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in

海國春秋 - 1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18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788
14.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8.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ads place

原來雙龍島當初被廣望君破時,童體仁、童深仁受戮,其弟據仁年方九歲,有石犴
之弟石猶潛負藏匿。晚間出來探聽,得知禁令無搜惡族之條,即暗邀同鐵鷂之弟鐵
准及未受傷將官,各將家眷細軟運行裝載巨艦,揚帆覓險躲避。初居於杓子島,後
見沙洲長合失其隘塞,左畔柏彪,右邊牛達,氣勢相聯,恐為所並,乃移於屏風島
。有牛偉之子牛惺正、曾景之子曾必祿、府彰之子府秘、晉亭之子晉梧材、遂鴻之
子遂塞思、林亭之子林驍和林琦、顏兆之子顏島、易種之子易哲、後佩之子後英等
先已在上島居祝見石猶橐囊充盛,屢行借貸。石猶探知曾必祿等並不窮困,意在吞
噬,乃四出探訪形勢。見金蓮島險峻,饋禮借居。鬱廷貪其禮物,便指金蓮島北邊
四瓣峰頭之地與石猶等為家。童據仁漸漸長大,暗到雙龍,見峻嶺盤纏,膏腴沃壤
,民殷國富,兵壯馬強,心中切恨,常有復仇之志,所以交結各島。知牛達猛勇,
黨羽彪驍,更用心結識。又聞浮石誅殺多人,逃亡絡繹,始決意約牛達出兵。議定
:得勝,浮石歸牛達,雙龍歸據仁。所以專書遣將約期。牛達因船筏衣甲器械雖辦
齊全,仍少錢糧物料,欲待圖得柏彪,再訂時日回書,昨已打發去了,因柏彪切問
,隨口如此回答。

當下到家,即令土豪葉涉堞領五卒,戚擊益領五騎前往柏彪村落,循環窺探,騎兵
在三里之外,步卒往柏彪家中,迭相傳報。葉涉堞、戚擊益率領卒騎去後,乃暗集
八千精騎,使羅繼、衛斯、錢如山、許爽各領精兵五百,到彼分開巡翼。自領精騎
二千,帶著陳英杰、石中為護參。令鐘圖泰領二千精騎接應,方在午、羅括為副;
令包枚、鐵萬隆領精騎一千襲屏風島,文三畏、閻觀射領精騎一千接應。

分撥已定,傍虎騎士報道:「遠客已散。」牛達令各營飽餐,領羅繼等上馬,馳驟
如狂風暴雨,片時即到。令羅繼等各由三 裡外邀巡入內,自帶兵馬銜枚直趨柏彪
村落。

將次進門,聞得喊聲正高,帶著陳英杰、石中,提刀領將士入內看時,卻係白面虎
同郎費醉後鬧酒相打,柏彪坐在椅上,口內呵叱,身卻不動。苟新解勸,白面虎兜
面一掌,推倒在地。

賀德、廉能俱衛白面虎打郎費。牛達近前道:「如何三個打一個?來不得!」白面
虎向前告訴,牛達手起刀落,白面虎用手隔時,連手連頭俱落於地,身隨倒下。石
中砍倒柏彪,陳英杰同軍土齊上,逢人便殺,除莊、畢、苟、郎之外,男女不留。
羅繼等亦俱巡進。

牛達令止殺掠,查點柏黨,俱已盡絕。令分頭搜羅各死者家資,並招降人民兵壯。
到天亮時,紛紛來投。牛達即令四處勸諭,管懶散、井嶺景、郭托作等皆情願歸順
。第三日,遠近陸續俱降。男女共得四十七萬三千五百餘口,馬四萬餘匹,資貝無
數,糧食山積。包枚等襲屏風島,報到已經暗入得斧倚城矣。牛達令將糧食存貯,
資財盡駝運往屏風島。十日清訖。

牛達得了屏風島,招安曾必祿等。見斧倚城四面陡峭,有十餘丈高,以為天險,居
民稠密,強悍勇猛,好不快活。軍資廣多,兵馬壯盛,反心益熾。選揀兵士,得二
十五萬。約會童據仁,復令哈裡藻邀齊諸島為後應。自選兵二十萬,駕筏進發。

又遇浮石職守西邊諸員弁,因余大忠等被平絡斬除籍沒家資,料知平素交結實情必
然敗露,罪犯難辭潛逃奔投。當日牛達大喜,眾人哭訴緣由,牛達分別委用。

將到金蓮島,接得童據仁文書,已經率領精兵三萬、戰艦百艘,帶石猶、鐵准、白
琢、元鶴、鐵鶩等諸將作先鋒,向陽光嶺進發矣。

再說鐵柱自競羊關調到滋榮,見陽光嶺控北帶東,乃留副將鐵萬、白瑩守滋榮,自
同蒼敏、谷虛分軍來嶺屯紮。及聞牛達等反叛,晝夜瞭望。當日見敵軍上岸,令蒼
敏、谷虛各領兵五百伏於十里外山中,有谷名橐悅,形勢亙袤叢雜,最好藏匿,自
帶兵一千迎進,正遇鐵准舉崩衝來,便舞鞭迎上。鬥過四十合,不分勝敗。見鐵准
武藝高強,架開金崩,詐敗而走。鐵准性起,引兵趕來,已入伏內。蒼敏、谷虛兩
邊殺出,鐵柱翻身回戰。鐵准心慌,使崩盡力打下,鐵柱閃過。鐵准將崩舉起,鐵
柱趁勢左鞭自下挑上,右鞭自上擊下,打傷鐵准左腕,棄崩掣劍,拼命殺出重圍。
恰逢蒼敏挺戟趕來鉤住,左右用力挽拖,便趁勢斜入,順劍掃砍,蒼敏措手不及,
正為所殺。鐵柱飛馬早到,手起鞭落,擊得鐵准頸折而死。所帶將士三千餘人,不
曾走漏半個。

後面,童據仁引兵驟來,只道鐵准在裡面打仗,輪刀殺入。

谷虛將鐵准首級劈面摔來,據仁認得,魂飛魄散。谷虛湊空挺矛當心刺入,童據仁
急閃時,已著肩窩,翻身落馬,眾將舍死救回。這邊得勝之兵勇氣百倍。鐵柱領著
由左截殺,谷虛從中驅逐,恰如秋雨擊霜林,春風吹柳絮,後趕前奔,不能駐足,
直至昏暮乃止。

童據仁將到海邊,石猶正領兵來迎。告訴鐵准同軍盡歿,肩窩受得重傷,石猶道:
「勝敗不足為奇,且回船調養。」童據仁上船敷飲靈丹,次早平復,便欲領兵報仇
。裨將元鶴諫道:「瘡口雖平,元氣尚虛,豈可輕動?」白琢道:「銳氣已失,必
須養之,況戰鬥甚長,何爭在此一日?」只見鐵准之弟鐵鶩哭道:「島主旦在船調
養,小將今去報仇。鐵柱不死,誓不回營!」童據仁應允,令領兵五千,同白琢前
往。石猶見令已出,不能諫止,乃叮囑小心。鐵、白二將答應,領兵殺奔陽光嶺。

谷虛遠遠望見敵兵前來,對鐵柱道:「童據仁昨既大敗,今日猶來,兵雖畏懦,將
有必死之心,不可迎敵。待武備、雍伸等援兵到齊,合戰可也。」鐵柱道:「寇銳
已挫,正好剿除。若待武備等來,彼接應之兵亦到,氣復盛矣。」谷虛道:「現兵
不滿五千,內中許多昨日受傷者。若係俱去,則嶺空虛,若分留守,何能抵敵?仍
係待援為妙。」鐵柱道:「我引一千兵前往,見可而進。將軍領餘眾居守也。」當
日領兵一千上馬,下嶺迎敵。谷虛終不放心,揀選二千未傷軍士,俱命飽餐。其餘
腿傷者,令坐而彀弩。手傷者令立旌旗之下,安排嶺腰兩旁。手足俱傷者,令坐於
嶺上。乃率士接應。

卻說鐵柱行到山外,正逢著鐵鶩,使兩柄渾鐵狼牙棒衝到,並不打話,奮勇便擊。
鐵柱使鞭相還。鬥有三十餘合,勝負未分,白鶩後軍又到,兩翼合圍。鐵柱見軍勢
漸弱,架開雙棒,拼命衝殺。無奈鐵鶩、白琢隨往裡緊,東衝西撞,俱屬無用。

正在危急,忽見西南角上敵軍回頭。鐵柱即隨率眾衝出,正遇谷虛同武備殺人,鐵
柱大喜。只見石猶亦引生力軍前來救應,鐵鶩拚命截住,兩下混戰。

忽又聽得鼓聲大震,一騎當先由北馳到,喊道:「鐵將軍,吾乃雍伸副將烏剛,帶
兵二萬飛趕來也!」手起斧落,將白琢砍倒。鐵鶩、石猶見折了白琢,慌忙收兵逃
回。谷虛不捨,策馬挺矛追上。鐵鶩大怒,舉棒再戰,二十餘合不分勝負。石猶見
後面鐵柱趕來,慌忙掛住金槍,取出彈子,開弓急發,正中谷虛額角,矛稍鬆緩。
鐵鶩逼入,舉棒打下,慌忙閃時,躲遮攔不及,左臂傷折,拖矛轉馬。鐵柱等馳到
,擁護回嶺。兩下收兵。

童據仁見又折了白琢,與石猶道:「明日我當先,元鶴居左,鐵鶩居右,三路取嶺
,爾在後接應。各引兵五千,餘者守船。」石猶道:「此嶺,須擒得鐵柱,方可言
齲明日留鐵將軍守船,我們三人去罷。」童據仁道:「鐵柱亦係強敵,今又添到人
馬,我之兵將尚不敷用,豈可又留勇將下來?仍係分三路前去,汝接應為是。」謾
談據仁不聽石猶的話。且說鐵柱回嶺,視谷虛臂已折斷,令軍醫診視治理。對武備
、烏剛道:「若二位將軍不到,小將將被幾為敵人所算。明日童據仁等必來,我們
分三路而進,迭戰以破之。」武備、烏剛齊聲遵命。

次早,令武備領三千兵當先,烏剛領五千兵居後,自領五 千兵押後下嶺,飽餐而
進。

武備出得橐龠山,見鐵鶩已到,列成陣勢,喊道:「可叫鐵柱來,爾不必枉送性命
!」武備大怒,挺槍就刺。戰到五十 餘合,元鶴從斜刺裡殺來,烏剛策馬接著。
鐵鶩見武備槍法漸漸散亂,緊緊逼入,揮棒打得武備落馬,翻身下騎抓取首級,足
未及地,武備身隨槍起,早到左肋。鐵鶩急隔,武備轉手槍到,正中鐵鶩咽喉,死
於非命--此係落馬奪魂槍。先到左肋的乃係槍鏢,誘敵架隔,順勢倒紮,出其不
意,方係槍鋒。

武備取得首級,便上馬馳來夾攻元鶴。石猶兵到,見鐵鶩已死,又看不見童據仁,
乃鳴金收兵。

元鶴敗回,聞得南畔戰鼓聲洪,元鶴道:「此鼓鼙聲,定係島主交戰,我們須要救
援。」石猶道:「仍分兩隊前往。」元鶴領兵加鞭而去。

再說鐵柱正催後隊人馬前來,忽聞嶺上小軍飛來報道:「將軍莫進!谷將軍望見敵
將領兵往南潛去,恐其抄出嶺後,請將軍隨往截殺。」鐵柱急令人馬轉往南行,迎
個正著。原來,童據仁軍到中途,想道:「鐵柱等兵力悉敵,驟難取勝。聞南邊有
路可以繞出嶺後,何不逕往襲之?得嶺順勢壓殺下聚,此黃忠所以斬夏侯也!」主
意已定,便令人馬往南。行有五十餘里,轉過山坡,當頭迎住鐵柱,大加驚異,也
不打話,排開陣勢,刀鞭並舉。鬥有六十餘合,元鶴飛騎遠遠望見,喊道:「我等
已將敵人殺盡,全軍到也!」正喊得高興,突然出嘴內鼓角齊鳴,雄軍湧出,正是
武備。

元鶴因有石猶在後,也不將武備放在心上,直向前去。武備見後面又有兵來,卻看
不見將官。再往遠望,只見半邊煙火騰騰而起。烏剛道:「這係洋邊,並無人居,
定係童寇船隻遭焚。」話猶未了,石猶馳到,叫道:「快納下首級罷!望什麼東西
?」武備道:「石猶,爾家巢穴俱經燒燬,還在此耀武揚威麼?」寇軍隊內發起喊
來,石猶回看東北半壁都為白煙遮迷,心內大驚,慌令後隊作前隊,速趕回船,親
自斷後。烏剛道:「彼心已亂,可邀而取也。」武備道:「石猶智而且勇,未可輕
視,況係歸師。今若追之,則童據仁、元鶴乘我之後。此刻且向前,殺得童據仁、
元鶴,回取石猶,如振落耳!」烏剛加鞭道:「有理。追元鶴去!」二人趕向前來


這邊元鶴因軍士回頭望後軍,見煙漫起嘈嚷,轉騎觀看,烏剛飛騎到來,從旁挺戟
刺入。元鶴慌忙舉瑓隔開,武備槍又刺到。元鶴雖然驍勇,怎奈在驚慌之際,如何
當得住兩隻猛虎!

不曾十合,被武備槍中前心,結果性命。

童據仁不能勝得鐵柱,忽聞元鶴殺到,大喜,勇力加倍。

又鬥數合,聽得兩邊軍士高聲道:「好大火也!好大火也!」慌忙隔開鞭撥馬看時
,正繫泊船之處,膽顫心驚,落荒而走。武備、烏剛正在後面趕逐敗兵,忽見童據
仁敗下陣來,烏剛慌忙截住廝殺。武備只做不見,讓童據仁過去,圈槍往馬糞門紮
進,直入腹中,那馬痛倒,便將童據仁翻滾下來。這時烏剛畫戟已到,童據仁招架
不及,扭身棄刀,捉得戟桿。武備槍又刺入,據仁左手接著夾住,舍死拉奪。眾軍
齊上,殺倒據仁,再分殺敗軍。鐵柱趕到,見童據仁已死,大喜道:「只走了石猶
。我們且追到海邊,看他係何景狀!」武備、烏剛隨著馳向東北。

行過多時,見蘆葦旁邊有寇屯聚,意料石猶在內。將到跟前,只見人眾盡將兵甲兜
鍪棄去,卻係本國軍士。三將不解,有數卒走來泣道:「谷將軍為敵人所殺。」鐵
柱驚道:「谷將軍居後調養,敵人安能殺之?莫非嶺被襲取了麼?」軍士道:「谷
將軍在營朝見寇轉往南,即令飛報,請將軍隨剿。後見敵收兵不上船,復向南行,
又令報與武將軍、烏將軍,同來接應。料船上存寇無多,乃將前日所得敵人衣甲,
選小的們刀斧手五百名穿著,下嶺轉向北來,見有小艇靠在岸邊,解下渡上大船。

守將不知,前來詢問,谷將軍手起劍落,砍翻入水。小的們殺死百十名寇兵,谷將
軍令將眾船纜結成團,放火延燒,若渡回 岸。谷將軍道:『敵人見火,必定心慌
趕回,我等伏於要道殺而取之。』乃同來埋伏。如此片刻,敗兵倉惶逃竄。谷將軍
放過大半,再上馬殺出。敵人驚亂,識認不清,谷將軍砍死兵將無數。隨後,有一
飛騎奔到,自旁舉斧斲下,未曾防備,頭角遭斧劈落半邊。谷將軍只得一隻手,頭
又受傷,拼命戰得二三 合,交架不住,正被砍死。那將帶百餘敗兵,上小船,不
顧命的逃去了。」鐵柱笑道:「原來這大功勞係谷將軍所建--死有餘榮!且先殯
葬。」同回上嶺。

再說石猶趕回救火,又逢伏兵,只道中計。料童據仁等必無生理。到得洋邊,大艦
焚盡,奔上小船,趕回金蓮島起兵復仇。過元武島,正逢著牛達的大筏。石猶哭訴
軍敗的情形,牛達道:「一條陽光嶺尚取不得,損去三萬雄兵,數員猛將,浮石安
能望乎?今與汝老弱三千、大艦十隻,再去,如此如此,即可復仇。我這裡自有調
度。」石猶欣然領兵過船。揚帆去後,牛達傳集諸將,筵宴已畢,使牙將捧出大竹
筒,令謀將於中各取一簽,兵馬、地方俱開載明白於上,來日飛速舉行。當夜盡歡
而散。

再說鐵柱、武備、烏剛回到嶺上,將童據仁、元鶴、鐵鶩首級祭過谷虛、蒼敏,葬
二將於嶺之南隈,凡陣亡將士俱附於側,築墳植樹,終日而畢。大開筵宴,賞賚將
士。正暢飲時,只見望樓上小軍進來稟道:「適有寇船數隻,聯帆而來,不泊舊所
,往左邊去了。」鐵柱使騎卒往北探,探有兩個時辰,席散。騎卒回道:「共有大
船十隻,分散泊停,上岸擄掠。」次日報道:「海邊莊鎮市集受其鑘毒,廬舍盡空
。」望樓小卒又報道:「寇船又往南去了。」烏剛道:「可往中途待彼重載回來,
截而取之。」鐵柱道:「截之,不如逕奪其船,使彼歸失巢穴,可不戰而屈之。」
乃點軍二千,自領先行,令武備領軍二千接應,烏剛居守。

安排已定,下嶺。來到船邊,石猶恰好回來,遇個正著。

戰有三十多合,武備已到,石猶棄馬奔上小船,趕登大艦,揚帆而去。鐵柱等奪得
四隻,見好西南風,即起錨,拽滿各篷追去。武備喊道:「石猶奸詐,恐有詭計,
不可趕!」無奈帆懸風盛,前船那裡聽得清。

武備惆悵,令騎士飛報烏剛得知,亦同開向前來。奇怪,連鐵柱的船都望不見了,
疑為島嶼所隔。及近跟前看時,卻係一片排城,又聞喊殺之聲,知係鐵柱受困。正
欲尋路救援,忽見烏剛揚帆趕至,膽氣更旺,分頭尋找,不得入路,天色將晚,料
想鐵柱難救,恐嶺有失,乃循著排城倒回走。奇怪!亦尋不得出路,四面如銅牆鐵
壁。烏剛棄戟爬上桅頂,見鐵柱船檣已入島中,鼓聲漸起,再看排城之內,俱有兵
士伏著。乃下與武備說明,武備道:「只有舉火以燒耳。」及下船內細尋,並無髮
火之具。歎道:「不期今日誤喪於此!」乃卸甲除盔,捆紮加緊,腰間取出兩柄銀
錘,跳出柁樓,解數使行,身隨錘轉,直躍入排城之內。伏軍齊起,喊殺連天。烏
剛復緣桅頂見無數兵將圍住武備,料難入救,乃取出鐵胎弓,探得金彈子,擇向前
的兵將彈去。一彈一個,打倒無數。滿囊金丸,片時都荊看武備愈戰愈勇,打死的
兵將更多。忽見許多軍士各持魚網,不分彼此,滿蓋撒來,武備閃出數次,踴躍趕
殺落後,正遭網倒,敵將攢上,撾錘並下,腦裂而死。烏剛失聲歎息,墜落頸折而
亡。

再說鐵柱追石猶,看著漸近,石猶駛入島邊港中,鐵柱奮勇追逐,旁邊軍士喊道:
「這島岸如何是木頭的?」鐵柱細看,卻是木牌上豎的排牆,情知中計,急今轉柁
退出。無奈西南風勢比前更勁,進易退難。木牌漸逼攏來,牆下無數大小圈洞,內
中銳首撞杵,伸縮不止。鐵柱望見前有島口,乃令進去再作道理。入得口時,內中
伏船殺出,鐵柱使鋒刺倒數人,後面的賊兵俱不敢上前,只是發喊。鐵柱棄戟提鞭
躍過對船奮擊,軍士亦隨跳上,砍殺盡絕。木牌塞攔島口,船無法開出。看兩邊山
陵,均是光滑黑石,不能住足,細尋艙內,只有細軟,並無糧食。餓過兩天,軍士
多有倒者。鐵柱問道:「此島何名?」有認得的軍士道:「此盤蛇島也,與金龜島
相對峙立。」鐵柱驚道:「盤蛇外寬裡窄,惟頭平可祝今既不能出,又絕糧餉,如
何待得救兵?」正躊躇間,忽聞有只小艇划到船邊。軍士查問,艙內走出個儒者裝
束的人來,答道:「鐵將軍舊交嚴勃求見。」軍士回過鐵柱。嚴勃上船禮畢,道:
「往歲屢蒙青照,至今夢寐不忘。」鐵柱道:「往事免談,今日之來有何話說?」
嚴勃道:「牛領兵風仰將軍英雄,願結剄頸之交。」鐵柱道:「住口,彼係背叛逆
種,理宜正法。國家恩赦不誅,則當感戴君仁於生生世世,胡為反結群凶,安心為
賊?其罪豈勝誅乎?今爾來此,我只道牛達悔過,自新無路,求代為奏明耳,乃計
不出此,殆畜生之不若也!爾為之用,尚是人乎?」掣劍作色道:「若非故舊,一
劍兩段!速去照會牛達,備辦受死!」嚴勃再欲開口,只見旁邊兩個家將推扶下船


嚴勃去後,鐵柱怒猶未息。家將雲霽道:「處於絕境,何不詭從之,再想良謀?」
鐵柱道:「汝未之思也。從之而遭誘殺,是身名俱損也。即不死而無可乘之機;幸
而成功,執刀筆者謂已降敵,因不滿所欲而更叛之,將何所辯訴耶?若係小島之主
,則可為之,於死中求生。今乃大國堂堂之將,且朝內奇才異能者不乏其人,智謀
驍勇之士何勝屈指。節義而死,豈愁無執仇泄恨者乎?向聞西庶長云:『人生浮漚
泡影,得所即死,切勿亂步』。今日方信此言之妙也。」雲霽諸人點頭歎息。

忽聞船內喊道:「艙板都漂浮起也!」原來牛達見嚴勃說鐵柱不動,立將嚴勃斬首
,隨令熟悉島內水性的將官海鷗、海鵝領軍沒入,將鐵柱艙底絮眼放通,水漸冒上
,船漸沉下。眾將士或持篙,或拖棹,紛紛赴水逃命。鐵柱安心待死,坐著不動。

忽然搭鉤由後到來,鉤住肩膊,雲霽慌忙撥開。又有搭鉤伸到,鉤住雲霽往下拉去
。鐵柱神閒氣定,數鉤到身,腳底板浮,坐立不穩,加之餓久,力氣全無,正為擒
去。雲霽被鉤,掙不能脫,乃拔刀自剄而亡。

鐵柱遭縛,見著牛達大罵「叛國賊種」,牛達大怒,令放前行,將鐵柱懸空吊起,
著五十名軍士,分十次輪流鞭打,須待叫饒方止。鞭有兩個時辰,愈打愈重,愈罵
愈高。牛達道:「且止。用火香燒之!」軍士割去衣褲,用火香亂戳,燒得皮爛血
盡,渾身焦枯。住嘴不罵時,已無氣矣。牛達令拋於洋內,其屍不倒,立浮水上,
逆潮向北而去。賊眾駭然。

牌行次早,只見快船紛紛而來,都係諸將報得沿邊城邑。

牛達逐次登記查檢,直到日暮,只無望真、新岸二處信息。想道:「趙世基、談古
二人員才德優裕,然兵將倍於他處,如何不下?事有可疑。」差快船再去打聽。當
晚筏到陽光灘邊,有船迎上牌來,卻係曉將哈裡丁,因同安得勝奪了陽光嶺,望見
巨筏將到,自來迎接。細道得勝情由。牛達大喜,令會筵宴,持玉觥敬酒以榮之。

次日,同上岸,到得嶺頭,安得勝接見,牛達攜手入營。

得勝道:「今早探軍報道,有兵馬由青牛山後分往南北而去,俱係『韓』字的旗號
。」牛達驚道:「係韓速領乒來也!」石猶道:「未必係韓速。他只一人,如何兩
處旗號都係『韓』字?此刻就係韓速,也不能避,只須得地利,便可制勝也。」牛
達道:「地利何在?」鐘圖泰道,「控制高峻,莫若青牛山。離此一百五十里,北
通比山,南達滋榮。」石猶道:「似此利便,當飛往取之。遲恐為敵佔據也。」牛
達道:「哈裡盯石猶、鐘圖泰、錢如山四將,帶裨將百員、精兵五千,前往據之。
如有敵兵在上,必須奮勇奪來,不可有誤!」哈裡丁等得令帶齊兵將,如飛趲去,
兩個時辰,早到青牛山下。望見上面旗旌飄飄,已經有兵屯紮。石猶道:「此山形
勢控帶非常,可惜遲了!」哈裡丁道:「來遲,難道就罷了?況上面兵將無多,若
不盡力攻取,空手回營,定然為人所笑。」鐘圖泰道:「且用戰書以誘之。他不理
,再攻未遲。」哈裡丁道:「哪裡守得?」石猶道:「軍士行來,已經饑疲困殆。
仍是先下戰書為是。」哈裡丁道:「爾寫!爾寫!令飛持去。」石猶修書,著健卒
投遞。

又見探騎報:「南邊有『韓』字旗號大隊到也。」哈裡丁提刀上馬道:「且待我去
抓得首級,回奪青牛山,以免在此閒坐。」石猶道:「只奉令取山,並未奉令截殺
,多什麼事?」哈裡丁道:「這軍若不先除,使成犄角之勢,山更難齲」乃帶五百
騎兵如飛而去。

行到三十里處,只見一簇人馬不徐不疾而來,旌旗上果係「韓」字。哈裡丁高聲喊
道:「姓韓的可將首級留下再去!」這簇人馬卻係冰珠巡寇的,因出關往南邊,第
二日清晨飽餐前進。

忽有探騎報道:「陽光嶺已失,寇兵往西前進。」冰珠想道:「昨日青牛山崎嶇隘
塞未有兵守,若被寇據著,則南北路斷,必須紮寨於上。」申報請命,乃令兵馬依
舊回來。忽見有軍攔住,大吃一驚,只道係山已失了。看那高聲的將官,坐在馬上
連盔高只二尺,開闊倒是二尺有餘。想道:「聞北沙人事,重橫賤直,今看來寇定
係強敵。」乃持虎眼金鞭向前道:「矮畜,可報姓名,待俺回營好上功勞簿。」哈
裡丁哈哈笑道:「斬汝這乳臭小兒,也算不得什麼功勞!」兩下逼近,刀鞭並舉,
戰有一百餘合,哈裡丁道:「腳力不堪,更換再來。」各回營食息。

半個時辰,易馬出陣。又戰一百餘合,天色晚了,始肯分歸。

次日,飽餐上陣,哈裡丁使兩柄板斧,冰珠左手持金鋼琢,右手使虎眼鞭迎戰。五
十餘合,哈裡丁架住鞭道:「馬上英雄,彼此皆知,今步戰如何?」冰珠自幼逐虎
擒猱,非常矯捷,今聞哈裡丁要步戰,正中其懷,隨即應道:「馬上、馬下有何不
可!」乃同翻身下騎。又戰半個時辰,冰珠將金剛琢劈面擊去,哈裡丁斧隔不及,
將頭閃開,冰珠的鞭便從襠下挑起。哈裡丁踴身向上,用斧沉攔,冰珠順鞭往玻璃
骨披去,哈裡丁受著,慌縮腳時,這條鞭復從襠中翻上,哈裡丁睾丸傷重拼命,雙
斧劈下,冰珠閃開,回鞭擊倒在地,復認定胸前連擊。只見哈裡丁張開嘴來,血湧
氣溢,登時命絕,五百騎兵飛奔而逃。冰珠斬了首級,領兵趕奔青牛山。

再說昨日小卒投書到山營外,軍士接了,呈上,鐵石拆開看時,係請即日交戰。鐵
石道:「我眾聞知失去城邑,損傷兵馬,孰不膽寒?須待養足銳氣,接應到來,方
可言戰。」郗瓏、游光起身道:「敵人慣於乘舟,今俱馳馬,山林險阻,非其所長
。逼山而陣,有輕我心,且戰而後守,彼方不敢輕視。末將二人帶兵下去,見一陣
來。」鐵石道:「明日戰罷,今朝累矣。」游光道:「我們到此已歇一宵,氣力還
復,寇兵方到,其反不勞乎?」郗瓏曰:「游光之言是也。」鐵石付兵二千,兩將
上馬出營。方珠道:「小子也去觀觀陣。」鐵石道:「須要擔心,遠遠看罷!」方
珠答應上馬,隨到山下。

石猶等陣已排成,並百餘裨將分列兩旁。錢如山提拔風刀闖出陣前喊道:「不怕死
的,前來耍耍。」游光挺矛驟馬接著。

鐘圖泰攜斧馳出道:「可再有會鬥的?」郗瓏使渾鐵槊,躍馬道:「取汝首級的來
也!」斧、槊並舉,刀矛交還,真正棋逢敵手,高下難分。鬥有五十餘合,石猶在
旗門下安上勁弩,認得親切,發機飛矢,正中郗瓏右肋,翻身落馬。鐘圖泰加上一
斧,登時畢命。游光見勢不好,只得敗陣托矛而走,二將騾馬趕來。

方珠見敵將強橫,按納不住,取出兩柄金錘衝向前來,喊道:「不必追!小將軍錘
到也!」錢如山舉刀就砍,方珠左錘挑開,右錘滾入,錢如山慌將刀柄攔隔,飛錘
又到。連忙閃時,已將手指折斷三個,棄刀逃回。方珠追去,忽有飛矢射來,用錘
撥落,認得係旗下射死郗瓏的賊將,乃舍錢如山,直入陣內捉齲石猶丟弩使斧迎來
,鐘圖泰背後趕到,方珠早已分開雙斧,攔腰抱過鞍來,回馬飛錘擊去,正中鐘圖
泰面門,落馬而死。

陣前百十員裨將見石猶遭擒,圖泰喪命,紛紛敗逃,同時出馬搶奪,方珠只做不見
。回到陣門,將石猶擊下,單錘向百十員將內殺來。諸寇團團圍住,上下四面都係
攻入的兵器,這柄金錘使發,只見金光團團滾滾,並不見人,凡碰著者無不折傷,
紛紛落馬。層層密密,打得稀稀疏疏,餘者逃回。方珠乃緩馬拾錘歸陣。

寇內仍有不服的道:「他只雙手,又非三頭六臂,難道輕輕讓他去麼?」話音剛落
,欲報仇雪恨者千餘爭出。方珠再轉馬頭,不迎追來的將士,卻向敵陣內殺去,這
邊追的人又趕回 營。方珠如入無人之境,衝突縱橫,敵兵四散奔逃。然後尋著郗
瓏屍首,令軍士抬回山寨。鐵石令將石猶心肝取出,梟下首級祭奠鐵柱、谷虛、武
備、烏剛、郗瓏等不題。

再說牛達在嶺盼望望真、新岸兩處捷音,忽見錢如山奔歸,牛達驚道:「如何獨自
回來?」錢如山下馬道:「小將到彼,先與郗瓏狠鬥,殺死郗瓏,即追趕游光。敵
營衝出一員小將,使兩柄金錘,驍猛無比。戰得五合,右手中間三指俱被打斷。小
將見勢兇惡,只得敗奔回來,請添兵將救應。」牛達道:「哈裡丁何在?」錢如山
道:「聞南邊有韓字旗號兵來,他迎上截殺去了。」牛達道:「天色已經過中午多
時,再起兵前去,如何能戰?哈裡盯石猶等自然紮定營寨,明日清晨下去不遲。」
錢如山退往後營醫治。約有半個時辰,只見殘兵敗將,陣陣奔回,告訴石猶被擒,
鐘圖泰被殺,裨將打死四十七員,五十三員莫不帶傷,兵士折去一千有零。牛達驚
道:「鐵石武藝也只著中,此小將自何處來?明日且去會他。」當有軍士報道:「
衛將軍已到營前。」牛達出位相迎。衛斯道:「小將、哈裡藻、石中、陳英杰,四
出約會,共得兵士二十萬有餘,挑得精銳十二萬、健將千員,哈裡藻、石中領來,
泊於黑蜂洲。陳英杰帶其餘八萬回島訓練。小將先來報知。」牛達道:「有勞辛苦
。」衛斯問道:「所發令簽,可俱成功?」牛達道:「除望真、新岸,餘俱成功。
今又接得招集精壯饑民數萬十餘萬不等,軍聲大振。」衛斯抓頭道:「新岸無關緊
要,望真乃北邊大郡,趙世基謀而能斷,田受、陸倚熟練兵士,久不見報,少勝多
負。可速遣猛將接應。」牛達令哈裡喇、羅括領兵五千,往望真接應。再將取不得
青牛山、損兵折將的事說與得知。衛斯道:「聞武侯幼子名喚方珠,並龍街之子名
喚龍峰,驍勇絕倫,此小將非方珠則龍峰耳。勇卻不足慮,鐵石平素最能持重,青
牛山又極險隘,看來不能即得。然彼亦不能逾陽光嶺而北。為今之計,只好過葡萄
嶺取北山關以為進路,或北山關另有名將鎮守,則踞葡萄嶺以斷望真歸途。望真若
下,則嶺外二百餘里沿邊城邑可長有也。」牛達稱善道:「算無遺策,進退俱可。
速點兵將前去,占往葡萄嶺,以便進退北山關。」衛斯道:「須要精兵猛將辦此第
一件要事。」牛達乃令佟充壟麻裡賴、羅繼、曹航濟領飛騎五千作先鋒,令麻解賴
、安得勝領兵三千接應,令苟新、施懷、郎勝祖守營,自帶諸將,同衛斯為後隊,
下嶺往北進發。

次日到時,佟充隆策馬正欲上嶺,羅繼喊道:「佟將軍不可造次!那飄飄的不是旌
旗麼?」佟充隆仍往前行,看那嶺隈藏著無數旌旗,旌旗中間一個「韓」字,乃退
下來與羅繼道:「埋伏有兵,不可輕視,姓韓的旗號係什麼人?」羅繼道:「姓韓
的係廣望君。怪道青牛山預先據住,這裡又有把守。今次起兵成畫餅矣!」正在歎
息之際,麻解賴等接應的兵又到,見嶺上石峰大大小小磊磊成球,如萄葡樣子,光
滑無立足之處,攻打殊難。乃紮定營寨,後軍亦到。

牛達、衛斯聞知嶺上已有兵佔據,方將策馬前去觀看山勢。

忽有飛騎報道:「佟克特等攻取望真城,全軍盡沒。」正是:專心翹望捷畜至,碎
膽驚聞敗信來。

欲知其詳細若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十六回 守令得人民安寇殄 渠魁失計險喪親離

望真城靠北海邊,自古習俗澆漓,寡廉鮮恥,男不重耕,女不事織,城圮濠平,倉
庫空匱。郡牧趙世基以守新岸卻童體仁之攻,遷中大夫。因與包赤心有宿怨,立朝
不久,出之於外,又不得美缺,補授此郡。世基到任,便清查煙戶,無論一戶數十
人及添丁減口,概令收入開除。無論大小生理,俱要分注明白。有不上煙戶籍者,
察出或被舉首,俱罰谷三石,挑濠十方,甲保同論,因此戶口並無隱匿。查視冊籍
,凡生理之虛而無用者,概勒歸農,且禁華糜工匠,勸農教士,養老尊賢。初到郡
內,無半月糧食。週年之後,得有二年積蓄。俗化勢勤儉,城高池深。乃課射藝,
視民之材能分為二隊。心明眼快者,課以弓箭;志鈍力大者,課以弩矣。明年得步
兵五萬,弓箭百步中者八百人,弩及六百步者千五百人,以為定額。另設賞例,歲
時考較,升能降擔所以穀日積日廣,士日練日精。凡有饑謹,俱不覺其凶歉,仍以
蓋藏平行糶於鄰封。後遇連荒,亦隨各郡申報請賑,他處自查戶口開冊苛費起,至
領賑到家止,各種費用,十分要剝去五分。其間官吏之不肖者,開假莊村、虛戶口
,又立名色曰聞賑歸來,曰逃荒無歸,曰流民度命,種種開支。

是以三分饑民,庫費十分賑帑,而極貧乏力之民苛費無出者,反莫能沾恩食賑而早
填溝壑。至望真郡,見稽查一切,俱不准行。賑到,惟按煙戶冊給發,其間聞賑歸
來者,俱令各歸本戶。

逃荒無歸、流民度命等項,則造蘆篷笆垣以居之,而飼以粥,亦給弓矢,使之學射
。五十步中的者加餐,雖婦女皆知決拾。

所以金蓮、佛郎機、瑤樹、橫琴等寇,侵掠沿邊郡邑,俱不敢近望真洲岸。

及牛達派分諸將,領兵搶奪城池,先俱使有奸細隱入以為內應,再視凡城小將庸者
,派一將、兵三千;城小將能者、城大將庸者,派二將、兵六千;城大將能者,派
三將、兵九千。

望真卻派四將、精兵一萬二千。他處俱聞風而下,饑民且多為之用,不為用者,以
糧餉誘引,亦皆順降。有知禮守義、寧死不從者,則大肆荼毒,焚廬毀舍,淫女殺
男。沿邊郡邑,遭寇酷虐之苦盛於地獄,望真卻安堵如故。流來饑民,且為國禦寇
,所以牛達兵將臨城,內外不叛,反將奸細擒獲,研得寇情,如何治理調度,情形
迥異,且聽細道其詳。

當日,牛達令簽,掣得襲取望真者,乃佟克特、金布、崇壟連登。四將點齊兵馬上
船過海,泊於青藻洲,上岸直趨望真城。擁到濠邊周圍察看,惟見六門緊閉。佟克
特等紮塞,守待內應,毫無信息。次日仍然如舊,乃令填濠攻城。怎奈河深水急,
勢不能填。金布使四面拆屋,結筏為橋,片時即成。佟克特令步兵、騎卒先後浮渡
,金布所領三千將士留於營內防備。

佟克特等過濠,令軍士拆筏結梯,豎靠城牆,正欲齊上,忽聞鉦響,灰瓶、石炮如
煙霧襲來,中者無不受傷,梯俱毀壞。佟克特等並未傷騎兵回馬欲渡,未傷步兵欲
泅過濠,忽又聞號角聲響,弩箭紛紛如暴雨驟雹,連登先被射沒,佟克特等勇無用
處,同九千軍士無一漏網。又聽得炮響城開,金布見銳氣折盡,便令退走。

城門開處,湧出強兵。金布加鞭馳驅,背後如風追趕。走得二十餘里,只見前面蘆
篷邊許多民人夾路而立。行近眼前,只覺飛箭迎射,後有追兵,正進退兩難之際,
無奈馬為矢斃,只得拼命逃脫,三千軍士盡為射倒,都係一尺二寸長的弩箭貫穿腿
腳,藥性發作,俱不能起。追來的將官是陸倚,見金布逃去,飛馬開弓,應弦而倒
。這射傷寇眾的,係蘆篷內之饑民。

當下,陸倚令俱縛起,解往大營記功。饑民得令,各取麻繩草索齊捆起來,拖入城
中去了。

陸倚帶兵直到洲岸,渡上寇船,將船內守兵盡行殺死,起錨向西,駛入榆港,令齊
纜著。次日登山巡到南邊,見葡藤嶺上有軍隊屯紮,乃策馬覘之,卻係本國旗號。
加鞭上去,忽聞喊道:「來的係陸將軍麼?」答道:「正是。」陸倚跑到看時,卻
係韓曙珠,連忙下馬趨前道:「小君侯如何在此?」曙珠道:「奉令巡視。昨日見
葡萄嶺險隘,已分將士把守。到此見有逕可行,欲再留裨將,領兵一千於此。」陸
倚道:「寇兵萬餘到望真,俱被伏兵殺盡,又得大艦二十四隻,牛達應膽寒矣!」
曙珠道:「雖勝,不可輕視。牛達煽惑北邊久矣,今又群惡相依,黠者盡其譎,強
者竭其狠,死心為寇,斷不可輕敵已。小將帶兵巡葡萄、葡藤二嶺,將軍可同趙大
夫商議,各添兵守之。」陸倚道:「即日發兵屯紮,請小君侯放心!」拱別下嶺。
回到東郊,只見趙大夫在那裡看軍士挖大坑,埋寇屍。

原來,趙世基自往年鄰郡遭寇侵掠,牛達等聲勢已成,逆料必有大寇臨郡,因令城
中凡觀廟空屋俱作倉廒,使四境耆老曉諭百姓,將不用之糧食各量過數造冊,遠看
運交近處,近者運入城中,或近山川險隘可守之處,則貯於山川險隘之內。覘有寇
到,即舉烽火,飛傳照會,入城者入城,入險者入險。情願殺賊者,埋伏截歸。號
令素定。及佟克特等泊青藻洲時,早已現著,舉烽報到,便於濠邊分立暗記。敵到
攻城,應發弩發箭,各件之地,將士皆知,不致錯亂。令田受備辦接應守城物件,
令陸屆率精兵追捕。分佈已畢,佟克特到來,亦不發作。

次日見寇過濠,縛梯將登,始令鳴鉦,各種擊壓物件齊下。逮寇逃避各種物件不能
到之地,始開弓放箭;箭不能到之地,始運弩發矢。未傷而逃者,又為伏兵射擒。
所以強寇將士九千餘人,無一得脫。

趙世基乃出城將未死寇正法。又查盔甲鞍馬器械,視所中之箭矢、小號上名姓記功
,各件俱給之以為賞,留貼肉衣裳而埋之。今日復出巡察,陸倚遇著,將收船逢曙
珠的話告訴。趙世基道:「青牛山當守,葡萄二路卻可無慮。望真若失,則須守之
,以度援兵。今我安堵,設兵何為?過嶺須直奔北山關,方有結陣之地、擄掠之區
。北山現有重兵,寇焉能捨我越嶺而攻乎?今彼既言之,可發兵二千,令薄老齒、
妣古厚率往屯紮可也。」眾將得令,領兵去了。再令寇屍掩埋處復堆大塚,始同陸
倚回城,約來日賞兵卒、宴將士。

次午,兵卒受賞已畢,將士俱備辦領宴。忽見烽煙頓起。

趙世基道:「此牛達探訪接應兵也,且待席散再作區處。」宴諸將士畢,乃令裨將
利恒領步卒三千,往苦株林埋伏以待之。再令田受領騎兵一千巡視,乘便邀擊。二
將欣然帶兵前去。

且說苦株林,離城三十里,有十餘里苦株成叢,草木暢茂,乃農民收積灰糞之所。
利恒兵到,將無數坑屋茅披盡行放平,用土蓋掩,與他無別,令軍士分伏於林內乾
盛枝繁、葉茂草深之處,急切覘望。不出須臾,哈裡喇領軍馳到岡上,已見望真城
頭。加鞭前進,不覺踏得糞坑,人馬俱墜其內,將士紛紛跌入。寇眾吃驚之際,忽
然騎倒兵翻,軍中大亂。乃係藤牌手銜枚於林中草內滾出,逢馬便砍。牛寇兵將仍
看不明白,羅括後到眼快,倒槍戮住藤牌,不防右邊飛標打來,正入左眼,慌忙棄
槍,帶轉馬頭飛跑。利恒正同軍士擊打寇兵,也不暇追趕,只將林內林外之寇殺盡
,始尋到糞坑,用鉤鐮槍提取跌陷之寇。

再說哈裡喇墜下,坑深糞廣,要騰躍上來,無奈浮不能用力,馬沒及項,張鬣亂跳
,糞汁濺高,紮巾俱係蛆蟲,眼也睜不開。忽有搭鉤搭著發結向上拉提,便順勢躍
立平地,輪轉鋼刀,果然驍勇非常,凡當著者,牌裂刀折,肢斷體傷,直破層圍。
利恒使青銅棍攔住,哈裡喇大怒,舉刀上下亂砍,利恒交架不住,讓他逃去,割死
倒寇首級回去報功。

正逢田受引馬軍巡到林中,詢問可曾擒獲名目,利恒道:「有矮將墜落糞坑,復跳
起來,勇不可擋,殺出重圍,飛奔去了。」田受聽得,帶兵加鞭前進。見有棄甲提
兵而行者,料係逃寇,令騎分兩翼圈圍過來,四面攢射,哈裡喇刀舞如飛,渾身遮
住,矢俱中分堆積,將腿都圍住了,並無只矢著身。田受取出懷中小弩,認定射去
,正中手背,哈裡喇一手舞刀,用口拔箭,跳出桿堆,仍然雙手輪使,兩腳如梭。
田受加鞭,連發兩弩,穿通臂膊,透入踵內,啥裡喇方才止步,看著田受,拼命奔
來。眾兵攢射,身如栗房,受傷深重,始不能前,眾軍士仍不敢近。箭俱完了,鉤
槍手拖拉不動,知係已死,齊聲道:「且抬回去,與城內人眾看看這個大刺蝟!」
不題田受領兵還城,且說牛達問探軍:「佟克特等如何盡沒?」探軍道:「聞得都
係射死,詳細卻不得知。」牛達道:「可曾遇著哈裡喇、羅括?」探軍道:「望得
有人馬上苦株岡,大約是的。」牛達猶欲再問,忽見羅括拊著眼來到,下騎只有數
十軍士隨著,訴說兵敗苦株林。牛達大怒,衛斯道:「望真不得,沿邊城俱難久守
。趙世基猖獗如此,必須大軍親臨,才能取勝。」牛達令佟充隆等速往望真,四將
得令,領軍馳去,牛達亦催兵前進。行有五十餘里,後面報馬驟來,牛達問有何事
,那軍取書呈上,卻係陳英杰的,拆開看時,乃因玉帶圍沿邊汛地數十處,各報有
官兵船隻停泊,恐係曾必祿等約來,裡應外合。牛達大驚道:「此浮金、雙龍料我
遠出,島內必虛,欲乘空取奪巢穴,絕我歸路也。」衛斯道:「青牛既有猛將,望
真又有謀臣,要路攔斷,浮石此日難於得志,不如回去先清根本,再作後圖。

所得城邑,料諸將士不能堅守,莫若盡行撤回,各處降民可盡棄之,所有子女玉帛
,運上筏去。」牛達道:「此刻也只好如此。」即發令箭,使飛騎照會諸將收軍棄
城回去,令衛斯帶三 萬兵同諸島未上岸之眾先歸,緊守險要,自待各處兵將到齊
同歸。

衛斯正欲行時,又有探馬報:「苛學禮領兵出北山關,到青牛山下立寨。」牛達道
:「苟學禮,我知其能,並未經過大敵,如何為得將?順便滅之回去。」衛斯道:
「不可輕視,小將雖未悉其韞,然曾觀其弈,算定而後投子,未嘗敗。彼素無大名
,今突為將,況武侯、廣望君都在國中,必係因材薦舉,決非賞緣朦混,須緊防之
。」言猶未了,佟充隆等已回。牛達道:「且先往陽光嶺後下寨,明日交戰。」四
將得令而去。

牛達同衛斯等行得十餘里,忽聞鼓聲大震,喊殺連天。牛達策馬前看,卻係佟充隆
等兵馬半過,前山塢內忽有官軍突出。

為首將官舉大砍刀,引兵高叫:「賊寇休走!」麻裡賴大怒,舉耙出迎。又有將官
騾馬罐錟接住廝殺。佟充隆揮軍退後結陣,自舉斧迎向前來。舉大砍刀之將衝到迎
敵,鬥過十餘合,那將抵擋不住,又有二將飛馬趕來助戰。當先的使狼牙棒,隨後
的使宣花斧,佟充隆力敵三將。麻裡賴二十合上將使錟的將官打下馬來,舉耙欲向
心口築下,忽然仰後跌落塵埃。兵將看時,卻係面門中箭,使錟的將官翻身起來取
錟,羅繼馬到,揮刀砍為兩段,復引兵殺過去。將到塢口,只見一個少年將官橫著
銀戟,直待羅繼大刀劈下,始發戟撥開。羅繼見來勢勇猛,武藝高強,慌勒韁時,
那馬往後坐倒,將羅繼掀翻在地,眾兵齊上,剁為肉泥。小將看三將戰佟充隆不下
,俱經受傷,後面又有寇來,乃驟向前,叱開三將,自戰佟充攏二十餘合,戟法愈
緊,佟充隆漸漸遮隔不祝曹航濟挺槍助戰,小將抖擻神威,使戟撥開槍,架住斧,
制出紫金鞭打中佟充隆耳門,登時斃命。曹航濟使槍從後向右肋刺來,小將略閃,
夾住長桿,揮鞭掃去,曹航濟躲閃不及,正中鼻樑,落馬而亡。小將將戟高舉,向
前殺來,後面塢內兵馬大喊齊出,天色將暮,正不知有多少。牛達到時,已經黃昏
,不敢接戰,令兵退回,親自斷後。小將隨著追逐二十餘里,始領軍還。

原來,這小將官乃上大夫西青之子,故庶長樊嗣昌之外孫,單名一個星字,現為親
軍侍衛。島主因發兵禦寇之後,始信中大夫張國威所奏賑虛民苦屬實,特差中大夫
顧言、終遠、嚴惠、張國威分巡四境,差侍衛八員,各領禁軍五百,隨從擒拿姦宄
貪污。顧言分撫北邊地方,派著侍衛安鷴、西星。西星自幼專好武藝,膂力過人,
家傳戟法,射法猶臻上乘。當日奉差帶四 員家將稟明顧大夫,請先行開道。顧大
夫吩咐小心,西青答應,出來上馬往北山關而行。路上聞報寇勢猖狂,邊城竹破。
出關遇著冰珠,問知賊兵現踞陽光嶺,就想往復陽光。直到葡萄嶺,知寇因攻望真
之兵盡沒,俱趨復仇,便想躡其後。乃沿嶺依山而行,恰恰遇見佟充隆,大殺一陣
,連誅四將,折去家將二名。

知牛達有備,不敢遠追,連夜回轉,趕奔護衛去了。

當夜,賊眾到陽光嶺,將土亦多疲勞,牛達除巡軍外,俱早安寢,來日好鏖戰。三
更時分,巡軍望見隱隱人馬漸近,料係劫寨,慌忙傳報。牛達夢中驚醒,幸未解甲
,冧轆起來,提刀出帳,各營燈火霎時如晝。嶺下鉦鼓齊鳴,火把無數,閃爍上來
。苟新令前營奮勇擊敵,其餘亂動者斬。先鋒軍士發滾木炮石,如飛擊打,嶺下火
把倒的倒,上的上,終不肯退。牛達來到,令弩手齊射,矢箭如雨,將火把盡行射
倒。亂到天亮,軍士往下看去,倒的都係負草驢羊,並非兵馬。牛達怒道:「中其
詭計,通夜無眠。」衛斯道:「苟學禮移步生計,昨夜之假攻,定然另有他故。」
道猶未了,只見探軍飛來報道:「佘佑兵馬出修翎郡,集船過洋。前面嶺外海邊,
依山傍林,共紮五個大寨,俱係浮石旗號。」牛達咆哮道:「苟學禮用假攻詭計,
偷過峻嶺結營。我雖有內顧之憂,猶足以滅此朝食!傳齊各營下嶺,限定未刻攻潰
五寨。」衛斯道:「不可。若無遠大之謀,單除苟學禮,則當如此。若圖後舉,仍
是全歸為是。」牛達道:「今途被截,如何得歸?」衛斯道:「計五營之兵,多則
五七萬,安能敵我水陸銳卒十餘萬?彼意無非欲速我去,以截輜重,邀餘軍耳。今
我內顧不遑,士有歸志,可選鋒結陣,夾立迎敵。

餘兵徘如甬道,輜重由中上船,彼豈敢截?另傳沿邊各城邑兵馬,俱原船歸島可也
。再者,餘佑臨陣,奮不顧身,今集船隻,定謀過洋攻取,深為可慮。應將巨筏一
分為二,安德勝、麻解賴俱諳練軍事,可令安德勝帶裨將十員、水兵二萬,駕大筏
於大道島,以截擊佘佑,令麻解賴帶裨將十員、水兵二萬,駕大筏並佛郎機仍伏盤
蛇島,以截擊苟學禮。將軍帶諸將旋師防備,小將黑蜂州,同哈裡藻、石中帶各島
兵將分往沿邊巡截,然後歸守。」牛達依允,不在話下。

再說苟學禮領兵出北山關,探知葡萄嶺、青牛山等處俱安然無恙,牛達屯兵陽光嶺
。又接雙龍島青珠的文書,知已領兵出洋,乃往東南進兵青牛山。鐵石迎入寨中,
說過經戰的事。

學禮傳令軍士過山下寨,邀取丹鼎、天印所泊之船。當晚,用草束燈火、驢羊鉦鼓
作攻嶺,於嘈雜之際,繞道逾越,紮定營寨,天明見報馬上嶺,將士請擒之,學禮
道:「我正要他得知,擒之何為?」約有兩個時辰,號炮聲止,大隊下嶺,結成五
陣,後面軍士平列,狀如長蛇,驍將原嶠、翟授,請衝斷之,學禮道:「彼皆思歸
之士,我乃未練之兵,何可貪攻而取敗衄?待其收歸,尾而逐之可也。」傳令各營
,薄暮出追。

到下午時,望見寇陣已動,始令放炮,各營齊出衝突。牛達軍士因輜重過盡,便欲
收陣上船。忽聞炮聲,心膽俱裂,只搶路逃,誰敢戰鬥!牛達也鎮壓不住,自相踐
踏。天漸昏黑,眾寇以上船為得命,落水著傷而死者不計其數。學禮領軍追到海邊
,見寇船已開,方才回轉,收得盔甲器械無數。

次日,天印戰艦二百艘亦到。將官何曙、何同心,副將司徒盛、白長明,領水兵六
千,居艦二十、計空艦一百八十。學禮令將輜重分上各船,四萬軍士,派八十隻,
令翟授、白長明、和固、別莊、儲杏、宮靖、許綰、宗政統之,居於四圍。二十只
作游軍,二十隻釘連如筏為中營,令翟授、白長明作先鋒。

和固、別莊作左翼,儲杏、宮靖作右翼,許綰、宗政作後隊,令原嶠、司徒盛領游
軍分兩邊巡察。餘空艦六十,令餘何能同何曙、何同心押往修翎郡,聽餘將軍使用
。眾將遵令辦理。

次日開行。第三日中時,翟授、白長明見前面桅檣隱隱,令強弩坐於舷邊隱板之下
,而矢鏃對板孔內,盾兵又伏於後。

繞過島旁,見有中船兩隻在前搖櫓,翟授催令速進。看看將趕著時,那船便俱旋轉
。炮聲方起,轟隆豁喇,乒乒乓乓,一片亂響,煙霧迷漫,火箭、火彈、炮子如雨
般飛來。將士著火箭、火彈者立倒,著炮子者立斃。船著炮子,莫不摧碎。幸帆篷
桅板俱用桅子、鹽礬煎水刷過,火焚不著。兩船相隔丈許,翟授左手挽盾,右手持
刀,踴身躍過,奮勇砍殺,寇兵俱放下火器,易械接戰。這邊船既相近,未曾受傷
之軍士亦俱走上,數百寇兵傾刻殺荊只見敵船紛紛續到,火器又發,翟授並兵將盡
遭喪命,白長明更為惱恨,鳴金收兵,回帆轉桅。寇船遠遠的四 面圍攏,漸漸近
來,火器競進。白長明令弓弩齊發,寇多受傷,乃避於舷欄下施放火器。船被擊破
,漸次下沉,兵士受傷者,不能逃脫。白長明深知水性,帶來未傷軍士,令各去盛
甲,沒入洋中,離遠寇船,便出頭踏水而行。見本國檣帆,高聲喊叫。

巡船上軍士聽得聲音,轉旅迎來,白長明率眾爬上,查點軍士、柁工、水手,僅存
五十二人。白長明恨得咬牙切齒,飛棹到中營報明緣故。苟學禮道:「此佛郎機島
火器也。其人造作工巧,居於西海,想係遭颶風漂流來的。火器內之精者,曰無影
炮、無聲槍,次者曰佛郎機,曰過山鳥。其小件,各種名色猶多。火器雖精,吾兵
非所習,得上彼船,即易為力矣。」白長明道:「炮子大如雞卵,船板著者無不破
碎,彼船何能得近?」苟學禮道:「共若干只?」白長明道:「約二十隻。」苟學
禮道:「將軍識得水性,便易與耳。可選軍士能於水中行走泅伏過晝夜者百名聽令
。」白長明領命,選齊帶進。苟學禮令上船後抬出大桶一隻,揭去封蓋,取出製造
的純鋼新鋸,逕約五尺,形如車輪,利齒向外,圓軸居中,軸中有方孔,以受機軸
。外有二木,長六尺,合空夾鋸,中有圓孔以受軸,木之兩端用長軟繩穿鐵鼻二個
,各兩頭扣橫木之腰,鐵鼻釘於船底。鋸二面相去三尺,以方曲鐵機入軸孔內,腳
踏長繩,手運鐵機,軸轉鋸疾,繩漸垂下。

雙足疊繞,鋸沒及軸,始行退出。或先縱後橫,或先橫後縱,鋸通船底數尺,入水
既多,自然沉沒。或有塞,即棒搗錘打鉤拉,應無不沉矣。

白長明領鋸二十四面,裝束停當,帶領軍士過船進發。風順行速,片時便得望見寇
帆。軍士於柁上入水,行到佛郎機船底下,如法運鋸,須臾取得六隻船底共十二塊
。寇兵發起喊來,仍有六隻齊心開去。白長明指揮趕上,如法用鋸。先之破船俱沉
,軍士挨排斬取首級。有抱板抱木浮逃者,俱挽而殲之,殺盡無遺。再向前,後所
破船亦漸次沉下。寇兵奔前走後,紛亂如蟻。白長明趕到,亦如前誅絕,泅回報功
。共斬首二千四百四十級,繳獲十二隻佛郎機,寇兵不曾逃去半個。苟學禮上了頭
功,賞過軍士,調原嶠到前隊補翟授,將谷裕補原嶠。查點受傷軍士,令入中營養
息,挽弩盾手二千,補入前隊。

白長明、原嶠得令,突有狂風大作,將中營大桅桿當胸打斷,打倒原嶠、白長明,
船上艙篷俱碎。二將慌進中軍稟知,苟學禮道:「此兆雖凶,然以數推之,寇終可
平,但歲月尚早。

我等同取得玉帶險隘即為幸也。二位可暫領後隊,調谷裕、司徒盛上前。」二將稟
道:「蒙大將軍恩恤,小將等愈懷肝腦塗地之心。既有定數,定能逃避。莫若當前
殺賊,死得其所。請毋更換,以順天數。」苟學禮道:「壯哉!如二將軍,方不負
君父也。」二將換船歸隊開行。苟學禮具文申廣望君,請調墨珠來督中軍。

發行去後,桅已結好,揚帆前進。行過半天,學禮坐於船樓上,望見前面一帶平山
,數條桅桿出於平山之外,青天似碧,波浪如鱗。正行之際,只見水底冒出一陣人
來,卻係本國服色章號。令快船向前查問,帶得水兵回到稟道:「原、白二將軍開
船約有兩個時辰,見寇牌在前,趕往擒奪,不意那牌從兩旁圍來,豎起排城。白將
軍欲退,原將軍道:『何不用火焚之?』乃令各船齊發火箭。雖然箭箭射釘排城上
面,奈火到便熄。數千火箭用盡,排城莫想燒動分毫。原將軍持劍踴身躍上排城,
不防被搗竿當胸撞著,傾跌下來,隨遭搭鉤鉤祝白將軍向前搶救,砍斷搭鉤,原將
軍墜水而亡。白將軍復遭搭鉤鉤緊,拼命砍掙,不防排城上面搗竿搗下,腦碎而死
。兵士會水的逃得性命,不會水的,在船上被打死,下水被淹死。二十隻大船俱為
寇有。」苟學禮驚道:「神應何速也!素知烏楓島生黑楓樹,燃之不著,所遇排城
,想係黑楓樹板。計其牌當有數十里之遙,斷無如此多之黑楓樹。」谷裕道:「請
用長牙炮,釘於其底,以羊腸度線,炮發便可散也。」苟學禮道:「雖是破之一法
,然筏頗袤,非多炮不克濟事。發時自有參差。先者震動,而後者或斜衝擊,我軍
未免受傷。今當由底下焚之,庶無遺誤。」令家丁於後艙將小號漆桶八十隻取出,
約高一尺,逕二尺,兩耳係釘鏈,另盤長繩通於桶內。命司徒盛、谷裕領帶水兵,
用船十 只,為前鋒隊,裴通帶船十隻為救應。遂將木桶交付司徒盛、谷裕,道:
「此活機自燃猛火油也。可令軍士抱桶,由水裡行。

到牌下,將耳上釘鏈釘於牌底,解下盤腰長繩,即出外而急掣之,則括動火生,藥
燃油著,桶開,而油盡從木隙浮出水面,居牌之中而焚矣。每五牌釘一桶,自中心
燒出,敵人潑水,火勢愈盛。水底軍將掣繩即回,上船於四面剿殺逃寇,不得有誤
!」二將得令,使軍士將木桶搬過船來,開向前去。只見木牌兩頭由水底漸漸灣到
,谷裕令退,司徒盛使軍士抱桶盡沒入水,各船轉頭,槳棹齊運。人多力猛,如飛
退回,分為兩路,以待水兵。苟學禮坐於柁樓上觀看,只見各牌騰騰煙起,寇兵取
水澆撥,燄愈飛高欺欺人,牌牌如此,頃刻便成一條火龍,翻空浴浪,煙霧朦朧。
燒一層,浮一層,浮一層,著一層。兵士盔甲、衣裳、器械、糧食及篷舍毫無存留
。只有牌底木頭燒去半邊。黑楓樹板雖燒不著,亦俱毀拆淌去,形狀悽慘。苟學禮
道:「數萬寇兵無有生者,吾之過也!」司徒盛、谷裕共斬首五千餘級,回來報功
。苟學禮令諸船小心前進。

次日,傍晚直到玉帶州,又名玉帶圍。探船連報,船上並無兵將攔阻。苟學禮不勝
驚喜,令速上岸紮定營寨,察探情形。

第三日接到餘佑的文書,照會連破寇船寇筏,進兵屯於旌旗島。

再說佘佑自修翎郡齊集兵船,得四十隻,又得餘何能送到六十隻,便安排進發。前
鋒水族探得木筏排城等利害報到,餘佑令裨將吉烈、員秀以巨錨長鏈鋼鉤沒入筏底
,用鉤鉤定巨木,將鐵錨埋深,使筏住呆,不能進退。再令唐奉、芊孚將大小艘艦
並排桅頂聯絡,安錨竹轆轤,令柴育、俞階載石隨進。次日,木筏上望見,欲使兩
端灣轉圍困,那知船底被錨鏈鉤定,彎轉不來。官兵船上運石安於錨竹梢頭,挽動
桅頂轆轤,拼力急擊排城,著者即碎。強弩隨空處對寇發機,又令驍將侯保、解潔
、臧登、詹廣、郗和、屈炎等,領著槍盾刀斧軍士船隻,循筏突入剿殺,炮艘自外
挨攻,將士自內驅斬,數里木筏,三個時辰擊殺殆荊見機賊兵搶上腳船,如飛逃去
,木牌盡獲。自點軍士,亦傷七千有餘,俱令於船後調養,仍然進發。

次早,見數隻寇船搖旗吶喊而來,佘佑傳令眾將道:「聞得梆聲始許發炮發弩。」
來船將近,旗招梆響,炮弩驟發,如何擋得住!碎者碎,沉者沉,死者死,逃者逃
。片時間,俱看不見了。來到旌旗島,令俱下錨停泊,申文報捷,發書照會苟學禮
、青珠,約期進兵。

次日,探船回報,北洋直到西無帶圍,並無阻隔。佘佑大喜,令起錨扯篷趕向前去
。連夜不歇,至西帶圍,果然無兵欄阻,乃率二萬精兵上岸結寨,餘者守船。

且說如何苟學禮、佘佑兵不費力而俱上玉帶圍?原來,青珠使間諜探得牛達兵將盡
向陽光嶺入寇,各島亦俱向北山會合,乃令金耀將兵,三島之船往東玉帶圍進發,
逢汛停泊,挨向西行,到中玉帶圍即回,金耀依令。各汛寇兵將雪片般文書飛報上
島。陳英杰接得數十處警信,正不知有多少兵馬,立即飛報牛達,請分兵回顧窠巢
。第三日,探得船已遠去,並無停留,陳英杰只道係曾必祿等勾通外兵,乘機報怨
。原來先因府秘有羊脂玉唾壺,晶瑩透徹,陳英杰求之不得,含恨在心,後為曾必
祿所有,今見此事,即加報文,硬坐曾必祿等勾串而來,請牛達速歸,先靖內亂,
再謀外敵。牛達既素貪曾黨囊橐充盈,又恐其心不服。接得陳莢杰疊報,回到船中
,令衛斯帶裨將二十員、兵三千、船十艘,無分晝夜,由西繞出屏風之北,黑夜銜
枚上島,同包枚襲擄曾必祿等。衛斯領命而去。

牛達回到玉帶圍,石中、哈裡藻並各島兵亦到。牛達犒賞畢,再令俱分屯玉帶圍,
令哈裡藻領本島將士卜圍進渡廣漠洲屯紮,自帶將率百騎先行。令石中帶精兵二千
行進,星夜趕上屏風島。逢著探卒報:衛斯、包枚攻打曾必祿等柵寨。即驅馳直進
,聞得喊聲大震,望見殺氣騰空。忽有敗將飛奔逃來,卻係凌青漢。後面驟騎追趕
,乃係遂塞思。青漢望見牛達已到,膽氣壯盛,翻身迎戰。未曾三合,被遂塞思串
槍刺死。牛達大怒,趕上舉叉直搠,遂塞思急架相還。晉梧材見牛達凶勇,揮斧向
前夾攻,戰到十餘合,晉梧材中叉落馬。遂塞思心慌敗陣而逃。牛達取出金錘擊去
,正中脊梁,伏鞍飛跑。石中後軍亦到,拼力追下,遂塞思加鞭將到寨門,包枚恰
好迎來,見其伏鞍,想係傷重,便想生擒過馬。不防遂塞思暗發鋼標,正中包枚咽
喉,落馬而死。遂塞思無暇斬取首級,奔入寨中。

牛達等趕到,門已關閉。看那寨時,都係青光大石疊砌成牆,極其堅固,高峻難攻
。牛達、石中不勝驚異,問道這寨何時築得這般險隘。乃自牛達使包枚襲上屏風,
彼時講和,各守疆界。牛達隨即引兵南寇。曾必祿等知其必奪拼,乃因山形築成高
厚壁壘,多儲糧餉,遠探近巡。衛斯兵船來至北邊,諜軍先已報到。曾必祿等礪兵
秣馬,登高瞭望,見船隻暮夜上島,西邊又有兵行,乃今密伏寨上。衛斯趕到,包
枚欲乘夜逾入。

衛斯欲清晨攻進,包枚不肯,令牢士銜枚接肩,將到上邊,俱為炮石擊死。乃令縛
木為梯,架起梁橋,下瞰攻擊。凌青霄在南邊指揮軍士,遂塞思、晉梧材、林驍看
見,暗開寨門,策馬帶兵飛衝出來。凌青霄使二口鋼刀向前,林驍使大砍刀接住,
殺到三十餘合,凌青漢在旗門下看得真切,彎弓射去,正中林驍馬項,騎倒人翻,
凌青霄復揮刀砍,結果了性命。方欲下馬抓取首級,忽然弩箭自腰穿過,落馬而亡
--乃係遂塞思使的暗弩。凌青漢舉刀慌來救護,遂塞思躍馬挺槍接住施展。鬥過
十合,凌青漢抵擋力乏,敗下陣來。遂塞思、晉梧材奮力急追,牛達恰好趕到,打
傷遂塞思,殺得晉梧材、林驍,也失卻包枚、凌青霄。凌青漢見寨堅峻,思量攻奪
之策。衛斯到來,指示形勢,石中道:「寨內用水皆自外流入,何不置緩筋草於澗
中,使毒氣散漫,敵人食之,自然受病,寨便不攻而得矣。」牛達大喜,令暗積緩
筋草於上流澗內,傳各軍士不得取下流水用、過兩伏時,周圍巡視,壘上不見有人
。衛斯當先,砍門直入,並無阻擋。原來寨內皆中水毒,筋緩痿痹,麻木不能移動
。牛達令將男女大小盡行捆縛,各家家資盡行搬駝,發往斧倚城。

這緩筋草蔓生,附木,白絲黑汁,本性敗肝散血,廣漢洲上,處處皆有。中其毒者
,俱如軟癱。須過二日,藥性退盡方愈。

當下拿到西寨時,已昏暮,俱甦醒轉來。林琦見各姓人口都在,家資堆積如山,歎
道:「奴輩利吾財耳!」顏島道:「無財安至如此!」後吳道:「此祖父多積資財
,陷害子孫也。」易哲道:「當日父兄以惡入,今天假手於牛,亦以惡出。牛非善
類,又將假手於人也!」曾必祿道:「祖父原係愛子孫的,不顧背天理、喪良心,
千謀萬算詐奪得來,以遺你我。生平豪華享用,卻不見感頤祖恩父德者,今日如何
倒報怨起來?難道報怨,祖父就來代你受罪麼?」牛惺正道:「此刻只有求池饒恕
性命罷了。」握稻道:「無此厚資,斷不致死。象以有齒遭焚。今求之,亦無濟於
事。」牛惺正道:「除此亦無他法。」諸人齊道有理,乃悲號乞命。石中走過去,
答道:「貨也要,命也要!」曾必祿道:「我們身死固宜,嬰孩無知可憫,求恩恕
修福罷!」石中看見,悽慘不忍,欲每家宥一孩子。牛達不可,令俱押出行刑。男
啼女哭,號慟震動,耳不忍聞。曾必祿罵道:「牛畜欺奪盡淨,斬絕根華。諸人祖
父作惡,今日財空嗣絕,上蒼報應,原不差錯,看爾等如何消受!」軍士以刀截其
舌,方才住口。共殺一 千五百餘人,共得珍貝八百餘車。差人報信與陳英杰。

當有擎拳島大將文玉柱,知此信息,且素與牛惺正契交,心中不服,渡過廣漠洲來
,與島嶼百姓雜在牛達部下投軍者,高聲道:「各處為玉砂同心竭力,理應與浮石
拼命。牛達乃不往彼攻取,暗回襲滅同類,其素蓄見巳可概見。先滅柏彪等,今又
滅牛惺正等,俱係因財起意。行將謀及我等矣!況浮石與各島有恩無怨,現在將士
智勇異常,你們胡為將性命為兇人結仇?何不隨我回各島,保合身家!」哈裡藻本
營五萬軍士聽得清楚,哄然散去大半,哈裡藻哪裡阻擋得祝散歸的軍士,往各營尋
兄覓弟,招友呼親。文玉柱帶同復過玉帶圍傳知,各島將官盡行棄營而散。共散了
二十餘萬,玉帶圍上守備為之一空。

惟有金蓮島大將鐵鷲,欲代國家報仇,仍然屯紮。及探知苟學禮等焚毀木筏,揚帆
前來,情知不敵,乃回廣漠洲,將大小船隻盡拘於北岸。所以苟學禮等到,全無阻
擋。

玉帶圍乃天生硬石,不長草木,出水六丈,橫寬十里,其直長未經丈量,故傳志皆
無數目。此埂,當先原係一道綿長沙洲,寬有數十餘里,後來沙土被水洗刷盡淨,
僅存石骨,屹然如城。其上若有兵將派守,則仰攻殊難,致多傷將士,遷延日時,
何可輕得!今苟學禮因圍上各島守兵散去,未曾攻奪而得險隘,如何不驚喜!又得
餘佑破賊的信,隨即發書,約二處主玉帶圍商議進齲乃帶將士審視地利,見埂北巨
浸,名無底潭,約寬四十餘里,對面便係廣漠洲。旆旗桅檣,隱現在目。令軍士下
水探視深淺,回稟道:「雖有底,不可以丈尺計。」學禮乃往左右巡視,忽然兩陣
烏風旋到,裹住坐馬,嘶跑不能得脫,學禮渾身自然寒顫起來。南邊又有旋風如輪
奔上,摧散烏風羊角而去。

學禮回營,怔忡不已,立時修表告玻令兵將分往四處查察。二日俱來回報:「沿邊
東西南北形勢,都與所看地方相同。佘佑、金耀兵馬俱上玉帶圍,因少草木,不能
結筏,無從造船,意欲游騎而渡。因見廣漠洲上有兵屯紮,恐非萬全,現在籌思良
策。」苟學禮道:「智謀之士所見略同,雖得高圍而阻此水,為主奈何?」乃令司
徒盛潛去,察看桅檣之處船隻,可奪則奪之,不可守則焚之。司徒盛探回稟道:「
船隻皆藏於港內,外有齊頂石閘,不能入去。峭岸又高難上,奪與焚皆屬不能。」
學禮聽得,愈加憂慮,慚覺身體沉重。

接得都中文書,言浮金因牛達等煽動,諸島為二國邊患。

請命才幹重臣,令同平東海。獨孤相國薦談古,談古已死;薦趙世基,趙世基又玻
乃薦墨珠領兵,會同浮金大將金湯巡撫去了。今領曙珠替調龍街前來接任。學禮得
信,將軍事令谷裕權攝,專望龍街,偏不見到,終朝昏臥。這日,精神爽朗起來,
隱几而坐。只見牙門將官稟道:「南邊船來,旗旌甚盛,想是龍將軍到了。」學禮
大喜,扶著童子出營,見已泊岸上圍。當頭一位將軍,黑面蒼髯,皂袍金甲,擁從
如雲,招呼:「苟將軍病體,何勞遠接!」學禮道:「末將不能彩薪,致勞遠涉,
不勝惶恐!」那將軍道:「向日巡視,為苟剛、牛市所困,武將軍使力士逐去,知
之乎某等心中無限恨。將軍頤指泄之,快何可喻!」學禮道:「雖不意而得玉帶圍
,奈無底潭未渡,沒有奇謀。昨接佘將軍文書,言先得木筏復為各島搶拆無存。為
今之計,取料造辦,未免費時,惟有將現在船隻拆散運上,復鬥成而濟耳。」那將
軍道:「何需如此費事?凡束腰之帶必要交結扣處。依此向東五十里,視地顏色不
同之處,乃其扣也。石質稍鬆易鑿,先空中而後去外,船可入而用也。」學禮道:
「請令即行之。」那將軍道:「吾奉敕為屏風島主,不能代將軍事也。」學禮驚道
:「末將日夜盼望,將軍今已到此,如何不接理事?」那將軍道:「毋得絮纏!吾
非龍子御,乃鐵柱也。」說畢,上馬擁呵而去。

學禮驚醒,卻係午夢。想道:「武將軍使力士逐去牛市、苟剛,定係前日南來之旋
風摧散烏風也。」傳令谷裕入帳,將夢細與說明。谷裕隨帶三千掘子軍,前往訪察


行至十五里,只見繽繽紛紛無數物件,如風捲蘆花,向人亂撲,卻不著身。軍士捉
得,視之,俱係石子,俱各羽卒形象。

谷裕不顧,領眾往前。行有四十餘里,乃細察地勢形色,直行到八十里,並無殊異
。又行二十里,依然如舊,只得回來稟復。

學禮道:「鐵將軍果敢有素,斷不妄語。此去經過些什麼地方?」谷裕道:「末將
不知,須喚降兵詢之。」學禮道:「可速查來!」谷裕訪清,回稟道:「此地名羅
帶岡,前去舞石坡、飛白坪、玎當耿金魚脊。。」學禮道:「不必說了。明日可再
於舞石坡尋之。」次早,谷裕復領兵前行,石子仍然亂撲。谷裕令分開細看,路上
並無殊別。再看兩邊,卻有莓台,一自路北至潭邊,一自路南至洋邊,俱寬十餘丈
。揭去莓台,一面石色嬌嫩。谷裕令軍士於潭洋邊俱留尺許,向路鋤掘刳畚嫩石盡
去,深至十丈始止。其路中三尺寬埂石質堅硬,鋤掘不入,令用利斧斲去,至暮俱
已工竣,只待去兩邊留存之嫩石,放水過船。

當晚,學禮聞知大喜,天亮臥於幃車,前往看視。哪知到舞石坡時,谷裕及軍士都
驚呆了,問道為何?乃係昨日去盡的路中石硬依然如舊。學禮見諸人有詫異之聲,
問係何故,谷裕向前稟明。學禮道:「此乃脈旺氣盛,過夜長復,無足怪也。可再
鑿去,然後將潭邊、洋邊所存石壁,盡行掏空,拽船入空。」谷裕遵令,使軍士先
鑿去宕路硬埂,再分頭搗壁。約三個時辰,路耿石壁去盡,水暴衝漲下來,如霹靂
崩山,銀河瀉峽。學禮耳內作驚,昏暈過去。谷裕隨使將士護回,安臥帳內,滿營
驚慌。學禮漸漸甦醒,道:「吾不能見滅賊矣!龍將軍未到,可即行文,請佘、金
二將軍來此進兵。」記室遵令,立刻辦理。

次日清晨,谷裕稟道:「船俱拽入潭矣。」學禮道:「再令三軍上船,過去伺便登
岸結營,回船便渡後兵。」谷裕道:「將軍有病甚矣,何可以渡?」學禮道:「吾
乃身病,心固無恙,雖渡何傷?」眾將只得依令而行,揚帆前進。對面就是敵船佈
滿停舟泊之處,俱已奔集迎敵。谷裕、徐郎發船迎上,正待交手,敵舟如鳳如凰,
陸路敵兵又到,只得回船。敵人亦不追趕。

是夜,學禮病昏多次,急請佘佑等到來,交以兵符劍印,說道:「吾不能從諸公滅
賊矣,將軍等善保主公,勿以我為念!」是夜三更,卒於營中。眾將大哭失聲。餘
佑道:「諸君勿哀,從速備棺入木。」谷裕道:「前日,苟將軍說夢,小將已經備
全。」佘佑道:「取來入殮祭奠,上船過圍回國可也。」谷裕令軍士抬到,正收拾
殯殮,只見陳英杰差人下戰書,谷裕取呈請令。佘佑道:「可批詰朝相見。」谷裕
批付來使去後,設靈甫畢。龍街兵船趕到,入營,谷裕送上兵符、印劍、冊籍,龍
街收訖,到苟學禮靈前同諸將祭奠,將士哭泣失聲。正要送柩出營,忽然陰風自靈
襍底起,漸向四圍,上下旋轉不休。龍街舉酒祝道:「莫非明日未可戰乎「酒奠柩
前,風仍盤旋。又舉酒祝道:「莫非有暴寇乎?」奠畢頓止。龍街對諸將道:「乘
喪劫寨,古所常有。苟將軍今既顯靈,理當設伏取勝。」佘佑等道:「將軍所見極
明,請發號令!」龍街道:「先見營後有長闊溝,黃昏時可令軍士刳深三丈,上用
木席架搭,鋪如平地。於南紮一空營,令司徒盛領迭弩埋伏於後,和固領兵三千埋
伏於西,儲杏領兵三千埋伏於東。見中營火起,齊圍攏來誅寇。谷裕領騎三千追逐
掩殺,別莊、宮靖各領騎三千巡警接應。」其餘將士退後紮營不題。

再說牛達滅曾必祿等後,聞各島兵將棄回本營,軍士日漸散去,大驚無措,亟令分
頭募兵,令石中訓練騎士,令衛斯訓練步卒,令佟阿隆帶十數員驍將,精兵二萬,
助陳英杰守玉帶圍,以圖進齲佟阿隆到時,學禮已經屯紮玉帶圍。陳英杰料必來奪
廣漠洲,乃分步兵沿邊把守,五里一屯,派兵一千,紮立營寨,令哈裡藻將佟阿隆
等分作十處巡察,視官兵渡船上下,隨之攻擊。

安排已定。谷裕等揚帆而來,哈裡藻恃勇貪功,認定隨船,越屯不止。谷裕回帆,
順水順風,數指已到。哈裡藻旋騎加鞭,及趕到時,陣勢已經列成,望見後面接應
的兵將又紛紛上岸結寨,乃收兵回見陳英杰,請下戰書。戰書批回,捧書士卒稟道
:「營中大將軍已死,兵將號泣,情狀驚惶。」佟阿隆大喜道:「願為前鋒,夜往
劫寨奪柩。」陳英杰不可,哈裡藻道:「亦係奇策,幸而成功,玉帶圍可復也。」
陳英杰道:「彼軍中必有賢才。其渡圍過潭結陣,非死者所謀。今兩營相近,豈有
不防之理?」佟阿隆道:「敵將謀而且勇,非冒險用奇,安能雪恥!今晚前去劫營
,雖死無悔!」陳英杰道:「既立意要往,切記小心。見可則進,毋得輕躁!」佟
阿隆道:「曉得。」陳英杰道:「將軍選副將四員,帶飛盾兵二千先行。哈將軍選
副將四員,帶兵三千接應。」二將領命,各帶人馬養息。

挨到二更,飽餐而行。佟阿隆引兵銜枚,來到營前,見更鼓齊整,旌旗不亂,心中
大喜。發喊加鞭,將到營門,踏著機括,木翻席陷,佟阿隆並軍士半落深坑,後面
兵馬行勢難遏,擠壓下來。及至知情,立住腳時,兩邊弩箭如蝗攢集,轉身奔走。
不防反衝動哈裡藻接應之兵,互相蹂踐。待審問清白,谷裕追逐的又到,長槍利斧
,橫刺直斲,反不迎避。到驚覺時,傷損大半,且戰且走。天色漸亮,哈裡藻殺出
,領殘兵奔逃。

恰遇宮靖從旁衝來截住,向哈裡藻舉鐙棒欲擊,不料馬矢前蹄,跌翻在地,身踴躍
起,哈裡藻急使蛇矛直穿入腹,死於非命。

正欲下馬抓取首級,谷裕已到,只得回戰。谷裕雙矛並舉,鬥過二十餘合,哈裡藻
架住道:「此刻不必拼死,回來陣前相會罷!」撥開蛇矛,躍馬而去。谷裕見其武
藝精熟,也不追趕。

收兵回營,查點坑內射死九百餘級,坑外射死二千餘級,巡兵斬得一千餘級。司徒
盛將麻童、佟阿壟奚嚴首級請功,儲杏將刁超霄首級請功,別莊將舒居胥、郎黃、
唐餘、錢田、葛德則首級請功,龍街各上簿畢,又將宮靖殮好。正欲作樂,祭苟將
軍、宮靖慶功,巡軍報道:「寇已結陣而來。」龍街令道:「昨夜巡軍並臨陣隊伍
居守,安臥之兵應敵。」眾軍無不踴躍。

佘佑請對陣,龍街應允。

佘佑領兵出營,指揮將士立挑先天混元陣,龍街亦出隱於旗門下觀看。陳英杰布的
係青獅撲象陣,照會佘佑道:「我兵未練破此陣之法,不可與之鬥陣。」佘佑乃橫
刀躍馬而去,請主將答話。陳英杰提刀策馬來到營前,欠身道:「願聞將軍大名!
」佘佑道:「吾乃修翎郡都總管佘佑是也。昨夜相殺直到天亮,士卒未免疲勞,今
與足下兩騎雙刀以決勝負何如?」陳英杰道:「既是干戈相會,焉敢退避!」說畢
,便放馬舉刀,佘佑迎上,戰有五十餘合,未分勝敗。文三畏看得高興,挺槍前來
助戰,和固飛騎揮刀迎出,賴大獬又舉斧鞭馬馳到,谷裕舉矛截著。三對兒殺得不
分高低。哈裡藻橫矛緩馬到營前喊道:「南邊陣內可有會鬥的,來與俺鬥五百合耍
?」龍街見他坐在馬上身高不足二尺,兩肩開闊過之。想道:「聞洲島之貴橫賤直
,觀此將定然勇猛非常,不可使其多傷將士。」乃掣出兩柄金錘,拍馬向前道:「
吾來也!三位將軍且歇,看我取此匹夫!」佘等各回陣前觀看,見二人戰得酣處,
六人按捺不住,各換匹馬,依然認著廝殺。又有兩個辰時,只見文三畏賣個破綻,
和固側刀砍入,三畏暗抽銀簡,明架大刀,揮簡打中和固太陽穴,恰在賴大獬馬後
倒下。賴大獬驚慌,谷裕飛矛橫入肋內,落地而亡。谷裕截著文三畏,四對變成三
對。鬥到深處,忽見龍街坐馬受傷,將龍街掀翻在地。哈裡藻舉矛當胸刺下,正是
:陣雲深處於戈結,戰馬傷時性命休。

未知龍街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十七回 武事無庸武備 攻堅莫若攻心

Sez Kıtay ädäbiyättän 1 tekst ukıdıgız.
Çirattagı - 海國春秋 - 17
  • Büleklär
  • 海國春秋 - 0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07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948
    17.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8.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1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0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22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573
    18.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9.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6.2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0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282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059
    16.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7.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3.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0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12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218
    14.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8.9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0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10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018
    15.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6.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2.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0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053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029
    15.2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5.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0.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0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09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881
    15.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4.5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0.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0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080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772
    15.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5.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0.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0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02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108
    15.1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4.6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0.5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0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01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059
    14.9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4.1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0.0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1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1948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359
    13.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8.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2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197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097
    15.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4.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0.3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3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071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563
    16.8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6.7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2.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4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06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152
    14.7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4.4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9.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5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124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466
    15.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5.3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1.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6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186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788
    14.3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3.2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8.4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7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125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817
    15.5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5.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0.6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8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12039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6192
    15.6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25.9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1.8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
  • 海國春秋 - 19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5347
    Unikal süzlärneñ gomumi sanı 3221
    20.0 süzlär 2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0.0 süzlär 5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35.7 süzlär 8000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süzlärgä kerä.
    Härber sızık iñ yış oçrıy torgan 1000 süzlärneñ protsentnı kürsätä.