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in

灵历集光 - 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02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85
14.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1.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5.2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ads place
实在是一个模范妇人,不过对真道不十分渴慕。”此外向她谈及奋兴家应
该时刻警惕自己掉进名、利、色的陷阱里。在船上时我与这个小孩一起读
圣经、祷告。
经过香港在神召会领会,许多人请我赠送一节圣经写在他们各人的圣
经上。我写的是“求你开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诗1
19:18)
回上海后,清福也带到我家中住了些天。我给清福母亲去信说我需以
四海为家,实在爱莫能助,只好将他送到南京马兆瑞弟兄所开办的孤儿院
去。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五日给星州(新加坡)布道团同工写信内容如下:
主内星州布道团同工平安:
不忘主与你同在同工,直到世界末了!
不忘这是末世,不久,主要再来。
不忘每日上山采木料;不忘分别为圣;
不忘今日的十字架,就是将来的冠冕;
不忘合一之紧要;不忘你是末世的精兵。
山海遥隔,不知何日会面?临颖神驰,无限依依。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路9:23)

主仆尚节寄语1935年11月5日
十一月十六日下午到达江阴小城领会,辅实初高中女生十分蒙恩,二
百○四人悔改,在讲道中注意号召青年献身。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给星洲布道团信。
主内星洲布道团团员平安:
我岂能忘记了你们?每次你们出发,我不忘代祷。只望你们合而为一
,更望职员同心,如果有要破坏合一之精神者,望你们多代祷,要用爱心
规劝他不要破坏圣工。
我现在在江阴小教会领会,七天有五百人蒙恩,今后愿到穷乡僻壤负
架长征,对大城市布道或要谢绝。“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
合而为一的心。”(弗4:3)

主仆尚节敬书1935年11月23日
江阴会毕到达镇江,崇实女校校长请我每天早上七点三刻到学校去领
早礼拜。在晚上讲道时,因为防空演习,警察来熄灯,也不许点蜡烛,只
能低声祷告。有孟君,作过公安局长,毁谤主道,这次在神面前降心下首
。一百五十三名蒙恩者中不少人践约去读神学,韩爱光姐妹远赴云南去做
开荒工作。
在离开镇江,赴南京途中,读马太福音第九章36~38节有感:用
(求来到我心主耶稣)调写首诗,题为:“伤心四面困苦流离” 。
十一月三十一日到南京后,在金陵女子神学院中见到许多蒙恩后奉献
作传道念神学的姊妹。与她们谈造就传道人才之重要,也谈及工作中遇到
的艰难,正是苦难使我学习谦卑,以免失去能力,勉励布道团员遇到苦难
不可灰心。
与神学生研究马太福音第九章谈及如何作合主用的工人:(1)要有
信心抬瘫子来就主,就蒙医治。(2)肯舍弃一切来跟从主。(3)领亲
友归主,带领罪人悔改。(4)实事求是,不因循,
不妥协。(5)作生命的工作,给予人们彻底的救助。(6)以真理开人
心目,使他们得见真光,明白神的旨意。(7)作基督恩典的口,勉励人
为主作见证,归荣耀于上主。(8)以主的心为心,要专以祷告读经为事
。和她们一起唱“伤心四面困苦流离”歌,此诗在这时候唱再合适没有了
。大家的心被主的爱激励,巴不得马上去抢救灵魂。
曹万山、李既岸弟兄与我谈及南京布道团的工作大有果效。曹弟兄领
团员沿街布道,每主日午后四点必集各队于贵格会礼拜堂报告工作情况,
彼此勉励,同心祷告。
会后,金陵大学四位弟兄与女神学生蔡医生,与我一起到芜湖。这四
位弟兄为了在芜湖能再有机会听道,在旅店住一夜。其中林兴年弟兄大学
毕业后,进贾玉铭牧师主办的灵修院受造就,抗战期间在金井以身殉道,
为主打美好的仗。还有一位徐弟兄决志传道,我以一句经文赠送他:“得
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参阅启3:21)
一九三○年,我曾去过芜湖,这次五个教会联合,借美以美会的礼拜
堂开会。我的胸部长疽,蔡医生是外科医生,为我开刀。由于身体虚弱,
不得已请人为我预备鸡汤。
蔡医生等原计划仍偕往张村,我以张村地方小,招待不便,劝她们返
回神学院上课。她们返回后,我前往张村。由于前几天下大雨,地上凹凸
不平,车跳动太厉害,与张岭弟兄步行八里。时方严冬,尹教士夫妇为我
预备一间有火炉干净的房间。因有匪患,夜间不便聚会,只好在黎明敲锣
召集村民,竟有七百多人坐满了临时支搭的帐棚。
在张村期间,收到方美瑛姊妹来信。她蒙恩后,在家读圣经,圣经被
丈夫撕破;吃饭时谢恩,丈夫用大盆咸菜汤掷在她脸上,以致嘴里流血;
由于外出听道,丈夫用藤鞭打她,从脚打到背,打到再也没有力气打的地
步。但是主怜悯她,晚上梦见在乐园里,听到弹琴、唱诗、美妙的声音。
如此为主受苦的姊妹,怎能不令人感动,我迫切代祷,求主加给她力量。
在百余人参加的见证会上,有黄某本来与人合作卖鸦片的生意,为看
热闹来听道,这次主改变了他的生命。耿某吸鸦片多年,屡戒失败,这次
三天不抽也不难过。
十二月十八日离开张村时,百余人步行相送二、三里,沿途一片歌声
。有三、四十人送到离张村五里地的马庄。村民的热情真诚,给我鼓舞,
使我大得安慰。
等了八小时,才有车到彰德,忽想前几天锦华来信,告知姚宛如姊妹
于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五点自杀而死。我想:“主已为我死,
这肉体是为主而活,自杀即把主重钉十字架也。”(附:宋师母生前回忆
,她发现姚宛如有一天晚上住在宋家,有人在秘密窥视跟踪,因此可能是
被暗杀,死因是个不解之迷。)
在彰德女校院内,利用院阶作讲台,目的是栽培信徒作五十三个教会
的柱石,所以只请识字的七、八百人来会。
离彰德赴天津。天气冷,聚会场所的锅炉破裂,挤在布道团长家查启
示录。团员们不能同心,召集大家一起祷告,勉励各人打开棺材,捐弃成
见,走错路的及时回头,自以为站立得住的更当谨慎战兢。
有刘锡音者领丈夫及三个女儿来听道,跪下祷告态度十分虔诚恳切。
见此情景,促使我想起今后回到家中当速带领妻女一起敬虔事奉。
由天津到北平,王明道夫妇请我到他家中午饭。王先生自从听了布道
团员所作的感人见证,对我的认识变了。北平的蒙恩者有他栽培,能保守
纯正的信仰,使我放心。为勉励布道团员跑爱心道路,用以弗所书4:2
-3作一首诗,调用“主的爱越久越深”:
我在平、津特别提醒众布道团员,一定要携手同跑爱心的道路,内部
必须真诚团结,表现肢体相爱的生活,对外才有得胜的见证,得人的能力

这几个月,主有时带领我到远方,有时带领我到乡间。乡村的物质生
活虽然比较清苦,有时连路费都供给不足,但我深知主不要我跑荣耀途径
,无非让我学习羔羊走谦虚顺服的道路。
我向新加坡布道团写信,勉励他们保守合一的爱心为主工作。
星州布道团平安:
此次到江阴、芜湖、江南、华北一带作工,真见神荣。现在返沪,不
久又要到徐州、泰州、宣城、滕县、六合一带作工,四月或能到台湾,五
、六月或能到广东,请多代祷。希常在主内谦卑,温柔,忍耐,用爱心互
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保守合一的爱心。
望你们始终合一为主发光,复兴星洲教会,作南洋全岛之光。我无私
心,对世界肉体自己早已死了,魔鬼攻击是免不了的,但十架要变成永荣
。对教会一班热心领袖当尊敬之,合作到底。平安

主仆尚节敬书1936年1月13日
韩凤岗弟兄三年前曾预言徐州必有大复兴。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八日
到了徐州,由于听众多,会场小,发售廉价小襟章,我认为有圣经而且渴
慕真道者都当让他们进来听。一月三十日讲撒该悔改,闭着眼讲,完全不
是自己在讲,让圣灵藉着我的口,使活水泉涌出来,每句带有能力。
二月一日那天,将两位姊妹的见证拿给王恒心牧师看,对他说:“真
打开棺材者即成圣者,真成圣者不跌倒,将变成教会柱石与中坚。”
这次是住坤维医院葛医生家。一个裁缝来向葛医生承认过去给他作衣
服时偷布的罪,护士向葛太太送回过去所偷的东西,葛医生对我说:“你
尚年轻,神如此用你,当谦卑。”
在我离开徐州的晚上,蒙恩者召开见证会,许多人想再见我,谁知我
已走了,许多人哭了。有一青年用十几天写文章表达对我的不佩服,等我
走后,心中不安,烧掉自己的文章,在众人面前向神认罪。
二月八日赴泰州,在船上着凉,咳的好苦。靠主仍一日讲三次。此地
信徒唱灵歌,跳灵舞,因为想主要再来,甚至不叫子女上学,等候被提。
他们反对我,外来人加本地人才百余人。我在讲道中指出:“神只能救罪
人,但不能救假善者,有许多人有主在礼拜堂里,而没有主在家里,许多
人的家中真是活地狱。”反对我的传道人后来都转回到正道上。
二月十八日到达宣城。宣城有爱主医生林昌年,当我在芜湖讲道时,
其妻吐血几乎要死,故不能如愿赴会。因此他日夜祷告求主差遣我到宣城
领会,再三写信请我去。我到宣城之日,即其妻初次起床之日。他独自负
责一切费用,还打电报请亲友来赴会。礼拜堂虽然小,只能容纳200人
,但听众多达350人。会场属灵气氛浓厚。灵医大会那天,林医生的妻
子初次能吃饭。会后他被选为布道团团长,希望自己能资助一百名传道人
四出开荒布道。我勉励他在看病时,多作个人布道工作,让天医也除去病
人心灵中之罪病。
三月一日到达山东滕县,从峄县、徐州、济宁也都来了不少人,因此
搭了一个能容纳千人的棚。人们爱主到极点,恨罪之心也到了极点。有个
西人蒙主光照知道过去贴邮票不足,内心不安,买了许多邮票烧掉。一位
姊妹高中未念完,冒名入神学,混了四年,如今宁愿不戴方帽,不要学位
,向院方坦白认罪,以求得圣灵充满的能力。
有四个女生来信说:“书念不下去了,要停学去传道。”我给她们回
信说,“要等候,放署假后为主传福音,看神是否大用你们?如神重用,
则可撇下学业,专一走事奉的道路。”
有黄弟兄开始对我大加评论,看到神行奇迹后,悔改写信请我原谅。
滕县会毕,经徐州时,帮助四、五百未得救者认罪。到六合后,接待
我的棣春华牧师,在我来时只有53元,用50元后,只余下3元,他为
经济的需要祷告。忽然美国及他处寄来700元,主及时供给一切所需用
的。这次六合的益智男中和光明女中完全归主,教牧人员子女几乎全体奉
献作传道。在领会期间,我伤口脓血淋漓,每立不住,靠主刚强讲下去。
六合会毕,回上海在慕尔堂领会八天。为上海布道团员添油打气,盼
望他们能重新得力,兴旺主工。有百余人奉献自己为终身传道。有人告诉
我,有个出名的科学家,在这次聚会蒙恩。
三月二十二日晨,回想昨天在梦中进了一个养蚕场,从中得到许多属
灵的教训:蚕即是基圣徒,吃桑叶,不吃他物,吐出丝──主的爱,吐完
丝变化为蛾,有属天的生命,能生下许多蚕卵,养育出许多属灵的儿女。
钱俞慧安老姊妹来我家中,我对她讲:“我自己感到对待家庭以及个
人灵修方面甚觉惭愧,工作中愈益发现世上没有任何工作比传道、救人灵
魂更快乐。如果全国布道团员都能拼命作工,我的快乐是无穷的。”
(4) 台湾之行,第二届全国查经大会(1936)
应邀到台湾去领会。不知何故,此次离家不易,不得不在四月七日离
开上海,向家人告别。
四月十日到达厦门,正逢受难节,晚上与一千多名会众纪念主的受难
,外面还站着几百人。我述说马六甲Clay小姑娘离世的情景,许多听众闻
之下泪。在英华学校操场,组织各布道团报告工作,许多老姊妹布道工作
十分有成绩。我谈及神要我跑死路──张村、泰州,即将去的台湾,都是
神要我跑的死路。因为台湾那时正被日本人统治,知情者都劝我莫去,我
决定去,愿付代价,寻找好珠子(参阅太13:45)。王宗仁牧师告诉
我,江声报记者也来听道,意图攻击,却流泪而去。厦门教会已筹备第二
届基督徒查经会,并奉献千元津贴北方百名代表食宿川资。
我只带最简单的行李在四月十五日与王宗诚、王宗仁两人赴台北,每
天儆醒祷告,求主将“己”完全钉死。一到基隆,就知道台湾新民晚报已
登我赴台事,并刊登我的照片。到台北与警察署高等主任会面,他问我为
何信道?基督教与其他教有什么分别?我向他谈及圣灵如何攻人的心,信
耶稣后,生命将有大改变。我告诉他自己过去也视基督教为迷信,劝他也
要信耶稣。他提出要检查一百二十一封信徒交来的代祷信,又提及不许为
病人祷告。事后知道厦门的日本记者给他们打电话说:“宋尚节善于麻醉
人。”关于禁止为病人祷告,我乐甚,肉体医好算不了什么?
四月十五日当天晚上召开大会,宣告大会的四个目标:(1)祷告复
兴。(2)查经复兴。(3)见证复兴。(4)征召天国军人。讲道时,
有两个警察观察并作记录,认罪者不免有所顾忌,但因圣灵催迫,依然有
很多人愿意到前面来祷告。
四月十九日那天下午帮助人认罪时,有一教友忽然左手麻痹失力似枯
手者,在地上打滚甚是痛苦,我为他祷告,叫他起来,平安矣,好了。
有一个叫骆等盛的,由八岁起,在心头上长一粒乌血,像瘤子似的,
有五十四年了。我讲道时,请四人上台,我画心在其胸上,其中有他。他
后来登台作见证说,从我画后,他的瘤子软软地消失了。
这次台北有一千二百余人蒙恩,组织一百四十九队布道团,对外不公
开,作个人领人归主的工作。日本人怕知识分子寻求真理,我只到淡水为
男女校学生讲道一次。四月二十三日一早,多人到车站来告别。我吩咐淡
水学校的女生速返校,免得教育部干涉。她们不得不从命与我们泪别。途
经桃园、新竹、竹南都有蒙恩者向我流泪告别。
中午到了台中,中、日两国牧师都来迎接,信徒百余人唱欢迎歌。台
北打电话给台中,请市长接待我时,必须提出不许为病人祷告。故台中市
长与我见面时,忠实照办。庐安弟兄接待我们住在他家中,家中种有许多
兰花。
由于台北的蒙恩者到台中不少,造成听众太多,不得不建能容纳二千
人的帐幕。四月二十五日那天下大雨,听众不得不搬到堂内聚会,而堂内
只能容七八百人。全体呼求神止住雨使许多人能听到福音。神真是垂听众
人的祷告,天渐渐晴起来。
四月二十八日,宗仁协助将954人分成五班,在帮助彻底认罪时,
也求神按他们的信心,担当他们肉体的软弱。有一个来时只能爬行,忽然
能行走,使许多人拍手,我不得不劝他们为主的缘故,不要为病好作见证
,要为自己灵性生命有转变而作见证,免得警察大惊小怪。在为第五批人
祷告时,圣灵降下,全体快乐流泪地不能自禁。有一妇人六年前偷人一个
金钗,今要送还人。还有一个偷别人六十元,其人已死,其子尚在,决定
把钱送还儿子。这次台中有一千七百多人蒙恩,一百三十九人奉献作传道
。告别会上,许多人痛哭,声音震动会场。劝一切传道人要合而为一。六
个警察见此场面感到稀奇。
五月一日,二、三百人在车站等候与我们告别。四小时后到达台南,
传道牧师三十余人在站内迎接,信徒三、四百人在站外迎接唱诗,盛情之
欢迎使我感到不配。当天晚上,到会二千二百余人,我讲“主寻亡羊”,
灵力同在,声泪俱下,请真心悔改者留下。三分之一的人退去。帮助留下
者认罪悔改。
五月二日,太阳光极烈,帐幕布很薄,我头昏,带毛巾擦汗,只好拼
命讲下去。人数多达四千六百人,听者亦苦,只好改一下聚会时间。
有三位弟兄到警察署,示以圣经上有为病人祷告一事(雅各书5:1
4-16),问可否为病人祷告?警察署答应了。但是我与宗仁、宗诚为
此恳切祷告,主的灵却不许,故没有抹油按手之举。我对他们兄弟二人说
:“自上海灵修会起,每日清晨先洁净自己,接受神的审判,逐渐加深体
会到‘毫无瑕疵’之真意,灵程要上进到‘己’完全死。”警察署长见到
我时说:“许多人欢迎你来说教。”我默默点头。新民报记者要求为我拍
照,如不许,他们将变羞为怒,不得已答应。武田公平在新民报上致欢迎
词,请我到日本小教堂讲道。堂内只能容纳百余人,但听众二、三百人,
只好在外面或爬树上听道。这次台南蒙恩者4063人,收到3232封
信,成立244队布道队,335人奉献作传道。
五月九日那天,早上四点半起来儆醒祷告,两次在主面前洁净自己。
不到七点,已有六、七百人在车站等候。百余人跟搭火车到高雄。经海关
检查,只有“灵食日牌”被扣留。我唱了三首圣诗,叫大家回去。我说:
“这次有一万人听道回去传福音,前途有望,福音债已还。”我们要上船
时,四、五十人在岸上哭,有百余人乘一个小轮出港,他们问我何时再见
?我回答说:“天家相会。”台东百余名代表每人约花费五十元来台南蒙
了主恩,想到亲友,有些人竟跪下求我去台东领会,无奈行程已定,不得
不返厦门。小轮上的台湾蒙恩者投了许多情丝,未几船开,情丝断矣!
我在船上,回忆在台湾二十五天,圣灵大大作工,七、八千人蒙恩,
又蒙受热情接待,可以说登到极高。但圣灵启示我,前面有十字架在等待
我,神不允许我总受别人的爱戴。
五月十一日到达汕头,教会有人满之患,可惜领袖不知如何牧养栽培
。继到香港,青岛梁今永姊妹将陪同去中山、台山、佛山传,劝梁姊妹独
身事主,因为庄稼多,工人少。
五月十四日到达广东省的中山县,城内虽有五、六座礼拜堂,都不肯
借堂,只得到距城十里的东镇细鳌溪,只能容二、三百人的小堂。中山县
成立教会五十余年,首次开奋兴会。第一天,到会者也只有一百七、八十
人,三分之二都是不信者,在堂内来来往往、谈谈笑笑。此地是初次碰见
的小工场,旷野能开出玫瑰花吗?要谨防至微的骄意,神要赐福,沧海能
变为桑田。一切失败在于自我,有自我在,岂能胜中山乎!训练二百主特
选的,岂不比训练数千小兵更好吗?
很多人花了许多车费、饭费,在当地借宿。晚上被蚊子咬。有两个德
妇带来一些盲女冒雨走来,滑跌了,若无其事爬起来再走,令人感动!城
里各教会饥渴慕义的信徒不听传道人牧师之劝阻,每日远行赴会。圣灵一
工作,会众人数到达三百五十人。许多人经过彻底认罪,被圣灵充满。有
说出方言,或被喜乐的灵充满。全体都愿作活水江河,祷告极其恳切,无
法禁止。这次中山有三百余人蒙恩。
五月二十一日赴台山,虽然教会领袖大肆攻击“别听疯子胡言乱语”
,但几位爱主姊妹请我前往领会。到会者有六、七百人。自己身体软弱,
许多人听不懂传译的话,讲道时,下面老妇每喜欢说话,陈牧师帮助弹完
琴就走,不想听道。
五月二十五日,讲道时腹疼,只有拼命讲下去。陈牧师提出中午十二
点为追悼胡汉民静默三分钟,讲台上,还要挂胡汉民遗像,我对他说:“
我自有办法。”到十二点时,罗医生急忙上台取下遗像。此时我正讲到同
心合意恒切祷告,我让大家静默祷告。陈牧师哑口无言。在我领人祷告时
,他带几个人来捣乱,说是来参观一下。此牧师嗜烟好酒,他还要检查信
徒写给我的见证信,意要扣留现款,谁知一文都没有。有人交给我一封信
,信中骂我唯利是图,是法利赛人,送我一张阴间钞票五千元,传译者看
完这封信,要撕这信,我说:“万事临到,都可从中得到好教训。”
这次台山有六百多人蒙恩,有十几人报名参加厦门查经会。(注:陈
牧师在半年后患恶性贫血而死)
五月二十八日四点半起来祷告,有七、八十位打伞来送我们,在码头
等船时作一诗:“一站一站,离开红尘,忘却人间荣辱,面向家乡,直奔
前程,终能达到天桥。”
到佛山后,没有人接。有一个学校教员来修理住处。晚上睡觉,蚊子
很多。讲道时,外面有人打铁。循道会中有人要极力反对开复兴会,禁止
许多护士和学生来赴会,但是在下大雨的时候,竟然有三百多人来赴会。
叶弟兄说这奋兴会是佛山从来未有过的盛会,有三百余人归向主。
(附:主仆人在不久召开的全国基督徒布道团查经大会中,查完列王
纪上后,他说:“读到列王纪上最大的感想,就是许多人在成功的时候,
竟然堕落了。所罗门王初建殿时,谦卑过人,神重用他;及至功成名遂,
荣耀极点时,跌倒了。回忆我在台湾开奋兴会25天,圣灵大作工,我多
蒙接待欢迎自觉不配,我在台湾可算跑到极高了,但到了中山,城内教会
不许我领会,被赶城外小堂内讲道。有三台的高(台北、台中、台南),
必有三山的低(中山、台山、佛山),三高三低,神要我谦卑顺服在他的
大能手下。所罗门王失败,就是因为升高时不谦卑。因此当为‘三低’感
谢父神。”)
六月四日到达广州,中山来了十四个女生,请帮助她们认罪祷告。有
吕重爱给我来信,劝我将老脾气钉死。一位姊妹告诉我,某某姊妹十分爱
主,但是脾气太大影响了布道团的工作。我想到自己和她的性情一样,真
是该死。有一些小孩请我为他们祝福,于是进到幼稚园里,领他们祷告。
由于圣灵的感动,有个犹太妇人心中不安,把过去偷来的金环,两个
金戒指奉献给培灵布道所,因为被偷的人不知去向。一位从法国归来的医
生,每天吸两包香烟,如今靠圣灵的大能,很容易将烟戒了。圣灵自己做
的工作永不落空。岭南大学中许多教员归主。
在会要结束时,请布道团各区长、职员与培灵布道所的职员一起登台
,让他们合而为一,同心救人传福音。会后广州竟然有百余人要赴厦门查
经会。
六月十四日到达香港,住在林子丰弟兄家。林弟兄告诉我他永不忘记
六年前病危时,祁理平弟兄为他流泪祷告,病蒙主医治。他提及某布道家
初来香港,受到许多人欢迎,但后来人到他家见家具都是头等的,使人感
到他是巨富,其子似乎像不信道者。听后使我认识神仆人的脚步当万分谨
慎,对子女的带领与教育也是十分重要。人们不光是要听传道人讲道,还
要看传道人如何行道。
叹息香港教会比不了广州,因为没有布道团辅助,因此讲题为《老底
嘉教会》。提及国内各处教会虽然穷困,然而渴慕真道;如香港不能为主
发光,真亏负了神的恩典。许多人有时间忙于发棺材,但没有时间去为主
发光作见证。
有一个母亲在临终前嘱咐两个顽梗的儿子来听道,他们在六月十四日
下午悔改,神垂听一个临终者的呼求。这次香港成立了五十队布道团。林
子丰被选为布道团团长。
六月二十五日离开香港时,二百人在码头相送,与大家祷告,唱诗告
别。我在船上查经,有时唱诗,许多人乐意听我唱。
回上海后,杜桂芳姊妹来家中,告诉我陆军大学教务主任张治中患病
住院时,她将《我的见证》给他看,他要信主,而且每天读圣经。
两位牧师告诉我,孔祥熙夫人及中央银行经理几个人是上海荣耀会董
事,孔夫人还要帮助圣经学校许多款。我听后心中不安,提出不能用不义
之财助圣工,将马太福音十一章八节:“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要
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那穿细软衣服的人是在王宫里。”念给他们听。对
他们讲:“神不能用不义之款。”
七月七日那一天,与来自北平、天津、杭州、徐州、山东、上海79
位弟兄姊妹在同一船上赴厦门,参加第二届基督徒查经会。弟兄姊妹在一
起唱诗,还向船上的旅客传福音。厦门集美的学生认识我的,有打我之意
。我静默祷告,后捣乱者相率而去。
当我发现有四人呕吐,立刻将他们安排在不晕者(包括自己)的床上
。次日协助茶房送水给不能起床者洗脸刷牙。后来我自己也晕起来,我曾
想有命能到厦门就是幸福,于是,起来领大家唱诗。知道神实在训练大家
的信心,虽风浪滔天,何怕之有?
七月十日下午三点,船将近厦门时,催大家收拾行李。当船一入港,
使人感到死亡的权势安在?在这千变万化的苦海愁河中,世界不是永久的
家乡。到岸上,南洋布道队来接。三一堂已盖好,堂内可坐一千六百人。
到会者近二千人。台湾有六百余人要来,只能来二百余人,其余的被日本
当局阻挡。有一位姊妹生产未满月,即来赴会。听到台北淡水男校把请假
赴会的学生开除,淡水女校对赴会女生虽未开除,但罚她们多读一礼拜书

是夜,致开会词,谈及许多人途中备尝辛苦付相当代价来到这里,岂
可空空回去?述及去年秋天到南洋群岛为主作证,临行时近千人挥泪送别
,状极伤感。登轮后,独自一人关门恳求父神垂怜缺乏喂养的群羊,忽听
微音,促使我在厦门举办第二届查经大会。回国后,眼看各处兄姊们在会
后一片热诚低落千丈,轻信左道异端,走失在迷途中的比比皆是,更叫我
坚心靠主完成本届查经会的使命。请大家看提摩太前书第一章,提出六点
:(1)辨别真伪;(2)走爱心道路;(3)谦卑到底;(4)荣耀主
圣名;(5)打美好的仗;(6)保守良心,洁净自己。勉励会众作忠勇
的战士。
查玛拉基书时,领大家唱新作的诗:
大会期间,让各地布道团团长报告各地布道工作以及当地的感人见证
。福州成立一百八十个布道团,八百团员。拉人力车的弟兄最热心,跑到
城外四十里作工,建立一个教会。杭州除了有人力车布道队,还有福音车
、文字布道队,布道团员带一个铸钟、铸偶像的人悔改。广州有一位姊妹
在乡下设立三个福音堂。一个护士到最反对真道的政界人物家为其病祷告
,被此人拒绝。但这人完全绝望时,方要求代祷,祷告后,主医好他,后
来他全家归主。
南洋槟城,有一个人开旅店,非卖鸦片否则顾客不肯光顾,每月可收
入二百元。悔改后,决心不卖鸦片。必须向有关方面通知不再卖鸦片,此
时内心交战,到邮筒要投信时又不肯投,后牧师帮助他投,遂打胜仗,如
今很热心爱主。还有一位姊妹蒙恩后,请丈夫来听道只一次,生命改变了
,不吸鸦片,身体健壮起来。他又引领一个吸三、四十年的鸦片徒归主。
>
天津的弟兄姊妹为建基督徒圣会所热心奉献。有一个小孩打破自己存
零钱的玩具,想不到竟有一元多,以此奉献,为建圣会所用。
在查利未记这一卷时,我说自己过去很不喜欢读这卷圣经,但是现在
越读越觉得每一句、每一字都宝贵。神说:“我是圣洁的”,共有131
次。每未作别事之前,先跪下祷告,把我今天整天的生活,完全奉献一次
,愿意完全顺服主的引导,行他的旨意。无论作什么事,都要仰望主,就
可得主所赐的平安。到了晚上,再跪下祷告,在主面前省察自己有何事当
作未作?应作不作?与人交往是否诚实?钱财物件有没有亏欠人的地方?
如察觉有,马上向神认罪;有亏欠人的地方,须从速赔偿人家。这样每天
能在主爱里生活。
在开会期间,非常紧张。有一天晚上准备到十二点,疲倦得只好先睡
,到三点又起来,又睡一会儿到四点,起来一直准备到早上七点。白天有
时与传译者到各住处为有病的肢体代祷,要在一个月查完全本圣经,时间
确实太短。传译者之一译得太慢,声音过大,令我枯干到极点,只好令他
下台换人。这样一来,他失面子,大发牢骚,甚至禁止妻女来听道。好事
者为他大抱不平。此时江声报、每日晨报、晚报三家报纸大登特登,说我
利用查经会,便于多得钱财,每人收3元;说我善麻醉人。有人到会场上
倒墨水在椅子上。我劝大家要儆醒祷告,因为撒但实在大作工,此时作一
首诗:
我向这位传译者道歉。在会众面前,申明这事,心里也就坦然了。将
一切恐吓置诸度外,专心查考圣经。
一九三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在毓德学校后面的山上开一个查经会
,来者千余人。当时阴雨霏霏,黑云密布,但是祷告的精神极其浓厚。当
下雨时,许多人撑起伞来,听时非常严肃。会后,许多人仍留在那里祷告

查民数记时用“功尚未成,我即去乎!”调作一诗:
(1)未进迦南,死在旷野,三十八年徒漂流。体贴肉体,时发怨言
,回想起来泪交流。绕行旷野许多年日,为何不往前进去?主恩实大,主
手不短,为何不凭信得地?
(2)工尚未成,我即去乎,登尼波山望迦南。姊妹已去,哥哥又死
,六十万民变枯骨。柔和似我,还要发怒,这老旧人真该死!不敬神言,
连打两下,律法之下徒悲伤。
(3)仰望铜蛇,为我挂起,肉体情欲自钉死。抓住允许,往前得地
,靠着神力必得胜。圣洁道路,不是难跑,主在十架已完成。信心接受,
就在今天,渡约旦河进迦南。
(此诗根据民14:29-30,20:7-13,21:8,书1:
2-3,申32:48-52写成)
一九三六年八月九日晚上告别会唱新作:
在闭幕词中,我说:“这本圣经算是你们的书,我不过送给你们一把
钥匙,里面蕴藏的宝贝,等待你们自己去开发。但愿神重用你们为末后时
代的精兵,希望大家回去作各地的灯台。我不知道几时离开世界,但是每
活一天,觉得当尽我一天的责任,这样在离世时,得以安然见主。我相信
神一定不会使这一次的聚会归于徒然。在这一个月中,好像被囚在监狱里
,好多人要见我,我不能够好好接待你们,实在抱歉得很!有时接到许多
问候的信和威吓的信,我也完全没有时间去拆开,要等到船上才一一阅读
。”
在开会前,我向神求:一、天气凉快;二、聚会有良好的精神;三、
会员身体平安。感谢主!爱我们;不但叫天气凉快,还使聚会的精神一天
比一天好。会员中虽有几位身体软弱的,然而一经祷告就好了。哈利路亚
!荣耀归主。
“愿神的爱与你们同去,把这次得着的恩典分给许多人,越分越多;
不分,自己就将一无所有。”
临别会上,全体祷告,声如雷响。凡是新旧约六十六卷都听,未曾缺
席的九百七十二位,各领“证书”一纸以资纪念,纸上边写“不忘遵旨负
架,忠心见证,直到主来。”最后写“1936年8月9日主仆宋尚节敬
赠。”
告别会后,为三百病人祷告。传译者王宗仁患喉出血病,这次意外能
助传译一个月,平安无恙。千余人的膳食,三餐与苍蝇争食,都平安而归
。代表在会后有各路船车启行。几天后风暴骤至,代表未被阻延。
厦门查经大会结束,福州会期又到。八月十日,各方代表送我上船,
我甚愿与福州赴会代表搭统舱。肢体为让我在船上好好休息,订了头等舱
。有个别代表与我同舱,有机会与他们一起谈话唱诗。有一个厦门大学教
授由厦门跟来,目的是为和我捣乱,但是船上碰到一位友人向他道歉,述
及过去如何攻击过他,如今信耶稣,知道自己有过失,请他原谅;因此厦
大教授方觉悟主的道是真的,也来参加聚会。
这次在福州救主堂领会七天,外埠代表二百余人来福州听道。有许多
人步行前来,有的姊妹寄款往福清提供路费请人来听道。圣灵工作,撒但
也不甘心,福建民报大登特登说我以传道敛财,莆田民报说我是大术士、
大骗子、大疯子。一个跛者又来会场捣乱,有八九十人在会场外大喊特喊
。有两个警察在街上谣传说如我再讲道,要把我抓走。感谢父神在这种情
况下,使我内心满有平安镇静,领大家唱一首诗:
一九二九年我在仙游领会时,劝教会信徒不可拜像,党部叫林寿国逮
捕我,只要一捕获,立即枪决。神保守我免遭毒害。这次林寿国弟兄不仅
听道,而且真诚悔改。林告诉我,他有三个妻子,问我当如何解决?我劝
他:“肉身要受苦,一定要与罪一刀两断。”他看到送行的弟兄姊妹在流
泪,深深体会到主内肢体的爱是金钱买不到的。他要送我回莆田黄石去埋
葬父亲,途中告诉我他过去为人之凶恨,他决定开设一个家庭礼拜。
到黄石家里,吃午饭时,林寿国当众人面前作见证,痛斥新派福音之
流毒。我与家人将先父之棺柩送入墓中以后,与家乡传道人谈及各地教会
复兴景象。在家庭晚祷会上,劝哥哥弟弟们都要悔改,谨慎自己的言行,
切不可学外邦人的样子,羞辱主名。当念先父在世爱主之忱。母亲在祷告
会中追述父亲临终平安归主之情况。
八月二十日返回厦门,有董鸣皋来找我,提及其妻病危,望得机会见
我一面并为她祷告。我即跪下为她代祷。
(附:代祷的效果究竟如何呢?主仆人在世时,并不知道。浙江省两
位爱主的弟兄,提供一个真实的资料如下:
董鸣皋(又名鹤龄)生前亲口向人作见证:“我过去在厦门青年会工
作,我的妻子病重,饭食不进,生命垂危,众医束手无策。我过江到鼓浪
屿,在一个阁楼上找到宋博士,他听我谈完情况,只作一个简单的祷告,
拍了一下我的额头,让我回家。我一到家,惊奇地发现我的妻子坐着吃东
西,我问妻子什么时候好的?奇妙的是正是宋博士为她祷告的时候,神的
大能医治了她。”据温州的肢体说,董弟兄后来热心为主作见证,夫妇两
人活到很久才归主安息。)
八月二十三日返上海途中,在船上阅神为何使用慕迪?因为他:(1
)完全顺服神;(2)不贪财;(3)祷告;(4)读经;(5)爱人灵
魂;(6)受过圣灵的洗;(7)谦卑。自觉惭愧,如我真像慕迪必蒙神
重用矣!八月三十一日在上海正准备再次南渡,林和平、俞成华、江长川
会督之子江守道来家中,倪师母谈及她的两个女儿都在复兴会中蒙恩。江
守道问:“你讲道为何有能力?”我说:“讲道时完全忘记自己,灵里才
能得到完全的释放。救人不能为自己,我不愿意讲知识,只愿讲圣灵盖印
的道。我不叫蒙恩者离开原来的公会。”江弟兄想要一本我的演讲集,我
送给他,与他们三人一起祷告,而后告别。
(5) 再次南渡(1936)
一九三六年九月初又离家,九月八日在船上向林益壮谈道时谈及人生
不过如搭船,离船到岸,需要护照,我只有带灵魂回天家。他渴望得救,
帮助他彻底认罪。在船上期间我重新省察自己,求神再审判我,我虽孤单
,无人相助,亦没有后盾,但神力同在,助我得胜。
九月八日晚上,梦见已故父亲回到家中,每人请他赠送一节圣经,我
得的经节是“……对那家的主人说,夫子说,客房在哪里?我与门徒好在
那里吃愈越节的筵席。”(可14:14)我问父亲:“我在世寿数几何
?”父亲说:“1950年,你便要与我同在。”父亲抱着我,甚是喜乐
。我问父亲:“可否祷告求主将我在世时间延长?”父亲说:“不能延长
。”我想我只能在世14年,真是短促。经过祷告,神示昨夜梦兆不是真
的,不过用以警告我要珍惜生命中余下的时光。回想从凤凰城到一九三六
年,深感到传道区域狭窄,得救人数不多,感叹工作之微小。
九月十五日抵达新加坡,召集布道团员开退修会,召集领袖开一个“
洗脚会”,互相消除意见。我谈及(1)到各处布道,决不提经济。属神
的款,永归神用;贪财者,神必不用之。(2)世上没有完全人,在神面
前,永远惭愧。(3)布道团员应该帮助当地教会,一有自私,就不能合
作。(4)不要传闲话,不要审判人,神自己会审判。(5)作教会领袖
的,对肢体要一视同仁,不可有偏爱。我提醒他们,有一位自称曾传道四
十年者说,善恶都可以尝试,以增经验,这是错误的,毒药岂可试服呢?
林弟兄向我诉苦,他妻子从早到晚读经祷告,置丈夫、女儿不理。多
少人劝她徒劳,他对妻已绝望。我请求他可否给我一次机会,使他们夫妻
能和睦如初。那天会毕,请他们夫妇到楼上,根据哥林多前书第七章,指
出姊妹的错误,劝她悔改。她认识自己错了,向丈夫认错。我为他们祷告
后,我将别人送吴静聆姊妹的花转送给他们,祝愿他们如一对新婚夫妇和
好如初。
在新加坡这三天内,领大家唱“当谦虚温柔忍耐”歌,勉励大家抛弃
成见,在主爱里合而为一。
九月十九日离新加坡赴诗诬(新福州),途中与同工谈及真正复兴教
会的秘诀:(1)领传道人接受圣灵的洗,圣灵的大能使他们的手巾及影
儿都能医病赶鬼,令全境震动。(2)用较长时间给许多人听道的机会,
使已信者追求更丰盛的生命,使不信者不仅接受救恩也要追求圣灵充满;
高举十字宝架,使主的道大大的兴旺。
九月二十一日到达诗诬。有一位最反对我来领会的富教士去世。新任
的夏教士,因见到本是要被革退的传道人林启显到马六甲听道后,生命被
主改变,成为最得力的传道人,教会因而得到兴旺,还有一位姊妹到新加
坡听道后,回诗诬后大有信心,满有医病祷告的恩赐,说我“扰乱、分裂
教会”的谣言不攻自破,故夏教士请我来诗诬领会。
有徐叔钊医生与自己妹妹犯罪,又赌博,领了一些酒徒,用反光镜照
在讲台上,扰乱会场。在灵医大会上,他抬一个将死的人来试探。我说:
“我只为经过牧师签字的病人祷告。”因此没为这个病人祷告,此人很快
死去。徐医生对人说:“凡经祷告,病得医治的人,每人可向我支取五百
元。”在见证会上,林启显弟兄热切为病得医治者播音,坚固许多人的信
心。下坡的疯子好了。聋者能听。一个妇人每天至少羊癫疯三次,现在好
了。一个每日由丈夫背着来听道者,今已能行矣!郑秀英被医生宣判必死
的,如今蒙主医治,许多事实使徐叔钊无话可说。
九月二十三日,一个母亲抱着一个小孩来听道,出礼拜堂时忽然跌倒
,一个警察骑自行车把这小孩几乎压死,造成街道上秩序很乱。下午一个
妇女听道回去,其子几乎为米袋压死。我只有与弟兄姊妹恳切祷告,但次
日听到这两个小孩都由死复生。
感谢主,有许多罪奴得到释放。有一个人发狂的甚至仆倒在地,扶他
起来后,方知原来他有杀人之罪。有的姊妹因为淫乱而打胎,这次彻底倒
空。还有一个人内心不安,几乎要从三层楼跳下,因为感到自己罪太大了
,他曾将妻子逼死,奸污许多妇女,还偷胶泥和大米;这次悔改,平安而
去。有一个人听一次道,决心不再来,回去割胶泥,全身发颤,不能再割
,只好再来听道,因而蒙恩得救。
给我理发的庄弟兄,他告诉我,他本来好吸烟、赌博,人很瘦,欠债
,入不敷出。自新加坡蒙恩后,不吸烟,也不赌博了,身体健壮起来,债
务还清,尚有余款买胶泥而来赴会。真是一摸耶稣而得平安。有一千五百
多人悔改,我的同乡兴化的蒙恩者甚多。
十月二日离开诗诬时,五百人在岸上流泪唱诗告别,放鞭炮。下午三
点,到达泗里街,百余人来接,教堂附近已建马戏棚三天矣!每晚八点半
吹大喇叭,马戏团开演。
徐叔钊写信到泗里街,谣传我收了三、四千元。有卓玉璋因为发怒杀
死一良妇,以致人要发疯。徐叔钊给他服麻醉药,令其睡三天;但近几日
来,人又发疯,甚至要投江自杀,兴化巴区长带他来找我。一见到我,甚
是安静,鬼出去了。我与他一起读圣经约翰壹书一章八节:“我们若说自
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向他谈强盗得救故事,由于
他好了,许多人要信主。
有黄兰锑者,有鬼总在他耳旁说话,帮他认罪后,为他按手祷告赶鬼
,鬼去矣!
李仲明本不信道,从未读过圣经,也不识字。一九三六年十月九日晚
上睡觉时,有声音催他去礼拜堂听道,叫他读马太福音第八章。他一连三
夜,一看圣经,甚是明了;如不起来,则心中难过不安。到堂一听道,果
真蒙恩了。
为我作传译的黄世馨牧师告诉我,三十多年前他到这里传道,每月工
资十五元,不够用,不得不作生意十几年,赚五、六万元。因为失火,除
教堂外,一切烧尽。由于贪心,又借一万元建一新店,忽然胶泥跌价,债
务累身。失眠一个月,几乎要发疯,几个女儿安慰他,再作生意,现在债
务几乎还清,心中平安,会督让他再到教会来工作。在讲“找亡羊”这篇
讲道时,我与他并听众都受感一起落泪。当时虽有马戏团的打鼓声,小孩
子的吵闹声,但这些都不能拦阻圣灵的工作。
当地的居民以割胶为生,必须早睡早起,若非真正渴慕,难以前来赴
会。由于两天夜里下雨,使很多割胶工人能听道。二百人左右放鞭炮送我
们到码头后,与他们告别上船。在船上看张光承弟兄写的见证。他五十二
岁后完全为世界名利奔忙,六十四岁时全家死了六个人,看我写的三本书
后悔改蒙恩。
十月十三日到达麻坡,会场设在学校。许多人听到新加坡、吉隆坡报
纸转载福州报纸诋毁我的内容。
此地有的传道人打妻子,如传道人真被主改变,教会才有希望。
有一位杜弟兄,一大早来找我说:“我家的车夫在赴会后,为自己的
罪忧伤。我心中想,何必在人面前认罪呢?我有阻挡之意,但如今圣灵在
我自己心中大作工,看到自己的淫秽。”有的传道人在圣灵指责后,对以
往所为自觉羞愧。
麻坡教会对林鸿斌相当钦佩,但我对他的主张“三一浸”(即浸三次

、某年某月主必再来,有更正之必要。
在为三百○二个病人祷告时,楼下的人一排一排上楼,很多人匍匐而
来,十分谦卑。永平港有一位姊妹脚肿大而且头疼,被人抬来,祷告后立
刻痊愈,能够行走。一个哑吧说话,全堂人惊奇。但有一个跛者已经走很
长的路,忽然疑惑,又跛了,我又帮助他认罪,叫他起来往前走。
会结束时,四、五百人到码头等候送我去吉隆坡,看到他们真是爱主
,许多人在流泪,我被感动得也流下热泪。
十月二十日到达吉隆坡美文教堂。当地的牧师准备了许多捐箱,外面
写了“奋兴会献捐”,他希望藉此机会好还教会的欠款二百元。我请牧师
迅速收起捐箱。赴会者慕道,教会领袖慕钱,领会人慕灵。
诗诬的夏教士写信给吉隆坡许多西教士说:“献捐太多,当地贫民哪
有这力量,会场秩序太乱,许多病人来就医,没有一个好的。”我深感圣
灵越作工,魔鬼也越不甘心。但圣灵一工作,一切诽谤都要平静。一老西
妇详细查问表示怀疑,但是一百多位病人亲自见证他们的病,实在已蒙主
医治。
有一位弟兄听道后来找我,他已有一个乡下女子为妻,他不爱她,而
爱一个作他人妾的女人,与此女离多次,又合起来,明知故犯,不知如何
是好?心中不安,我告诉他分开之必要。往前走时,红海自分开。
想到传道人心中难过。有一个传道人之妻是他抢来的,有一位弟兄在
新加坡培灵会后入舞厅当售票员,信徒提出他们二人站在台上有碍于圣灵
的工作。想到自己也有许多失败之点,只有再次儆醒祷告,洁净自己,靠
主得胜。
(附:彭芬姊妹在一九六○年新加坡基督徒布道团银禧纪念刊上,写
过一篇短文“宋尚节博士在吉隆坡”。在吉隆坡八打灵山上卫理公会布道
会中,宋博士穿着白长衫,一双旧皮鞋,头发没有梳上而垂在前额上。许
多老信徒们都为罪而流下热泪,许多为人所不能治的病,在圣灵能力充满
的宋博士恳切祷告下得了完全的医治。当时几十人献身为主工作。有一位
小姐在吉隆坡附近的暗邦小埠上成立了一个布道所,直到后来日本南进,
这个布道所才暂停工作。每当罪恶思想侵扰我的时候,一唱当年宋博士在
布道会所唱的短歌:“罪恶出去,活水进来,藉着丰满恩典;活水愈涌,
愈觉奇妙,一直涌到永生。”心中便有了力量。)
十月二十七日赴巴生,是夜不能安睡。因从麻坡坐汽车往吉隆坡,路
经芙蓉,有一条毛巾是从未用过的,要抽税五毛钱,林海东弟兄代纳,尚
未归还,次日清晨还林弟兄,心中方安。
有几个护士,夜间在吉隆坡医院值夜班,白天到巴生来听道,五天没
有睡觉。两位接生妇科医生同心祷告,求主在五天开会期间,没有人找她
们接生,便于赴会听道。神果然垂听她们的祷告。饥渴慕义之心何等感人

十一月一日见证会中,七个哑人能说话,一个印度人耳聋能听见了,
为此作见证。有一位永春姊妹,患肺结核,多年吐血,第一晚听道后有疑
心,第二晚回家后,耳中仍听见我的讲道声,忽想起自己的罪,第三个晚
上听见一个声音叫她为主作工,现在病好了,问我当如何为主作工?我告
诉她为主作工的方法。
十一月二日离开巴生赴槟城途中,吴静聆姊妹述说她个人蒙恩经过。
她看我的讲道集中提及耶稣说:“……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
那里出来。”(参阅太5:26)圣灵大工作,她想到在新街教幼稚园时
,将两个古董私归自己,每见之,心中难过。在怀仁作校长时,按规矩作
教职员六年,可将校内代备之棉被收为己有,她曾将一棉被较早收为己有
,心中不安,难以入眠。赔偿后,心中方安。圣灵能将人已忘记的罪想起
来,真奇妙也。
十一月三日到达槟城,槟城正筹建新堂,怕我去了影响捐款成绩。其
实信徒若复兴起来,热心爱主,自必更加乐意奉献。信徒找牧师商量利用
我赴仰光等船的时间讲一次道,故在圣公会向四百多人讲“底马”,会后
有四十七名新得救的,我请一百多软弱跌倒者留下。宋培荣带其子来,他
由于经商,产业全失,逃身南洋,经商又失败,身体不好,真是可怜。我
劝他看破世界,非彻底看破世界,否则不肯完全奉献。
由槟城赴仰光途中,我想到自己有许许多多地方不如其他复兴家,如
口才、面貌、人情世故、文章、音乐等等,但蒙神如此特爱,拣选我背十
字架跟随,想到这里不禁泪下,愈想到神的特恩,愈自觉惭愧。
十一月八日那天,我对吴静聆姊妹谈到我写日记、查经的方法,唱诗
后能感动许多人流泪,为病人祷告,都不是一天得到的,乃是神逐步启示
来的。有许多人效法,但没有负架的经验为后盾,不免跌倒。神要我完成
全国布道的工作,要先以伯特利布道团为助臂。要完成这次南洋布道工作
,以厦门查经会为助臂。神每要我完成一步重要的工作,必先安排天使保
守一切。虽有敌人反对,神有力量慑服之,等完成工作后,这些天使又移
他处。
吴静聆提及新加坡牧师反对用“基督徒布道团”六个字,只肯用“基
督教布道团”六个字。我说:“一切组织都要归于虚空,但神所建立的永
不落空。”
十一月二日到达仰光,四、五十人来接,我与他们一起唱“十字架,
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劝他们多祷告,准备好圣经,领人来听道。当
晚仰光报纸已经刊登我与欢迎者的合影。沿途看见许多人穿黄袍,因为每
个缅甸人需要有一个时期作和尚。与弟兄姊妹赴观大金塔,真是伟观。许
多国家的人来献金银珠宝,在大金塔内珍藏之,塔顶有大金钢钻。巨富林
振言家五层楼,内有各种奇异珍宝。但是属世一切的建筑,都要归于虚空
;属灵的建筑,永不落空。
这天晚上,到会五百人,一切座位都满,外面站立的许多是印度人。
在唱“归家吧”这首诗时,许多人已经受感泪下。
十一月十四日那天,讲“好撒玛利亚人”故事后,全体开口祷告时,
有一个人大声哭起来说:“主这样爱我。”全体流泪。有一位上海伯特利
医院的护士,多次参加复兴会,但是没有重生。她进护士学校的时候,一
定要有初中毕业文凭,她向别人借了一张文凭来冒充,这次在仰光才彻底
悔改。写了一封信给伯特利医院承认自己的罪,她一认罪,圣灵便充满她

十一月十五日讲道时,请四人上台作实物教材,在四人的心上写“怒
”、“赌”、“谎”、“骄”,下面听众大为惊奇,原来我写的正是这四
个人的主要罪症。
仰光堂会没有主任牧师,由执事轮流主理,过去由西人主持,如今华
人愿走自立途径。时美以美会召开年议会会议请我去讲一次道,希望我劝
执事不要独立,依然由西人来主持──实则要收回治权。十一月十七日在
讲“抬跛者”时,我公开指出靠西人供给经济是靠不住的,劝大众眼光当
远大,彼此合而为一。我们要成立的布道团,不分教会宗派,同心合一为
主发光。请八位执事到前面来,问彼此同心吗?请全体彼此饶恕,互相握
手,整个会场充满爱的空气。
晚上讲“主胜三试”时,有一妇女颜某发狂。散会后,她说自己是云
南人,到仰光十余年,在安乐园作女招待,她不愿再过那种臭生活,但又
无家可归。我叫她暂时先住在陈姊妹家。传道人应该同情援助生活在底层
的人,向她们伸出援手。
这位陈姊妹,与有妻之夫发生不正当的感情,这男人对她说:“你若
不给我作妾,我要寻死!”魔鬼骗她说:“可以作人的妾,便可以救人。
”我劝她与这男人断绝交往,她写信给这男人说明情况,请他来见我。这
人回信说:“你听宋讲道变心了,再会。”这位姊妹得胜了。我深深体会
到:“一个人恢复赤子的心是最快乐了。”劝她返国念神学。
十一月十八日灵医会上,五、六十位病人作见证。有母女两人颈项的
肿瘤已消失,手上的癣干了。一位总流泪水的不流了。林家园医生站起来
说:“有许多病人是我看过,治不好的,如今却蒙主医治。”印度病人也
一样蒙主医治。一个印度人请我去印度传福音。
在离开仰光赴实兆远的船上看仰光蒙恩者的见证后,对吴静聆姊妹说
:“若非圣灵工作,令人彻底悔改真不容易。我如今明白真正彻底悔改的
人信仰上才有巩固的根基。”
十一月二十二日到达实兆远。由槟城来许多人赴会,晚上不知到哪里
住宿。实兆远的传道人向各处外来信徒募捐,每人五十元,助建钟楼与牧
师住宅,我立刻加以阻止。我告诉他们,如明知故犯,将变为亚拿尼亚。
有人告诉我,当地一切牧师反对请我来领会,甚至说我得博士也是假的。
年会要通过不请我来,罗教士责问他们,宋来教会岂不是有益处吗?经过
许多挣扎,方决定请我来。方美瑛告诉我,她丈夫声言要打我,并且不许
她来听道,我劝她忍耐请丈夫来听道,另外自己也当搞好家务。
由于圣灵大作工,一个自己吸鸦片还开鸦片馆的人听“失金喻”后,
当天夜里就彻底悔改,第二天早上就闭鸦片馆了。有一个人听道后,感到
每句话扎心,寝食不安,到堂自称是犹大,是撒但,全体唱诗,他就安静
下来。在帮他认罪时,原来他罪恶如山,偷了许多款项,因为肯彻底认罪
,平安而去。
十二月一日天明,就听见礼拜堂内祷告声音甚大,二百七十八位病人
要求代祷。一个被医生说必死的被抬来请求代祷,祷告后立刻获得痊愈。
许多人在见证会上争先恐后地见证并赞美主。告别会上,请布道团领袖上
台,劝他们要与教会领袖合作,用爱心彼此体恤,劝高季恩弟兄不要贪爱
世界,要作传道。
十二月二日离开实兆远,三百人在堂等候相送,下午六点到吉隆坡。
巴生代表告诉我,复兴会后,许多小孩见到主再来以及圣徒被提的异象,
如今他们热心见证。几个兴化同乡在巴生会后,身心都得到双重医治,回
到家中就弃掉偶像。
十二月三日到达新加坡,收到永春林邦国弟兄来信,他的妻子徐德安
甲戌年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八点死,死又复活,说有天使导游天堂见到主耶
稣,也看到已去世的家人。四月一日上午十一点又死去,半小时复活,她
说:“我们有孩子六人,当献一人为主作工。”四月二日下午三点气绝离
世。
决定在新加坡先开一礼拜的奋兴会。十二月三日晚上薛玉英的母亲来
听道后即悔改,四日她因钥匙留在家里,想由窗爬进家,跌坠在街上,当
时还能说话,次日临终时,看见许多穿白衣服者来迎接她。
十二月十日,Archer给林鸿万信,让林劝我,为避免政府干涉,只要
为每个病人个人祷告。但已来二百三十九个病人,因此下楼先帮助病人彻
底认罪,然后按手抹油祷告。下午八十多人登台作见证,蒙主医好。
奋兴会毕,有五百三十八人参加查经会,马来亚联邦代表占三分之一
,查摩西五经、罗马书、但以理书、犹大书、路得记。查经会上,我几乎
站立不住,紧靠椅子讲道。陈嘉庚女儿及媳妇在这次聚会中十分蒙恩。
我发现布道团中有拥护吴静聆为团长的,也有反对的,有人听了某些
传说,对我有所误解,故请一切教会领袖前来座谈,让大家开诚布公,毫
不留情地指出我的过失。我也根据事实解释澄清,要求彼此消除误会,勿
存偏见。我说我要求传道人不用捐献袋,传道人不赞成,往往奉献多时就
假公济私,变为“亚干”,上海竺规身牧师就不假公济私。十二月二十二
日下午离开新加坡时,四百余人相送,领他们到大厅,一起唱了许多诗。
为他们祷告时,许多人大哭。
(附:刘翼凌教授所著的《宋尚节传》中写到:英文海峡时报记者在
第二天有如下的报道:“昨晚意大利邮轮ConteVerdi号上面站着一位青年
中国人,使五六百名送行者离愁满腹,热泪盈眶。他就是中国布道家宋尚
节,在星州领第二次布道大会以后首途返国。……
宋氏以其非传统的──使传统头痛的布道法,使他自己和基督教成为
新闻材料。他所到之处,无论是马来亚或其他地方,总是像风卷残云一般
使许多人接受耶稣基督。昨天在意大利邮船上的几百华侨当中大多数为工
人,间有青年男女学生。这些人身佩襟章,手摇布道团小旗,目不转睛的
望着宋博士。宋氏说话很少,有时对他身边的人只说一两句,他们听了,
就唱起圣诗来,大家便跟着唱。旅客、侍役、船上职员与码头职工等,均
以惊奇的眼光注视着他。最惊奇的莫过于一些从罗马回到远东去的天主教
神甫,他们不晓得这些人摇着十字架小旗究竟为的是什么事?他们绝对看
不出欢送的对象,竟是一位看来好像网球选手的青年!”)
我在船上对一九三六年全年工作进行总结,“自蒙恩到如今九年,叹
自己仍是卑污,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是软弱。当我看传道书第十一章时
,提醒自己今后工作:(1)无所贪恋;(2)殷勤撒种;(3)快乐的
日子当想到黑暗的日子;(4)当知每件事神都必审问。人生似蜉蝣,转
瞬又一年,灵工愧微小,颜容已枯槁,心污除未尽,发言暗叹息,瞻望一
九三七年。”
回上海后,晚上带两个小女祷告,与锦华一起查经。
(6) 国难前后(1937)
一九三七年年初,每天早上为中华归主切祷。一月一日清晨祷告,求
神在新的一年内显示他奇妙的作为,兴起许多工人,奋兴全国教会,在布
道团中复兴一千人成为各地的小奋兴家;求神建立两千个最勇壮的布道队
;求神开至少一省未传之门,一国未传之门;求神加增得救的人数二十万
人。劝住在家中的弟弟们不可效法外邦人之所为,不要贪图外邦女子的美
丽。
在上海期间,在荣耀会、清心堂领会。黄仲芳姊妹来家中,她告诉我
:“我是一九三六年一月在上海慕尔堂蒙恩的。这三个晚上都到荣耀会听
道。我在自己家中设立一个家庭礼拜,使邻近朋友都来听道,愿将一千七
百元完全奉献归主。我母亲恨自己媳妇,她准备去媳妇家大骂一番,我只
有恳求主改变自己可悲的家庭。神实在听我的祷告,母亲走在半路上不仅
不去骂媳妇,还把扣留的金具交还媳妇;媳妇受感动也给婆婆送去皮衣,
两人彼此和好。我有一次跪下祷告时,灵脱离肉体直飞上半空,越说'主
啊!我爱你',体越上升,听见半空中的歌声,主在宝座上,不久飞下,
醒后非常快乐。”
(附:本书摘录整理人见到黄仲芳的女儿,由她得知以下美好见证。
黄仲芳借着祷告,神奇妙拯救了她的当了和尚、头上烫了三个香眼父亲黄
植甫。他曾出过一本书,述说自己如何由吃素念佛经的老和尚,变为一个
虔诚的基督徒,在书上可以看到他头上烫过三个香眼疤的照片。他后来到
许多地方为主作见证。黄植甫的妻子徐玉质也原是虔诚的佛教徒,宁愿吃
官司,要把背叛佛教的丈夫杀死。在一场重病中终于蒙恩得救。黄仲芳姊
妹的丈夫、姑姑、哥哥、嫂嫂及他们八个儿女都接受了主耶稣。黄仲芳真
是一个能结果的好姊妹。)
缅甸商人陈开清来家中。他告诉我,他本是浪子,无恶不作,每日吸
很多香烟。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在慕尔堂蒙恩,其子患肠流血症,医
生束手无策,经祷告按手后立即痊愈。他本人现在把烟完全戒掉。
一月十三日,竺规身牧师来家中,告诉我,斐雅各重视祷告,完全不
想自己,每天只穿旧衣服,每月只用五、六元,所得的款项完全用来布道
。感谢神兴起如此爱主的传道人。
一九三七年一月十七日离家,二十日到达潮安,二、三十人来接时,
唱非常感人的赞美诗。两位弟兄陪我观看潮安古迹。我们坐船时唱:“主
耶稣啊!想起了你”这首诗,到万寿宫,看所筑的棚可坐千人。
在潮安收到韩爱梅姊妹来信,她与同工到嘉祥、钜野、定陶每处二天
,作主圣工,已有一百五十名教友重生。每逢下乡,产妇、病人就少,回
来时病人、产妇特别多,所收入的款足够开支。这次潮安有七百六十六人
蒙恩,成立了七百三十三个布道队。
(附:新加坡基督徒布道团银喜纪念刊中,吴恩溥牧师发表一文“在
宋尚节博士的奋兴会中”,文中有一段这样叙述:“有一次我到潮安赴会
,那晚宋博士讲'欲求圣灵充满必须同心合意祈祷。'他叫四人上台去,各
画一'心'在其胸前,内写某些罪名。他说:'你们的心不同,各怀鬼胎,
必先求宝血洗净,好叫各人心地变为洁白,才能求得圣灵充满。'我的朋
友被画个'说谎心'。那晚他足足哭了一夜,原来他曾跟一位女子发生不正
当的关系,有人怀疑他,他抵死不认。当宋博士给写上'说谎'二字时,好
像一道灵光射透他心,使他为罪痛哭流泪,终于得到复兴,为主做了很好
的见证。又一次,有一位姊妹来请按手祷告,宋博士注目看她,指着她说
:'你十年前犯的大罪,到现在还没有悔改认罪!'这女人听了放声大哭。
许多人问:为什么宋博士有圣灵的充满?照我所知,神是不偏待人的,他
曾为神付上最大的代价为要得着神,神就给他得着。”)
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八日十点半,四、五百人来送别,我进入送行队
伍中,免人注目。中午我们到了揭阳,长老会与浸信会争着请我去住。我
因为脚痛,愿住在较近的浸信会。长老会的长老生气了,要取走我的被褥
等,事实上被褥与蚊帐是两位姊妹制的。我责备这些长老,此时主的灵提
醒我,太缺乏爱心,凡事要谦虚忍耐,我立刻请他们原谅我。事后,长老
会来赴会者甚多。
有一位弟兄,要来赴会而乏款,临行时,要卖白薯作路费,忽接南洋
寄来一百元款,这样全家四人都来赴会。
一位弟兄梦见神叫他来揭阳听道,在梦中见到全堂满了听众,不能进
去,只得在树下听道。礼拜日,他来揭阳赴会因来太晚,听众已满,他只
得在树下听道,梦应验了。
在灵医大会上,二、三百病人蒙主医治。登台见证,潮安来一个被鬼
附者已好了。一个哑吧能叫爸爸妈妈。有一老妇祷告中忽然见光,目不敢
开,有个声音,叫她睁开眼睛,睁开眼睛以后,忽然看见满堂都是天使,
甚是快乐。
(附:经上说“天使岂不都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
人效力吗?”(来1:14)一位已故的姊妹曾告诉本书摘录人,揭阳一
位弟兄听说主仆人有为人按手医病的恩赐,想来看个究竟。他第一次来听
道,发现自己旁边坐着一个瞎乞丐,他十分讨厌坐在这个人旁边。不料第
二次来又碰见这个瞎子。但在灵医大会上,亲自看见这个瞎子能看见了。
这样他不能不相信神奇妙的医治能力。)
这次灵医大会进行过程,许多布道团员来一起祷告,我深深感到在众
人帮助祷告时,最有力量。这次揭阳有六百四十二人蒙恩悔改。
二月五日到达汕头,正逢过旧历除夕,教会领袖要求年初一早上与主
日不开奋兴会,好让他们照常举行“新春感恩礼拜”,好收感恩捐,但我
对于过年,并不感兴趣。在大年初一早上,召集布道团员到角石山上,我
在山顶,众人坐在山坡上,真是天然讲台,讲为主作见证之意义与重要。
长老、执事在主日上午礼拜已收奉献了,下午岂可再收?听众中有许
多是初次听道的,实在不该再收奉献,因此我在下午讲道时直率指出“教
会领袖只为钱忧愁,不为灵性忧愁。”我心中想:“虽被赶出,亦不要紧
。”
二月十二日早上,有一姊妹眼中含泪对我说:“我在潮安时,钱袋遗
失在友人家中,友人偷走了八元,但在会后圣灵感动她退还给我,故我受
感流泪。”一位陈姊妹向我哭诉,她丈夫因结交别的女子而远离她,她自
己作生意,养活两个孩子,丈夫至今没有悔悟。我劝她将爱丈夫之心来爱
主,则不会跑错路。离开汕头前,几位肢体领我去一位一百零三岁的老妇
家为她祷告,老妇心中十分快乐。
二月十四日经厦门时,与宗诚、宗仁相见。宗仁告诉我,宗诚在厦门
查经会后,圣灵大责备他,他为自己忧伤痛悔得到重生。张天慈告诉我,
她弟弟在异象中蒙恩。我告诉她,常想他人处境比我更不好,则能知足。
我说自己每想到乡下女传道之苦况,不觉流下几滴伤心泪。
二月十五日到达永春,外埠代表来六百多人,泉州有百余人步行三天
来此赴会,因为人多,故搭棚。
二月十八日那天,我牙痛,传译孙弟兄声音发哑,外面放着爆竹,很
多人用伞遮太阳,会场秩序不好。我闭目讲道,用会众的歌声来压过外面
的爆竹声。在艳阳当空时,用被单充当帐幕。
二月二十三日晚上,未开会之前,许多人看见空中出现金的十字架,
永春原有布道队一百九十三队,这次又增加四十六队。基础多是林佩轩弟
兄打的,我来不过坐享其成。永春的奋兴会不收捐,但有人自动交款给牧
师助奋兴会用。永春信徒那种虔诚热切之忱,今我感愧!
二月二十五日搭车赴莆田。上午十一点,路过泉州,三四十位蒙恩者
求我在泉州领一次会。我内心向神祷告,若是神的旨意,求神拦阻我前进
。这时司机声称胶轮不好,恐怕难以直达莆田,于是留在泉州领一次会。
晚饭时,许多老姊妹在楼下述说她们在永春所见之十架,并见到神迹奇事

二月二十六日,为要去黄石看母亲,在莆田被留下,在哲理礼堂向二
百多学生讲道。许多学生缺乏敬畏主的心,但我要尽本份讲“主寻亡羊”
。晚上到会只有六、七百人,到前面悔改的只有三、四十个小孩,真令我
悲叹!有一个护士虽然走出会场,但内心不安,又回到堂内痛悔主前。吴
五妹几个月来,指不能伸,她在我邀请人到前面认罪祷告时,我并不知道
她手有病,但奇妙的很,罪蒙赦免了,手也得了医治。
看望母亲后,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到达福州。延平、建甄、古田各处来
代表,到会千余人。在福州只领四次会,勉励布道团员走爱心的道路。有
人告诉我魏王玉凤姊妹卧床七年,手足都不能动,经代祷后,立即痊愈,
带领全家归主,今在圣公会忠心为主作见证。
三月二日下午到达延平(注:今叫南平),七、八十位冒雨唱诗来迎
接。回忆一九二九年冬天在此地受迫逐,这次各堂牧师大部分都来。三月
三日早上,收到陶淑女中石碧英等四人写的信,她们曾批评、攻击我讲道
时是装鬼样,如今圣灵在她们心中作工,请我饶恕她们。
三月五日早上五、六点时,就有人在教堂内恳切祷告。传道人陈得信
告诉我,昨天整夜不能睡,有二句话深入他的心中,第一句:好树结好果
子,坏树结坏果子;第二句话,不许迷失一羊。圣灵不断问他,你的老母
要不要回头?你的女儿是不是迷路羊?他过去曾想任凭她们犯罪,现在决
心让家人听道悔改。
在为病人祷告时,一个小儿二岁,生下来就瞎,如今在母亲怀中蒙主
医治,东张西望,慈母之心情可想而知。许多耳聋者能听,其中之一是个
女教员。理智派的教会领袖不得不将荣耀归主。这次延平成立一百○四个
布道团,到全城去传福音。有的立时弃掉家中偶像。当地西人怀疑我有引
人脱离教会的举动,但现在知道我只是一心一意为复兴教会,并无分裂教
会之意。
三月十日十点半,三百多人在街上唱诗。欢送我的盛情,使我自觉羞
愧。虽然听到通往建甄的路上有匪患,靠赖主恩前进。所坐的车开得很快
。不到房村站,一○九车与一○四车相撞,当时两位传译的弟兄和我坐在
汽车中部,我正在睡觉。一○九车坏一块玻璃,有一人脸部受伤。一○四
车之前板坏,伤一人,满面流血。若不是神特别眷顾,我不免遭祸,人生
真是无定莫测。
到了建甄,步行二、三里到达圣公会的救主堂,这次是建甄几位在福
州蒙恩的信徒请我领会。圣公会素来重视至圣所,宁愿让至圣所空着,特
在至圣所外搭一个较高的讲台。我心里想,牧师是否怕我的讲道妨碍至圣
所的成圣?救灵要紧,还是仪式要紧?听众越来越多,我向黄牧师谈,最
好用至圣所的讲台讲道,这样可以多坐下许多人。他答应将讲台往后挪移

在讲林前十三章时,灵力同在,许多人的祷告进入到灵里,几乎忘记
自己是在教堂内。这次建甄有五百人蒙恩,成立七十九队布道团出发布道
,使全城听到福音。八、九十位病蒙主医治者的见证,足够坚固许多人的
信心。见证会上,请原来不同意我用至圣所讲台的黄牧师主持召开赞美见
证会。一位牧师站起来公开承认自己侵吞公款。骄傲硬心的学生如今有爱
心,会关心未信主的同学,为他们恳切祷告。委办们自动豁免贫穷代表的
膳费,以救灵为重。见证会上的气氛十分感人。
三月十九日中午,一些盲人来堂要欢送我,我请他们安静,免得风声
太大。到车站时,五、六十位女生已到车站相送。站长来见面,恨自己这
次不得听道。五、六十位女生一面唱诗,一面流泪,令我难过。此时十辆
车到,两辆是兵车,八辆是客车,兵车护送客车。几位姊妹坚持要上车送
我到延平,在车上呕吐,我为她们祷告后,领她们大唱奋兴短歌,就不吐
了。下午四点到达延平,七、八十位男女学生来接我们,他们告诉我,有
人专返古田,以便带人来听道。有一位老盲人本来已蒙主医好,回家吃饭
不敢祷告怕人讥笑,过了两天又瞎起来。传道人胡贞友过去认为灵医是用
催眠术,这次他自己的女儿右手右足瘫痪,现在能慢行路了,使他认识神
的大能。当天晚上与延平弟兄姊妹查经,诗篇23篇。
三月二十日,百余人送我们上船。船已载满了客,杜弟兄借一席,方
能卧下休息。下船后在等车时,坐在古墓旁边写日记。上车时,车役要找
谁是宋博士,未找到。到了古田后,步行二里方到教堂。我的住处离堂一
里多远,住在山上,往返吃力。每日开会都有意外搅扰,西人的狗进到堂
内,需立即清除狗的臭粪,狗还会咬人;小孩子吵闹;天天下雨;传译者
声嘶力竭,时常需要更换。一个西教士不赞成我的作风;有人听道时吸烟
,我只好请他出去。一切无非让我学习忍耐的功课。但是由于圣灵亲自工
作,令百余教会领袖到台前跪下祷告,求圣灵充满。
三月二十七日组织一百八十队布道团外出布道。在见证会上,得知很
多人在家半夜仍能听见我的歌声,还有人听见天使唱的声音。在为病人祷
告时,外面人见围屏内有大火光似的。有一小孩说我为他按手时,他只见
一个穿白衣者,衣服非常光亮。(由此可见许多病人蒙医治,实在是主耶
稣亲自在医治。)一跛妇脚烂且臭,祷告后立刻干了。有一人生一巨瘤,
祷告后瘤没有了,留下痕迹。三个聋人完全能听了。一个女子脊骨已偏而
且生了四个毒瘤,忽然得到痊愈。
有个学生看见神迹后,回家把一切小说烧尽。这次古田有一一七二人
蒙恩得救,有二一四名青年男女奉献毕生作传道。
三月二十九日,六、七百人一面唱诗,一面流泪赶来送别。在主爱里
,真是难舍难别。
下午五点,叶见元牧师与福清代表来接我。叶牧师告诉我,福州有一
Sez Kıtay ädäbiyättän 1 tekst ukıdıgız.
Çirattagı - 灵历集光 - 8
  • Büleklär
  • 灵历集光 - 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79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561
    13.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9.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灵历集光 - 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6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515
    13.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19.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灵历集光 - 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98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61
    13.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0.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4.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灵历集光 - 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333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80
    14.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0.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4.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灵历集光 - 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13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955
    14.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1.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4.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灵历集光 - 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61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134
    13.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0.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灵历集光 - 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02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085
    14.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1.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5.2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灵历集光 - 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324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4532
    13.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1.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4.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灵历集光 - 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70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840
    14.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2.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6.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灵历集光 - 10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097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273
    15.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7.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