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in

彭公案 - 2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3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797
23.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ads place
飛雲早就閃開,一擺刀說:「呀!好小輩,我是花錢來了,今日在十字街見你女
兒長得美貌,故特意前來,你們不過是游娼,雖說是賣臉不賣身,只要老爺有錢,
你們也得賣身。」
張和武一聽,說:「放你娘的狗臭屁,我們是玩馬戲之人,也不懂什麼游娼,
你是前來送死。」說著,一擺刀躥出房門,往院中一跳。屋中的老婆說:「好大
膽的賊人,這裡是安善良民,你竟敢自來送死,叫女兒來,你我幫助你父親拿住
他。」
秋娘用絹帕把頭包好,換上鐵尖鞋,方要出去,只聽院內「哎喲」一聲,老
婆上前一看,說:「好賊!你拿什麼暗器把我的當家人打死了。」說著話,跑在
院內,手中使一對棒錘來打飛云。
飛雲色膽大如天,打死了一條人命,他還不走。見那婆子來到,七八個照面,
又一鏢把婆子打死,竟連傷二命。屋內秋娘一看,說:「好一個無知的匹夫,來
來,我和你一死相拚。」
說著拉刀出來。那飛雲一見,不忍殺她,說:「美人不要生氣,這是他等自
己討死,你要從我片刻之歡,咱們兩個人作一對長久夫妻。」張秋娘又氣,又心
疼父母,她如何是飛雲的對手?
走了有五六個照面,張秋娘的刀竟被飛雲一腳踢飛。秋娘撥頭往南就跑,飛
雲-看,說:「小娘子,你休要逃走,你看四野無人,我是捨不得殺你的,我要
捨得殺你,我早就結果你的性命了,你還跑得了嗎?」張秋娘只顧往前跑,心中
一慌,腳底下一絆,翻身跌倒在地。飛雲一看,說:「丫頭!我和你生前有緣,
咱們做一對露水夫妻。」說著往前一趕步,就要把秋娘按在地下,行那不端之事。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二二回
張家莊飛雲彩花 姚家集英雄救女


話說張秋娘倒在地上,氣喘吁吁的不能起來。飛雲樂得手舞足蹈,說:「丫
頭呀!你這可是我的人了,俺們在這裡成為夫婦。」說話之間,剛要往前一撲,
只聽對面一聲喊:「賊人好大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竟敢強姦人家良民子
女,這還了得!」飛雲往對面一看,見一少年英雄,手擎「二郎奪魁」,跟著十
幾個莊丁,各拿長槍大刀。
來者這位,他正是姚廣壽。只因今晚在家中練把式,聽見張家莊那裡先是狗
咬,後又聽見鑼鼓齊鳴,人聲吶喊,姚廣壽立刻去拿燈球火把。原來這兩個村莊
相隔只有二三里地,哪村有事,都要彼此救護。這姚家集是個小山莊,離張家莊
三里多路,他帶著人走在半路之上,瞧見張秋娘已被賊人追的不能走了,倒在那
裡。姚廣壽聽賊人嘴裡胡言亂語,他氣往上衝,說:「賊和尚!你休要撒野。」
飛雲聽見有人罵他,抖手就是一隻毒鏢。姚廣壽把鏢接在手內,說:「你這鏢還
沒練好呢!你先回去,投明師再練幾年。」仍然把鏢照飛雲打去。飛雲方一轉身
躲避,第二鏢已打在肩頭之上。姚廣壽趕過來,一擺「二郎奪魁」,就把飛雲圍
上。七八個照面,一腳把飛雲踢了一個筋斗,叫家人把他捆上。然後再把秋娘攙
扶起來,一同回到姚家
集來。老太太這時尚未睡覺,說:「把那女子帶進來我看看。」
這時,家人已把飛雲弔在馬棚,然後就把張秋娘帶了上來。老太太仍教姚廣
壽帶莊丁到張家莊去,看看張和武夫妻性命如何了。姚廣壽答應下來,帶著莊丁
便走。
姚老太太一問張秋娘,年方十九歲,尚未許人,此時父母已被賊人用毒藥鏢
打死,就剩一人了。老太太愛秋娘美麗,又憐她命苦,就說:「姑娘!我孩兒和
你同歲,老身打算把你配我兒廣壽,不知你意下如何?」張秋娘見老太太慈善,
方才又是姚廣壽救她的,人家這樣要我,這明明是成就我的。想罷,便給老太太
磕頭。姚老太太吩咐把賊人帶上,我要審問。家人下去不多時,把飛雲帶來放在
地下。老太太拿拐杖照定那禿頭就打,說:「你一個出家人,作這種無恥之事。」
打得飛雲腦袋上盡是疙瘩,哎呀哎呀地直嚷,說:「你們快把我殺了吧!」老太
太說:「殺你?把你送到欽差彭大人那裡,自有人殺你。」
不表姚老太太審問飛云。且說姚廣壽帶著十數名莊丁來到張家莊,見張和武
門首站定許多人,見姚大爺來了,就說:「你老人家來了。張和武夫妻受暗器身
死,他女兒已不知去向。我們聽見這裡一嚷,就鳴鑼聚眾,到這裡時已不見賊人,
就見張和武夫妻的死屍。」姚廣壽說:「他女兒被一個和尚追在半路之上,我趕
到把和尚拿住了,現綁在我家,張家女兒也在那裡。」
只聽一旁有人答話,說:「那和尚乃是奉旨嚴拿之賊,我等是跟彭大人的辦
差官,你把他交給我就完了。」姚廣壽一看,西邊站著老少四位,俱是差官的模
樣,正是千里獨行俠賽判官鄧飛雄、碧眼金蟬石鑄、小神童勝官保、小玉虎李芳。
原來,這四位由公館奉欽差大人之命,往城外村莊察訪清風、飛雲和焦家二
鬼,今日也住在張家莊東頭的店內。聽見外邊聯莊會的鑼響,他等起來,各持兵
刃,先躥上房向外看去。
店內人也都起來了,說:「你等眾位要去看熱鬧,叫伙計點上燈籠。我們村
中有規矩,如有語言不對,夜內就當賊給辦了。」
石鑄說:「我們拿賊還怕什麼?」說罷,四人一直由店中逕奔熱鬧之處,只
見一伙人圍著說:「賊人用暗器傷了兩條人命。」
後來姚廣壽到了,各通了姓名,他等才說明白。石鑄說:「既是你把飛雲拿
住,我們跟你家去看看就是。」姚廣壽說:「眾位差官老爺到了也好,跟我走吧。」
石鑄說:「我到店中告訴他們一聲,房錢也都給了。怕人家等門。」說著去了。
不多時回來,跟著姚廣壽到了姚家。姚廣壽先到裡邊見過母親,姚老太太說:「孩
兒!我給你定了親了,張秋娘是一個孤苦之人,咱們成就她就是了。」姚廣壽說:
「但憑母親作主,我今把彭大人那邊的差官老爺帶來,把那飛雲交他們帶走。」
老太太說:「我方才問了賊人半晌,他也沒說出住處,我派人仍把他綁在馬棚之
內。」
姚廣壽親自來到寫棚一看,見飛雲還弔在那裡,他這才走進書房,叫家人送
過茶來,說:「石老爺、鄧老爺吃幾杯酒再走,此時城門也不能開。」鄧飛雄說:
「酒是不吃了,先把飛雲帶過來,我等訊問訊問他。」姚廣壽答應一聲,立刻命
家人去馬棚帶人,不禁大吃一驚,那飛雲已被人救去了。
原來姚廣壽和石鑄等說話之時,清風和焦家二鬼正在暗中偷聽。他三人也是
在店內聽到鑼鳴人喊,一睜眼卻不見飛云。
清風說:「二位賢弟快跟我來,咱們去看看吧。」二鬼答應,三人出了房門,
隨即躥上房去,來到了張和武門首,只見這人群紛紛議論,說姚廣壽帶著四個差
官到他家去了,要把拿住的和尚交給他們,解到公館去見欽差大人。清風就知那
是飛雲,便在後面暗跟眾人到了姚家集,去至馬棚一看,只見飛雲高弔在那裡,
頭上打了幾處傷,看之不忍。清風見左右無人,就把飛雲的繩兒解開,躥上房去,
四人逃出姚家集,竟自去了。
姚廣壽派來的人,一看飛雲和尚不知被何人救去,連忙報主人知道。石鑄說:
「上房追吧。」姚廣壽說:「我來之時還有呢,你我分四路追趕。」石鑄說:「不
可,賊人一共有四五個人,倘若你我追散了,豈不是寡不勝眾,先到房上去看看
賊人是怎樣去的。」說罷,眾人走出書房,來到院中,上房向各處一看,蹤跡全
無。眾人說:「飛雲命不該絕,他所作之事,要拿住非剮了不可。論人命,他殺
了有幾十個人了,真是賊星發旺。」
姚廣壽回來治酒請這四人,直吃到紅日東升。鄧飛雄說:「石賢弟!你我該
回去了,到公館看看大人走不走,如不走,你我就在臨近地方,再去察訪那賊。」
石鑄說:「姚莊主!你有這樣的武藝,為甚甘老林泉之下?現在欽差彭大人正在
用人之際,這次查辦西下,回頭來就有個保舉。」姚廣壽說:「為人忠孝不能兩
全,我家並無三兄四弟,老母已年近古稀,我出門甚不放心。只要公館有用我之
處,遣人來叫我就是了。」石鑄說:「賢弟!你今日沒事,跟我四人先到公館去
看看,我給你引見幾個朋友。昨日我們奉大人之命出來,一共是六個人,走在半
路之上,有一位紀逢春,他一定要往北,同武國興不知住在哪裡,今日約兄弟同
去見見。」姚廣壽說:「也好,叫家人備馬,俺們騎馬去吧!馬玉龍大人我見過,
昨日追賊時在城下說了半晌話,今天我跟你們到公館去。」石鑄說:「很好,別
叫備馬,就這樣走吧。」姚廣壽跟著四位方一出莊,就碰見了紀逢春和武國興。
石鑄問他二人昨日住在哪裡?武杰說:「也住在張家莊店中,聽見亂了,吾
叫紀逢春,他怎麼也不醒,把我急壞了。」說著話,已到了公館門首。只見蘇永
祿由裡面出來,說:「你們幾位這才回來,公館出了大禍,這個亂兒真不小。」
眾人不禁目瞪口呆。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二三回
寄柬盜去銀龍佩 英雄細述曾家場


話說鄧飛雄、石鑄等六人,帶著姚廣壽來至欽差大人公館門首,只見蘇永祿
從裡面出來說:「你們幾位才回來,公館失盜,大人正在著急呢!」
書中交代:彭公昨日回至公館之內,眾人都給大人道了受驚。趙文升、段文
龍帶子弟兵也來了,兵丁都住在南關店內,二人到公館見了眾人。此時金眼雕邱
成同追風俠劉雲、劉天雄、伍氏三雄、邱明月、勝奎等人,都住在對麵店內。眾
差官在這裡伺候大人吃了晚飯,才下來各自安歇。馬玉龍自己到對麵店內照應師
兄和岳父,也就住在那店裡了。
一夜無話。次日大人一睜眼,就見牀頭有一張柬,上插明晃晃的一把鋼刀。
大人大吃一驚,一翻身起來,忙叫興兒。那彭興、彭祿、彭福、彭壽由西屋來到
東屋,一看嚇得渾身是汗,便把在牀上插著的那把鋼刀拿起,將字柬遞給大人。
彭公接過來一看,上寫道:曾姓斗膽到堂前,拜見當朝十豆三。
耳聞帳下英雄廣,今朝觀罷少魁元。
暫拿碧玉銀龍佩,專等佳人勝玉環。
要問某家何處住,雙塘壬癸慶陽南。
大人看罷,下牀至外面梳洗吃茶,一找萬歲爺賞的碧玉銀龍佩,果然丟了。
彭公吩咐人去請眾差官,不多時,眾人都一一來到,連馬玉龍也來了。慶陽府知
府孔文彬過來伺候欽差起馬,還求大人替參將彭雲龍遞個折子,說:「他家甚苦,
妻子田氏,兒子彭恩元尚幼。」大人說:「可以。昨日街市鬧刺客,夜裡我公館
內竟有大膽之賊,把聖上欽賞的碧玉銀龍佩盜去,還敢寄柬留刀,你等來看。」
眾差官個個面紅耳赤。知府連忙請罪,說:「卑職到任不久,欽差遇到這樣的事,
只求大人恩施格外。」大人說:「貴府要速速派人捉拿盜銀龍佩之人。」眾差官
看了字柬,也不知是怎樣一個賊人。這時鄧飛雄到來,先見大人請安,把出去訪
賊的大概情形,回稟了大人。又把姚廣壽帶上來,給大人行禮。
眾差官下來,退至西配房之內。知府也走了。眾人把字柬另寫一張,一起參
解。紀逢春是個粗人,他一聽上面有「專等佳人勝玉環」一句,就說:「小蠍子
武杰,你是要當王八,有人爭你的媳婦。」武杰臊的滿臉緋紅,說:「唔呀,混
帳東西!
不要開玩笑。」勝官保一翻手也打了紀逢春一個嘴巴。紀逢春說:「呦!你
們人多,倚仗什麼?」武杰微微一笑,說:「就該打你這東西。」石鑄說:「紀
老爺!休怨人家打你,誰叫你如此草率,說話不留神呢。」趙友義說:「不要亂,
咱們有知道這個姓曾的在哪裡住嗎?有沒有?」眾人俱各搖手,齊說不知。姚廣
壽說:「我可知道,這個人甚是厲害,乃是我們此地有名的人物。」石鑄一聽就
說:「既是兄長知道,何妨直言,我們大家想個主意。」姚廣壽說:「這個人我
也只是聞名,並未會過。他姓曾名天壽,綽號人稱神拳太保,家傳的神拳,能隔
山打牛,百步打空。他家中豪富,住在慶陽府南門外東南八里,地名曾家場。那
是個集鎮,凡賣藝的都不敢往他那莊中去,那裡三歲
的孩童都會把式。」馬玉龍說:「很好,我有一個主意,趙文升、段文龍、
劉得勇、劉得猛你們四位,扮作賣拳的,先上曾家場。」
這四人吃完早飯,竟自去了。他又叫紀逢春、武杰、鄧爺、石鑄、孔壽、趙
勇、馮元志,趙友義、李環、李佩這十個人去作四太保的接應。又請岳父劉雲、
內兄劉天雄、邱大爺、勝奎、伍氏三雄,同他帶著勝官保、李芳,一起前去。公
館有徐勝、劉芳等人保護彭欽差。姚廣壽便給馬玉龍當嚮導。
且說四位太保扛著刀槍,穿上便衣,出了慶陽南門,一路來到了曾家場。一
看這個集鎮,總有幾千戶人家。他們找一個寬大熱鬧之處,就把兵刃一放。趙文
升用白土畫出一個場子,方要練武,只見從那邊過來一人,有三十多歲,說:「你
們這賣藝的,可知道這裡的規矩?要在我們這地方練武,先要拜我們這裡的莊
主。如不拜我們莊主,即時把場子踢翻了。」趙文升說:「你是作甚的?」那人
說:「我叫李福,是曾家場的地保,向你要地方錢。你練完了,可按三七股分給
我,如若不然,你們在這裡練不成了。」趙文升說:「放你娘的狗屁,老爺在此
練把式賣藝,你要什麼錢?滾開吧!爺爺沒錢賞你。」那地保李福見這四位長得
凶勇,不敢再說,一轉身竟自去了。段文龍說:「我來耍刀,你耍叉吧。」二人
在當場一練,外面人都齊聲說好把式,就是沒一個給錢的。段文龍一看,和趙文
升一使眼色,一邊練著,一邊把人盡擠在一條小衚衕之內,再把衚衕一堵說:「呔!
不給錢走不了!」那些看熱鬧之人一害怕,摘下褡褳,全倒出來了,這一下就有
十幾弔錢。二人回來又練,可就沒人敢瞧了。
這時,只見那邊來了一人,年有三十以外,面皮微白,來到這裡說:「四位
請上我們莊主家中去練,只要我們莊主一喜歡,就可以多送你等一些銀錢。」趙
文升說:「是了,你家主人
姓什麼?在哪裡住?」那人說:「就在這里正東,姓曾,是我們這本村的首
戶。」四個太保說:「是曾天壽嗎?」那個人說:「是。」劉得勇聽明白了,說:
「很好,我們這就跟你去。」四人收拾起來,扛起兵刃跟那人就走。
書中交代:曾天壽一聽家人說來了四個賣藝之人,把人謊進衚衕裡要錢,便
說:「這還了得,去把四個賣藝之人給我叫來。」家人答應,去到外面把四太保
叫來了。四人一看是坐北向南的大門,門外有兩塊上馬石,七八株垂楊柳,接著
八九匹騾馬。四人進到二門之內,一看這院落是北房五間,東西各有配房三間。
這四人把兵刃放下,走在北上房屋中落座。家人說:「我家主人這就出來。」正
說著,外邊又進來千里獨行俠等十個人。因在街上看見四太保被人請去,怕他等
受傷,便先到曾天壽的門首說:「我等特來拜訪這裡的莊主。」那家人進去,不
多時就出來說:「我家主人就出來,你等吃茶吧。」先給眾人送過茶來。眾人等
侯的那工夫大了,才見從裡面出來了兩個小童,說:「我家大爺就出來。」只見
從東西配房出來八個家人,在上房兩廊下一站,不多時又出來兩個童兒,也站在
旁邊。這才聽到一聲咳嗽,由裡面出來了一位英雄。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
解。

第二二四回
群雄改扮訪賊人 豪傑有意欺差官


話說眾辦差官來至曾家場神拳太保曾天壽家中,在客廳坐候多時,還不見主
人出來,心中都要看看這人是怎麼一位英雄。
天有正午,只見從裡面出來一位年在二十以外的俊品人物,眾人都站了起
來,只當是神拳太保曾天壽出來了。卻聽那人說:「我家主人先派我問問眾位,
是從哪裡來的?到此何干?」石鑄說:「我等是跟欽差大人的辦差官,來此見你
家主人,要訪問那盜銀龍佩的賊人。」那人轉身進到裡面,又過了片刻,才見從
裡面出來一人。
大眾觀看,只見那人身高七尺,頭戴新緯帽,身穿藍綾綢袍兒,腰繫涼帶,
足下青緞官靴,面皮微白,尖下頦,目如朗星,眉似刷漆,鼻高聳,唇似丹霞,
彬彬儒雅,一團書氣。來至客廳,各自通了名姓。曾天壽說:「今日貴人光降,
真乃寒門有幸,不知眾位來此何干?」石鑄說:「只因欽差彭大人昨夜在公館之
內失去銀龍佩,有人在牀上寄柬留刀,上邊說是曾姓之人。」曾天壽說:「原來
為此事而來,這個容易,我告訴你幾位吧,這盜銀龍佩之人我倒是認識,要說帶
眾位去捉他,我不是小瞧眾位,就怕你們贏不了他。」飛叉太保趙文升和飛刀太
保段文龍本是粗人,一聽曾天壽之言,說:「你休長他人威
風,你可帶我二人去把他拿來。」曾天壽說:「二位若不相信,連我這樣的
能為,還時常甘拜下風。你二位先別動氣,咱們先試試,如能贏我,我再引二位
拿賊去。」趙文升說:「莊主!我看你像個瘦弱的書生,你還有本領呢?咱們比
試比試。」曾天壽說:「把院中鋪上絨氈。」來到院中,段文龍說:「我一人就
能治他,不勞兄長。」跳過去伸手就要去抓,曾天壽一閃身,照定他左肋之上用
二指一點,段文龍就像得了半身不遂之症,骨軟筋酥,倒在地下。趙文升一看,
也不知神拳太保的厲害,又跳過去一抓。曾天壽一閃身,他這一把就抓空了。曾
天壽照他脈門一點,他也就躺了下來。花槍太保劉得勇、花刀太保劉得猛二人同
奔曾天壽,這二位拳腳精通,投過明師,訪過高友,指望過去贏他,焉想一對面,
二人也躺了下來。連石鑄那樣的英雄,他也不識人家的這路拳腳。孔壽、趙勇、
紀逢春、武國興四人議論說:「咱們分四面上去,叫他首尾不能顧及,把他扔一
個筋斗,咱們就算不輸。」便走過去說:「咱們看你到底有多大能為?」四人一
齊擁上,曾天壽不慌不忙,幾個轉身,那四人全都被他用點穴的功夫治倒。
鄧飛雄見趙友義、馮元志都害怕了,自己一想:「來了十幾個人,躺了人家
半院子,多丟人!我看他這拳腳,準是邪門傳授,要講血氣之勇,我可真沒把他
放在心上,他這邪門我卻不懂。」正自猜疑,只見從外面跑進一個家人來說:「回
稟主人,外面有副將大人馬玉龍,同著老少英雄在門外下馬。」曾天壽說:「待
我出去迎接。」只見追風俠劉雲同著馬玉龍已經走進來了。
馬大人身穿便服,藍縐綢長衫,足下青緞官靴,手搖團扇,白淨面皮,俊品
人物。左有一童,是雙歪絲辮,白臉膛,神清氣爽,懷抱一口寶劍;右邊一個童
子有十二三歲,圓臉,環眉
大眼,梳著沖天小辮,紮著紅頭繩,正是小玉虎李芳和小神童勝官保。後面
老少俠義全都來了。馬玉龍一看他們來的人躺了半院子,自己氣往上衝,勉強忍
住。只見曾天壽先趕來請安,說:「紳民不知大人駕到,未能遠迎,望求大人恕
罪。」勝官保說:「莊主!我們這些人怎麼得罪了莊主,治他等在此?」曾天壽
說:「眾位老爺們並未得罪,只因盜銀龍佩的那人,比我的武藝高出百倍,我說
眾位要先得贏我,我再帶眾位拿賊去。
是我一時斗膽,冒犯了眾位老爺的虎威。」馬玉龍說:「你點的哪路穴?」
曾天壽說:「是活穴。」馬玉龍說:「岳父,師兄!
你二位幫我忙兒,先把眾人救起來,叫他們走百步以外,週身血一活就好了。」
說著話,三人到了眾人跟前,也有用手推的,也有用腳踢的,不多時,眾人都起
來了,走上幾步,身體復舊如初。
馬玉龍說:「莊主,我看你倒是個聰明之人,如何自作無知之事?這盜銀龍
佩之人,你說要比你的能為大,如贏得了你才能拿盜銀龍佩之賊,我且先領教你
的武藝。」曾天壽說:「大人,我天大的膽,也不敢和你比武。」馬玉龍說:「好,
你把我的辦差官全都贏了,又不敢和我比武了。我是要見見那盜銀龍佩之賊人,
先和你試試。」曾天壽一聽,說:「好哇!大人既要和紳民比武,紳民斗膽,也
要跟大人偷學兩招。」說罷就一抱拳。曾天壽倚仗著自己家傳的獨門五祖點穴拳,
能隔山打牛,百步打空,平生未遇敵手,故眼空四海,目中無人。今見馬玉龍要
同他比武,哪裡放在心上,自己總以為天下第一英雄就屬他,焉知道天下能人甚
多,出類拔萃之人不可勝算,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馬玉龍才同他一交手,
就知道這是五祖點穴拳,能隔山打牛,百步打空,自己聽師父講過,非八仙拳不
能破他。連忙一換招數,就把八仙拳施展開了。走了五六個照面,
曾天壽竟不能點在馬玉龍身上,自己甚是著急。馬玉龍一換式,順手一指,
卻把曾天壽點倒在地,立朝上去,先把他扶起來說:「得罪得罪。」曾天壽今日
是初次遇到敵手,臉一紅,連說:「慚愧!實在仰慕大人的拳式。」馬玉龍說:
「我要領教那盜銀龍佩之賊人,你帶我前去見他。」曾天壽說:「那盜銀龍佩之
人,是我胞弟,他叫曾天福。」馬玉龍說:「你是兄長,他是你的胞弟,怎麼你
叫曾天壽,他叫曾天福?這個我不明白。」曾天壽說:「是先生給起的,他的能
為比我更高,性情倨傲,故此我也管不了他。他要是愛上什麼,就要什麼,昨日
在慶陽看馬戲,必是看見了什麼佳人,他回來和我說,我也沒往心裡聽,他說非
把這佳人要來不算。」武杰一聽,氣得二目圓睜,恨不能這就把他拿住,方出這
口氣。這時從外面進來一個家人說:「二爺回來了。」眾位英雄一聽,各拉兵刃,
要去拿那賊人。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二五回
忠義俠智鬥曾天壽 武國興憤怒見佳人


話說眾差官聞報二莊主爺回來了,武杰一聽,先就氣往上衝,拉手中單刀,
趕緊撲奔後面。眾人跟隨著來到了花園之內,一瞧甚是寬闊,裡面房屋不少,往
東一拐,單有一座跨院。家人頭前帶路,到了門首,向眾人說道:「我家二莊主
就在這院裡呢!」武杰頭前進了院子,一看是北房三間,東西配房各三間,院中
有十幾盆花,上房有一個人在椅子上坐著,手中拿一頂氈帽蓋著臉,身穿一件青
縐綢長衫,腳穿一雙青緞子抓地虎靴子,彷彿睡著了的樣子。武國興把手中刀一
順,說:「唔呀,混帳東西!你好大膽量,在公館盜去大人的銀龍佩,還寄柬曾
刀罵人。」往屋中一跳,舉刀就要剁去。那人站起來往裡面屋中去躲,走慌了神,
把靴子甩掉,漏出三寸金蓮,倒把武杰嚇了一跳,連忙退出來說:「哎呀,了不
得了!這是一段什麼緣故?」
書中交代:這人原來是曾天壽的胞妹,名叫芸卿,家傳的一身好本領。那日
在慶陽府看馬戲,見和尚老道亂殺人,她有心要幫助捉賊,又想自己乃是一個女
流,並不認識人家,何必過問?後來見勝玉環鏢打飛雲,眾人都說好鏢,曾芸卿
就派跟他的家人去訪問這勝玉環是做什麼的?那家人去不多時,回來
說:「回稟姑娘,這勝玉環乃是跟欽差彭大人的差官夫人,很有武藝。」曾
芸卿一生秉性高傲,最不服人,總想要會會勝玉環,看她是什麼一個人物。到夜
裡,便親自去到大人的公館,把銀龍佩盜來,又留下了一把刀,一首詩。詩上寫
了「專等佳人勝玉環」,原是為了見到勝玉環,和她比武,不料這件事弄得大了,
那勝玉環如何能來呢?她回到家中和兄長一說,曾天壽說:「妹妹你做錯了!明
天欽差大人派人來拿盜銀龍佩的人,那還是小事,玉環她丈夫和娘家的兄弟准
來,這便如何?」曾小姐說:「不要害怕,我想玉環乃女中丈夫,她必前來,那
時我要奚落她一番,然後再去請罪。」兄妹議論好了,立刻派家人預備,靜等明
天人來。果然今日家人先來報信,說那賣藝之人如何厲害,曾天壽就知是欽差大
人派來明察暗訪的差官,便派家人把四個賣藝之人叫來。那四位英雄先來,隨後
又有紀逢春、武國興等十人來到。曾天壽見馬玉龍同眾人都來了,一想:「我若
說是我妹妹芸卿所做,他們也不相信,不免叫他等目睹。」
便先在外面告訴心腹家人:「你進去對我妹妹就說是勝玉環來了,叫她換上
那一身男子衣服,隨後你再到客廳來報二爺回來了,你就去你的。」曾天壽安排
好了,然後才帶眾人來到花園之內。當時武國興氣往上衝,進房中見有一男子用
氈帽遮頭,便用刀砍來,那曾芸卿見不是勝玉環,卻是個蠻子,嚇了她一跳,連
忙往屋中一跑,又把靴子甩落了一隻。
武杰唔呀了兩聲,連忙退出來,到了外面就問。曾天壽說:「我也不隱瞞了。」
就把上項之事說了一回,讓眾人到書房中落座。曾天壽隨後又把欽差彭大人的銀
龍佩取出來,放在桌上,再把石大爺拉到外面,要叫他做媒,將妹妹許配武杰。
石鑄說:「這件事,我倒可以做得了一半主。」曾天壽說:「正是。」二人說完
進來,石大爺一講,武杰說:「我有妻子,憑我這身分,
還養得兩個佳人麼?」石鑄說:「不必推辭了,你方才把人家姑娘趕得脫靴
現足,你不要,人家怕不答應。」紀逢春說:「這世間事就是不公道,小蠍子武
杰已有媳婦,還有人家趕著給他,我一個沒有,也沒人給我。武杰,你讓給我一
個吧。」武杰說:「唔呀,混帳王八羔子,休開玩笑。」勝官保由後面照定紀逢
春一拍,打了他一個嘴巴;曾天壽也瞅了紀逢春一眼。武杰哈哈大笑說:「好!
有人打你這不知世務的東西!」石鑄說:「你願意,就給人家定禮。」武杰一想,
這事也不好推辭,便把自己隨身的一塊玉佩拿出來給了曾天壽,彼此行了禮。曾
天壽啟口說:「這件事還要求馬大人同眾位老爺,在大人台前美言一二,說幾句
好話。」馬玉龍說:「是了,我等必替你說。」曾天壽說:「今日天氣不早了,
也不能進城去,我這裡備辦酒席,求大人老爺賞臉。」馬玉龍、石鑄說:「就是
吧。」曾天壽叫家人擺上酒來,眾人開懷暢飲。馬玉龍有愛慕英雄之心,便說:
「曾天壽!你既然有這一身本領,為什麼埋沒林泉,何不圖個出身,當下如隨欽
差西下查辦,回來就是一件奇功。」曾天壽說:「既是大人厚愛,我願效犬馬之
勞,求大人提拔就是。」
馬玉龍點頭說好。說罷,眾人推杯換盞,直吃到月上花梢,方才停杯罷盞。
家人撤去殘肴,送上漱口水來,漱完口,又吃茶,待家人安置好了牀鋪,這才安
歇。
次日起來,淨面吃茶,吃完了早飯,先叫紀逢春、孔壽、趙勇、李環、李佩
先走,其餘均隨馬玉龍一同走。紀逢春忙到外邊,拉過驢來騎上,他一高興就加
鞭緊打。孔壽、趙勇說:「你忙什麼?一同走好不好?」紀逢春也不理論,只顧
往前。
出了曾家場的村口,應該往正西走,可是這驢卻收不住了,一直就往西南跑
去。這驢跑得真快,轉眼到了一處莊門。紀逢春勒不住,這驢見了大門就往裡跑。
那大門內擱著有十幾擔瓷器,
有人在樹蔭下歇著,見跑進一頭白驢,上面還騎著一個人。眾人怕這驢撞了
瓷器擔,趕緊就轟。驢一害怕,一搖腦袋就把紀逢春給摔了下來,正摔在瓷器擔
子上,打壞的碗不少。那些人都跑過來說:「哪裡來的這野男子,往人家院裡跑?
我們這瓷器都是由江西定做來給莊主爺過生日的,自己畫的花樣,有錢都沒地方
買去,你賠吧!」紀逢春把眼睛一瞪,說:「賠東西是小事,你賠人吧!把人摔
壞了,你賠得起麼?」眾人說:「擔子被你撞了,碗都破了。」紀逢春說:「我
的屁股也摔兩半了。」
眾人說:「你不用跟我們胡攪,先把你捆上見我們莊主爺去。」
正說著話,只見由裡面出來一人。眾人說:「少莊主出來了,咱們告訴告訴
他,哪來的這個雷公崽子?」紀逢春也不答應,連聲說:「好好!你們非賠人不
成。」說著話,抬頭一瞧,由裡面出來的這位少年,長得五官清秀,面如白玉,
很是儒雅,細聲細語地說:「你們嚷什麼呢?他是哪裡來的?上咱們這裡來做
甚?」眾人說:「大爺,我們在這里正盤查瓷器,他騎著驢跑進來,把咱們的瓷
器砸了一挑,不說情理話,還說把他的屁股摔兩半了,叫咱們賠人,你說可恨不
可恨?」這位少莊主一瞧紀逢春長相特別,穿著紫花布褲褂,抓地虎靴子,拉著
一頭白驢,黑臉膛,短眉毛,圓眼睛,雷公嘴,便說:「別放他走了!」眾人各
持兵刃,齊奔紀逢春而來。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二六回
紀逢春跑驢惹禍 曾天壽指引英雄


話說紀逢春跑驢到了一莊所院內,把人家的瓷器碰了一挑,他還不說情理
話。這時出來一位少年人,喝令家人打他。紀逢春伸手把錘掏了出來,要打眾人。
只見孔壽、趙勇過來說:「哪位是這裡的莊主呢?我們這位是一個癡人,說話言
語粗直,都看在我二人面上,碰壞了多少瓷器,查查數目,照買的價賠吧。」
那少年人過來說:「方才他要照你們二位這樣說話,我們也不能欺他。這批
瓷器要說照樣買,此地卻沒有。這是我們派人到江西定做來的,每件瓷器上都有
『雙塘山錢記』五個字,這是一百桌碗碟,還有十六隻大瓶。他的驢跑到這裡,
把那邊瓷器擔子上的碗都碰壞了,他還不說正話。」孔壽、趙勇過去,叫紀逢春
給人家賠個不是。紀逢春說:「把我屁股摔兩半了,他們賠得起嗎?」此時李環、
李佩早回曾家場去送信,說:「紀逢春走錯了路,跑到一處大莊院裡,碰了人家
的瓷器還不說理,咱們快去看看。」
曾天壽同眾差官全皆上馬,一直到了紀逢春碰壞人家瓷器的那所莊門。曾天
壽說:「你們眾位來吧,我給眾位引見幾位英雄。」一看孔壽、趙勇二人正勸紀
逢春,曾天壽說:「眾位!
這裡是我的親戚,不要緊。」石鑄就問這山莊叫什麼名?曾天
壽說:「這裡是雙塘山錢家寨,是我姑父家。我姑父曾出仕作過一任游擊,
現在自己告了終養。姑父姓錢名文華,綽號人稱神槍太保,我表弟叫少太保錢玉。」
正說著,只見那少年過來,向著曾天壽作了一揖,說:「表兄!你怎麼和他們走
到一處了?」
曾天壽便把已往之事說了一回,派家人把眾位老爺的馬接過去,到裡面坐坐。
這時,只見由正北屏門之內出來一人,說話聲音洪亮。眾人一看,那人年有
半百之外,身高八尺,面皮微紫,雄眉闊目,身穿藍洋縐大衫,足下白襪雲鞋,
手搖一把翎毛扇,出來說:「原來是曾天壽,同你來的是何人?」曾天壽過去給
姑父行禮,說:「姑父!我給你老人家引見幾位朋友。」用手指定馬玉龍說:「那
位是副將馬大人,綽號及義俠。」這神槍太保錢文華,當年開過鏢局,家傳槍法,
遠近馳名。追風俠劉雲也認識他,過來見了,又給金眼雕、伍氏三雄等都引見了。
錢文華說:「眾位光臨,真是三生有幸,請裡面坐。」眾俠義見錢文華是位英雄,
都說:「很好,我等正要拜訪。」
錢文華叫曾天壽帶路,到了裡面。眾人見這所莊院,畫閣雕樑,甚是華麗齊
整。裡面是上房五間,東西配房各三間,往東西各有門戶。到了上房台階之上,
早有兩個小童在那裡掀起簾子,請眾位進去。進到屋中,只見靠北牆擺著花梨木
條桌,桌上文房四寶俱全,還擺著幾個佛手、木瓜、大瓷瓶兒。牆上掛著一幅字
畫,兩邊有對聯,寫的是:平生不作皺眉事,世上應無切齒人。
劉雲、邱成、伍氏三雄眾人落座。錢文華叫家人獻上茶來,這才問道:「眾
位俠義英雄,來此何事呢?」馬玉龍說:「我等跟隨欽差彭大人西下查辦,來到
慶陽府。因彭大人公館內失去銀龍佩,還在大人牀前寄柬留刀,故我等來到曾家
場,把銀龍
佩找回。」曾天壽就把自己妹妹許親之事細說一遍。錢文華便吩咐擺酒,要
請眾位賞臉吃杯水酒。馬玉龍等知道錢文華與曾天壽是至親,不是外人,這才用
手一指紀逢春說:「我們這位是粗人,把你們的瓷器碰壞了不少,也不懂得說情
理話。」錢文華說:「此乃小事一段,何足掛齒。」
正說到這裡,有家人進來回稟說:「莊主爺!你的拜弟、開會仙亭酒飯鋪的
周天瑞叫人家給打了,看看要死,現在搭著送來了。」錢文華聽了就是一愣,說
道:「我這拜弟素常公正,不是惹事的人,現被何人所打,快把他搭進來我瞧瞧。」
家人答應出去,工夫不大,就見搭著一扇門板,把周天瑞抬進院中放下。眾人看
他渾身是血,甚是可憐。錢文華見他尚能說話,就問:「兄弟!你被何人所打?
因為什麼?」周天瑞說:「兄長!我也沒有朋友,你得給我報仇。我這會仙亭是
幾千兩銀子的本錢,現今總算一本萬利。因有一個大王韓登,他是東門外二十五
里地界冰山冷村的人,外人都叫他大王爺,倚仗著人情勢利,無所不為。他常在
我那裡吃喝完了不給飯錢,昨晚又帶著四個妓女來到會仙亭。當時正有官宦人家
帶著堂客吃飯,他帶著四個妓女吃完了飯,把衣裳全脫了,做了些不才之事,把
別人的飯座全攪了,人也不敢惹他。我過去說了幾句話,口角相爭,今天他就帶
人來,說這會仙亭是他的買賣,把我拉出來打成這樣。兄長,我是買賣人,從來
沒同人打過架,他打了我,還罵到哥哥。你要給我報仇,先照樣打他,奪過會仙
亭來,再跟他打官司。」錢文華一聽,說:「這還了得!打架打官司,都有我呢。」
眾俠義一聽,都各有氣,說:「世上還有這等事,吃喝不給錢,反吵鬧打人,
奪人買賣,太是強霸欺人了!」馬玉龍說:「錢莊主!你先給他上點止疼的藥,
再吃一服去心火的藥,叫
他只管放心,三天之內,把會仙亭給他奪過來報仇就是了。」
錢文華說:「既然如是,我給眾位大人磕頭。」周天瑞說:「他是天地會、
八卦教,沒人敢惹他。」馬玉龍說:「他既是八卦教,拿住他就地正法。前番佟
家塢被我們剿滅,現在凡是漏網的案後賊人,拿住就殺。明天我先訪真了,再去
拿他。」錢文華說:「我跟眾位大人去。」錢玉說:「我也去。」馬玉龍說:「很
好。」
大眾這才備馬,一同出了雙塘山錢家寨,逕奔慶陽府。先把銀龍佩交還大人,
並把曾家場之事一一回明了,又說:「現有大王韓登,是八卦教的餘黨,在本地
欺壓商賈。」大人說:「這還了得,地方官為何不辦他?」馬玉龍就把周天瑞之
事說了一遍。大人說:「他既是邪教,你可以按教匪辦他,帶兵前去捉拿。」馬
玉龍領命下來,到外面見了眾家英雄,大家商量主意,要捉拿大王韓登。不知後
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二七回
周天瑞請蘭兄報仇 馬玉龍仗義除惡霸


話說馬玉龍把眾差官叫到面前,大家設謀定計。他說:「明天我帶著勝官保、
李芳先去吃飯,瞧瞧這個韓登是什麼樣子?
我變法挑眼,跟他打起來,你們也在外面吃飯,咱們裝做不認識,大家把他
打跑了,叫周天瑞重新開張。」大家說:「很好。」
商量已定,次日起來,吃了點心,眾人說:「咱們現在就去。」
三三兩兩,頭前走著。
這座會仙亭原來在慶陽府北門外,坐東向西,先前是大戶人家的花園子,門
外地方也寬。馬玉龍帶著勝官保、李芳,出了慶陽府北門,走了不遠,抬頭一看
路東的酒館,接著酒幌子,大牌樓金碧輝煌,上有泥金匾,是「會仙亭」三個大
字,兩旁有一副對聯,上聯是:「烹炒三鮮美」;下聯是:「調和五味香」。
馬玉龍進了飯店,一看卻並無飯座。這是因為大王韓登接過買賣來,就沒人
敢來吃飯,都知道他訛人,是一些匪徒,並不是安分的買賣人。馬玉龍一看欄櫃
上坐著一個大胖子,年約三十八九歲,一臉橫肉,項短脖粗,豎眉惡眼,身穿青
洋縐褲褂,青緞抓地虎靴子,手拿一把遮天黑的雕翎扇子。見馬玉龍帶著兩個小
童進來,他便認作是一位闊少。他手下有四個管家,一個叫知古今、一個叫事情
根子、一個叫谷化人、一個叫壞事端。
這四個人比大王韓登還可惡,一個個倚仗主人之勢力,在外面欺壓良善。他
們見馬玉龍二十多歲,中等身材,面如白玉,五官俊秀,身穿月白洋縐大褂,足
下白襪緞鞋,手搖一把團扇,帶著兩個小童,一個梳著雙歪辮,身穿藍川綢大褂,
小抓地虎靴;一個梳著沖天豎的辮子,身穿青洋縐大褂,青緞抓地虎靴子。
馬玉龍直奔後面,花園中樓台亭閣,很是雅致,從會仙亭後面一拐,就是五
間客廳。馬玉龍進來,有伺候的人趕緊把簾櫳掀起。馬玉龍一看,圍屏牀帳俱全,
兩個跑堂的卻不象做買賣的樣子,說話時一臉的匪氣。這兩個伙計見馬玉龍來
了,說:「你們三位要甚麼菜?」馬玉龍說:「給我們來一桌上等海味席面。」
這兩個人答應下去,不多時,將酒菜擺上。馬玉龍就問:「掌櫃的姓什麼?叫什
麼名字?」兩人說:「我們掌櫃的姓韓,在東門外住,叫大王韓登。」馬玉龍說:
「這酒席多少錢一桌?」伙計說:「不要問價,吃完再算。昨天有人一問價,把
我們掌櫃的問惱了,叫打手拉出去打了個腿斷臂折,跪著給我們掌櫃的磕了半天
頭,給了一千弔錢,才算了事。」馬玉龍一聽,說:「你們這地方好兇惡,這還
了得。」跑堂的瞧不起馬玉龍,馬玉龍也不理他。喝了幾杯酒,算把早飯吃了,
說:「伙計拿了去吧,把帳給我開來。」跑堂的說:「不用開帳,這酒席帶飯座,
你給四千弔錢吧。」馬玉龍說:「給我寫在帳上。」說著話,站起來就走。伙計
往外追著說:「掌櫃的!你瞧瞧他們,吃了四千弔,一個錢不給,就要走。」
大王韓登一聽,說:「好!吃完了不給錢,真是太歲頭上動土,叫打手給我
打。」因為怕周天瑞來打架,傢伙都湊手,眾打手立刻抄起木棍,就往裡跑。馬
玉龍帶著勝官保、李芳正往外走,打手照著馬玉龍摟頭就是一木棍,被勝官保飛
起腿來,
踢在肋下,踹了一溜滾,棍也扔了。這時又上來一個打手,李芳一腳踢去,
這個也栽倒了。李芳、勝官保一陣亂打。在前面喝酒的人也都翻了,紀逢春、武
國興、孔壽、趙勇、李環、李佩、馮元志、趙友義八個人站起來,一腳就把桌子
踢翻。那邊趙文升、段文龍、伍氏三雄、金艱雕邱成、碧眼金蟬石鑄、醉尉遲劉
天雄、千里獨行俠鄧飛雄也拿起椅子和茶碗,向打手砸去。
大王韓登一瞧這些人,語音不對,老少不一,甚是詫異。
外面有人嚷說:「韓登你出來,你當初是怎麼奪人家會仙亭來的,光棍打光
棍,一頓還一頓,今天瞧瞧你是朋友不是?」大王韓登-聽,說:「了不得,果
係周天瑞約來的人,要是慶陽府鏢局子的人,沒有我不認識的,這些人情形各別,
我卻並不認識。」他向著四個管家說:「你們可看見了?」四個人說:「瞧見了。」
韓登說:「我養兵千日,用兵一遭,今天這場架可打得?」一看眾打手,這個腦
袋破了,那個胳膊壞了,哎喲喲的,大家全不敢出去。知古今過來說:「莊主爺
不必著急,我出去就是。他們說的,光棍打光棍,一頓還一頓,咱們打得過人家
就打,打不過他們,我便挨打,決不連累大王。」韓登說:「好!既是這樣,你
出去吧!」知古今拿著單刀往外就跑。紀逢春正擎著短把軋油錘等著呢,見知古
今打裡面一出來,長得兔頭蛇眼,鼠耳猴腮,他過去就是一錘。知古今拿刀一迎,
被紀逢春一掃堂腿踢倒躺下。大眾剛過去要打,知古今直嚷:「祖宗饒命吧!」
馬玉龍說:「不用打他,叫他去吧。」
知古今一走,韓登把眼都氣直了,說:「好小子!素常跟我說大話,瞧見人
一多就走了。」事情根子說:「莊主爺,你瞧我的,我可不能象他那樣畏刀避劍,
吃著莊主爺的飯,我不能為莊主爺出力,還能叫爺們生氣麼?」韓登說:「你出
去拿一
匹白布來,我纏纏腰。」韓登原本是綠林之人,這幾年因不練功夫,成了個
大胖子。他趕緊把白布一撕,在身上纏好,抄起兩口刀來,打算一死相拚,如闖
得出去,萬事皆休,闖不出去,聽他們打便了,這是他自己的本心。那事情棍子
一照面就被人踢倒,剛要打他,早爺爺媽媽的亂叫起來。馬玉龍說:「叫他滾吧!」
事情根子連滾帶爬地溜了。谷化人說:「莊主爺!你看這兩人真是活現世,咱們
爺們還怎麼混,我去見他。」把辮子盤好,也沒拿傢伙,他跑出去就到眾人跟前
一跪,說:「眾位爺們,只當我是個屁,把我放了吧,別再打我。」馬玉龍說:
「我們打的是英雄好漢,象你們送些鼠輩,誰來打你,快滾遠些吧!」壞事端說:
「莊主爺!你看他嘴裡說的好,出去這個樣子,我也不愛說,決不能象他們這樣。」
說著往外就走,剛一出門,卻朝著每位磕一個頭。馬玉龍說:「走走走!」這小
子站起就走,還說什麼光棍不吃眼前虧。大王韓登一看,只氣得三屍神暴跳,七
孔內生煙,四個管家都是這樣,自己著實焦躁,這才把雙刀一擺,要與眾人一決
雌雄。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二八回
打韓登復奪會仙亭 下請帖設聚群雄會


話說大王韓登見他的管家一個不如一個,俱皆逃走,自己氣得容顏改變,一
擺雙刀跳在門外。紀逢春一擺錘過來,卻不是韓登的對手;他當年本是個綠林中
的飛賊,只因自己發了財,把功夫丟下,放了一身肥肉,今天用白布纏起,仍然
不改當年威風,把雙刀使得上下翻飛。紀逢春走了幾個照面,就叫小蠍子快來幫
他。武杰一聽說:「混帳王八羔子,你自己不行了,就嚷叫老子,我來幫你。」
說著話,來到臨近,幫著傻小子動手。
這大王韓登驍勇無敵,石鑄瞧他二人贏不了人家,自己趕緊靠過去,桿棒一
抖,就把韓登摔了一個筋斗。韓登躺下就不起來了,說:「你們是周天瑞約來的
麼?打架不惱助拳的,你們打吧。」大家說:「好!你既是朋友,我們就來瞧瞧。」
眾人各拿霸道棍打他的下半截,韓登並不哼哈叫苦。眾人一看,尚未打壞他的皮
肉。這內中自有行家,劉雲走過來說:「你們別打了,白費力,就把棍子打斷,
他也不知道疼。他這個叫蛤蟆氣,非得見血才破得了,不見血是白打,他也不知
疼。」馬玉龍說:「你們去把周先生搭來。」錢文華說:「早就搭來了,未曾通
報於你,他要過來看打韓登,沒叫他來。」馬玉龍說:「叫
他來看看,給他報仇。」
錢文華吩咐家人,將周天瑞搭在韓登面前。韓登睜眼一瞧,周天瑞說:「姓
韓的,你打我的時候,含糊不含糊。」韓登說:「你不含糊。」周天瑞說:「你
們且莫打。」便從袖內拿出一個錐子來說:「韓登:我要你一點東西,給不給?」
韓登說:「我既躺下,要腦袋都給,由你挑。」周天瑞說:「我倒不要你的腦袋,
我要你一隻左眼。」韓登說:「你拿刀割了去。」周天瑞手中拿著錐子,就把韓
登左眼剜出,血流不止。馬玉龍說:「這再打他,把他的蛤蟆氣給破了,他就知
道疼了。」大眾這才把韓登打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馬玉龍說:「韓登,你打官司,就把你送到衙門去。」韓登說:「我不打官
司,你們不拘哪位,把我送到東門外二十五里的冰山冷村,我知你們幾位的人情。
日後我有能為,再報今日之仇。」石鑄拿過一碗糖水來,說:「你喝了這碗糖水
吧!」韓登焉知道厲害,接過來就喝了。石鑄說:「這二次打可不好挨,要不橫
心,就得出聲。」馬玉龍說道:「不用打了,哪位送他去?」眾人都不答應,打
成這個樣子送了去,一個也不用想回來。韓登說:「我姓韓的是朋友,冤有頭,
債有主,哪位送我是行好,我決不能恩將仇報。」小火祖趙友義說:「我送你去。」
碧眼金蟬石鑄說:「算著我。」紀逢春問武杰:「小蠍子!你有膽子沒有?」
武杰說:「唔呀混帳東西!我的膽子比你大。」紀逢春說:「既有膽子,咱們送
他去。」四個人拿過槓子木板,把韓登放在上面,搭著順大路逕奔冰山。
展眼之際,走出了二十餘里。來到這個村莊一看,有土圍子,東西南北四門,
南北的門關著,就走東西門。四個人搭著韓登進了西門,又走有一里之遙,來到
路北的大門口。剛把韓登放下,忽然鑼聲震耳,四門就緊閉起來。那四個管家帶
領嘍
兵,拉起白旗,擺了公牛陣,個個手拿雙刀,大家齊聲喊嚷,要給莊主爺報
仇,把他們四個人剁了。知古今、事情根子、谷化人、壞事端各各耀武揚威,手
執鋼刀,一擁而上。大王韓登說:「且慢,且慢,你們別不要臉。這四位是特為
送我回家的,俗語說得好,冤有頭,債有主,我的仇人是周天瑞,這四人是我的
好朋友。你們四個人在那裡說的很好,見人家就軟,回到家門口倒湊膽子逞能,
快給我把他們帶下去。」知古今說:「莊主爺別惱,我想著使個穩中計,回來齊
人,給莊主爺打接應。」
壞事端說:「我怕莊主爺人單勢孤,也是這個主意。」大王韓登說:「你們
不要胡說,快快退去。請問送我來的四位貴姓?」
石鑄等各道了名姓。韓登說:「四位請進裡面坐坐,吃杯茶再走。」石鑄說:
「我等不吃茶了。」
四人回歸會仙亭,一看周天瑞舊日的伙計,掌櫃的、掌灶的、跑堂的都回來
了。周天瑞說:「我這買賣要重新開張,你們眾位幫我忙,以後韓登決不能與我
善罷甘休。」馬玉龍說:「那是自然,現在我們在這裡訪拿清風、飛雲和焦家二
鬼,大人還住幾天呢,每天我給你撥十個人來把守。」錢文華說:「我同錢玉給
你照料櫃上。」周天瑞說:「怎敢叫大人勞心?每天有四五位就行了,若有事,
再到公館送信。」紀逢春說:「我在後邊跑堂,我一人掌班。」馬玉龍說:「也
好,你願意就在這裡吧。」頭一天留下了孔壽、趙勇,眾人在這裡吃完了飯,才
回歸公館。第二天,周天瑞接過會仙亭重新開張,買賣照舊興隆。
韓登回到家後,這口氣不得出,把四個管家叫過來,寫了幾封書信,叫他們
各騎馬匹,去請他的朋友,前來報會仙亭之仇。頭一封是去喬家寨請喬家五虎;
第二封送到刺兒山請他的拜弟馬鬆、史丹、王霸、呂勝、牛碧;還到張家溝請野
人熊張大成;到龍山請鐵臂猿胡元豹;到大龍山請鎮江龍馬德、鬧海
金甲王寵、三眼鱉於通、馬江、馬海;到小狼山請銅頭獅子袁龍、鐵頭獅子
袁虎、鐵面大王朱義、混江魚馬忠;另外再請鳳凰山一百單八鳥,連環寨四十八
寨主,紅果山侯氏八杰,二龍溝他的拜兄神偷苗天慶。這各山各寨人請多了,定
於本月十五齊聚冰山冷村,明設群雄大會,暗中要取慶陽府,自立為慶陽王。後
來又派家人到迷魂莊、三元莊、尹家莊去請人。總之,天下各處約的人不少。
這日韓登正在家中養傷,有家人進來稟報說:「莊主爺的拜弟、河南嵩陰縣
三杰村的蝴蝶張四爺來了。」韓登一聽是知己的拜弟,趕緊吩咐有請。不多時,
蝴蝶張四爺由外面走了進來。大眾一瞧,這人手中拿著包裹,內中是夜行衣和單
刀。他見了韓登就說:「兄長你好?」韓登說:「哥哥栽了!要有兄弟在這裡,
我也不至這樣。」就把會仙亭之事說了一遍。蝴蝶張四乃江湖有名的大盜,與韓
登是金蘭之好。今日一聽韓登這一片話,不由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便說:
「好哇,欺負到你我兄弟頭上來了!我今先到會仙亭去剁他兩個,叫他認認我。」
韓登說:「賢弟,你先不要去,我已經將天下英雄請來,在我家設立英雄會,
報了會仙亭之仇,再奪慶陽府,自立為慶陽王。
我是天地會中之人,我也想開了。」張四說:「我先到會仙亭看看那裡的光
景如何。」說罷,蝴蝶張四手拿單刀,一直來至會仙亭,腳登板凳說:「呔!四
太爺今日照顧你們來了!」看這座兒的,正是紀逢春,他一見張四那樣,就說:
「這裡忙著呢。」
張四搖頭晃腦,正在洋洋得意,只聽裡面屋中說:「孫子來了吧!」張四一
看屋中之人,連忙進去說:「原來是爺爺你老人家。」不知屋中說話之人是誰,
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二九回
眾差官義助周天瑞 粉蝴蝶泄機請英雄


話說蝴蝶張四來在會仙亭,要給大王韓登找一個面子,焉想屋中有人叫他:
「孫子你來了。」張四一看,認得是碧眼金蟬石鑄,連忙過去行禮。
書中交代:石鑄怎的認識張四?只因石鑄先前在家中跟她姐丈練桿棒之時,
每天由三杰樹來到三仙莊,晚半天才回來。
張四本來是綠林中人,在三杰村十字街路南開雜貨店,用著兩個伙計,一個
姓周,一個姓王,別人也不知張四是個綠林。他看見石鑄常從此處經過,就想出
了一個主意,拿兩條繩子接上,在那邊-拴,心裡說:「不知石鑄練的桿棒如何,
他走到這裡,我耍笑耍笑他,把他兜到,他這功夫就算沒練成。」他把繩子拴好,
等著石鑄晚上回來。待他走至近前,冷一抖繩,想把石鑄摔倒。焉想到石鑄手急
眼快,一下躥過去了。石鑄說:「有小輩要暗算石大太爺。」說話之際,就回家
來。
原來石鑄家中沒有別人,就是妻子劉氏。石鑄回家,劉氏就說:「我等你吃
晚飯呢,你天天跟你姐夫去練藝,有甚麼能為了?」石鑄說:「你不知道,老娘
們懂個甚麼?」夫妻吃完了飯,說話喝茶。
那蝴蝶張四用繩子沒把石鑄兜倒,一想,這個人的能為可
以,我再去瞧瞧,戲耍戲耍他。想罷,等伙計睡了,自己收拾起來,背上單
刀,躥房越脊,來到石鑄所在的後房坡,一聽兩口子正在屋裡說話。劉氏說:「你
練的能為長進了沒有?」石鑄說:「長進甚麼,今天有個孫子想要暗算我,料他
還要來的,他要來偷我,我把他拿住捆了,擱在炕上,再把你擱在他身上,咱兩
人玩一回,叫他喝一點湯。」張四一聽,倒抽了一口冷氣。
石鑄說著話,就由後面窗戶出來。張四正要跑,被石鑄一腿踢了個筋斗,把
他捆上。石鑄說:「好小子,你敢來偷我。」張四說:「石大爺!我不是來偷你,
我是來訪你的,你老人家饒了我吧!」石鑄說:「饒你,你是認打認罰?」張四
說:「認罰怎麼樣?」石鑄說:「你要認罰,我認你做個乾孫子,你給我立字據,
見了面,我叫你孫子,你就要叫我爺爺。」張四說:「我認罰了。」石鑄說:「就
憑口說不成,明天你要給我立字據,叫舖子裡的兩個伙計作中保人。」張四說:
「你怎麼說怎麼辦,只要你把我放了。」張四轉身就走。石鑄說:「明天我在舖
子裡找你去,你給我寫字據。」張四點頭答應。石鑄見他一走,前後又繞了個彎,
天已不早,便安歇睡覺。
次日天亮,就到張四的雜貨鋪去叫門。周伙計、王伙計一看,說:「石大爺
要買什麼?必定是大奶奶要臨盆了,來買紅糖雞子,不然怎麼這樣早?石大爺得
了個兒子吧。」石鑄說:「不是得了兒子,是得了個孫子。」周伙計說:「你別
取笑了。」
石鑄說:「你瞧,真是得了個大孫子,今天還要請你們喝喜酒。」王伙計進
去叫掌櫃的醒醒,外面石大爺來了。張四一聽,趕緊穿衣裳出來說:「爺爺來了。」
石鑄說:「孫子才起來。」張四說:「果然是才起來。周掌櫃的,拿筆給我寫張
字,我認石大爺做爺爺。」石鑄說:「我得了個大孫子,今天請你們吃飯。」
周掌櫃一聽,說:「這是沒有的事,我們掌櫃的二十多歲,認
二十多歲的做爺爺,卻不認我。」說著,拿筆寫了一張字據,石鑄便拿出銀
子來請眾人吃飯。從此張四見到他就叫爺爺,兩人論真了。
今天蝴蝶張四來到會仙亭,正趕上石鑄、鄧飛雄、趙文升,段文龍四個人在
那裡要菜喝酒。外面蝴蝶張四一通名姓,石鑄說:「孫子來了,進來吧。」鄧飛
雄一看這個人的樣子,跟石鑄的歲數彷彿,可是石鑄一叫他,他就叫爺爺,趕緊
過來磕頭。
紀逢春瞧出便宜來了,就說:「石大爺!你給我引見引見。」張四看了他一
眼,也沒言語。石鑄說:「孫子坐下,我有話說。」
蝴蝶張四說:「爺爺!什麼事?」石鑄說:「必是大王韓登請你來的,對不
對?我告訴你,他惹不了我們。那一天奪會仙亭之事,都是跟欽差彭大人的差官
乾的,也有我在其中。要打架,我讓你見見,這三位都是等著和韓登打架的。」
指著大家說:「這位姓鄧名飛雄,綽號人稱千里獨行俠,那二位是飛叉太保趙文
升、飛刀太保小孟嘗段文龍,都是欽差彭大人那裡的差官。」
張四問道:「你老人家在哪裡住呢?此時作什麼公幹?」石鑄說:「我如今
也改了行為。」張四說:「改了什麼行為?」石鑄說:「我如今已赦罪封官,保
了實缺把總之職。你趁早不要幫助他來惹這個大禍,官私兩面,他都不行。」張
四說:「我不知道原來是這麼一段緣故。爺爺,我來告訴你一個信吧,如今大王
韓登派了四個管家,分頭去請各路英雄,也有山林盜寇,綠林林響馬,定准本月
十五日在他家擺設群雄大會。他明是報會仙亭之仇,暗是要奪了慶陽府,自立慶
陽王。他乃會中之人,原先是八卦教、天地會,後來又改白衣教、反天會。」石
鑄說:「要有此事,我問你願意作賊,還是願意作官?」張四說:「爺爺,我願
意作官。」石鑄說:「你既願意作官,就先到大王韓登那裡去臥底,等著天下各
處山寨的綠林盜賊來了,你拿筆
記上一個清單,某處某人帶多少人,都要記清,這就算是你的奇功一件。」
張四說:「就是吧。」
在這裡喝了幾杯酒,他才告辭回歸冰山冷村,見了大王韓登說:「兄長!我
到那會仙亭大罵一場,連一個敢言語的都沒有。」韓登吩咐家人給四太爺備酒,
家人立刻到廚房要了酒菜來擺好,請張四太爺吃酒。韓登說:「張四爺,你明天
先在家替我照應天下水旱兩路的英雄。如來之時,你帶一個家人記一本帳,我已
派人把糧米都辦好了,不久全到,所有這些全都派賢弟照料。」張四說:「也好。」
過了兩日,外面人來報說:「現有喬家寨喬家五虎趕到。」
大王韓登即派張四迎接進來。喬鎮進來,一看韓登渾身是傷,就說:「韓大
哥!你這傷痕是被何人打的?」大王韓登便把會仙亭之事細述了一遍。喬家五虎
一聽,氣往上衝,說:「大哥!
你不用等群雄趕到,我等即去會仙亭找他,給哥哥你報仇。」
喬鎮說著話,帶了四個兄弟,立刻由冷村直奔會仙亭。原來喬家寨離冷村三
十餘里,所請的人就是他近,故此他等先到。這喬家五虎,每人使一條花槍,來
到會仙亭,一直奔後面花園的五間大廳,進去落座,叫跑堂的要酒來。跑堂的擺
上來,這五個人每人一桌。喬鎮說:「咱們瞧瞧這個會仙亭,掌櫃的是怎麼個樣
子,敢把我拜兄韓登給打了。咱們吃完了再打,給韓登報仇。」說完了話,各道
名姓,大爺叫喬鎮、二爺叫喬元、三爺叫喬亨、四爺叫喬利、五爺叫喬貞。正道
著名姓,就聽外面一陣大亂。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三○回
喬五虎為友施威 金眼雕英名退敵


話說喬家五虎正在那裡發威,聽外面一陣大亂,由外面進來了趙文升和段文
龍,一個擎著叉,一個拿著斬虎刀,兩人就在喬家五虎對面的兩張桌子坐下,說:
「堂倌!我聽說來了五個虎,我二人一向就在深山打虎。」說話間,只見金眼雕
由外面進來說:「好!我今天瞧個熱鬧,我叫王小,也專打老虎。」
說著話,就坐在一旁,要了一桌酒席。
小白虎喬貞一瞧,連忙過來說:「你老人家是大同府元豹山的邱老爺子,可
不是外人。我姓喬,名叫喬貞。我提個人你必認識,咱爺倆還見過,有個花驢賈
亮,你老人家可認識?」
金眼雕說:「不錯,他是我的朋友,你怎麼認識他?」喬貞說:「他是我的
岳父,前五年在賈家莊,我們還同桌吃過一回飯。」
金眼雕一想,這才想起來,說:「這就是了,你們哥幾個做什麼來的?」喬
貞說:「我們是來替韓登報仇的,只為他前番受了欺辱,我等特來給他報仇。」
金眼雕說:「你們哥幾個趁早回去,不用在此找事。打韓登的那些人,都是欽差
彭大人手下的辦差官,你們贏得他麼?我等是人家請的助拳。」喬家五虎說:「我
們不知道他得罪了彭大人的辦差官,就知道是周天瑞把他打了。」金眼雕說:「他
是個反天會的邪教,這裡調了官兵,正
等著拿他呢!」喬家五虎說:「我們不知道這事,是他拿書信把我們約來跟
周天瑞打架的,沒提別的話,我們並不知道他是邪教反叛。今天有你老人家在此,
我們也不能幫他打架,我們要回家了。」金眼雕說:「正理,你們走吧。」喬家
五虎叫伙計算帳,金眼雕說:「這乃是小事一段,不必了。」金眼雕會了飯帳,
喬家五虎便走了。
這天,蝴蝶張四來找碧眼金蟬石鑄,有人就把石大爺請來。
張四說:「我特意前來送信,賊人定於本月十五日聚齊,你老人家早作準備。」
石鑄說:「我帶你見見忠義俠馬爺。」張四說:「也好。」立刻跟著石鑄到那邊
面見馬玉龍,就把大王韓登大擺群雄會,約請天下英雄的事,如此如彼一說。馬
玉龍說:「好,他不來便罷,他真要來,叫他來時有路,去時無路。你先回到那
裡臥底去吧,他來多少人都記明白了,你再前來送信。
這件事辦好了,算你一件功勞,我必要保舉你做官。」蝴蝶張四說:「多蒙
眾位大人台愛,我務必辦理。」轉身告辭走了。
馬玉龍說:「這件事可鬧大了,大王韓登有意造反,咱們總得預備預備。」
鄧飛雄說:「是,咱們去稟明大人。」馬玉龍說:「兄長,你我把四百子弟兵都
聚在一處,是日叫我岳父和劉天雄,同我師兄弟金眼雕和伍氏三雄帶兵。在會仙
亭對過有座樓,叫堂客們作為瞧熱鬧的,見賊人由房上逃走,誰能打暗器的,要
在暗中防備。北邊還有一塊空曠之地,可叫我師兄帶兵在那裡埋伏。劉大人和徐
大人帶領本部兵丁,慶陽府知府調城營兵三千,把城門緊閉,不准放一個人進城。
我帶公館內眾英雄在會仙亭各備兵刃,如賊人來了,他必先奔會仙亭。是日舖子
的伙計、掌櫃,都叫他們歇工,省得他們在動手時碰著。
咱們扮做伙計,跑堂和掌櫃的都用咱們的人。」大家安排好了,靜等大王韓
登。
蝴蝶張四自從會仙亭回去,就在大王韓登家中代為照料事情。韓登的莊院共
有七八百間房,張四給他找人滿搭上布帳子,又找了百十個廚子,靜等天下英雄
前來赴會。過了兩天,有人稟報:刺兒山的五位寨主來了。大王韓登連忙叫張四
迎接出來。
刺兒山的五位寨主下馬,他們帶來了一百個嘍兵。頭一位大寨主姓史,身高
八尺以外,騎著一匹大白花馬;第二個是大王呂勝,黑臉膛,鬥雞眉,母狗眼,
弔角口;第三位是馬鬆,瘦小枯乾,長得神頭鬼臉,帶著的嘍兵,都是些無知之
人,來到裡面落座。韓登也把衣服穿好,有人用椅子抬著他到了外面,先給眾人
行禮。
正說話之間,家人來報:張家溝的野人熊張大成,帶人在門前下馬。張四來
到外面一看,見那人身高八尺以外,面皮微黑,刷子眉,大環眼,鼻樑高聳,身
穿青洋縐褲褂,抓地虎靴子,長著一身黑毛,有人給他扛著一條鞭棍。這人久在
山中放牛放羊,天生力大,善避刀槍,跟大王韓登是生死之交的弟兄。
這是個渾人,不通事務,進裡面見過韓登,行完禮,剛擺上酒要喝,又有人
稟報龍山的鐵臂猿胡元豹到了,即請進來大家落座吃酒。
到了次日,又有紅果山的侯氏八杰前來。侯起龍、侯起鳳、侯德山、侯寶山、
侯尚英、侯尚杰、侯興、侯茂進來相見。剛坐下,外面鳳凰山的八鳥也趕到了。
這八人是金毛鳥吳聲、銀毛鳥吳壽、飛天火鳥王德鎧、孔梁喜雀趙恒通、小孔雀
吳通、小鷂子周志、抄水燕子石鐸、燕翅子劉華。這八位正要往裡走,連環寨的
滋毛水虎金亮,四十八寨寨主和水路的八家寨主也來了。接著,外頭又報有謝家
溝的金頭太歲謝自成、矮金剛公孫虎來見。進去的工夫不大,又報有水中八怪水
裡滾王墩、浪裡鑽劉遷、水中漂姜龍、不趁底姜虎、鬧海哪吒梁興、奮江龍王
梁泰、雙頭魚謝賓、水中蛇謝保八位到來。
書要簡明,天下水旱各山寨的英雄豪傑,至十四日俱皆到齊了。另外還有尹
家川的巡海鬼尹路通前來,此人乃是彩花蜂尹亮之父,飛雲僧尹明之叔。大眾彼
此見禮。大王韓登這才在當中一坐,說道:「今日我約請眾位,非為別故。」就
把在會仙亭與周天瑞打架之事,如此如彼說了一遍。接著又說:「我請眾位英雄
前來替我韓登報仇雪恨,將會仙亭復奪過來。勿論有幾條人命官司,我一個人打
了。如有官兵攔阻,連官兵一齊都殺。」這些人俱是山林盜寇,哪管什麼王法,
都說任憑莊主調遣,立即答應明天吃完早飯,齊隊逕奔會仙亭。韓登和蝴蝶張四
按桌斟了酒,眾人開懷暢飲。韓登問道:「明日誰為前鋒!」
刺兒山五位寨主說:「我們願為前部先鋒。」蝴蝶張四說:「我頭一個先去,
大嚷一聲,他們都要喪膽。」韓登說:「我坐一把椅子,讓人抬著,叫知古今四
人跟隨我。」大眾商議已定,一夜無話。次日早晨用了早飯,蝴蝶張四當前,各
處寨主帶領各山寨的嘍兵排隊而行。未知勝負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三一回
冰山英雄大聚會 慶陽俠義戰賊兵


話說大王韓登帶領群賊撲奔會仙亭而來,蝴蝶張四在前頭,刺兒山五位寨主
為前部先鋒。大王韓登原來打算要奪回會仙亭,這還是小事;他的本心是趁勢奪
了慶陽府,自立慶陽王。
書中交代:馬玉龍自那日打了韓登,有蝴蝶張四前來送信,說韓登擺設群雄
會,意欲叛反,又是邪教。馬玉龍就把韓登之事,回明大人。大人自那天飛雲、
清風鬧慶陽,嚇得身子不爽,也不能起身。大人說:「玉龍,你下去瞧著辦。」
馬玉龍知道韓登這天來,早已準備停妥,派徐勝、劉芳調本地城守營的三千兵,
把慶陽府四門緊閉;又派金眼雕、伍氏三雄、邱明月、追風俠劉雲、醉尉遲劉天
雄帶四百子弟兵,藏在會仙亭北邊的空房之內,聽號令一同殺出來;再讓眾位內
眷俠良姑張耀英、陳月娥、勝玉環、周翠香都在會仙亭對過的樓上,各帶暗器,
如賊人由房上逃走,就拿暗器把他打下來。馬玉龍帶著公館眾家英雄,在會仙亭
裡面靜等賊來。
天有巳正,就聽外面一陣大亂,原來是蝴蝶張四帶著前部先鋒刺兒山的五位
寨主和一百嘍兵趕到。蝴蝶張四在頭前擺手中單刀說:「眾位瞧我的。」來到會
仙亭門口,一聲喊嚷:「呔!
周天瑞聽真了,今天大王韓登帶眾位英雄前來找你,你既是英
雄,趁早出來。」裡面石鑄一探頭,說:「孫子來了,我這裡已等候多時。」
張四一回頭,見韓登也正來到。張四說:「韓大哥!
我可不是不幫著你,爺爺在裡頭叫我呢。」大王韓登一聽,眼都氣直了,大
罵張四:「你敢情是奸細,吃裡扒外,大王爺打破了會仙亭把你碎屍萬段。哪一
位給我把張四拿住?」
話猶未了,刺兒山大寨主史丹一擺手中流星錘躥出來,大喊-聲,說:「周
天瑞趁早出來,我等跟韓登是金蘭之好,異姓兄弟,今天特來給他報仇。」會仙
亭裡紀逢春一見來的這個,年有三十以外,小腦袋,淡黃臉膛,身穿紫花布褲褂,
薄底靴子,手使一對流星錘。紀逢春說:「這個交給我。」一擺手中軋油錘,躥
出會仙亭來。史丹一瞧紀逢春身高六尺,黑臉膛,短眉毛,三角眼睛,雷公嘴,
身穿紫花布褲褂,紮青花的襪子,便說:「來者何人?通上名來,寨主手下不死
無名之輩。」他哪把紀逢春放在心上。紀逢春說:「賊呀!要問你老爺,我姓紀,
叫紀逢春,外號人稱打虎太保。」史丹一聽,氣往上衝,一擺流星錘,照紀逢春
就打。紀逢春用手中軋油錘往外一磕,躥起身來,對著那賊人就嚷:「捅嘴。」
史丹一個沒留神,被打掉兩個門牙,順嘴流血,哇呀呀直嚷,敗回賊隊。
二寨主呂勝一瞧,氣往上衝,說:「好鼠輩!敢傷我兄長,待我來拿你。」
紀逢春一瞧,這個賊人身高六尺,面皮微黑,短眉毛,三角眼,薄片嘴,年有三
十以外,身穿青洋縐褲褂,青緞抓地虎靴子,手使一條渾鐵棒,相貌奇怪,站在
會仙亭門外,說:「呔!對面小輩,你好大膽,竟敢傷我兄長,快來與我比並三
合,分個強存弱死。」紀逢春說:「你叫什麼名字?通報上來。」那人說:「小
輩!你家寨主姓呂名勝,乃刺兒山的二寨主是也。」紀逢春一聽,擺錘照賊人頭
頂就打,賊人用鐵棍相迎。兩個人走了十幾個照面,呂勝一失手,被紀逢春一錘

在左肩頭上,敗回本隊。
馬鬆大嚷一聲,手使一把短刀躥過來。紀逢春一看,這個人瘦小枯乾,青白
臉膛,兩道立眉,三角眼,薄片嘴,把手中刀一順說:「雷公崽子,休要這樣無
禮,待我來拿你。」照紀逢春就是一刀。紀逢春往旁邊一閃身,躥起來又嚷:「捅
嘴。」賊人才一閃身,紀逢春又一伏身,嚷道:「掃腿。」賊人沒躲開,一錘正
打在迎面骨上,往後退了七八步,幾乎躺下,轉身就跑。
王霸一瞧,說:「這還得了,誰出去誰敗,我去拿他!」一擺手中的雙錘,
往外就跳。紀逢春一瞧來的這個人,身穿藍色褲褂,大肚子,一對長把錘,一聲
喊嚷:「好小子!待你家寨主跟你對對錘。」並不通名道姓,跳過來照紀逢春摟
頭就打。
紀逢春往旁邊一閃身,把短把軋油錘掄開,施展出他這路錘來,一面動手,
一面嚷:「捅嘴、掃腿、掏心、貫耳、捅屁股、打麻筋、划拉腰眼、砸屁股。」
這一路錘,把王霸弄得手忙腳亂,渾身是汗,遍體生津,沒有還手的工夫,急忙
跑回本隊。
牛碧見出去一個敗回一個,就說:「你們真是只會吃飯,氣死我也!」把手
中叉一擎,跳在當場說:「你們這一伙人,真是酒囊飯袋,就憑這麼個雷公崽子
也拿不了他,還算什麼英雄,來給人家助拳。我要拿不了他,我改了姓。」一抖
手中叉,照定紀逢春就刺。紀逢春擺錘相迎,三五個照面,只見紀逢春這錘神出
鬼沒,招數各別,牛碧渾身是汗,只有招架之功,並無還手之力。紀逢春越殺越
勇,氣力又大,他這錘是自己悟出來的,別人不知道門路。正在這番光景,大王
韓登那邊眾人齊嚷:「快給二哥助陣!」牛碧心中一慌,被紀逢春一錘打在前胸,
賊人翻身栽倒,連滾帶爬跑回本隊。
韓登一看,說:「刺兒山的五位寨主出去,人家會仙亭只出來一個雷公崽子,
就都給打回來了。」話猶未了,聽身後一
人說:「大王爺休要著急,待我前去捉拿這個雷公崽子。」韓登一瞧,乃是
龍山的鐵背猿胡元豹,一擺手中鐵棍,跳出來就去打紀逢春。馬玉龍一看,乃是
兄弟胡元豹,便一聲喊嚷:「不要動手!」胡元豹一瞧是馬玉龍,連忙過來請安,
說:「兄長因何至此?」馬玉龍說:「這全是欽差手下差官,你還不叫跟你的人
過來。」胡元豹說:「是。」來到當場,對韓登說:「我不是不幫著你,現有我
兄長在此,跟我的人都過來。」把韓登氣得都目瞪癡呆了!知古今說:「寨主爺
不必生氣,待我去拿他。」
說著照胡元豹就是一刀。胡元豹用鐵棍一磕,把刀磕飛,知古今便跑回了本
隊。事情根子一瞧氣往上衝,一擺手中樸刀過來,三個照面,又被胡元豹一棍打
在左肩頭,敗了回去。谷化人見他倆敗回來,喊嚷道:「小輩休走,待我拿你。」
一擺刀來到了陣前,照定胡元豹就是一刀。胡元豹用鐵棍來迎,一掃堂腿掃在賊
人腳背上,賊人奔命逃回。壞事端一瞧三個人都敗了回來,一想:「我何不人前
顯耀,傲裡奪尊。」抖起一條槍往外就跑,說:「小輩休走,待我拿你。」朝著
胡元豹分心就刺。胡元豹用鐵棍將槍撥開,摟頭就是一棍,壞事端用槍一架,早
把虎口崩裂,捧著手跑回了賊隊。韓登一瞧說:「去一個敗一個,人家都是英豪,
我這裡還打什麼?」話猶未了,背後一聲喊,怪叫如雷:「韓大哥不用愁煩,待
我去殺他個乾乾淨淨。」不知此人是誰,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三二回
趙友義計燒師兄 張大成力勝俠義


話說韓登見他請來的人,不是吃裡扒外,就是無能之輩,出去就敗。正在為
難之際,背後一聲喊嚷,韓登回頭一看,乃是拜弟野人熊張大成。此人力大無窮,
久在山中打獵,滾的一身松香馬牙沙子,善避刀槍。他原本是個渾人,只懂得吃
喝,不懂得別的,跟韓登乃是金蘭之好,結義的兄弟,今天被韓登所約,見出去
的都敗了回來,他就急了。只見他一擺手中的渾鐵棍,躥出來說:「哪個小子過
來跟爺爺動手。」胡元豹一看,來的這個人身高九尺,面如鍋底,重眉環眼,高
顴骨,一臉一脖子的松香馬牙沙子,身穿青洋縐褲褂,青緞抓地虎靴子,手使一
條渾鐵棍。胡元豹也是粗人,就說:「來的這個黑小子,你叫什麼?」張大成說:
「小子!你要問爺爺的名字,我叫張大成。」胡元豹不容分說,擺棍就打。張大
成用棍相迎,他棍法精通,上下翻飛,走有五六個照面,一棍掇在胡元豹左肩頭,
敗回了會仙亭。
打虎太保紀逢春見胡元豹敗了,一擺手中軋油錘趕了過來。
張大成一瞧說:「雷公崽子通上名來,你也敢來送死?」紀逢春說:「閃電
娘娘!我告訴你,你老爺叫紀逢春,外號人稱打虎太保。要知道我的厲害,快把
腦袋伸過來,你瞧好不好?」
張大成並不答言,掄棍就打,紀逢春用錘相迎,二人各施所能。
紀逢春連戰數陣,早就累乏了。張大成棍法純熟,力大無窮,兩個人走了有
幾個照面,紀逢春已累得熱汗直流,口中帶喘。
看看不行,他就嚷道:「小蠍子!快來幫忙。」武杰一聽,喊道:「混帳王
八羔子,你不要嚷,快快躲開,待我拿他。」紀逢春便敗回了會仙亭。
Sez Kıtay ädäbiyättän 1 tekst ukıdıgız.
Çirattagı - 彭公案 - 25
  • Büleklär
  • 彭公案 - 0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78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28
    23.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1.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0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37
    22.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05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496
    22.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5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59
    23.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3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453
    22.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7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209
    22.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4.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1.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425
    22.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1.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6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369
    23.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5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73
    23.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0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52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34
    23.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08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28
    22.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9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08
    22.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8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8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789
    24.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5.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9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218
    23.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463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38
    23.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2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65
    22.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0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62
    23.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9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25
    22.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40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859
    23.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2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0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92
    23.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57
    23.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5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61
    23.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5.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4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275
    23.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3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797
    23.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9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00
    23.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9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832
    24.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0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13
    23.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8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806
    24.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9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712
    25.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9.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6.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0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05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31
    23.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8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0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861
    24.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8.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5.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14
    23.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5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40
    23.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7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205
    21.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4.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1.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4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845
    34.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6.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53.2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