番,方知他二人初鼓已去。自思:「他二人此來,原是我在相爺跟前攛掇。如今他二人若有失閃,我卻如何復命呢?」忙忙束縛伶便,背後插了三稜鵝眉刺,吩咐伴當等:「好生看守行李,千萬不准去尋我等。」別了包旺,來至廟外,一縱身先步上高峰峻嶺,見月光皎潔,山色晶瑩,萬籟無聲,四圍靜寂。
蔣爺側耳留神,隱隱聞得西北上犬聲亂吠,必有村莊。連忙下了山峰,按定方向奔去,果是小小村莊。自己躡足潛蹤,遮遮掩掩,留神細看。見一家門首站立二人,他卻隱在一棵大樹之後。忽見門開處,裡面走出一人,道:「二位賢弟,夤夜到此何幹?」只聽那二人道:「小弟等在地窖子裡拿了二人。問他卻是開封府的校尉。我等聽了不得主意,是放好,還是不放好呢?故此特來請示大哥。」又聽那人說:「哎呀!竟有這等事!那是斷斷放不得的。莫若你二人回去,將他等結果,急速回來。咱三人遠走高飛,趁早兒離開此地,要緊。」二人道:「既如此,大哥就歸著行李,我們先辦了那宗事去。」說罷,回身竟奔東南。蔣澤長卻暗暗跟隨。二人慌慌張張的,竟奔破房而來。
此時蔣爺從背後拔出鋼刺,見前面的已進破牆,他卻緊趕一步,照著後頭走的這一個人的肩窩就是一刺,往懷裡一帶。那人站不穩跌倒在地,一時掙扎不起。蔣爺卻又竄入牆內,只聽前面的問道:「外面甚麼咕咚一響?……」話未說完,好蔣平!鋼刺已到,躲不及,右脅上已然著重,「噯呀」一聲,翻觔斗裁倒。四爺趕上一步,就勢按倒,解他腰帶,三環五扣的捆了一回。又到牆外,見那一人方才起來,就要跑。真好澤長!趕上前踢倒,也就捆縛好了,將他一提提到破屋之內。
事有湊巧,腳卻掃著鐵環。又聽得空洞之中似有板蓋,即用手提環,掀起木板,先將這個往下一扔。側耳一聽,只聽咕嚕咕嚕的落在裡面,摔的哎呀一聲。蔣爺又聽,無甚動靜,方用鋼刺試步而下。到了裡面一看,卻有一間屋子大小,是一個甕洞窖兒。那壁廂點著個燈掛子。再一看時,見張趙二人捆在那裡。張龍羞見,卻一言不發。趙虎卻嚷道:「蔣四哥,你來得正好!快快救我二人呀!」蔣平卻不理他,把那人一提,用鋼刺一指,問道:「你叫何名?共有幾人?快說!」那人道:「小人叫劉豸,上面那個叫劉獬。方才鄧家窪那一個叫武平安,原是我們三個。」蔣爺又問道:「昨晚你等假扮猛虎背去的人呢?放在那裡?」那是武平安背去的,小人們不知。就知昨晚上他親姊姊死了,我們幫著抬埋的。」蔣平問明此事,只聽那邊趙虎嚷道:「蔣四哥,小弟從此知道你是個好的了。我們兩個人沒有拿住一個,你一個人拿住二名。四哥敢則真有本事,我老趙佩服你的。」蔣平就過來,將他二人放起。張趙二人謝了。蔣平道:「莫謝,莫謝。還得上鄧家漥呢。二位老弟隨我來。」三人出了地窖,又將劉獬提起,也扔在地窖之內。將板蓋又壓上一塊石頭。
蔣平在前,張趙在後,來至鄧家漥。蔣平指與門戶。悄悄說:「我先進去,然後二位老弟扣門。兩下一擠,沒他的跑兒。」說著,一縱身體,一股黑煙,進了牆頭,連個聲息也無。趙虎暗暗誇獎。張龍此時在外叩門,只聽裡面應道:「來了。」門未開時,就問:「二位可將那二人結果了?」及至開門時,趙虎道:「結果了!」披胸就是一把,揪了個結實。武平安剛要掙扎,只覺背後一人揪住頭髮,他那裡還能支持,立時縛住。三人又搜尋一遍,連個人也無,惟有小小包裹放在那裡。趙虎說:「別管他,且拿他娘的。」蔣爺道:「問他三公子現在何處。」武平安說:「已逃走了。」趙虎就要拿拳來打。蔣爺攔住,道:「賢弟,此處也不是審他的地方,先押著他走。」三人押定武平安到了破屋,又將劉豸劉獬從地窖裡提出,往回裡便走,來到松林之內,天已微明。卻見張龍的伴當尋下山來,便叫他們好好押解。一同來到廟中,約了包旺,竟赴平縣而來。
誰知縣尹已坐早堂,為宋鄉宦失盜之案。因有主管宋升,聲言窩主是學究方善先生,因有金鐲為證,正在那裡審問方善一案,忽見門上進來,稟道:「今有開封府包相爺差人到了。」縣尹不知何事,一面吩咐:「快請。」一面先將方善收監。
這裡才吩咐,已見四人到了前面。縣官剛然站起,只聽有一矮胖之人,說道:「好縣官呀!你為一方之主,竟敢縱虎傷人,並且傷的是包相爺的姪男。我看你這紗帽,是要戴不牢的了。」縣官聽了發怔,卻不明白此話,只得道:「眾位既奉相爺釣諭前來,有話請坐下慢慢的講。」吩咐:「看座。」坐了。包旺先將奉命送公子赴開封,路上如何住宿,因步月如何遇虎,將公子背去的話,說了一遍。蔣爺又將拿獲武平安劉豸劉獬的話,說了一遍;並言俱已解到。
縣官聽得已將兇犯拿獲,暗暗歡喜,立刻吩咐:「帶上堂來。」先問武平安藏三公子於何處。武平安道:「只因那晚無心背了一個人來,回到鄧家漥小人的姊姊家中。此人卻是包相爺的三公子包世榮。小人與他有殺兄之仇;因包相爺審問假公子一案,將小人胞兄武吉祥用狗頭鍘鍘死。小人意欲將三公子與胞兄祭靈。」趙虎聽至此,站起來舉手就要打,虧了蔣爺攔住。又聽武平安道:「不想小人出去打酒買紙錁的工夫,小人姊姊就放三公子逃走了。」趙爺聽到此,又哈哈的大笑,道:「放得好,放得好!底下怎麼樣呢?」武平安道:「我姊姊叫我外甥鄧九如找我,說三公子逃走了。小人一聞此言,急急回家。誰知我姊姊竟自上了吊死咧。小人無奈,煩人將我姊姊掩埋了。偏偏的我的外甥鄧九如,他也就死了。」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第五十二回 感恩情許婚方老丈 投書信多虧寧婆娘


且說蔣平等來到平縣。縣官立刻審問武平安。武平安說他姊姊因私放了三公子後,竟自縊身死。眾人聽了已覺可惜。忽又聽說他外甥鄧九如也死了,更覺詫異。縣官問道:「鄧九如多大了?」武平安說:「今年才交七歲。」縣官說:「他小小年紀,如何也死了呢?」武平安道:「只因埋了他母親之後,他苦苦的合小人要他媽。小人一時性起,就將他踢了一頓腳,他就死在山漥子裡咧。」趙虎聽到此,登時怒氣填胸,站將起來,就把武平安盡力踢了幾腳,踢得他滿地打滾。還是張蔣二人勸住。又問了劉豸劉獬,也就招認因貧起見,就幫著武平安每夜行劫度日,俱供是實,一齊寄監。縣官又向蔣平等商議了一番,惟有趕急訪查三公子下落要緊。
你道這三公子逃脫何方去了?他卻奔到一家,正是學究方善,乃是一個飽學的寒儒。家中並無多少房屋,只是上房三間,卻是方先生同女兒玉芝小姐居住,外有廂房三間做書房。那包世榮投到他家,就在這屋內居住。只因他年幼書生,從小嬌生慣養,那裡受得這樣辛苦,又如此驚嚇,一時之間就染起病來。多虧了方先生精心調理,方覺好些。
一日,方善上街給公子打藥,在路上拾了一隻金鐲,看了看拿到銀鋪內去瞧成色;恰被宋升看見,訛成窩家,扭到縣內,已成訟案。即有人送了信來。玉芝小姐一聽他爹爹遭了官司,那裡還有主意咧,便哭哭啼啼。家中又無別人。
幸喜有個老街坊,是個婆子,姓寧,為人正直爽快,愛說愛笑,人人皆稱他為寧媽媽。這媽媽聽見此事,有些不平,連忙來到方家,見玉芝已哭成淚人相似。寧媽媽好生不忍。玉芝一見如親人一般,就央求他到監中看視。那媽媽滿口應承,即到了平縣。誰知那些衙役快頭俱與他熟識,眾人一見,彼此頑頑笑笑,便領他到監中看視。
見了方先生,又向眾人說些浮情照應的話,並問官府審得如何。方先生說:「自從到時,剛要過堂,不想為什麼包相爺的姪兒一事,故此未審。此時縣官竟為此事為難,無暇及此。」方善又問了問女兒玉芝,就從袖中取出一封字柬遞與寧媽媽道:「我有一事相求。只因我家外廂房中住著個榮相公,名喚世寶,我見他相貌非凡,品行出眾,而且又是讀書之人,堪與我女兒配偶,求媽媽玉成其事。」寧婆道:「先生現遇此事,何必忙在此時呢?」方善道:「媽媽不知。我家中並無多餘的房屋,而且又無僕婦丫環,使怨女曠夫未免有瓜田李下之嫌。莫若把此事說定了,他與我有翁婿之誼,玉芝與他有夫妻之分,他也可以照料我家中,別人也就沒的說了。我的主意已定。只求媽媽將此封字柬與相公看了;倘若不允,就將我一番苦心向他說明,他再無不應之理。全仗媽媽玉成。」寧媽媽道:「先生只管放心。諒我這張口說了,此事必應。」方善又囑托照料家中,寧婆一一應允。急忙回來,見了玉芝,先告訴他先生在監之事,又悄悄告訴他許婚之意,現有書信在此,說:「這榮相公人品學問俱是好的,也活該是千里姻緣一線牽。」那玉芝小姐見有父命,也就不言語了。
婆婆問道:「這榮相公在書房裡麼?」玉芝無奈答道:「現在書房;因染病才好,尚未全愈。」媽媽說:「待我看看去。」來到廂房門口,故意高聲問道:「榮相公在屋裡麼?」只聽裡面道:「小生在此。不知外面何人?請進屋內來坐。」媽媽到屋內一看,見相公伏枕而臥,雖是病容,果然清秀,便道:「老身姓寧,乃是方先生的近鄰。因玉芝小姐求老身往監中探望他父親,方先生卻托我帶了一個字柬給相公看看。」說罷,從袖中取出遞過。三公子拆開看畢,說道:「這如何使得。我受方恩公莫大之恩,尚未報答。如何趁他遇事,卻又定他的女兒。這事難以從命。況且又無父母之命,如何敢做。」寧婆婆道:「相公這話就說差了。此事原非相公本心,卻是出於方先生之意。再者,他因家中無人,男女不便,有瓜李之嫌,是以托老身多多致意。相公既說受他莫大之恩,何妨應允了此事,再商量著救方先生呢?」三公子一想,難得方老先生這番好心,而且又名分攸關,倒是應了的是。
寧婆見三公子沉吟,知他有些允意,又道:「相公不必游疑。這玉芝小姐諒相公也未見過,真是生得端莊美貌,賽畫似的,而且賢德過人,又兼詩詞歌賦,無不通曉,皆是跟他父親學的,至於女工針黹更是精巧非常。相公若是允了,真是天配良緣哪。」三公子道:「多承媽媽分心,小生應下就是了。」寧婆道:「相公既然應允,大小有點聘定,老身明日也好回覆先生去。」三公子道:「聘禮盡有,只是遇難奔逃,不曾帶在身邊,這便怎麼處?」寧婆婆道:「相公不必為難。只要相公拿定主意,不可食言就是了。」三公子道:「丈夫一言既出,如白染皂,何況受方夫子莫大之恩呢。」寧婆道:「相公實在說得不錯,俗語說得好:「知恩不報恩,枉為世上人。」再者女婿有半子之勞,想個什麼法子救救方先生才好呢?」三公子說:「若要救方夫子,極其容易。只是小生病體甫愈,不能到縣。若要寄一封書信,又怕無人敢遞去,事在兩難。」寧媽媽道:「相公若肯寄信,待老身與你送去如何?──就是怕你的信不中用。」三公子道:「媽媽只管放心。你要敢送這書信,到了縣內叫他開中門,要見縣官,面為投遞。他若不開中門,縣官不見,千萬不可將此書信落於別人之手。媽媽,你可敢去麼?」寧媽媽道:「這有甚麼呢。只要相公的書信靈應,我可怕怎的?待我取筆硯來,相公就寫起來。」說著話,便向那邊桌上拿了筆硯,又在那書夾子裡取了個封套箋紙,遞與三公子。
三公子拈筆在手,只覺得手顫,再也寫不下去。寧媽媽說:「相公素日喝冷酒嗎?」三公子說:「媽媽有所不知。我病了兩天,水米不曾進,心內空虛,如何提得起筆來。必須要進些飲食方可寫;不然,我實實寫不來的。」寧婆道:「既如此,我做一碗湯來,喝了再寫如何?」公子道:「多謝媽媽。」寧婆離了書房,來到玉芝小姐屋內,將話一一說了。只是公子手顫不能寫字,須進些羹湯,喝了好寫。玉芝聽了此話,暗道:「要開中門見官府親手接信,此人必有來歷。」忙與寧媽媽商議,又無葷腥,只得做素麵湯,滴上點兒香油兒。寧媽媽端到書房,向公子道:「湯來了。」公子掙扎起來,已覺香味撲鼻,連忙喝了兩口,說:「很好!」及至將湯喝完,兩鬢額角已見汗,登時神清氣爽,略略歇息,提筆一揮而就。寧媽媽見三公子寫信不加思索,迅速之極,滿心歡喜,說道:「相公寫完了,念與我聽。」三公子道:「是念不得的。恐被人竊聽了去,走漏風聲,那還了得。」
寧媽媽是個精明老練之人,不戴頭巾的男子,惟恐書中有了舛錯,自己到了縣內是要吃眼前虧的。他便搭訕著,袖了書信,悄悄的拿到玉芝屋內,叫小姐看。小姐看了,不由暗暗歡喜,深服爹爹眼力不差。便把不是榮相公,卻是包公子,他將名字顛倒,瞞人耳目,以防被人陷害的話說了:「如今他這書上寫著,奉相爺諭進京,不想行至松林,遭遇凶事,險些被害的情節。媽媽只管前去投遞,是不妨事的。這書上還要縣官的轎子接他呢。」婆子聽了,樂得兩手一拍不到一塊,急急來至書房,先見了三公子,請罪道:「婆子實在不知是貴公子,多有簡慢,望乞公子爺恕罪!」三公子說:「媽媽悄言,千萬不要聲張!」寧婆道:「公子爺放心。這院子內一個外人沒有,再也沒人聽見。求公子將書信封妥,待婆子好去投遞。」三公子這裡封信,寧媽媽他便出去了。
不多時,只見他打扮的齊整,雖無綾羅緞疋,卻也乾淨樸素。三公子將書信遞與他。他彷彿奉聖旨的一般,打開衫子,揣在貼身胸前拄腰子裡。臨行又向公子福了福,方才出門,竟奔平縣而來。
剛進衙門,只見從班房裡出來了一人,見了寧婆道:「喲!老寧,你這個樣怎麼來了?別是又要找個主兒罷?」寧婆道:「你不要胡說。我問你,今兒個誰的班?」那人道:「今個是魏頭兒。」一壁說著,叫道:「魏頭兒,有人找你。這個可是熟人。」早見魏頭出來。寧婆道:「原來是老舅該班呢嗎。辛苦咧!沒有甚麼說的,好兄弟,姐姐勞動勞動你。」魏頭兒說:「又是什麼事?昨日進監探老方,許了我們一個酒兒,還沒給我喝呢。今日又怎麼來了?」寧婆道:「口子大小總要縫,事情也要辦。姐姐今兒來,特為此一封書信,可是要面覿見你們官府的。」魏頭兒聽了道:「哎喲!你越鬧越大咧。衙門裡遞書信,或者使得;我們官府,也是你輕易見得的?你別給我鬧亂兒了。這可比不得昨日是私情兒。」寧婆道:「傻兄弟,姐姐是做甚麼的。當見的我才見呢,橫豎不能叫你受熱。」魏頭兒道:「你只管這末說,我總有點不放心。倘或鬧出亂子,那可不是頑的。」旁邊有一人說:「老魏呀,你忒膽小咧。他既這末說,想來有拿手,是當見的。你只管回去。老寧不是外人,回來可得喝你個酒兒。」寧婆道:「有咧,姐姐請你二人。」
說話間,魏頭兒已回稟了出來道:「走罷!官府叫你呢。」寧婆道:「老舅,你還得辛苦辛苦。這封信本人交與我時,叫我告訴衙內,不開中門不許投遞。」魏頭兒聽了,將頭一搖,手一擺,說:「你這可胡鬧!為你這封信要開中門,你這是是攪麼?」寧媽說:「你既不開,我就回去。」說罷,轉身就走。魏頭兒忙攔住道:「你別走呀!如今已回明了,你若走了,官府豈不怪我?這是什麼差事呢?你真這麼著,我了不了呀!」寧婆見他著急,不由笑道:「好兄弟,你不要著急。你只管回去。你就說我說的,此事要緊,不是尋常書信,必須開中門方肯投遞。管保官府見了此書,不但不怪──巧咧,咱們姐們還有點采頭呢。」孫書吏在旁聽寧婆之話有因,又知道他素日為人再不幹荒唐事,就明白書信必有來歷,是不能不依著他,便道:「魏頭兒,再與他回稟一聲,就說他是這末說的。」魏頭兒無奈,復又進去,到了當堂。
此時蔣張趙三位爺連包旺四個人,正與縣官要主意呢。忽聽差役回稟,有一婆子投書,依縣官是免見。還是蔣爺機變,就怕是三公子的密信,便在旁說:「容他相見何妨。」去了半晌,差役回稟,又說:「那婆子要叫開中門方投此信,他說事有要緊。」縣官聞聽此言,不覺沉吟,料想必有關係,吩咐道:「就與他開中門,看他是何等書信。」差役應聲開放中門,出來對寧婆道:「全是你纏不清。差一點我沒吃上,快走罷!」寧婆不慌不忙,邁開半尺的花鞋,咯登咯登,進了中門,直上大堂,手中高舉書信,來到堂前。縣官見婆子毫無懼色,手擎書信,縣府吩咐差役將書接上來。差役將要上前,只聽婆子道:「此書須太爺親接,有機密事在內。來人吩咐得明白。」縣官聞聽事有來歷,也不問是誰,就站起來,出了公座,將書接過。婆子退在一旁。拆閱已畢,又是驚駭,又是歡悅。
蔣平已然偷看明白,便向前道:「貴縣理宜派轎前往。」縣官道:「那是理當如此。……」此時包旺已知有了公子的下落,就要跟隨前往。趙虎也要跟,蔣爺攔道:「你我奉相諭,各有專司,比不得包旺,他是當去的,咱們還是在此等候便了。」趙虎道:「四哥說得有理,咱們就在此等罷。」差役魏頭兒聽得明白,方才放心。
只見寧婆道:「婆子回稟老爺。既叫婆子引路,他們轎夫腿快,如何跟得上?與其空轎抬著;莫若婆子坐上,又引了路,又不誤事,又叫包公子看著,知是太爺敬公子之意。」縣官見他是個正直穩實的老婆兒,便吩咐:「既如此,你即押轎前往。」
未識後文如何,下回分曉。



第五十三回 蔣義士二上翠雲峰 展南俠初到陷空島


且說縣尹吩咐寧婆坐轎去接。那轎夫頭兒悄悄說:「老寧呀,你太受用了。你坐過這個轎嗎?」婆子說:「你夾著你那個嘴罷。就是這個轎子,告訴你說罷,姐姐連這回坐了三次了。」轎夫頭兒聽了也笑了,吩咐摘桿。寧婆邁進轎桿,身子往後一退,腰兒一哈,頭兒一低,便坐上了。眾轎夫俱各笑道:「瞧不起他,真有門兒。」寧婆道:「唔!你打量媽媽是個怯條子呢。孩子們給安上扶手。你們若走得好了,我還要賞你們轎錢呢。」此時包旺已然乘馬,又派四名衙役跟隨,簇擁著去了。
縣官立刻升堂,將宋升帶上,道他誣告良人,掌了十個嘴巴,逐出衙外。即吩咐帶方善。太爺令去刑具,將話言明,又安慰了他幾句,學究見縣官如此看待,又想不到與貴公子聯姻,心中快樂之極,滿口應承:「見了公子,定當替老父臺分解。」縣官吩咐看座,大家俱各在公堂等候。
不多時,三公子來到,縣官出迎,蔣趙張三位也都迎了出來。公子即要下轎,因是初癒,縣官吩咐抬至當堂,蔣平等也俱參見。三公子下轎,彼此各有多少謙遜的言詞。公子向方善又說了多少感激的話頭。縣官將公子讓至書房,備辦酒席,大家遜坐。三公子與方善上坐,蔣爺與張趙左右相陪,縣官坐了主位。包旺自有別人款待,飲酒敘話。
縣官道:「敝境出此惡事,幸將各犯拿獲。惟鄧九如不知下落,武平安雖說已死,此事還須細查。相爺跟前,還望公子善言。」公子滿口應承,卻又托付照應方夫子並寧媽媽。惟有蔣平等因奉相命訪查韓彰之事,說明他三人還要到翠雲峰探聽探聽,然後再與公子一同進京,就請公子暫在衙內將養。他等也不待席終,便先告辭去了。
這裡方先生辭了公子,先回家看視女兒玉芝,又與寧媽媽道乏。他父女歡喜之至,自不必說。二公子處自有包旺精心服侍。縣官除辦公事有閒暇之時,必來與公子閒談,一切周旋,自不必細表。
且說蔣平等三人復又來到翠雲峰靈佑寺廟內,見了和尚,先打聽韓二爺來了不曾。和尚說道:「三位來的不巧。韓二爺昨日就來與老母祭掃墳墓,今早就走了。」三人聽了,不由得一怔。蔣爺道:「我二哥可曾提往那裡去麼?」和尚說:「小僧已曾問過。韓爺說:「丈夫以天地為家,焉有定蹤。」信步行去,不知去向。」蔣爺聽了,半晌,歎了一口氣道:「此事雖是我做得不好,然而皆因五弟而起,致令二哥飄蓬無定。如今鬧得一個居住之處也是無有,這便如何是好呢?」張龍道:「四兄不必為難。咱們且在這鄰近左右訪查訪查,再做理會。」蔣平無奈,只得說道:「小弟還要到韓老伯母墳前看看,莫若一同前往。」說罷,三人離了靈佑寺,慢慢來到墓前,果見有新化的紙灰。蔣平對著荒坵,又歎息了一番,將身跪倒拜了四拜,真個是「乘興而來,敗興而返」。趙虎說:「既找不著二哥,咱們還是早回平縣為是。」蔣平道:「今日天氣已晚,趕不及了,只好仍在廟中居住,明早回縣便了。」三人復至廟中,同住在雲堂之內。次日即回平縣而去。
你道韓爺果真走了麼?他卻仍在廟內,故意告訴和尚,倘若他等找來,你就如此如此的答對他們。他卻在和尚屋內住了。偏偏此次趙虎務叫蔣爺在雲堂居住,因此失了機會。不必細述。
且說蔣爺三人回到平縣見了三公子,說明未遇韓彰,只得且回東京,定於明日同定三公子起身。縣官仍用轎子送公子進京,已將旅店行李取來,派了四名衙役,卻先到了方先生家敘了翁婿之情,言明到了開封稟明相爺,即行納聘。又將寧媽媽請來道乏,那婆子樂個不了。然後大家方才動身,竟奔東京而來。
一日,來到京師,進城之時,蔣張趙三人一伸坐騎先到了開封,進署見過相爺,先回明未遇韓彰,言公子遇難之事,從頭至尾說了一遍。相爺叫他們俱各歇息去了。不多時,三公子來到,參見了包公。包公問他如何遇害。三公子又將已往情由細述了一番。事雖兇險,包公見三公子毫不露遭凶逢險之態,惟獨提到鄧九如深加愛惜。包公察公子的神情氣色,心地志向,甚是合心。公子又將方善被誣、情願聯姻、姪兒因受他大恩,擅定姻盟的事,也說了一遍。包公疼愛公子,滿應全在自己身上。三公子又贊美平縣縣官很為姪兒費心,不但備了轎子送來,又派了四名衙役護送。包公聽了,立刻吩咐賞隨來的衙役轎夫銀兩,並寫回信道乏道謝。
不幾日間,平縣將武平安劉豸劉獬一同解到。包公又審訊了一番,與原供相符,便將武平安也用狗頭鍘鍘了,劉豸劉獬定了斬監候。此案結後,包公即派包興齎了聘禮即行接取方善父女,送到合肥縣小包村,將玉芝小姐交付大夫人好生看待。候三公子考試之後,再行授室。自己具了稟帖,回明了太老爺太夫人大兄嫂二兄嫂,聯此婚姻,皆是自己的主意,並不提及三公子私定一節。三公子又叫包興暗暗訪查鄧九如的下落。方老先生自到了包家村,獨獨與寧老先生合得來。包公又派人查買了一頃田,紋銀百兩,庫緞四疋,賞給寧婆,以為養老之資。
且言蔣平自那日來到開封,到了公所,諸位英雄俱各見了,單單不見了南俠,心中就有些疑惑,連忙問道:「展大哥到那裡去了?」盧方說:「三日前起了路引,上松江去了。」蔣爺聽了,著急道:「這是誰叫展兄去的?大家為何不攔阻他呢?」公孫先生說:「劣兄攔至再三,展大哥斷不依從。自己見了相爺,起了路引,他就走了。」蔣平聽了,跌足道:「這又是小弟多說的不是了!」王朝問道:「如何是四弟多說的不是呢?」蔣平說:「大哥想前次小弟說的言語,叫展大哥等我等找了韓二哥回來做為內應,句句原是實話;不料展大哥錯會了意,當做激他的言語,竟自一人前去。眾位兄弟有所不知,我那五弟做事有些詭詐。展大哥此去若有差池,這豈不是小弟多說的不是了麼?」王朝聽了,便不言語。蔣平又道:「此次小弟沒有找著二哥。昨日在路上又想了個計較。原打算我與盧大哥徐三哥,約會著展兄同到茉花村,找著雙俠丁家二兄弟大家商量個主意,找著老五,要了三寶,一同前來以了此案,不想展大哥竟自一人走了。此事倒要大費周折了。」公孫策說:「依四弟怎麼樣呢?」蔣爺道:「再無別的主意,只好我兄弟三人明日稟明相爺,且到茉花村,見機行事便了。」大家聞聽,深以為然。這且不言。
原來南俠忍心耐性等了蔣平幾天不見回來,自己暗想道:「蔣澤長說話帶激,我若真個等他,顯見我展某非他等不行。莫若回明恩相,起個路引,單人獨騎前去。」於是展爺就回明此事,帶了路引,來到松江府,投了文書,要見太守。太守連忙請到書房。展爺見這太守年紀不過三旬,旁邊站一老管家。正與太守談話時,忽見一個婆子把展爺看了看,便向老管家招手兒。管家退出,二人咬耳。管家點頭後,便進來向太守耳邊說了幾句,回身退出。太守即請展爺到後面書房敘話。展爺不解何意,只得來到後面。剛然坐下,只見丫環僕婦簇擁著一位夫人,見了展爺,連忙納頭便拜,連太守等俱各跪下。展爺不知所措,連忙伏身還禮不迭,心中好生納悶。忽聽太守道:「恩公,我非別個,名喚田起元,賤內就是金玉仙,多蒙恩公搭救,脫離了大難,後因考試得中,即以外任擢用。不幾年間,如今叨恩公福庇,已做太守,皆出於恩公所賜。」展爺聽了,方才明白,即請夫人迴避。連老管家田忠與妻楊氏俱各與展爺叩頭,展爺並皆扶起。仍然到外書房,已備得酒席。
飲酒之間,田太守因問道:「恩公到陷空島何事?」展爺便將奉命捉欽犯白玉堂一一說明。田太守吃驚道:「聽得陷空島道路崎嶇,山勢險惡,恩公一人如何去得?況白玉堂又是極有本領之人,他既歸入山中,難免埋伏圈套,恩公須熟思方好。」展爺道:「我與白玉堂雖無深交,卻是道義相通,平素又無仇隙。見了他時,也不過以義字感化於他。他若省悟,同赴開封府了結此案,並不是諄諄與他對壘,以死相拚的主意。」太守聽了,略覺放心。展爺又道:「如今奉懇太守,倘得一人熟識路徑帶我到盧家莊,足見厚情。」太守連連應允:「有,有。」即叫田忠將觀察頭領余彪喚來。不多時,余彪來到。見此人出五旬年紀,身量高大,參見了太守,又與展爺見了禮。便備辦船隻,約於初鼓起身。
展爺用畢飯,略為歇息,天已掌燈。急急紮束停當,別了太守,同余彪登舟,撐到盧家莊,到飛峰嶺下將舟停住。展爺告訴余彪說:「你在此探聽三日,如無音信,即刻回府稟告太守。候過旬日,我若不到,府中即刻詳文到開封府便了。」休彪領命。展爺棄舟上嶺。此時已有二鼓,趁著月色來至盧家莊。只見一帶高牆極其堅固,有個哨門是個大柵欄關閉,推了推卻是鎖著,折腰撿了一塊石片,敲著柵欄,高聲叫道:「裡面有人麼?」只聽裡面應道:「什麼人?」展爺道:「俺姓展,特來拜訪你家五員外。」裡面說:「莫不是南俠稱御貓、護衛展老爺麼?」展爺道:「正是。你家員外可在麼?」裡面的道:「在家,在家。等了展老爺好些日了。略為少待,容我稟報。」展爺在外呆等多時,總不見出來,一時性發,又敲又叫。忽聽得從西邊來了一個人,聲音卻是醉了的一般,嘟嘟嚷嚷道:「你是呀?半夜三更這末大呼小叫的,連點規矩也沒有!你若等不得,你敢進來,算你是好的!」說罷,他卻走了。
展爺不由得大怒,暗道:「可惡這些莊丁們,豈有此理!這明是白玉堂吩咐,故意激怒於我。諒他縱有埋伏,吾何懼哉!」想罷,將手扳住柵欄,一翻身兩腳飄起,倒垂勢用腳扣住,將手一鬆,身體捲起,斜刺裡抓住牆頭。往下窺看,卻是平地。恐有埋伏,卻又投石問了一問,方才轉身落下,竟奔廣梁大門而來。仔細看時,卻是封鎖,從門縫裡觀時,黑漆漆諸物莫睹。又到兩旁房屋看了看,連個人影兒也無。只得復往西去,又見一個廣梁大門,與這邊的一樣。上了臺階一看,雙門大開,門洞底下天花板上高懸鐵絲燈籠,上面有朱紅的「大門」二字。迎面影壁上掛著一個絹燈,上寫「迎祥」二字。展爺暗道:「姓白的必是在此了。待我進去,看看如何。」一面邁步,一面留神,卻用腳尖點地而行。轉過影壁,早見垂花二門,迎面四扇屏風,上掛方角絹燈四個,也是紅字「元」、「亨」、「利」、「貞」。這二門又覺比外面高了些。展爺只得上了臺階,進了二門,仍是滑步而行。正中五間廳房卻無燈光,只見東角門內隱隱透出亮兒來,不知是何所在。展爺即來到東角門內,又是臺階,比二門又高些。展爺猛然省悟,暗道:「是了。他這房子一層高似一層,竟是隨山勢蓋的。」
Sez Kıtay ädäbiyättän 1 tekst ukıdıgız.
Çirattagı - 三俠五義 - 09
  • Büleklär
  • 三俠五義 - 0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28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118
    22.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0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72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940
    22.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0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46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837
    22.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0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71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913
    21.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8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0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49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703
    22.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0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76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413
    22.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0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683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851
    21.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4.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0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88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760
    22.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0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58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647
    22.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10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86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699
    21.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4.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1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57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852
    21.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1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79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676
    22.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1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79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680
    21.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2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1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87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543
    22.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2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1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70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618
    22.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1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71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638
    21.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1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69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571
    22.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三俠五義 - 1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927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210
    26.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9.8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7.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