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in

彭公案 - 0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6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369
23.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ads place
次日,宋仕奎把家藏的三件珍珠汗衫,價值數萬金,奉獻仙師受用。宋仕奎
說:「無物為敬,這是家藏之物,請你老人家收下,聊表寸心。」歐陽德故意裝
作看不起的樣子說:「唔呀
莊主!吾乃修道之人,這些物件要他何用?既然你一片虔心,吾亦不好過
卻,暫且留下吧!」宋仕奎敬如神明,又擺酒相請,連高、劉、徐三人共同用過
早飯,又到宋家堡西門外去看操演陣式。他們各乘駿馬,帶跟隨人等出了西門,
來到西教場,十一營的將校,各人俱掛腰刀,迎接宋王爺進了演武廳落座。隨傳
號令,一聲炮響,那馬隊二千人列開,排成一字長蛇陣,旌旗招展,號帶飄揚,
刀槍密布。餘華把令旗一擺,變成一個雙龍擺尾陣。又操演了步卒,這才散了操,
眾人各自歸隊,前護後擁,送宋仕奎與元帥、仙師到了府中,各自散去。
歐陽德到了院內,高源、劉芳、徐勝三人跟他同在一處吃了晚飯。天有初鼓
以後,忽從外面房上跳下三個人來,就是在那房上裝神仙的人。這三人家住河南
嵩縣三杰村,姓伍,兄弟三人皆受過異人的指教,手使棍棒,練出了長拳短打軟
硬的功夫。大爺面如冠玉,名叫伍顯,二爺面如重棗,名叫伍元,三爺面皮白淨,
名叫伍芳,江湖中人給他們送了個綽號,稱為伍氏三雄,武技能夠壓倒綠林。他
們是被歐陽德請了來破宋家堡的。今夜前來,見了歐陽德說:「兄長!我兄弟三
人,未能得便,未知你今日卻怎樣破法呢?」歐陽德說:「賊勢浩大,要破宋家
堡,必須調官兵前來幫助。」徐勝說:「就煩你兄弟三位到巡撫衙門去送一封信,
請撫台彭大人急速調派官兵,前來剿滅叛逆才好。」這句話未曾說完,忽然從外
面進來一個人,說:「你們這一伙奸細,是到宋家堡臥底來了。你等往哪裡走?」
嚇得歐陽德、徐勝、劉芳、高源、伍氏三雄等皆大吃一驚!眾人連忙站起身
來一看究竟。不知來者是誰,從哪裡來的,且看下回分解。

第六十五回
張耀宗奉諭剿賊 歐陽德生擒首逆


話說伍氏三雄與歐陽德正在議論上巡撫彭大人那裡送信,調官兵來拿活財神
宋仕奎,外面忽進來一人說:「你們吃著宋家堡的糧,辦的彭巡撫的事,待我回
稟莊主,你們這伙人一個也跑不了!」徐勝等聽了,大吃一驚!那人一推簾子要
進來,又抽身出去了。眾人各帶兵刃追出去,在各房上找尋,並不見有人。眾人
回來方要落座,外面房上又說道:「姓徐的,那日要不是我救你,焉能有你活命
到今天?我替你拿住尤四虎,你也不謝謝我,今日我若給宋仕奎送一信去,你等
全作刀頭之鬼。」
粉面金剛徐勝在屋內說:「朋友你進來,我等也知你是一位俠義英雄,何必
這樣耍笑我們。你不必害怕,我們不倚多為勝。」
那房上人跳下來,落於就地,一掀簾子進來了。歐陽德看見進來的這位英雄,
原來是鐵幡桿蔡慶。水底蛟龍高通海見是蔡慶,說:「蔡老叔,你真會嚇人!」
蔡慶也笑起來了,說:「自從你等離了河南省城,我就暗中跟了下來,在明化鎮
店內居住,夜內就來探訪這宋家堡的事。那日我到這裡,正遇尤四虎行刺。
我就暗中把他拿住,因此我每日必來。」歐陽德說:「我給你們引見引見吧!」
指徐勝說:「他叫徐勝字廣治,你與蔡老英雄見見。」又給伍氏三雄引見。彼此
見禮已畢,高通海、劉德太說:
「蔡老叔,你去送一信,請大人調官兵來剿宋家堡,我二人與你書信。」拿
起筆來,寫了一封書信,交與蔡慶。蔡慶說:「我去了,你眾位候回音吧!」歐
陽德等大家站起身來,齊說:「不送了!」蔡慶去了,眾人又與伍氏三雄談了一
會閒話,求三位英雄幫助捉拿宋仕奎。三人點頭說:「是!」站起身來說:「我
等失陪了,早晚再會,如拿宋仕奎,我三人必到。」三人去後,眾人安歇。
次日天明,宋仕奎升殿,聚集文官武將。文官有小張良李珍,玉面秀士劉鬆
年;武將就是徐勝等眾。宋仕奎說:「今日乃是七月初三日,天朗氣清,先派人
往各處打探明白,稟我知道。若是哪裡有官兵駐紮,哪裡有團防護守,俱各詳細
回報,不得有誤。」家人答應下去,過了一日回來稟報:各處並無防備。
歐陽德、徐勝、劉芳、高源、小四霸天等八人,至夜內三更的時候,又同在
一處議論。忽從外面進來一人,正是蔡慶。
大家讓座說:「你老人家從巡撫衙署回來了。」蔡慶說:「回來了。明夜初
鼓,常興同張耀宗二人,帶兩營馬步隊前來剿賊,你等在裡面作為內應。」徐勝
大喜說:「明日來得正好!我等專候捷音。」蔡慶走後,大家安排好了。歐陽德
說:「招賢館的眾將,我一人拿獲。賊人的家眷,派賀天保小兄弟四人去拿獲。
徐賢弟你同高、劉二位去拿賊首宋仕奎,要各自留神。
次日,大家帶好了兵刃,至天有初鼓之時,忽聽莊外三聲炮響,徐勝、劉芳、
高源三人立刻拉刀,直奔內宅。到了宋仕奎所住之處,只見屋內燈光閃閃,內裡
並無一人,也不見有宋仕奎。又往各處尋找,亦無下落。三人至後院中,把狗子
宋起龍拿住。正在各處尋找,聽得正東金鼓齊鳴,官兵已擁進宋家堡來。徐勝忽
聽伍氏三雄在前面房上說:「徐廣治,這件功勞
我送給你吧,你跟我來。」高、劉、徐三人挾著宋起龍,到了東院屋內,看
見早把宋仕奎拿獲了。伍氏兄弟三人又往招賢館,幫助歐陽德拿獲了賽叔寶餘
華、一本帳何苦來、鐵算盤賈和、軋油燈李四、悶棍手方回這五個人。金刀太歲
呂勝、永躲輪回孟不成、飛腿彭二虎、黑心狼戚順、平天轉杜成、狼狽金永太這
六個人逃走了。
且說張耀宗進京引見,回來升了河南本省都司。他奉命帶一千官兵,與守備
常興二人帶兵進了宋家堡,逢人就捆,見人就拿。歐陽德把三件珍珠衫送給伍氏
三雄,三人告別出了西門。
賊人聽了這個消息,全都銷聲匿跡,不敢出頭。宋家堡的黨羽,拿獲了大小
二百六十七名,逃走了二狗子宋起鳳,不知下落。
至天交正午,大獲全勝,先給彭巡撫送信。抄的家私,內有黃金三十萬兩,
紋銀二千七百十四萬兩,零項古玩大小四千五百零六件,綢緞匹頭各式三千九百
四十餘匹,自鳴鐘大小一百三十架,金錶三百四十七個,田地租項共二十八萬餘
兩。大小典當鋪七十餘座,雜貨鋪、銀樓、緞店各鋪戶四十餘座,尚未查抄。還
有總帳簿三十四本,盟單匣一個,糧米柴草無算。張耀宗在這裡辦事三天,才帶
眾英雄押解眾寇起身。小四霸天說:「賊人家眷,並未逃走一人,我四人要往浙
江辦事去了。」張耀宗說:「你兄弟四人跟我到省,我見了大人,求巡撫保薦四
位賢弟,可以得一個功名,不知意下如何?」賀天保、黃天霸說:「不必!我等
要侍奉雙親,盡忠不能盡孝,實不能從命。」
張耀宗送了路費。這裡的莊宅,知會上蔡縣的縣主,派人料理。
他即帶領官兵人等回河南省城,走到半路,歐陽德告辭,說回去有事,張耀
宗也送了路費。
回來見了彭公,張耀宗細說宋家堡剿賊的情由,內裡功勞,多是徐勝之力,
並有我岳父與歐陽德二人;外面是伍氏兄弟三
人相助。彭公點頭說:「是!」即吩咐帶宋仕奎上來。彭公升了公座,兩旁
差人站班伺候,有押解的人帶上宋仕奎,跪於彭公面前。彭公說:「你抬起頭來。」
一看他的相貌,青白臉膛,劍眉三角眼,彭公說:「你姓什麼?叫甚名字?把你
所作之事只要實說,我還可開恩赦你。」宋仕奎說:「大人,我名叫宋仕奎,捐
的監生,因誤聽相面的李珍之言,說我有帝王之份,有異人幫助,我才起意。那
餘雙人我不知他是大人這裡的人,他請的那位仙師華陽老祖,我也不知是小方朔
歐陽德,我被他等所哄,事到如今,望求大人開天地之恩,只求饒命,我就感恩
不盡。」又帶上賽叔寶餘華、一本帳何苦來、鐵算盤賈和、悶棍手方回、軋油燈
李四這五個人,跪於階下。彭公說:「你等都是作何生理?為何幫助宋仕奎反叛?」
餘華說,我本是虞城縣人,自幼練武,聽說他家請護院之人,我才到宋家堡來的。
他將我留住,是叫我給他照應宅院。後來他立盟單,小人知道了,就不願意。」
彭公聽他這話,把驚堂木一拍,怒道:「胡說!你既不願意助賊反叛,為何不出
首告他,反敢與官兵對敵打仗?現今被我擒了,你在我這裡還不說實話,給我
打!」餘華說:「大人別打,我一時糊塗,只求大人明鑒賜恩,小人得了活命,
從此再也不敢與惡人仍在一處。」彭公說:「帶下去。」
又把宋起龍與賊妻朱氏等帶上來,一一訊問,均皆招認,寫了供詞,呈與彭
公。彭公請藩臬兩司議論,把宋仕奎謀為不軌之事奏明皇上。又遞了一個保薦人
才的折子,保舉常興以都司後補,張耀宗以參將提升,高源加守備銜,劉芳以守
備用,候旨送部引見。
彭公遞了折子之後,張耀宗跟大人告假,送妹妹完姻。彭公賞他一百兩紋銀。
張耀宗帶俠良姑張耀英住在都司衙門官署裡,給徐勝送信,擇日過門。徐勝就賃
了公館,在此地迎娶過
門。過門之後,即帶家眷回家祭祖。
彭公把宋仕奎凌遲,全家皆斬於市。把所抄賊人的資財,一半賞了隨征之將
士。那時四境肅清,彭公在河南大有政聲。
是秋八月初旬,黃河水漲,秋雨連綿。彭公帶司事人員日夜防護,賴以平安。
題奏,皇上賞大藏香十枝,著河南巡撫至龍王廟親祭。八月中秋前幾日,本省屬
員來拜節,他必親身面見,詢問地面上年景如何?地土民情之事,又必親口囑咐
縣州府道,為民父母,辦事均宜詳細,切勿草率。
是日,張耀宗、高源、劉芳三人前來拜節,彭公賞了酒席,問張耀宗道:「蔡
義士與歐陽義士不願做官,他兩人往哪裡去了?」張耀宗說:「我岳父蔡慶在我
家閒住,我師兄歐陽德說要回故土修理墳塋,他回家祭了墳墓,就要出家去了。」
彭公說:「早晚旨意要下來,必須候著上諭如何?」張耀宗說:「是!」
三人下去。彭公回到後宅,管家彭興伺候大人吃酒玩月。彭公見皓月當空,
照耀如同白晝,真是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回想往事如在目前,又
想起李七侯,不如此時他在哪裡?至今不能再見他。想罷,彭公甚不樂意,飲了
幾杯酒,也就安歇了。
到了二十四日,上諭下來:「著張耀宗來京召見。高源、劉芳以守備提升。
常興以游擊盡先補用。河南巡撫欽加太子少保、兵部尚書銜。欽此欽遵!」張耀
宗等謝了恩。至九月初旬,還不見徐勝來,張耀宗也不能等候,自己便從巡撫衙
門領了文書,收拾了行李進京。至十月間回來,給大人請安說:「蒙聖恩,已升
授河南開封府參將。」便接家眷前去上任。蔡慶夫婦因怕天氣寒冷,不敢回去,
要待來年春三月再回家中。夫妻兩人主意已定,便在這裡跟著女婿張耀宗、女兒
蔡金花,帶了從人坐車上任接印,就住在參將衙署內。
彭公在河南未到半年,所辦之事,大有古大臣之風,治得路不拾遺,夜不閉
戶,真雍熙之盛世。過了幾月,忽然旨意下來,調彭公入都。不知吉凶如何,且
看下回分解。

第六十六回
彭巡撫入都召見 奉聖旨查辦大同


話說彭公奉旨調入京都,即把任內所辦之事交代清楚,收拾行李起身。正值
冬月初旬,天寒地凍,頭一站住金鈴口。次日過黃河,嚴寒天氣,滴水成冰,寒
風似箭,冷氣如刀。怎見得,有詩為證:蕭條古木立斜日,盛瀝寒雲滯早梅。
愁處雲煙連夜起,靜時風竹過牆來。
故人每憶心先見,新酒偷嘗手自開。
景狀入詩兼入畫,言情不盡恨無才。
彭公過了黃河,往北按站行程,路上受了無限的寒冷,又遇陰雲四起,瑞雪
霏霏。這日早行,約定了三十里之程,雪越下越大。彭公信口占一絕句云:五更
驢背滿鞋霜,殘雪霏霏草樹荒。
身在景中無句寫,卻教人比孟襄陽。
彭公一路上早行夜宿,饑餐渴飲,非止一日,到了京都,就住在法源寺。次
日即到內閣掛了號。
康熙老佛爺乃有道明君,知道彭朋是一個幹員,過了兩日,即傳旨召見。彭
公在養心殿行了三拜九叩之禮,聖上開言道:「彭朋,你自到河南,剿滅山寇逆
匪,也算辦事詳細,今調你
來京供職,著你去補兵部尚書。」彭公說:「奴才謝主鴻恩。」
聖上散朝回宮,彭公回家。次日,有親友來接風賀喜,彭公皆回拜了。上了
任,闔署官員又來叩喜。
彭公除上衙門之日,即在家教訓公子德昌讀書。公子今年十六歲,已中了文
舉人,大挑朝考一等,掣簽分吏部主事。至臘月,彭公無事,在後堂與夫人吃晚
飯,說:「拙夫年已望六,膝下只有此子,賴祖宗盛德,今已金榜題名。我在宦
途,一生並無虧德之處,今在京供職;惟知致君澤民而已。」夫人說:「德昌年
幼發達,你我也算心安。」過了幾日,臘盡春回,時逢春正月,開印之後,彭公
上衙門辦理一切公事。
到三月間,康熙佛爺在南苑海子打圍後,即下旨叫彭朋入內召見。彭公隨旨
到了餘樂亭寢宮,見康熙爺帶一班內臣,正在那裡坐定。彭公行了三拜九叩之禮。
皇上說:「彭朋,朕昨夜失去珍珠手串一件,賊人竟敢留下字跡。」即叫內臣給
彭朋看。彭公接過一看,那字帖上寫的是:民子餘雙人,叩見聖明君;河南曾效
力,未得沾皇恩。
彭公看罷,叩頭說:「吾皇萬歲!奴才在河南巡撫任內,拿獲叛逆宋仕奎諸
賊,此人功勞甚大,並在內裡幫助張耀宗等,拿獲賊黨多人。此人姓徐名勝,後
來他攜眷回家祭祖,奴才也未及題奏保他。」康熙爺聞奏說道:「彭朋,你去尋
找徐勝帶來,朕必要召見此人。」彭公說:「遵旨!」
彭公叩頭下來,出了宮門,坐轎回宅。到書房內,要彭壽出去叫高源、劉芳
二人來見。家人到外院西書房內,說:「高老爺、劉老爺,大人請你二人。」高
通海、劉德太二人立刻換了衣服,來到書房之內,給大人請了安,問道:「大人
叫我二人,有何吩咐?」彭公說:「聖上在南苑行宮失去珍珠手串,
是徐勝盜去了。你二人去找他來見我。」
水底蛟龍高通海、多臂膀劉德太二人答應下來,各換便衣出門。二人在正陽
門外各處尋找,來至大柵欄各戲園中,真是萬國來朝,人煙稠密,各行買賣俱皆
茂盛。他二人在酒樓飯館直找了一天,並無下落。二人也餓了,要找一個好的酒
飯館吃飯,就來在這正陽樓樓上吃酒,要了幾樣可口的菜。高源說:「劉賢弟!
你是精明通達之人,你想,徐勝就是無主見了,他也不該盜皇上的物件。」劉芳
也說:「是不該的!」二人吃喝已完,只見跑堂的上來說:「高爺、劉爺!你二
位的飯錢,有徐爺給了錢啦!」高通海就問姓徐的在哪裡?跑堂的說:「在下面
呢。」高源、劉芳二人急忙下樓來找,並無一人,也不知徐勝哪裡去了?只見櫃
上的人過來一位,說道:「高爺、劉爺,你二位的飯錢,姓徐的給了錢,他就走
了。留下一個字兒,請你二位拿去看吧。」劉爺接過來一看,上寫:字啟二位兄
台得知:弟徐勝自河南分手,天南地北,人各一方,時切想念。我自河南回家,
不見兄台等,也未聽接旨,故今來京,驚犯天顏,盜來珍珠串一件。我也不必見
大人,三日後必奉還。至囑!
呈高、劉二位老爺時安。並請升安不一。
愚弟徐廣治拜高通海、劉德太二人看罷,說:「他既如此,你我回去,把此
情形回明大人便了。」高、劉二人下樓,回至宅內,把找徐勝之故回明了大人。
彭公沉吟了半晌,說:「你二人下去吧,我看他如何奉還。」
過了一日,皇上回都,眾大臣等去朝見。彭公坐轎到了東華門下轎,只見有
一位官員,身穿官服補褂靴帽,五官不俗,一口痰正吐在大人靴子上。他連忙陪
笑臉,親來給大人抹擦。
彭公說:「不必!」那人還打了一個橫兒,說:「大人,請!」彭公走了兩
步,覺著靴筒內有物件,一伸手摸出來的正是珍珠手串。暗稱稀奇,說:「果然
是一位出奇的英雄!」進內到了養心殿見駕。朝駕已畢,彭公獻上珍珠手串說:
「奴才奉旨拿獲盜珍珠手串之人,奴才今已找回珍珠串,徐勝不敢面君。」康熙
爺說:「徐勝賞賜千總之職,留京補用。」彭公謝了恩,出朝回至家中。
四月初旬,因大同總兵傅國恩拐印騙兵,修了一座畫春園,招兵買馬,聚草
屯糧,搶了火藥局、軍裝庫。康熙旨意下來,派彭朋查辦大同府事務,馳驛前往,
並隨帶司員,一路查訪民情。彭公接了這道聖旨,回家對彭興說:「你把我應帶
的物件,想著給我收拾收拾,我帶兩班轎夫,把高通海、劉德太二人請來。」家
人出去不多時,高、劉二人進來參見大人,問道:「大人有何事故吩咐?」彭公
說:「我奉旨查辦大同府,並隨帶文武司員。我今只帶你二人前去,你們把隨行
所用的行李物件,該帶的帶些,收拾收拾,我後日請訓起程。給你二人紋銀各五
十兩,該帶的、該買的衣服,你二人自去辦理。」叫家人到帳房取來,交給高源、
劉芳。二人說:「多謝大人。」彭公說:「你二人去辦吧!」彭公進內宅用了早
飯,就有親友來送禮賀喜。
次日,彭公回拜了一天客。
四月初九日一早,彭公坐了八人轎,高通海身穿灰色布單袍,腰繫涼帶,青
中衣,青緞靴子,外罩紅青羽緞單馬褂;劉德太也是便衣,寶藍縐綢大衫,藍中
綢褲,青緞三鑲抓地虎快靴,坐騎黃驃駒,鞍旁掛著一口帶鞘單刀。彭興、彭福、
彭升、彭壽等各騎駿馬,出了德勝門。頭一站到昌平州,天色尚早,有七八個男
女前來喊冤,求老大人施恩!彭公在轎內吩咐住轎。
頭前引馬的彭升等,方要掄馬鞭子打,彭公說:「把那七八個
男女帶過來。」家人說:「大人叫你等眾人過來。」那些喊冤之人,跪於轎
前說:「大人在上,小民等冤枉!」彭公說:「你等所告何人?可有呈狀在此?」
頭前跪的一人,年有半百,說:「小人吳昆,乃昌平州北關外人氏,跟前有一個
女兒,名叫桃花,今年十八歲,已許給東關呂登榮之子為妻。今年二月十六日,
夜內被賊人先奸後殺,還在牆上留下一朵白如意,是拿粉漏子漏的。還有一首詩,
上寫的是:背插單刀走天涯,山林古廟是吾家。
國法王章全不怕,秉性生來愛彩花。
白日看見多姣女,黑夜三更來會她。
因奸不允多貞烈,倔強之時刀下哈。
小人清早起來,至昌平州衙門喊控,老爺傳我至二堂問了口供,立刻驗屍。
把死屍驗過,吩咐小人把我女兒裝在棺材之內,候拿兇犯。過了幾日,我們鄰居
黃家的女兒,也被賊人所殺,牆上留白如意一朵。一連七條命案,都是少婦長女,
知州並不認真辦理。小人連遞了兩張催呈,知州卻說小人刁頑!今日聽人說欽差
大人查辦大同府,從此經過,小人等情急了,會合被害之家來此鳴冤,冒犯大人
虎威,只求大人施恩,交派知州替小人的女兒伸冤!」彭公說:「帶吳昆等跟隨
至公館辦理。」
吩咐起程。
行有七里多路,有昌平州知州劉仲元,帶公差人等前來迎接欽差,在大人轎
前請安。彭公說:「你前往公館引路。」知州退後,坐轎先至公館伺候。彭公的
大轎一到,公館放了三聲大炮。文武官員都來迎接欽差大人。彭公下轎來至裡面,
又有參將、游擊、守備、千總、把總等,跟知州來參謁大人。彭公看了手本,問
道:「貴州到任幾年?」劉仲元說:「卑職到任一年有餘。」彭公問:「本境地
面清淨否?」答曰:「清淨。」彭公
說:「貴州是何出身?」知州說:「一榜舉人。」彭公說:「本處有白如意
彩花淫賊,殺傷多命,貴州為甚不認真捕捉?」知州說:「卑職也嚴勘捕快即行
捉拿,無奈此人遠遁。」彭公說:「總因你不清查保甲,以致地面不安。下去!
明日務將賊人拿獲!」
知州答應說:「是!」就下去了。
彭公用了晚飯,叫高源、劉芳上來。二人進了上房,給大人請安。彭公說:
「你二人把吳昆等送到州內取保,不准難為他眾人。」高、劉二人至外面,帶吳
昆等至州衙署,交明瞭衙署當差的人,說:「欽差大人吩咐,叫他們取保回家。」
二人回來,見大人稟復明白。彭公說:「本部院明日不走,我派你二人穿著便衣,
在城內外村莊鎮店各處留神,尋找白如意的行蹤下落。」二人答應下去。
次日天明,吃了早飯,二人換上便衣,來到上房,見了大人說道:「我兩人
就此去了。」彭公說:「你們見行蹤可疑之人,只管跟他,訪真了果是何人,再
為辦理。」二人答應下來,出了公館,順路往前。劉芳說:「你我分路去訪,你
往西北,我往東南。」高通海答應,往西走了幾步,心中想道:「不知賊人在哪
一路?不免找一座酒飯館,暗中探訪探訪。」便在西街路北的酒館吃酒。劉德太
出了東門,見關外買賣興隆,人煙不少,不知該往哪裡去訪,也不知白如意究係
何人?就在路北小酒館內坐下說:「給我拿兩壺酒來!」酒保兒送過來兩壺酒。
劉芳本是年幼之人,吃了兩壺酒,悶悶不樂,想不出一個出奇的主意來,心中著
急,不是拍桌子,就是瞪眼睛。正在為難,忽聽東面噹噹鐘聲連響,走出酒館一
看,見那邊圍了一伙人。不知所為何因,且看下回分解。

第六十七
回鐵羅漢回家祭祖 白如意大鬧昌平


話說多臂膀劉德太聽到鐘響,站起身來往外就走。出了酒館,他方要往前走
去,只聽後面說:「大爺別走,還沒給酒錢呢。」劉德太說:「酒錢我給。」摸
出錢來給了酒錢,來到東面人群之中,只見有一個僧人,身高九尺,散披頭髮,
打一道二指寬的金箍,面如紫醬,雄眉帶煞,怪眼透神,白眼珠凸出眶外,黑眼
珠滴溜溜圓,爍爍放光,大鼻子,四方口,連鬢落腮鬍子,身穿白色僧衣,高腰
襪子,直裰覆腰,青僧鞋,肩挑鐵扁擔,前頭一口大鐘有二百多斤重,後有一個
鐵如意相襯,在糧店門首,手拿木槌,連打了幾下鐘說:「阿彌陀佛!金鐘一響,
黃金萬兩,施主慈悲吧!」那糧店伙計給了他一文錢,他不要,又添了一文,他
也不要,添至一百錢,他還嫌少,非有五兩銀子不走。鋪內掌櫃的說:「化幾兩
就要幾兩,也要我們有這幾兩,如何行呢?」頭陀說:「我這鐘永不空打,打一
下是銀一兩,方才我打了五下,你要不施捨,我就要多化了!我的鐘再響,你非
給銀十兩不可,我把話和你說明了。」那些看熱鬧的人,就有生氣的說道:「你
這窮僧惡化,太不成事體了,給你一百錢你嫌少,定要五兩銀子,看你去要吧!」
和尚又打了五下鐘說:「你要不施捨,必有後悔之時!你別怨我。」挑著
鐘和如意往東就走。
劉芳看這和尚定是賊人,見他二目賊光爍爍,就看出八九分來了。劉芳在後
面跟著,叉恐怕他看出來,就故意的東張西望,裝作看熱鬧的人。出了街頭,往
北走了有三里之遙,劉芳覓正北有座廟,這僧人推門進廟去了。他連忙回到公館,
遣人去把高源找來說:「大哥,小弟訪了一個真正賊人,不知是白如意不是白如
意?你今晚跟我出城,到他廟內暗自探聽,看是哪路賊人,也好辦理。」二人用
了晚飯,稟明大人,收拾乾淨,各帶單刀出了東門。
到了正覺寺廟門首,二人只聽得鐘聲響亮,噹噹的連聲直打。他二人由東面
躥至牆上,跳在院中,又上了東配房,看那北上房燈光閃閃,人影搖搖。二人又
來至北房,跳在後院,從後窗戶用舌尖舔破窗紙,望裡瞧看。只見八仙桌上有蠟
燈一盞,東面椅子上坐定一人,站起來身高九尺,膀大腰圓,面如藍靛,雄眉闊
目,四方口,四旬年歲,身穿青綢子長衫,足登青緞快靴。
高源、劉芳並不認識此人。這位就是獨蓑山東的竇二墩,因為救他兄長,劫
牢反獄,逃出古北口,在連環套招聚嘍兵,獨霸為王。他因思念父母的墳墓,在
河間府又無看墳之人,甚不放心。他回到故土上了墳,回頭在昌平州正覺寺,路
遇昔年故友飛刀英八。他乃是鑲藍旗滿洲人,自幼愛練武藝,也不作好事,非偷
即盜。他發配山東地方,和竇二墩有來往,二人情投意合,結為兄弟。後來他逃
回京都,在這昌平州正覺寺出家,但惡習不改,任性妄為,常在外面各處探訪有
姿色的婦女,他夜內前奉彩花,花彩完了,還把人殺死,用粉漏子漏下一朵白如
意來。他廟內使用一個火工道人,名叫劉寶林。他今日因為來了自己的朋友竇勝,
親自在廚房操辦菜蔬。
高、劉二人等了多時,才見白如意英八和尚托著四樣菜蔬,一壺酒,兩份杯
箸,放在桌上說:「竇大哥,你可吃幾杯酒,在這裡多住幾天,你我談談心。」
竇二墩說:「賢弟,我不能久待,怕遇見綠林之人笑我無信!想當年我在德州與
黃三太比武,被他打了一鏢,因此懷恨在心,也無面目見直隸、山東一帶的朋友
了。我說過世上有他無我,我要練習武藝,找黃三太報此一鏢之仇。聞他年已八
旬,臥病不起了。我曾對眾人說過,有黃三太在這世上,我竇某總不出世。賢弟
你這一出家,也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一塵不染,萬慮皆空,你比愚兄強
勝百倍。」英八和尚說:「兄長!我今聽人傳言,說欽差彭朋奉旨查辦大同府,
由昨日住在此處不走,接了七八張呈子,都是告我的。」竇二墩說:「我也深恨
彭朋,他仗著白馬李七侯等,在山東替他幹事,我實恨他。我今跟賢弟去殺了彭
朋,留下字柬,就說是黃三太所殺。」英八和尚說:「小弟一生好彩花,殺了幾
個女子。」竇勝說:「你這就不是英雄所為,壞了江湖中的名氣。你我吃完酒,
就往公館去刺殺彭朋。」
水底蛟龍高通海、多臂膀劉德太二人聽了這話,嚇得渾身是汗!劉芳一拉高
源,到了北邊牆下說:「大哥你聽見麼?屋中是獨霸山東鐵羅漢竇二墩,他由連
環套回家祭祖回來,今日要勾串英八和尚到公館行刺,你我怕不是他的對手,這
便如何是好?」高源說:「賢弟!你我只好聽天由命,先在大道之上等他。」二
人商議好了,跳牆出去,來至廟前,在樹林中把單刀一拉,等候賊人。
竇二墩與英八和尚吃完酒飯,收拾停當。竇勝帶折鐵刀,英八和尚帶樸刀,
二人出了禪堂,來至院中,叫火工道人看守廟門。二人出得廟外,直奔昌平州而
來。走無多路,前面柳樹林中忽然竄出一人說:「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
要從此
走,須留買路財。無有買路財,一刀一個土內埋。」英八和尚回頭說:「兄
長!這是吃生米的,他也不打聽打聽,你我是何等人?」說著,他一拉刀向對面
答話說:「合字嗎?」高通海回說:「我是井字。」英八和尚說:「線上的朋友,
哏喀孤飯,咱們是一個跳板上的人。」高通海說:「我是繩上的,打手子為生,
我也沒這船,咱們不是一個跳板上的人。」英八和尚說:「你真愣,全不懂,我
也是一個賊。」高通海說:「好!賊吃賊,吃得更肥。」英八和尚聽了高源這話,
怒氣大發,說:「愣小子,你真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再三讓你,你一定
要找死,我就結果你的性命。」舉刀直砍高源。高源一閃,擺刀分心就刺,英八
和尚躲在一旁,二人行前就後,兩口刀上下翻飛。劉德太也提刀過來幫助。英八
和尚哪裡放在心上,他越殺越勇,精神百倍。
鐵羅漢竇二墩見英八和尚可以贏得他兩個人,又往四面一望,不見有人,說
道:「我何不去殺了彭朋,再作道理。」一轉身繞道樹林,到了東關。天交二鼓,
他從吊橋過去,由北邊坍倒的一個缺口子上去,到了城上,找著馬道。順路來至
十字街,找到彭公的公館,只見裡面掛燈結綵,有巡更守夜之人。竇二墩由東邊
牆上跳過去,來至院內,由後窗戶空處往裡一看,見有四個人正在燈下吃酒。聽
那人說:「天有三更,大人還在飲酒啦!我可去問問要茶不要?」西邊一人說:
「你說醉話了,大人早就不吃啦,在那裡看書呢!我聽興兒哥哥說,高老爺與守
備劉老爺二人辦案去了,到這時候還不回來,我怕他二位被賊人拿住。」彭升說:
「少說閒話吧!」竇勝聽了,又飛身上房,躥至北房上往下觀看,見屋內燈光隱
隱,便跳下去在上房簾子外一望,只見屋內燈光之下,靠北牆有八仙桌一張,桌
上擺著文房四寶,東邊椅子上坐著彭公,身穿藍綢長衫,足登白襪雲
鞋,面如古月,慈眉善目,一部花白鬍鬚,正在燈下看書,有書童琴明伺候。
鐵羅漢竇二墩手執鋼刀,把簾子一掀,進來說:「彭朋!你與綠林中人作對,我
的故友金翅大鵬周應龍被你所殺,我今特來報仇!」掄折鐵刀照定大人頭上就
剁!只聽得「哎喲」一聲,紅光迸現,鮮血直流。不知彭欽差性命如何,且看下
回分解。

第六十八回
竇二墩誤走紀家寨 對花刀高劉雙收妻


話說鐵羅漢竇二墩舉折鐵刀,照定彭公方欲砍下,不防背後一鏢,正中竇二
墩左臂之上。竇二墩「哎喲」一聲,聽得外面有人說:「呔!小輩,你跟我來,
我看你有多大能為,敢來行刺!」竇二墩出來一瞧,那人掄短鏈銅錘就打。竇二
墩閃開,舉刀相迎。看那使短鏈銅錘的人,頭上青絹帕包頭,身穿藍綢子褲褂,
足登青緞快靴,腰繫抄包,背後斜背一小包裹,面如傅粉。這位正是粉面金剛徐
廣治。
他自剿滅宋宗堡後,告假攜眷回家祭祖,只因天氣寒冷,未曾出來。至次年
春天,又因修理墳墓,候至三月初旬,他才攜眷動身,到了河南,把家眷安置在
他內兄河南撫標參將張耀宗的衙門裡住下。張耀宗治酒接風,二人吃酒談心。徐
勝問到彭大人保舉的有何人?張耀宗說:「我提升參將,常興以都司缺在任後補,
他還是守備,高源、劉芳二人都授了守備銜,不知妹丈是何前程?可曾保舉?」
徐勝聽了,問道:「小方朔歐陽德兄往哪裡去了?」張耀宗說:「他帶著徒弟武
杰,往他家中教練拳腳去了。還說今春要往宣化府千佛山拜佛燒香,叩見他師父
去呢。」徐勝說:「彭公升了京職,我要到京都去散逛散逛,把家眷先留在這裡
住幾天。」張耀宗說:「我給妹丈寫封
信,妹丈可以投奔彭大人那裡去。」徐勝說:「到家再說,不必寫信了,我
後日動身。」先遣人僱了一輛套車,是日起程,張耀宗送至五里之外,二人分手。
徐勝在路上早行夜宿,饑餐渴飲,非止一日,到了京都。
隨即開發車錢,住在西河沿天成店,住的是上房。次日吃了早飯,打聽到彭
公升了兵部尚書,卻並未保舉他。他氣忿不平,在南苑正遇皇上打圍,他才暗盜
珍珠手串。後來高、劉二人找他。他在暗中請二人吃了飯,也未見面。他在東華
門用計把珍珠手串還給彭公,就在店內等候信息。又病了幾天,及至好了,打聽
得彭公已交旨保他,得了千總之職,便要去謝彭公。卻聽人說彭公放了查辦大同
府的欽差,奉旨出京了。這時粉面金剛徐勝的盤費用完,想要追隨彭公同往,自
己除還店錢之外,只剩了銅錢幾百文,想要買匹好馬去追彭公,又無銀錢。他急
中生巧,來到德勝門馬市集上,問道:「哪裡有好馬,不怕多出價。」經紀人等
說:「我們店內有一匹渾紅馬,定要賣銀一百兩,你跟我來瞧瞧。徐勝跟經紀人
到他店內瞧馬,只見自頭至尾足夠一丈,自蹄至背足夠六尺,細七寸大蹄腕,渾
身並無雜毛。講好了價錢是一百兩。徐勝說:「我去家中,叫人拿鞍轡來備好了,
我先試試它。經紀人說:「你請拿去。」
徐勝到西邊走了有半里之遙,見路東有座「天和永」鞍轡鋪,便進去說:「掌
櫃的,頭號鞍轡,連鐙、偏韁、撒手、嚼環一應俱全,共該多少銀兩?不可說謊。」
掌櫃的用算盤一算,共銀十二兩一錢二分。徐勝說:「叫伙計送去,拿銀回來。」
小伙計挑著鞍轡,跟徐勝到了馬店。經紀人等都說:「老爺回來了。」徐勝說:
「你過去把馬備上,看這鞍轡合式否?」賣鞍轡的小伙計把馬備好了。徐勝望著
鞍轡鋪的人說:「你在這裡,等我試試馬。」那賣馬的瞧徐勝不象拐騙的人,況
又有一個人
跟在這裡,也不怕他。他是把賣鞍轡的人,認作徐勝的跟班了。
徐勝上馬加了一鞭,便飛也似的往北去了。賣馬的人等候多時,不見回來,
心中著急,問那賣鞍轡的伙計說:「你們老爺怎麼還不回來,是往哪裡去了?」
那賣鞍轡的人說:「他不是我們老爺,他買我的鞍轡全份,共該十二兩一錢二分
銀子,我跟他來取銀子的。」經紀人等聽罷,大家亂了一陣,買馬的人早已蹤影
全無,眾人只得各認晦氣。
且說徐勝自正午從德勝門起身,走了有六十里,住在山莊店歇息,要了淨面
水,吃了晚飯,又叫店內伙計給馬添了草料,他才安歇。一夜無話。次日黑早,
因為要去趕彭公,又怕賣馬的人追了下來,連忙起來叫店家快些把馬備上。店主
莊何是孤苦夫婦,並無兒子女孩,只用著一個小伙計勝兒,聽得客人叫,連忙起
來了。這時東方發白,天已大亮,一瞧院內所拴之馬並無蹤跡,早已被人拉去,
連忙喊說:「不好了!馬被人拉去了!」
徐勝一聽,連忙出來瞧看,毫無蹤跡,只急得揮身是汗,說:「我無這馬是
不能走的,你們快些找去!」嚇得店家夫婦在外面各處尋找,卻絕無影響。他二
人過來,看見徐勝著急,只得跪下哭道:「大爺,這事要了我們的命了!賣了我
二人也還不起,我們實不知情。」徐勝一看老夫妻實在可憐,這事料他必不知情,
只得說:「你二人起來吧!我的馬找不到,不與你相干,我走了。」
徐勝出了店門,順道來至昌平州。到了城內,在大街上一家酒館吃了幾杯酒,
打聽得彭公昨日到此並未起程。想夜間再往公館去見大人,便在各處閒遊了一
天。到日落之時,即在東街店內吃了晚飯安歇。候至三更夜靜之時,他暗帶短鏈
銅錘,出來把門帶上,飛身上房,奔到了公館。他躥在房上,隱身於西屋後坡,
忽見一人從東房上往下一跳,直撲上房。粉面金鋼
徐勝躡足潛蹤,在暗中一瞧,此人並不認識。竇二墩進了上房,徐勝一掀簾
櫳,照定竇勝就是一鏢。竇二墩一回身,先自拔下鏢來,復又提刀直砍徐勝,二
人就在院中各施所能。徐勝雖年輕,並不是他的對手,問道:「小輩,你是何人?
這等大膽,敢來行刺。」竇二墩一陣冷笑,說:「娃娃!你也不知,我乃獨霸山
東竇二墩便是。」粉面金剛徐勝聽了,暗為稱奇,正在猶疑之,忽聽房上有人說:
「呔!你這賊人真是膽大包天,敢來公館行刺大人,今有造化高來也。」徐勝一
聽,便知是高通海來了。
他方才在樹林中與英八和尚動手,劉芳打了賊人一墨羽飛篁,英八和尚施展
刀法,與二人動手並無破綻。忽然正東來了一伙人,手執燈籠火把,刀槍棍棒,
頭前一匹馬上,騎的是守備郭光第,他帶著三十名官兵去剿賊,剿空了回來,正
遇見三個人在樹林中動手。郭老爺認識高源、劉芳是欽差大人的差官戈什哈,便
莊馬上說:「快拿這和尚!二位老爺為何與和尚動手?」劉芳說:「這是彩花淫
賊白如意,你快來拿他!」郭老爺說:「我知道正覺寺廟內的僧人不法,今幸遇
見你二位老爺。」
急速拿鉤桿子花槍,把賊人圍在當中,要將他拿獲。英八和尚雙拳難敵四手,
好漢打不過人多,戰了幾合,已被官兵拿住。
郭爺叫跟人把馬讓給高、劉二位老爺騎上,把賊人先帶往我的衙門,明日至
公館見大人回話。三人到了東門,手下叫開城,城上知道是城守營老爺回來了,
便開城放大家進去。走至公館門首,郭老爺說:「二位老爺往我衙門住一夜,明
日再走吧。」
高源說:「不必!我二人還要見大人回話啦!」二人急忙下馬,一飛身竟上
房去了。高通海方欲往下跳,見院內有人正在動手。
高、劉二人定睛一看,一個是竇二墩,一個卻是徐勝。他便自己通名說:「造
化高來也,你等往哪裡走?」
劉芳也下來了,三人與竇二墩動手。徐勝說:「我粉面金剛今天連這一個賊
也拿不住,還算什麼英雄?」彭公在屋內早聽夠多時,知是徐勝來了,歡喜之極。
高通海說:「竇二墩,你今天往哪裡走?那邊還有人等你。」竇勝說:「好!吾
要去也。」他方要往房上跳,只聽房上有人說:「唔呀!混帳王八羔子,你往哪
裡走!今日有小方朔歐陽德來也。」竇勝聞聽,嚇得飛身躥上南房。徐勝緊緊跟
隨,劉芳等也跟在後面。竇二墩在頭前跑得兩腿生疼,恨不能肋生雙翅,飛上天
去,才好逃生。
徐勝苦苦追趕了有二十餘里,山路崎嶇,只見前面黑暗暗、霧昏昏的,似有
人家。竇二墩飛身躥進莊牆,往裡一看,樹木森森,房屋不少。他在房上如履平
地,正走之際,忽然銅鑼響亮,有巡查莊兵早望見房上有人,一棒鑼鳴,便有無
數莊兵手拿樸刀說:「呔!房上有兩個賊,拿呀!拿呀!」一陣大亂,粉面金剛
徐勝與竇二墩都被莊兵圍往。這時,聽見正北內院中有人說:「呔!我家中今天
來了賊,好哇!打虎太爺來也。」又聽內院中有一洪亮的聲音,說:「好大膽的
賊人,敢來我家攪亂,拿住他碎屍萬段!」一片燈光下,出來了一位老英雄,帶
著二位女兒,各執單刀。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六十九回
神手將目識豪傑 小方朔義釋英雄


話說鐵羅漢竇二墩跑至這所莊院,正遇見莊兵巡查。原來這所莊院,是昌平
州所管的紀家寨。莊主是神手大將紀有德,乃本處人氏,自幼在大西洋學藝十年,
練會各樣削器,木牛流馬木狗,自行人馬,與各式繃腿繩、絆腿索,立刀、窩刀,
自發弩,悶棍,掃堂腿,髒坑、淨坑、梅花坑,滾瓦坡房等各種西洋希奇秘法。
娶妻劉氏,是獵戶劉奇之女,人稱殺虎媽媽。
生了一兒一女,女兒今年十八歲,長得容貌秀美,自幼深知三從四德,讀過
《女兒經》,看過《烈女傳》,針黹活計無一不通,還練了一身好武藝,乳名雲
霞,劉氏愛如至寶。她娘家有個姪女,名叫劉彩霞,今年十八歲,也練了一身好
武藝,常在紀家寨住。今日紀有德聽見傳鑼聲響,他立刻齊集莊兵,手拿金背刀,
至外面吩咐家人拿賊!徐勝方要提刀砍竇二墩,後面紀有德卻要砍他,徐勝急忙
回身相迎。竇二墩一看,也回過身來,提刀要砍徐勝。殺虎媽媽劉氏看見竇二墩
要砍徐勝,舉鐵棒錘照定竇二墩就打。此時水底蛟龍高通海、多臂膀劉德太也趕
到了,與紀雲霞、劉彩霞二人動手,四人殺在一處。劉彩霞與高通海兩個人對上
花刀,正殺得難分難解之時,歐陽德趕來了,連忙說:「唔呀!不要動手。紀大
哥,都是自己人,我要捉竇
二墩去呢。徐賢弟不要動手,捉拿竇勝要緊。」正要給眾人指名引見,竇二
墩乘機跳至牆外逃走,徐勝便在後面緊追。
鐵羅漢竇二墩見前面有一座山神廟,他想要進去躲避,不想廟內卻有人一把
將他抓住,按倒在地。鐵羅漢竇二墩說:「是什麼人?」原來歐陽德早在這裡等
候,說:「吾在此等你多時,你也是綠林中的人物,為什麼來公館行刺,是何道
理?你乃是山東有名之賊,吾也知道你名叫鐵羅漢竇勝。吾今擒住,你若能從此
改過自新,可把你放了;若再犯在吾手內,你命休矣!」
鐵羅漢竇勝說:「我知道,你也不必吩咐,我從此再也不找彭大人了。」鐵
羅漢竇勝去後,徐勝隨後趕到,說:「兄長可見賊人否?」歐陽德把放了鐵羅漢
竇勝之事說了一遍。徐勝聽了,深為可惜,說:「天已明瞭,你我回見大人去吧。」
這時劉芳與紀有德也都追到了。神手大將紀有德說:「歐陽賢弟,你我一別
四五年的光景,今日在此相會,也是三生有幸。方才追趕的獨霸山東鐵羅漢竇二
墩,可曾拿住了?」歐陽德說:「被吾放走了,他也是一條好漢,我聽見他的所
作所為,並無奸盜邪淫之事。前者劫牢,是因貪官害他兄長,人所皆知。
這樣的英雄,你我拿他送官治罪,深為可惜!故此吾放了他,亦叫天下英雄
知道,說我等寬宏大量。」隨即又說:「兄長請過來,我給你引見引見。這位姓
徐名勝,字廣治,別號人稱粉面金剛;這是紀有德兄長,你二人先見過禮。」徐
勝過去說:「原來是紀兄,小弟有禮了。」紀有德還禮。歐陽德又給水底蛟龍高
通海引見。紀有德說:「莫非你家住在黃河套高家莊嗎?有位魚眼高恒是你什麼
人?」高通海說:「是我父親,已去世了。」
紀有德說:「實不知道尊父去世。賢姪在家,曾聽見你父親說否?有一個朋
友,叫神子大將紀有德。我與你父親,有口盟金蘭之好。」高深說:「小姪不知,
深有得罪。」紀有德問道:「這
位尊姓?」劉芳說:「我姓劉名芳字德太,別號人稱多臂膀,我家住在大名
府內黃縣劉家集。」紀有德說:「你是花刀無羽箭賽李廣劉世昌的公子嗎?」劉
芳說:「不敢,小姪正是。」紀有德說:「皆是故人了,我聽說你父親死在紫金
山周應龍的手內。
你諸位請到我家一敘,歐陽賢弟一同到我家,請眾位小飲一杯。」歐陽德等
見已是紅日東升,也該歇息了,遂同紀有德來至紀家寨。
這所宅院倚山傍水,半天產,半人工,果然好一塊風水地。
進了大門之內,當中是甬道,東西各栽桃樹、石榴、芙蓉、海棠等四季名花。
二道重門裡,是三合瓦房,北上房五間,東西有配房三間,東西廂房穿過去各有
院落,裡面是瓦房一百餘間。
至上房屋中,歐陽德抬頭一看,正北靠牆有楠木條案,案上擺著盆景果盤等
物。牆上掛的四條屏,畫的是山水人物,春夏秋冬四季的景致,兩邊有對聯,上
寫:傳家有道惟存厚;處世無奇但率真。
案前有八仙桌,兩邊各有太師椅子。眾人看罷落座。進來兩個十四五歲、長
得俊美的小童,獻上茶來。歐陽德說:「紀大哥,你把我姪兒叫來。」紀有德說:
「唉!賢弟,一言難盡,我也沒作虧心事,卻生下這樣孩子來,今年十五歲了,
說話不明,似傻非傻,我也無法可治。我教他練些武藝,他都學不會,就是生來
有些力氣,時常帶些家人出去打獵,一日他使鐵錘打死一隻病虎,人便送他綽號,
稱為打虎太保。」即叫書童去把大爺叫來。書童去不多時,已把紀逢春叫來。他
一進上房,說:「喲,爺!你叫咱做什麼?」歐陽德、徐勝等一瞧,這人身高六
尺,面色紫黑,短眉圓眼,身穿紫花布褲褂,青緞鞋子,項短頂平,說話帶吃,
給眾人見了禮。
少時上了酒飯,紀有德陪著。飲酒之間,提起彭公北巡,
去查大同府之事。紀有德一拉歐陽德說:「賢弟,你同我來。」
二人至東裡間屋內,紀有德說:「賢弟,你知高源、劉芳二人,哪一個還沒
成家?」歐陽德說:「兄長有何事,莫非有意給姪女提親嗎?」紀有德說:「我
有一女,還有一個內姪女,都是十八歲,練得一身好功夫,給一個村農人家,我
不樂意,還須找門當戶對之家。我瞧高、劉二人,雖說是綠林中人之子弟,現已
升了千總之職,久後並非池中之物,還求賢弟成全此事。」
歐陽德說:「吾可替兄長分分心。」言罷,二人回至外面桌上。
歐陽德將高、劉二人叫至東屋內,說:「你二人可曾訂下親事否?」高、劉
二人齊說:「尚未訂親。」歐陽德說:「這裡莊主乃有名人焉!意欲把他女兒與
內姪女給你二人,你二人可願意否?」高源說:「我二人現無定禮,有何不願意
的事。」劉芳說:「這事也不能這樣草率,還須請人算算。」歐陽德說:「闖婚
倒也是好事。」便來見紀有德,細說二人之意。紀有德要了高、劉二人的年庚,
與他女兒、內姪女兒的年庚,叫家人拿去,請管帳的馬先生一合,劉芳與紀雲霞
相合,劉彩霞與高通海相合,徐勝、歐陽德就算男女兩方的媒人。高源、劉芳二
人謝了親,重整酒筵,又飲了幾杯。用過了早飯,紀有德便套了車,送他們四人
回歸公館。大家告辭,走到半路之上,歐陽德說:「你三人至公館請大人動身吧!
我要去探訪探訪,前面路上還有何人?我知紫金山漏網之賊,他們大眾往這北邊
來了,我怕別出是非,三兩日我必見你等。」徐勝說:「也好。」
四人分手,高源等至公館,便打發紀家的車子回去。劉芳先進去給大人請安
說:「夜內我二人在北門外拿住白如意英八和尚,有守備郭光第幫助,已交守備
衙門監押。竇二墩業已逃走。多虧歐陽德與紀家寨的人幫助。昨晚在公館救護大
人,追刺客的是徐勝,現在外面,給大人請安!」彭公說:「快喚他進
來。」劉芳出去不多時,與徐勝進來給大人請安!彭公說:「你往哪裡去的?
皇上要汝見駕,汝為何不見駕呢?」徐勝說:「我在店中病了,不能起牀。」彭
公說:「你好好給我當差,不須他往,我還要提拔你呢。把昌平知州給我叫來!」
不多時,劉仲元進來參謁大人。彭公說:「我已拿住白如意,現在守備衙內,交
汝審明,給我打一套稟帖,按公處治。本當參你,念汝為官不易。明日預備車輛,
我要起程。」知州答應下去。
次日天明,彭公坐八人大轎起身,高、劉、徐三人騎馬跟隨。出了昌平州,
走了六七里路,徐勝抬頭看見從後面來了一個騎馬之人,飛也似地往北直跑。徐
勝一瞧,那正是他在店內所失之馬,便說:「劉爺、高爺!你二人保護大人前行,
我要追我的馬去,咱們在保安州公館見吧!」他一催馬去了。彭公的大轎方到保
安州南頭,忽聽喊叫冤枉。要知彭公私訪北新莊,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十回
彭欽差私訪北新莊 劉德太調兵剿惡賊


話說彭公轎至新保安,有二府同知法福理前來迎接大人,請了安說:「請大
人至公館歇息。」彭公一擺手,叫他起來,下去頭前帶路。彭公轎離保安不遠,
忽聽那邊有人喊:「冤枉哪!」
彭公聽了說:「把告狀之人帶至公館發落,不准難為他。」家人過去說:「你
別嚷了!跟著走吧,大人吩咐到公館之內發落。」
告狀人便跟在轎後。彭公一進街頭,聽前面放了三聲大炮。路北裡是公館。
彭公到了大門下轎,進了公館。本處文武官員齊來參謁大人。彭公皆一一見過,
問了些地土民情之事。眾人下去,叫家人擺上酒筵,高源、劉芳二人齊來給大人
請安。彭公說:「你二人下去吃飯,少時帶上告狀的人來,我要細細審問於他。」
劉芳正要下去,大人問道:「徐勝哪裡去了?」劉芳說:「他在半路上遇見偷他
馬的人,趕下去了,隨後就來。」
少時,彭公用完飯,便叫保安的三班人役伺候!不多時,法福理帶著三班人
役,來給大人請安。彭公吩咐帶上喊冤的人來!下面當差的帶上一人,跪在堂下。
彭公說:「你抬起頭來。」
那人把頭抬起,彭公一看此人,年在二十以外,面龐微白,四方臉,眉清目
秀,鼻直口方,身穿藍布大褂,內襯白布褂褲,藍布套褲,青布雙梁鞋,五官端
方,面帶慈善之相。彭公問:
「你是哪裡人,多大年紀,有何冤枉之事,細細說明。」那人說:「小人姓
劉名鳳岐,今年二十六歲,在昌平州城裡作糧行生理,家住在這保安東關外。家
有老母,五十九歲。小人妻子周氏,與我同年。四月初二日,因我母親會收生,
被北新莊皇糧莊頭花得雨的管家花珍珠,請去收生洗小孩,一日未歸。次日花珍
珠送我母親回來,我母親見家門大開,進去一瞧,我妻周氏咽喉內有鋼剪一把,
躺在地下,正是刺傷身死。我母喊叫鄰右人等,知會地方官人,報官相驗。又給
我送信,叫我回家。
及到當官,老爺只叫我把死屍葬埋,並不見拿獲凶身。小人連到衙門催了幾
次,這裡同知老爺並不在意。小人念妻子結髮之情,被人所害,因聽人說大人秦
鏡高懸,斗膽冒犯虎威,求大人格外施恩。」彭公說:「你可有呈狀?」劉鳳岐
說:「有呈狀,請大人過目。」說著,呈上一紙呈狀,上寫:具呈人劉鳳岐,年
二十六歲,係保安州人。呈為無故被殺,含冤難明事。竊身遠在昌平州糧行生理,
家有老母與妻周氏,在家度日。身母會收生洗小兒,於四月初二日被北新莊皇糧
莊頭花得雨的家人花珍珠接去收生,留我妻看家。身母住在花家一夜,花珍珠之
妻並未生養,說不到日期。次日花宅送我母親歸家,至家見大門大開,下車入內,
瞧見我妻周氏被鋼剪刺傷咽喉身死。身母喊冤,稟官相驗。我歸家一見,慘不忍
看。稟官催獲兇犯,至今未獲。
我念結髮之情,妻子無故被殺,因此斗膽冒犯虎威,惟有叩懇大人秦鏡高懸,
拿獲兇犯,與小人辨此冤抑,伏乞洞鑒!
彭公看罷,說:「你下去,明日來此聽審。」又叫法福理傳花珍珠明日到案
聽審。法福理答應下去。
次日早飯後,法福理帶著花珍珠來見大人。彭公問道:「劉
鳳岐來了沒有?」家人答應說:「來了。」彭公說:「帶上來!」
彭升等出去,不多時帶了劉鳳岐上來,跪於堂下。彭公瞧那花珍珠,俊品人
物,白淨面皮,身穿細毛藍布大褂,白襪青雲鞋。
彭公問道:「你叫花珍珠?」下面答應說:「是!」彭公說:「劉鳳岐之妻
無故被殺,你可知情?」花珍珠說:「奴才不知。」彭公一拍驚堂木,說:「你
這廝作何詭計?與何人合謀勾串?據實說來!」花珍珠說:「我本是給人家當奴
才的,家中妻子孫氏,懷中有孕,就是這幾天生養。我請劉媽媽收生,一夜我並
未離開她。她家媳婦被殺,小人如何知情?倘老爺不信,問劉鳳岐的母親便知。」
彭公說:「劉鳳岐,把你母親叫來。」下面答應下去。不多時,已把劉媽媽帶來,
跪在下面。彭公問道:「你被花珍珠請去,是給誰收生的?」劉媽媽說:「是給
花珍珠妻孫氏。我到他家,一夜未睡,花珍珠也伺候著鬧了一夜,並未生養。次
日一早送我回來,就瞧見我兒媳婦被殺。這是以往實情,求老爺作主,替我們拿
獲兇犯,報仇雪恨!」彭公聽罷,心想:這件事倒也無處追問,便吩咐全帶下去,
叫劉鳳岐明日聽審,花珍珠釋放無事。
彭公思想此事,不覺伏桌睡著。迷迷茫茫,似睡非睡,忽見從外面進來一人,
並非今時打扮,頭戴卐字逍遙巾,身穿土色逍遙氅,腰繫絲縧,足下白襪雲鞋,
面如古月,慈眉善目,一部白鬍鬚。見了彭公,點了點頭,站在西邊。接著外面
又進來一位,古時官員打扮,頭戴烏紗帽,身穿紅蟒袍,腰圍玉帶,足登官鞋,
四方臉,面如三秋古月,五綹黑鬍鬚飄灑胸前。他與先前進來的那位老人,向著
大人說:「星君不必為難,要問劉鳳岐之妻被何人殺死,我二人已把鬼魂帶來,
請星君一問便知。」彭公問道:「你二位是哪裡來的?」戴烏紗帽的說:「吾乃
本處城隍司。」老人說:「吾乃本處土谷神。」彭公說:「可將
女鬼帶上來。」城隍、土地用手往外一指,進來一個女鬼,面皮微白,白中
透青,脖項內插著一把鋼剪,身穿藍布衫,青布裙,跪在大人面前說:「冤魂冤
枉!」彭公說:「你被何人所害,只管實說,我給你報仇雪恨就是了。」女鬼說:
「大人要問害我的人,現在外面,請大人一看便知。」彭公說:「我跟你去。」
站起身來,跟至外面,瞧那女鬼不知哪裡去了。忽然一陣怪風,大人緊閉二目,
及至風定塵息,開眼一看,只見來到一個花園之內,東西栽種樹木,正北是望月
樓三間,樓前有一叢牡丹花,雖是綠葉,無奈枯焦要死。大人說:「可惜這一叢
牡丹花要枯死了,天降點雨才好。」正想著,忽然一陣陰雲,下了一陣大雨,把
牡丹花全都濕透,頓時開放出幾朵鮮花。彭公看了此花說:「天時人事兩相合,
這花等雨,我起了一點求雨的念頭,天就真正降下雨來。」這時,忽然花朵上起
了一縷青煙,直撲彭公面來。彭公一急,醒來卻是一夢,天交正午。
彭公說:「怪哉!怪哉!」想這夢中之事,真正奇怪。叫家人要了一碗茶吃
了。又想:劉鳳岐的妻子被害,是因花珍珠接他母親收生,才有這段公案。我想
此事還必須親自私訪那花得雨是何如人也?這案中事與我夢中事相對,或者此事
須是花得雨所為,亦未可定。想罷,說:「彭升,你去把高源、劉芳二人叫進來。」
彭升立刻到了外面南屋,說:「高、劉二位老爺,大人叫請你二位。劉芳聽見,
說:「是,聽見了!」立刻同高源來至上房,給大人請安說:「大人叫我二人,
有何吩咐?」彭公說:「我方才心中悶悶不樂,偶得一夢,你二人給我圓圓夢。」
大人就把夢中之景細說一遍。高源說:「大人夢見花要雨,忽然得雨,三個
字湊成一塊,不就是花得雨麼?」彭公說:「我知道這花得雨乃是裕王府的皇糧
莊頭,他也不敢胡為,我不免親身去探訪探訪。劉芳你跟我去,叫高源在家守護
公館!」
大人換了便衣,扮作個相面之人,劉芳暗中跟隨。出了公館,往西走有五里,
便到了北新莊。瞧這莊外,樹木成林,村東是東西街道。進了村口,往西走有半
箭之地,見前面路北有大門一座,門前有上馬石兩塊,東西有龍爪槐樹八株,長
得秀茂。彭公打了幾下竹板,心想:人群之中或柳蔭之下,必有閒坐閒談之人,
如在一處因話答話,可以探聽些事。這是彭公的本意,可到了這村莊之內,卻並
無一人。他走了幾步,才見西面大柳樹下,有二位著棋的老人。彭公走至跟前,
說:「二位請了!」那老人說:「請了!」彭公說:「此莊何名?」老人說:「這
莊名北新莊,我們這莊內姓花的多,住的一位皇糧莊頭花太爺,就在東邊住。」
彭公說:「我聽人說,他要請瞧風水的先生,可是真的嗎?」那老人說:「這倒
不知,只是此人的脾氣太大,你進去須要小心點。」彭公說:「請了。」站起身
來,往回走了幾步,看見劉芳在路南小酒鋪內坐著吃酒呢。
彭公打了幾下竹板,只見從大門裡面出來一個書童說:「算卦的先生,我們
大爺請你去給他看看流年。看好了,必然要給你幾兩銀子的。」彭公說:「你家
莊主姓什麼?」書童說:「姓花,你跟我來吧。」彭公跟童兒進了大門,往東穿
過去,別有院落。書童帶彭公進了上房,見東面太師椅子上,坐著一人,大約就
是花得雨了。年有三旬以外,面皮微青,凶眉惡目,身穿串綢長衫、藍綢中衣,
白襪雲鞋,手托銀水煙壺。他一見彭公進來,連忙站起,倒很謙恭地說:「先生
貴姓?」彭公說:「姓十名豆三,號叫雙月。」花得雨聽了,微微一笑說:「你
這是何苦哪!我早就知道,尊駕你是查辦大同府的欽差彭大人。
你來私訪,我與你也無仇恨,何必前來送死?我也不是怕事的人!你一到我
村裡,就有人瞧見你了。」彭公一語不發,面龐發紅。只見那花得雨把鎮宅的寶
劍摘將下來,一伸手抓住彭公
的衣襟,說:「你今日是白來送死的!」照定彭公就是一劍。不知後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十一回
想奇謀義僕救主 聞凶信夜探賊巢


話說花得雨伸手把寶劍摘下來,抓住彭公說:「你好大膽!
我也未曾作過什麼惡事,你來私訪我,我焉能容你,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
地獄無門闖進來。」方要舉劍剁彭公,忽然從外面跑進一個人來,破口大罵,說:
「花得雨,你這該死的人,連祖墳也不要了。」跑過去一手把彭公拉開,一手架
住花得雨左臂。花得雨一瞧,不是別人,卻是他的一個親隨家人,年有二十以外,
名叫進祿。他氣得二目圓睜,說:「好奴才!你吃我的飯,我白把你養了,你會
罵我啦!好混帳王八羔子,我把你打死了,方出我胸中之氣!」進祿說:「你老
人家別生氣,叫人來先把彭大人捆在空房之內,我再說給你老人家聽。我說的沒
理,你把我活埋了,我也死而無怨。我這是為主盡忠,怕你老人家胡鬧,我著急
才生成這個主意來。」
花得雨聽了,吩咐眾家人把狗官捆上,送在東院空房之內,晚晌發落。眾惡
奴答應下去,不多時回來說:「捆上鎖在空房之內啦!」花得雨氣昂昂地說:「知
道了。」又問進祿:「你把為我的情由說出來,要有半句不對,我先把你活活地
打死,也不能和你善罷!」進祿說:「此時天也太早,今夜晚晌,我有主意。」
花得雨說:「胡說!你有什麼主意?」進祿說:「莊主爺,
你聰明一世,懵懂一時,這大人他是一個大欽差,你殺了他,就算白殺了嗎?
倘若被官兵知道,那時難免刨墳滅祖之罪。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這段事若
犯了,如何了得!你老人家是有身家之人,須想一個萬全之策,方為妥當。」花
得雨聽罷,說:「進祿,你說這話,我也知道,無奈捉虎容易放虎難。彭大人他
往我這裡來私訪,我所作所為之事,也瞞不過你,倘若被他訪實,這便怎了」?
進祿說:「你老人家說的有理,是不能保得萬全。」花得雨說:「莫非把他放了,
方為萬全之計嗎?」
進祿說:「放是不能放的,倘若放他回去,他調官兵來剿咱們北新莊,咱倒
反不如先殺了他為是呢。你老人家交給我辦,管保害了彭大人,又連累不到你老
人家。就是知道,也不能來找你老人家。」花得雨說:「什麼主意?」進祿說:
「天也黑了,日已落了,你老人家先吃晚飯吧。我吃完晚飯,把彭大人背到北新
莊北村口山坡無人之處,找一條長蟲,我把長蟲往他口內一放,鑽人肚腹之內,
他必不能活了。就是跟欽差的人,他也不知道是誰害的。這條計好不好?」花得
雨聽了進祿一番議論,連說:「好好!這事也須這麼辦理。好孩子,你辦去,辦
好了我還給你幾兩銀子。」
進祿吃完飯,手執燈火,先奔後院,瞧見彭公被捆紮在那裡,便過去說:「大
人受驚了!」伸手解開了繩扣。彭公借燈光瞧這少年人,甚是眼熟,一時卻想不
起來了,即問:「你是何人?」進祿跪下磕了一個頭說:「大人把奴才忘了,我
跟著大人去河南上任,在良鄉縣遇到刺客。大人單身帶奴才私訪,在高碑店避雨
時遇到賊人,我跟大人在姜家店內躲避賊人,夜晚有賊人把大人背走了,奴才不
敢回京,也不知大人死活,我才逃至保安地方,來找我姑父王懷仁。他是在這裡
開飯店的,我找著了他,他的飯店也關了門啦!在家無事,他給我換了衣
服,問我能做什麼?我說自幼兒在大人那裡當書童,是我父母一百弔錢,典
在大人宅內的。我的姑父便給我找到這北新莊花宅裡面來當跟班。我來了後,他
給我改名叫進祿。他的所作所為,都是些損人利己的事,搶人家的少婦長女,霸
佔人家的地土房產。我今日聽見大人北巡大同府,想到公館去,他出首,又怕大
人不見。今日他要殺你老人家,方才要不是我,你老人家的性命休矣!」彭公說:
「彭祿兒,我竟把你忘了。你既要救我,趁早想個主意如何出去,到了公館再說。」
彭祿兒說:「你老人家跟我出上房,我蹲在地下,你老人家踏在我肩上扒上房去,
我再上牆跳至外面,接你老人家下去。」彭公說:「很好!」
彭祿兒扶著大人,出離了上房,正在要上牆時,只聽見西門門外有人說:「小
子,你怎把燈籠弄滅了?走!跟我去殺了這個贓官,然後再往他公館內殺那些跟
人。」彭祿兒一聽不是外人,卻是花得雨看家護院的花面太歲李通。
這李通原來是一個綠林中人,住家在京東玉田縣,先跟白馬李七侯在一處,
後因李七侯保了彭公,他等還是明劫暗盜,無所不為。他和金眼魔王劉治,因搶
綢緞客犯事,逃在通州,他等都是在案逃脫之人。他投在北新莊,當了看家護院
的人,來的時候,這裡有個摻金塔蕭景芳給他引見。今年三月間,蕭景芳死了,
就剩下他一個人。今日花得雨打發進祿去害彭大人,又叫家人去請李教師爺來。
家人至西跨院來請花面太歲李通,說:「莊主爺請你!」李通聽了,跟家人來至
外書房,見花得雨正自吃酒。他說:「莊主爺叫我何事?」花得雨說:「我今把
彭欽差拿進莊來,我的家人叫不要殺他,又叫我把他送至村外暗害他。」李通說:
「何必費這些事,即便殺了他也不要緊。待我去一刀殺死他,斬草除根,以免後
患。」花得雨說:「也好,你就殺他去,以免後患!」便叫書童拿燈籠,送教師
爺到東小院
去殺贓官。書童點上燈籠,出了外客廳,走至夾道,一絆栽了一個跟頭,起
來說:「喲!燈籠滅了。」李通說:「你這廝一點用處全沒有,走到這裡,你卻
把燈籠弄滅了。」他一進角門,見院內有兩個人,正是彭祿兒扶著彭大人,想要
往東上牆逃走。
花面太歲李通說:「呔!好小子,你私通外人,敢將彭贓官送哪裡去?」他
一拉樸刀,跳進院中,方要去殺彭大人,忽從房上擲下一宗暗器來,正中在花面
太歲李通的左臂。李通覺著疼痛,說:「好小輩!你是什麼人暗算我?下來與我
見個上下。」房上一聲嚷道:「呔!光天化日之下,你們這些人,竟敢把奉旨的
欽差大人給害了。今有多臂膀劉芳,是你們的千總老爺,來拿你這一伙狐群狗
黨!」擺單刀跳下了房,舉刀直向李通砍來。
這劉芳跟大人前來私訪,至北新莊見大人與村民談話,他暗中跟隨在後。後
來花家書童請大人進去,至日落還不見出來,他心中暗說:「不好!」喝了幾杯
酒,問酒鋪掌櫃的說:「北新莊皇糧莊頭在哪裡住?」酒鋪掌櫃的用手一指,說:
「路北大門,我們這京北一帶無人不知裕親王府的莊頭,他也結交官長,出入衙
門,保安一境無人敢惹他,你問他作什麼?」劉芳說:「有一個朋友,在這裡護
院。」酒鋪掌櫃的說:「不錯,是有幾位護院之人。」劉芳聽說,便知道花得雨
家中有看家護院的人。
他給了酒錢,候至點燈之時,路靜人稀,他才出了酒鋪,一縱身躥上房去,
在花得雨家中各處探聽,並無大人下落。正在暗中尋找,忽然間瞧見花面太歲李
通手內提刀,帶著小童兒往後走。劉芳瞧那東小院中,正是彭公,還有一個人扶
著他,卻並不認識那人。方要下去,只聽得李通嚷說:「贓官哪裡走!」劉芳摸
出一枝墨羽飛篁,照定李通打了一下,然後跳下來掄刀就砍。花面太歲李通急架
相迎。戰了數合,李通吩咐書童鳴鑼聚
集莊兵,來拿這個賊人。書童走至更房,叫更夫拿起鑼來打了一陣。一百多
名打手與紫金山逃來的賊人各執刀槍棍棒,殺到東院。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
分解。

第七十二回
李通調賊困劉芳 高源請神捉賊寇


話說劉芳跳下房來,恨不能殺死李通,好救大人出去,又怕賊人齊來,抵擋
不住。正在為難之時,忽聽銅鑼連聲直響,登時燈籠火把,照耀如同白晝。一百
多名莊兵,都是短打扮,一身青衣,手執各式兵刃。內有漏網之賊是:青毛獅子
吳太山、金眼駱駝唐治古、火眼狻猊楊治明、雙麒麟吳鐸、並獬豸武峰、紅眼狼
楊春、黃毛吼李吉、金鞭將杜瑞、花叉將杜茂。
這些人在前番大破紫金山之後逃走,不敢在河南地方住,便與大斧將賽咬金
樊成等,分手各奔前程。大斧將賽咬金樊成、赤發靈官馬道青、賽瘟神戴成、惡
法師馬道元這四人奔出潼關,往西去了。蔡天化逃至淮安出了家。玉美人韓山單
身逃走,不知去向。他們九個人,立了盟誓,生在一處為人,死在一處為鬼,想
出北口外,投奔霸王莊花氏三杰花得雪那裡去,也是個安身立命之所。九個人走
至保安,知道這裡有花得雪的二弟花得雨是裕王府的莊頭,在這裡很有聲勢,由
李通引見他九人,就投在這裡。花得雨收下九人,就算看家護院之人。花得雨也
愛練習武藝,如有搶人打架之事,必用他們這一伙人。
今日聽見銅鑼聲響,各帶兵刃,來至東跨院,正瞧見花面太歲李通與一個少
年之人殺在一處。吳太山仔細一看,認得是
花刀無羽箭賽李廣劉世昌之子、多臂膀劉德太,知道他是彭欽差那裡的人,
說:「合字兒,昭路把哈,溜了馬,是遮天萬字垓赤字,鶯爪孫,順水萬,亮青
字,摘留了瓢。」這是江湖黑話:「合字兒」是他們自己人;「昭路把哈」是回
頭瞧瞧;「溜了馬」是一個人;「遮天萬字垓赤字」是彭大人;「鶯爪孫,順水
萬」是公門之中,辦案的官人姓劉;「亮青字,摘留了瓢」是拿刀把他殺了。眾
賊各擺兵刃四面一圍,金鞭將杜瑞擺手中鋼鞭說:「李教師,讓我拿他。」只聽
房上一聲喊,說:「呔!好賊人,你往哪裡走?今有水底蛟龍高通海來也!」劉
芳正與李通動手,紅眼狼楊春、黃毛吼李吉二人舉鬼頭刀來助李通說:「小輩,
你飛蛾撲火,自來送死,我今來取你的性命。」劉芳見賊人勢大,不知大人生死
如何,自己又被群賊困住,一人難敵眾人,正在進退兩難,見高源也被杜氏兄弟
二人所困,四面莊兵圍繞。高源躥縱跳越,閃展騰挪,累得渾身是汗,遍體生津,
口中直喘說:「好賊人,你們倚多為勝,我要急啦!」杜瑞說:「小輩,你就急
了便怎的,今日是你自來送死!這北新莊好似天羅地網,鐵壁銅牆,你要想活,
比登天還難。」高源說:「你們這些人,不知高法官的能為,我要請一位神仙來。
房上的,你還不下來嗎?快幫助我拿這些賊人。」杜茂說:「高通海,你別造謠
言,我今一定要結果你的性命!」擺鋼叉分心就刺。
忽聽北房上一聲喊道:「呔!高源不必害怕,我來也。」擺虎頭雙鉤跳下來
的那人,身高九尺,面如刀鐵,雄眉闊目,四方臉,鼻直口方,一部花白鬍鬚,
身穿藍綢短汗衫,足登青緞抓地虎快靴,手掄虎頭鉤,照定杜茂而來。青毛獅子
吳太山瞧見,認得是河南汝寧府上蔡縣葵花寨的鐵幡桿蔡慶,便舉樸刀過去急架
相還。高通海心中暗喜,說:「蔡叔父,你老人家來
得甚好,我也有了幫手啦!」他又回頭,瞧著那東房上說:「你還不下來?
快些助我拿賊。」只聽東房上說:「高源、劉芳,你二人不必害伯,我來也!」
一人手掄鐵棒錘跳下來,說:「呔!
今有你太太來拿你!」金眼駱駝唐治古拉單刀跳過來說:「呔!
好無恥的匹婦,我來拿你。」金頭蜈蚣竇氏舉鐵棒錘相迎,二人殺在一處。
高源說:「蔡嬸母,你老人家快來幫助我,拿這一伙漏網之賊。我瞧見了,南房
上的,你們還不下來嗎?」這句話未說完,忽聽南房上說:「高大哥不必著急,
我等來此助你拿賊。」跳下來一個男子,年約二十以外,白淨面皮,頂平項圓,
玉面朱唇,眉清目秀,手提單刀。後跟一位少婦,蛾眉皓齒,杏眼桃腮,手帕纏
頭,身穿桃花色女褲褂,足下一雙金蓮,果然天姿國色,手提單刀跳至人群之中。
這頭前走的,是玉面虎張耀宗,他由河南參將提升,進京引見,升了宣化府
的副將協鎮大人。他帶著夫人蔡氏,與妹妹俠良姑起身上任,到葵花寨來見岳父
岳母告辭。蔡慶夫婦不放心,要送他姑爺上任去,先把家中一切事務交給族姪蔡
光文照應。他家中有騾馱轎二套車,與張耀宗等乘坐。到京中住了幾天,聞聽大
人出口外查辦大同一帶去了,又拜了幾天客,在兵部投了文,引見下來,即往宣
化府去上任。他謝了恩,請訓起身,在路上打聽到彭公過去不久。頭一站住在昌
平州。次日趕到保安,天已黃昏,打了公館,就與欽差彭大人的公館對門。
他是欽差彭大人的門生,他的功名又是彭大人提拔的,便換了官服,來到彭
大人公館,問道:「門上有人麼?」聽差人等聽了,即刻出來,問道:「是誰呀?」
張耀宗把手本交給聽差的人拿了進去。
不多時彭升出來,說:「張大人,我家管家有請!」張耀宗進去,瞧見彭興
正在上房坐著。他一見張耀宗進來,連忙站起
身來,說:「張大人來得正好,是從哪裡來的?」張耀宗說:「自河南升任
宣化府協鎮,我去上任,經此路過。」彭興請了安,說:「給大人叩喜。」張耀
宗還了安,說:「大人往哪裡去了?我來給大人請安。」彭興把在公館接呈子,
私訪北新莊之事細說一遍。張耀宗說:「不好了!我快去迎接大人才是。」彭興
說:「張大人,你快去迎接要緊,高老爺也去了,多時不見回來。」張耀宗即刻
告辭,回到公館見了蔡慶,說明大人私訪之事。他回至後面急忙換了衣服,夫人
問什麼事?張耀宗也對夫人說了一番。蔡金花與俠良姑張耀英二人也要去,張耀
宗阻擋不住,便換了衣服,與他岳父蔡慶等各帶兵刃,出了公館,問明了道路,
五人即順路往北新莊而來。走有幾里路,到了北新莊,聽見莊中一陣鑼響,五人
拉刃躥上房去,往各處一瞧,見西面有一片燈火之光。走至臨近一看,院內有紫
金山的漏網之賊,困住了多臂膀劉德太、水底蛟龍高通海。瞧這伙賊人的勢大,
只可交手,不能拿獲,也不知彭公的生死如何?此時高通海急得渾身是汗,又見
賊人越殺越勇,喊聲連天,莊兵無數,正在進退兩難,忽聽西房上又有人說:「呔!
好賊人,你等死在眼前了,我今特來拿你這伙賊人。」不知房上這位卻是何人,
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十三回
花得雨中途被獲 張耀宗施勇殺賊


話說高通海等七人,在北新莊與賊人殺了一個難解難分。
忽聽西房上有人說話,跳下一位英雄來,手執短鏈銅錘,大喊一聲:「賊人
休要逞強,今有粉面金剛徐勝來也!」徐勝自去追盜馬的人,也沒找回馬來。他
來至保安,到了公館,把他所騎之馬,交給管號之人。他沒有見到大人,聞聽大
人到北新莊訪花得雨去了,便出來找了一個飯店吃飯。等到日落之時,他來到北
新莊,見莊內路靜人稀,便躥上房去,到了裡面,看見東跨院牆下,彭祿兒扶著
大人上牆,又見劉芳與李通交手。他連忙救二人出了東院,送至大門外,說:「大
人受驚了,跟我來!」
Sez Kıtay ädäbiyättän 1 tekst ukıdıgız.
Çirattagı - 彭公案 - 09
  • Büleklär
  • 彭公案 - 0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78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28
    23.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1.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0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37
    22.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05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496
    22.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5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59
    23.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3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453
    22.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7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209
    22.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4.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1.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425
    22.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1.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6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369
    23.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0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5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73
    23.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0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52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34
    23.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08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28
    22.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9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08
    22.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8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8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789
    24.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5.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9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218
    23.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463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38
    23.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2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65
    22.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0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62
    23.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9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25
    22.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2.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1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40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859
    23.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2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0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92
    23.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57
    23.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5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61
    23.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5.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4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275
    23.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3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797
    23.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9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00
    23.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9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832
    24.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0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13
    23.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8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806
    24.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7.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4.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2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9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712
    25.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9.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6.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0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05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31
    23.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8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0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861
    24.4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8.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5.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0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14
    23.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5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40
    23.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3.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7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205
    21.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4.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1.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彭公案 - 3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44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845
    34.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46.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53.2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